第三百七十一章、白如雪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一会儿,从宫顶跳下一环肥燕瘦的仙子,遁出地宫,去了各峰。留在地宫的只有史小凝等人。

    宙妃见纪晓炎要走,挽留着“难得回来一趟,就在地宫多呆些时日。”

    北月也帮腔“我们都进入了九躯境巅峰,只需临门一脚,就可迈入二转。”

    弗罗伦丝和珀莉却一左一右拽起他,遁向地宫深处。妮可、刀妙音等人随即跟上。

    而欧阳绮梦却在魂天宗的一个客厅里渡着步。

    在场的白如雪看着赵珂问“相公是叫我们炼到这里等啊,还是一路炼下去”

    赵珂应“我也记不太清。因为当时我已被他折腾得精疲力竭,神思恍惚。这些天我反复回想,应是照速度,你们炼到魂天宗,我该回来了。只觉身子一空,眼前晃过一片黑影,我就睡死过去了。”

    欧阳绮梦停住脚“平时他宁愿跑死,也不展开时空神通。这次究竟为了什么”

    赵珂应“这,似乎在我耳边梦呓几句。让我再想想,嗯回去一趟办个急事,叫我放心之类的话。”

    笃,笃笃门忽然被人敲响。离门最近的白如雪转身掠起,去开房门,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个年轻貌美的青衣女子,冲她一笑“三位大医师,宗门又被围得无法正常出入了。”

    “实在不好意思杜宗主,又给你添麻烦了。”

    oqiu

    “我倒没什么就是宗门弟子颇有微辞,闹得连太上长老们都纷纷向我询问。这些老家伙可难伺候了。”

    白如雪脑子飞转,推出笑脸“辛苦杜宗主了。炼完这回,我们就去衍天宗。”

    青衣女子象征性地挽留下,就摇曳着婀娜的身姿走了。

    欧阳绮梦走了过来说“要是相公还没回来咋办”

    “你就没注意到她的第二紫府么足可炼制万儿八千的超越九天级的连衣长裙。”

    “你想以此为借口再拖延”欧阳绮梦瞬间想起刚才杜宗主转身之际暴露出裙下的三角峰峦雄伟而壮观。

    白如雪道“有何不可”

    “果然跟扶夫人一样贼。可惜你晚生了万世,不然我也得叫你声副图主大人。”欧阳绮梦越过她时,柔荑点上她的玉额。

    “我可不像她,至少我希望多些女修一起来分担压力。”

    赵珂道“没扶夫人的允诺,一切都白搭。”

    白如雪道“太不了咱仨连合出资,为她烙上你的辰阙影。”

    赵珂说“算了我宁愿多出些贡献点,烙你未阙影。我可惹起她,到时她隔三差五上我峰,就她那张伶牙俐齿嘴我就够应付不了,更何况她还一肚子坏水。”

    仨人边说边往宗门走去,远远就看见宗门被堵得水泄不通。

    欧阳绮梦夹着修为之力“感谢诸位道友瞧得上悬天烟池的丹医之道我与白赵二位大丹医也是来魂天宗作客的,你们把宗门堵死了,我仨人都成了罪恶之源了。”

    门外哄然大笑,声震云霄。黑压压的修士开始蠕动起来。

    仨人互看了眼,掠近门,各自点出只三足墨炉。刚着地,就飞来如川似河的戒子,落入炉中。

    与此同时,一修士腾空而起,凌空排成一层层的。一会儿,墨炉中迸出浩瀚如海的戒子,精准无比地漂向凌空修士。

    他们纷纷出手接过戒子后飘然而去。

    而四面八方赶来求丹复图的修士络绎不绝。人群中混着个白袍青年,长得眉清目秀,右手上牵着个金发碧眼的仙子,奔跑不止。直至前面已是人山人海时才放缓脚步,融入人海。

    哪些修士一见他们纷纷让道,俩人顺着人道往前走,直至前方被堵死,才停住脚。

    白袍男子呼出口秽气“就在这吧”

    高挑而不失肉感的金发仙子嗯了声,在人道上点出只三足小墨炉。

    两侧的人海立即争先恐后地抛出戒子后升上空,俯视着下方。

    一男一女各自挥出手,拍向小墨炉,须臾间丹就炼好,从炉中就如川似海的戒子,飘向凌空的修士。他们接到后立刻就四散飞走。

    转眼过了年余,周遭的修士已经所剩无几了。远处的高山上掠飞着一群修士,快如闪电般朝这儿赶。

    白袍青年魂识一扫说“珀莉,剩下的你炼,意念一动,眼前的墨炉就凭空消失了。

    金发仙子螓首微点,等着远处赶来的修士都扔进戒子后才开炼。

    半刻钟不到,这里的大峡谷恢复了寂静及苍凉,习习凉风掠过辽阔的草原,时隐时现着四名仙子。

    珀莉撩了下美丽的金发“哪个是白如雪”

    “身姿很像牧歌,只是高挑些。”

    “身穿浅米连衣长裙,鹅蛋脸的么”

    “嗯”

    “这个女人合我脾气。竟自已出资为杜听荷烙上未阙之影。”

    “千万别学她。现在养一名侍女贵得离谱。”

    “瞧你吓的我又没打算向你要资格牌。在九躯巅峰时你就都丢盔弃甲,何况现在。”

    “对对”

    “啊没亏,不对。也太夸张吧”珀莉突然语无伦次。

    很快,欧阳绮梦等人跑近,只觉珀莉的体内的能量浩瀚如海,根本看不透。

    赵珂不噤“相公,你说的急事不会就是去接她吧”

    “家里派的。以后都跟我们一起。她叫珀莉。”

    而珀莉却打量着白如雪“让她随你东奔西跑末免太可惜了,不如调她去天妃府任大执事,协助天妃经营天亭。”

    “这可是不下于扶夫人的职权啊,位高权重。以她初攀未主之职就升,难以服众。”

    “把她们的资格牌收了,得到的贡献点差不多够了若还够从天妃府府中扣。”

    “这”

    白如雪莞尔“再抓就抓脱皮了不就想哄我去赴任么。让我的侍女接我的未阙之主我就去。”

    “当年你可是亲自经历过,转眼就忘了。这样做,就算我披肝沥胆也要数万年才是赚到。让杜宗主循序渐进不是更好。”

    白如雪道“这六七万年你也赚了不少。最残也不过清零。到时你要急用时天妃府让你欠。”

    纪晓炎清楚此女对他而言确实是个宝,虽不甘但图中非常需要第二个扶牧歌。

    于是并指朝地面一点。

    白如雪拉起杜听荷一跃,跳进了三足墨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