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各有所图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图陵小镇方圆亿里一片殷红,而里面的修士如同温水中的青蛙失去逃离的意识,依然各忙各的。

    杜冷心如同置身于器炉,一会儿感到炽热得似要被点燃,一会儿又觉得沐浴乳泉之中无比舒爽。卫戍城周遭数十个仙城的修士都在煎熬与舒爽中难于自拔。

    时光如梭,星空尽头变成灰茫茫一片。杜铄祈盼七年,可那种刻骨铭心的舒爽却莫明其妙得不再出现了。

    杜家某个大殿里坐着了十几人。杜铄匆匆赶到,辨别半天才认出美少妇身边坐着的是杜飞烟。她比进西南宫前不仅越发美丽脱俗,而且多了些成熟的韵味,只听她说“上面都考量到了。当务之急是尽快处理原材、图兵、丹药。”

    独座一椅的矍铄老者截话,但语速出奇的均衡“换成什么好呢”

    杜飞烟铺出条长长的白绸,上面罗列了数千种药材,图文并茂。“这是我们认为有用的药材。换百年内的才好。”

    大殿里的人纷纷扫出魂识辩别,美少妇见大家记住后直接取走了白绸“杜铄,你去传达,按平时八折销售。至于族人的在三月内六折收回,过时不收。老祖,那些商铺的店员乍办数十城的,数量大庞大了,都迁往,很难瞒得住。”

    “这事我来办。你要有心理准备新旧世家加起来不下十万,个个都是财大气粗的旺族,冷不丁得都涌入滨海城抢夺铺面,这价钱将会是天价”矍铄的老人不勉忧心。

    杜飞烟道“我与巴、龙等二十七家约好了,压三天才去通知。”

    老人叫“那就快啊去滨海城分头买铺”

    “老祖,那我走了。”少妇起身招呼着诸人快走。

    老人见杜飞烟也起身要走叫住她“飞烟等等。”

    她又坐了回去“老祖请讲”

    “别急这茶不错。先喝喝润润嗓子。”

    诸人会意,纷纷起身告辞,出了大殿。一会儿殿中没有其他人了,老祖才朝内殿叫“杜晴杜荫杜雨你们都出来吧都走了。”

    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三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生得是一般无二。杜飞烟隐隐猜到老祖的意图,想让她带她们进图。

    仨少女却朝她甜甜地叫“亲姑姑好”

    杜飞烟一脸懵“我只有一个亲哥,在我没进西南宫时大嫂就身怀六甲。我哪来这么小的侄女”

    老人似乎明白她的疑虑“不会错的你大嫂十一年前生下她仨,就陨落了。一直由我照看着,从未离开过我。”

    杜飞烟掏出只小钵放在桌上,纤手伸进钵中摄出枚银针“过来。”

    仨女走近她,伸出纤手,杜飞烟扬针采集了三滴指血,放回钵。一会儿,她星眸如电扫向仨女“跟我走。”,起身时掏出只丹瓶放于茶案“分千次吞服,可让族老返回壮年。”

    仨女跟着杜飞烟出了杜家,外面春光明媚,微风习习,但天空却灰茫。来到与天一声的空旷之地。见亲姑姑伸手一招,眼前蓝影一闪,被卷进座大殿。正殿的金色大案后坐着位美丽但清冷的仙子,她杏眼看了过来,打量着她们“我只能答应你试试成不成就看她们的造化了。”

    “奴婢谢过坛主。”

    仙子挥袖裹起仨女,娇躯一晃就消失了。

    而仨女只觉眼前一黑一亮,到了另一个地方。那个带她们来的美丽而清冷的仙子朝正在紫金大案前写字的空灵仙子笑道“大文豪,练字呢”

    “太久没写,生疏了。”

    “你身边是该添几个听差的,为你磨个墨,跑下诸界各域什么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离主的态度”

    “我跟她说过,由你定。要不先瞧瞧”

    仙子抬起头“咦干嘛不自个留着”

    “庙小搁不下金凤凰。”

    “我可做不了绪亭的主”

    “她们跟府里的敖乐一样,都是搯准时辰诞生的。若成,仨敌一。想想就知道翻身的机会终于来了。不然离主能叫我来问你么”

    仙子直接丢下笔,把仨女扇入壁内。

    只见壁上漾出波纹,生出一行行奇形怪状的蝌蚪文。

    蒲闵一个健步迈近清冷仙子,拽起她就走。身后响起重重的呯声,遁出绪亭,窜向远处的洞门。

    蒲闵两人前脚刚走,坤宫就来了位千娇百媚青衣仙子,看她的眉宇间,藏着丝丝忧郁,独自遁到绪亭,没听到里面有动静,于是娇莺初啭“坤主。吾王派我来瞧瞧你。”

    过了会儿,还没见亭门打开,她就曲指扣响亭门,见没人在,转身窜向远处的洞门,在洞中一阵蜿蜒上遁,来到条水声叮咚的溪涧,选了块溪岩坐下,玩起水来。左等右等没见坤主回来,才招来张网,回了鱼府正殿。

    殿中有位美少女在背手娃跳,粉嫩的脸上汗晶簌簌。她等美少女停下才出声“府主您练成九躯归一了”

    “嗯坤主没答应”

    “她不在宫中。我看她”小仙子话说到一半被呯地声打断。

    一只骨爪从案下探出抓着紫金大案,探出骷髅头“敖灵,我要向母亲投诉你”

    “正好我也要向族祖汇报,练成了九躯归一境了。我背你一起去。”

    骷髅头一歪倒在案上。

    小仙子抿嘴“图主他”

    “睡个万年就好了。”美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眉睫扇动着说“敖乐你也很久没见族祖了,跟我一起去趟图陵镇。”

    小仙子咽地声,跟上美少女出了正殿。

    趴在案上的骷髅忽然坐起,盘起脚坐上香妃榻。魂识中映回美少女她们出了剑图。他立即切断坤宫的防护。

    正在观看“悲乐绪”的杜晴三女忽然眼中露出明悟,一缕缕奇特的银丝钻入身躯,嘤咛了起来。涌来的银丝越来越多,最终化作匹练。各种感悟纷至沓来,仨女进入了顿悟。

    与此同时,图陵小镇的上空,挂在缺口上的银布忽然发出轰鸣,滚滚而来的银河犹如山洪暴发似的冲泄而下,奔腾不息。眨眼间冲塌了缺口,浩浩荡荡的银河摧枯拉朽,一发不可收拾。

    轰

    冲撞上一片蔚蓝,银河泛滥,朝四周淹去。却诡谲的一幕出现,银河始终漫不过蔚蓝的星空,星空下灰雨滂沱。

    杜冷心一如厩往,带着十几名香娇玉嫩去西南宫,靠近日愈变深与天一色的灰地,一阵风袭来,迷迷糊糊中她听到阵阵此起彼落的嘤咛声,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看看,却被身下传来犹如万蚁缠身之觉搅得忍不住扭动起来,一次次腾云驾雾过后眼前忽然一清,只见一个青年正在无耻地亵渎自已,她怒不可遏扬掌一阵狂掴,密集的啪啪之声响起,他竟不为所扰,反而变本加厉越发无耻。一头扎进她雪峰里狂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