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残酷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叶梓舒犹如被突如其来的重锤敲在心房,脸色微白,弱弱地问“我不合格”

    “不不你能在登椅殿等我会儿么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现在不便说。”

    叶梓舒脑中闪过她与巴秋芸的对话,回了声好,走向灰门。

    一跨入,就被时空漩涡卷进方形空间。星眸环视,里面乌泱泱的人头涌动,目测估算不下十万,不远处的巴秋芸身影总是那么特别,不仅娇小玲珑且拥有一副天使般美丽的脸,神态娴适,一点都不象正要面临一场残酷的淘汰赛的人。

    随后陆续又投进了数千人后,突兀地响起个银铃般的女声“各位道侣,坚持不住了务必在内心呼救。”

    话音刚落,方形空间逐次狂缩,根本不让仙子喘息的机会,周遭的人盾把叶梓舒压得变形,全身如针钆,想叫却不能,坚持了没多久就失去了知觉,犹如烈日下离水多时的鱼儿一样睁着空洞无神的死眼。

    一阵空间波动,把十几只“死鱼”卷走,丢进一个五光十色的池中,肉身犹如海绵一样吮吸着池水,死眼如枯木发芽般渐渐有神韵,晦涩地溜动,缓缓灵动起来。直至海绵无法吮吸水后,十几俱肉身被移进一个广场。

    广场上空时不时地呈现出空间波动,移进数量不等的肉身。

    等叶梓舒神魂适应了更强的肉身后,才缓缓站起,星眸扫视,看见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如风似电地窜上北面的长阶,闪进正殿消失了,跟了进去。

    里面耸立着几十座祈坛,形状、气势各不相同,以殿上的那座最为磅礴,隐隐有着唯我独尊的气势。

    一道靓影从身边窜过,飞上那坐最为巍峨的祈坛,金光一闪仙子就消失了。一连数日都有仙子遁进,被金光带走。

    着争的叶梓舒瞄向巴秋芸,不禁被她的气质所吸引。优雅而恬淡之中有些高贵及威武,蝤蛴似的长颈,清晰的锁骨骨线优美,颤巍着的酥胸散发青春的燥动。典型的是个罕见小美女。正想过去套个近乎,打探巴塔妃为何迟迟没来时,殿外有个人叫“秋芸你们两都跟我来。”

    叶梓舒见巴塔妃来了,心中一喜,转身跑出大殿,跟着她遁向东面,进入一座不起眼的小院。

    坐在绿叶成荫的藤架下的巴塔妃指下旁身的圆桌椅“随便坐。”

    刚坐好,巴塔妃就炯炯有神地瞅着自已“让你当卫婢实在是太可惜了。我有意推荐你去做塔卫。想去么”

    “考核这么严我进得了么”叶梓舒应。

    “没信心”

    “不想冒险。”

    “若没过,再退其次去当卫婢算了太遥远了,高昂的送费连我都出不起。”巴清韵说完深默一会儿,似乎又想到主意“在西南宫里我先招你两做我的塔卫,是最保险了。可是我的贡献点勉强只够为你们铭图,却没贡点送你们回塔。”

    “清韵姐,我可以回巴家取宝物来换贡点呀”

    “现在的西南宫周遭都凝成护宫晶体,来回一趟所需贡点也许把咱巴家掏空了也不够。我先替你铭图。把你兵图取出来。”

    巴秋芸依言托出自已的戟图。

    巴清韵接过,托出一团蓝雾拍进图,只见她姣洁的额头迅速泌出汗珠,一柱香后才让戟图飞进巴秋芸的眉心。

    巴秋芸一愣,随即惊叫“姐,试练界竟在我们脚下,这,这这也太大了”

    等她看完试练界退出魂识时再次被惊到,清韵姐竟身无寸褛,一脸愁容地渡着步,但她从不走出藤架。

    她想取出件仙衣给她,却发现自已也一无所有,一丝不挂。

    时间一天天过去,巴清韵终于见到藤架绿芒闪烁,跳下位灰袍青年,吓得叶梓舒慌忙捂胸遮胯。

    而巴清韵喜笑颜开,见他绷着脸,收起笑意弱弱地说“也不乘青铜门”

    “我的大小姐,为赎回你的裙子,我得替离主炼半月的丹器,她才愿意代垫。我可做不出来,为了乘青铜门,连自已身上穿的袍子都她扒了。”灰袍青年往她手中抛出一件无袖白色短中裙。

    接过裙子的巴清韵说“意外”

    “这是你们的。”

    “背过身不许看”叶梓舒尽量让话音柔缓说,见他转过身,才腾出手扯下飘搭在香肩上的无袖白衣青中裙。

    巴清韵边穿衣边问“听小菁层主说,你要去滨海城。去干嘛”

    “欠了七亿。得去赚呀”

    “我派她两跟你一起去赚。算是公差么”

    “谁派找谁报,或向上一级审请。”

    本想蹭传送的巴清韵闻言忍不住啊地一声,依言向小菁发出条魂讯,结果回讯是“不属于我层的职责。此事你得问塔主。”

    而塔主的回讯是“图主在外的安全归夫人们管。”

    她傻眼了“她连夫人是谁都不知道,更别提拥有她的魂念气息了。”,见图主嘴角噙笑,不禁骂“耍我”

    “你就不会叫塔主跟掌管黑白关的陀夫人联系让她代为审请。”

    巴清韵依言而行,结果塔主的回讯是“已转交。陀关主的回复是让你耐心等侯。”

    这一个就是月余,连巴秋芸两人都炼化仙衣九天了,还没消息。

    西南宫一灰门外,站在门右侧的少女,水灵灵的,酥胸饱满而坚挺,美目时不时地看向左侧手端小钵的灰袍男子,心里时不时地流过道热流,说不出的愉悦。这种感觉已有好几个月了,有时会想,这样与他相对站一世也是不错的。但一想到他还欠上面七亿,这点蝇头小利如何还得了,心中又烦躁起来。传念过去“上面没消息,乍办”

    “审请代垫。日息万分之五。”

    “这么黑我可付不起。”

    巴清韵等来等去,最终是没有结果就是结果。石沉大海

    滨海城城外

    此时聚集的异修已遮天蔽日。久攻不下,就派人去掘天之尽头的“缺口”,引下更加浩瀚的天河之水。

    这些异修越掘越心凉,不仅没有水淹滨海城,反而让它越发气势磅礴,牢不可破。正欲放弃时,“缺口”却轰然崩坍,天崩地裂,潜在天河里正在结阵掘“天”的异修成片成片地坠进怒海狂涛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结界上方将出未出的汪洋天河瞬间冲出城外,摧枯拉朽,淹没村庄,席卷仙城,到处都是滚滚洪水。

    通往附近仙城的传送殿闪烁不停,涌出浩浩荡荡惊魂未定的修士,遁住广场,掠起身形四散而去。

    藤架下盘坐在圆凳上沉修的叶梓舒睁开睛,只见眼前的桌面显出一片鲜腥的图像,一群群布满触目惊心深可见骨的抓痕的仙子,杏眼如血咆哮吼与各种巨兽血拼,吼啸连天,图光纵横。浩浩荡荡的雪白仙子刚涌现就遇到巨兽,唤出兵图撕杀了起来。运气好的,有个喘息的气会,窜入丛林,摘些叶子结成叶衣裹身。

    那种惨烈,似乎把桌面掀得咔咔响,嚓嚓刀光剑影,一片撕杀声。惨胜的仙子流出滴滴答答的鲜血,面目狰狞地跌跌撞撞走着,没走出百丈就一头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