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异修上门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闻言,纪晓炎动容。

    葛菲忙活了数个时辰才停下。此时的纪晓炎也明白了只有让剑图晋级,使大家都可以利用图影炼炼化这些奇物异品才是王道。等他炼完时,白袍已滑下肩,露出他嶙峋的颈肩。

    一把扯下欲掉的白袍扔入图影中,须臾间从中飞出道流光般钻进他丹田。穿上身的藏青袍依然有些大,但不至于滑下肩。

    迫不及待的葛菲立即把贡点兄成图中的灵水,一波水浪涌过她所辖的药园土壤。药草瞬间翠绿起来。

    纪晓炎想要阻止,却赶不上她意念的迅捷。正自懊悔没提前跟她说,“图里已经可以摧长单体了。”

    聂鹤梦兴奋地说“可以了么”,见图主点头,“葛菲,摧熟只小疣兽来吃呗”

    “哎都兑成灵水洒进药园了。”

    纪晓炎转开话题“阁里人山人海,生意不错才对,怎么数千万个储槽却都空空如野啊”

    “不是有槽没空么咦,好快啊,一槽了。”葛菲刚点出图影要抢,又沮丧地点溃影“又没抢到两个多月,我一炉都没抢到。”

    聂鹤梦安蔚着“为客人修复兵图,鉴定个奇物异器,收入反而更好。”

    纪晓炎却只顾全局“我看隔壁的商铺都贴了转兑告示。咱把医阁两侧的都兑下来。”

    oqiu

    “你不是怕关铺后太扎眼,不扩张么他们找过我好几回,我都婉拒了。”葛菲说着遁向阁门。

    纪晓炎高声叫“也对。那就只兑右侧的那间。”

    葛菲顿足“有个准数没”

    “准了右侧一间。”

    一刻钟不到,葛菲返回“白白多浪费了我六十二块源晶。”

    “这也心疼”纪晓炎笑应,“城主府报备好了没”

    “一个讯剑。城主当作特事特办了。我建议你呀把阁名一起炼在铺楣上。省得将来阁匾被毁,纪扬他们还得去趟城主府查阅。”

    “也好。我把血脉之钥一起炼进去。”

    是夜,夜深人静,一个图影悄无声息地钻入地里,把两铺裹住,纪晓炎添入浩瀚的原材,把几乎空着的储槽缩至九万,后院也压缩至原占地的一成,全力炼制。神不知鬼觉在天亮前炼成。

    很早上门的修士,见医阁已焕然一新的门面。银色的门楣上镌刻着“扬医阁”三个黑边朱红大字,显得而苍劲。但凡见之者,杂念为之一清。进入阁中更是惊诧它的辽阔。

    当天,葛菲就抢到了一炉原材,随后逐日增多,但是最多的一天也没超过百炉。此是后话。

    话说赵菱,从阁员做起,升到掌柜也有小两年了。怀揣奇物异器的修士也愿意让她鉴价了,的确也收到过几件不错的宝贝。为此得数千万的贡点,她乐坏了。

    饥肠辘辘的纪晓炎不噤“请我吃块脆菁果呗我快没力炼了。”

    折射在半空的图影瞬间化作虚无“上回你也是这样哄葛菲,结果呢白白浪费了数亿的贡点,一颗果子也没掉下来。”

    “那时翠绿,现在果皮都乏出淡黄的都有好几颗了,稍微浇点灵水,就会熟。这回怎么也得掉下几颗。”

    “五人怎么分”

    “葛菲三成你二成,其余的我们分行不”话声刚落,脑海中响起啲的声,数千万贡点到帐,又被他兑成灵水浇灌了脆菁果树,几颗挂着技头的乏出黄的果子似乎更黄了些,但没有掉落之意。纪晓炎瞠目结舌。

    此时藤架上绿芒一闪,刚跳下的修条的葛菲见图主如此“打击不轻”

    “可不坚持了六、七年,一枚果子也没掉下。我认为立马调头,先摧熟几株药草,炼一炉避谷丹。他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赵菱抱怨。

    “从低等星辰看,避谷丹与果子都是修士最容易获得的,哪个容易真没人比较过。”葛菲应。

    忽然,院中八棵大叶子树的树枝同时哗哗哗地摇曳起来,葛菲微惊,以为有人来攻击医阁,急忙看向枝干间结成的八角亭状的藤架上爬满的藤叶。没动紧绷的心弦为之一松“我去看。我们所辖的星辰又增多,菱儿你还是早点回去除草松土。不然离夫人又得骂咱偷懒了。”

    葛菲见赵菱跃上圆桌被绿芒带走,说了句“你也为它们施施肥。”,才遁往阁门。

    院中骤然呈出块蔚蓝的图影,漂向粗壮的藤干,从影内流出条灰川,顺着藤干,流进桌心缺出的大圆洞消逝。

    爬满藤架的藤叶翠光闪烁。灰浪溢出圆洞,图影突然飘向大叶子树,在它们根部周遭倾倒一条灰川。

    所有的大叶子树都施完“肥”,纪晓炎坐上绕着圆桌的环凳,还等他坐热,葛菲就从阁内遁出叫“图主,如你所料,异器修士终于出现了。重伤其器为带尖齿棒,一看就是重器。裂有十几条沟壑,溢出的璎汁我的魂识竟无法穿过它。”

    “气息呢”

    “可怕也在这。我竟辩别不出。”

    “哪个医殿”

    “巽位的。”

    纪晓炎立即看向巽位的大叶子树,映出个广阔的大殿,殿中有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足比此界修士高四尺,圆脸铁青。泥丸宫里的“带尖齿棒”已坠至低空,虽在摇曳不定,但却无坠海之势。

    “他的伤势不会再恶化了。但也无法自愈不。要想治至少得先交同级活兵一万五、七万斤果子。若活兵不够,可用二十件死兵替代一件活灵。预计他的境界会降七阶,但不保证仅限于此。若他原材充足,可以少降。让他在巽殿等,我得提前准备好修图原材,才能治。”

    葛菲会意,图主不仅担心对方心怀叵测,也想先收疹金为自已所用。于是立即遁回阁,一柱香后,才回来“他出了三万七的活兵,一百万死兵,果子五十万斤。只求不跌修为。”

    “这么多啊我回锻乾府准备。”纪晓炎有些激动,长身一跃,遁入炉殿。无垠的大殿中央耸立一鼎三足炉。

    他遁了过去,把百万死兵及三万七活兵分批次从主瓶送进炉中,逐次炼化进图,以求尽可能提升剑图。

    随后才把剩余的二万活兵提纯留存在炉里。一切准备好后,才回到扬医阁,进了离殿。

    葛菲见他囫囵吞枣般吞食着果子,吃吃而笑“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同时把带尖齿棒放入纪晓炎点出的图影。

    纪晓炎不敢托大,小心得把尖齿棒的异力剔出,送到三足炉里炼化进剑图。接着才把准备好的精纯璎汁输入并炼进“尖齿棒”。

    等它稳定后,葛菲才卷起它去了巽殿,对魁梧的汉子道“不要抵抗,不然功亏一篑。我要医治你肉身了。”

    “辛苦葛阁主了。”壮汉脸上堆出横肉无比感激地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