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大浪掏沙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轰轰

    葬图墓上方的星空缺口持续不断的塌陷,震得陵图小镇晃动。惊得在广场上练剑的男童转身窜回古斋。

    斋中的大殿里有位身穿黄衣长裙的美两少妇见他两神色惊慌回来,不禁色变“异修攻破镇门了”

    俩童激摇手不约而同地道“星空尽头在崩溃,坠下的宇壁砸得小镇剧烈晃动。”

    少妇不禁长长舒了口气,“都九心合一了,还听风就是雨。是小镇的护壁在动。”

    两个男童搔着后脑勺憨笑。

    少妇疼爱地摸了摸他们的头“幕儿纶儿,知道戈姨去哪了”

    俩男童不约而同地伸手指向大殿的深处。那里是一片虚无。

    少妇微愣“什么时候去的”

    “五天前。”

    两个小男孩刚手拉着拉手出了大殿,殿空就漾出一丝波动。少妇立即正衣遁往那片虚无。虚无中窜出位黑衣美妇。

    少妇对她毕恭毕敬“老祖”

    “葬图墓忽然流光异彩持续了数日,比起当年晓炎剑心合一时还要璀璨持久。到底是因幕儿纶儿触发的,还是因炼出悬云陆引起的,无从断定。晓炎身边女人虽多,可,能让我省心的却没几个。”

    “老祖的意思,妾身不太明白”

    “剑族顶不住了”黑衣美妇往怀中一掏,抓出颗心形剑气。

    少妇微颤“老祖。不可”

    “我也是万不得已”

    “让妾身再与戈儿谈谈”

    “没用的即便我们剑族甘愿冒险,继续由她执掌。诸窟也不愿让墓府山一家独大。”

    “老祖,看在星戈为剑族产下一子的份上,别赶她出剑图。”

    “我会尽量为她在巽宫谋了个闲职的。”美妇不想再听星妤反驳,立即一抓,摊开手,掌心里的心形剑气发出剑鸣,化作一束流光窜进星妤的眉心。

    体内的三力犹如掘堤之河冲泄而逝,不知所踪。刹那间魂识中激越过一片片浩瀚的星宇,定在一团皇烟上,烟内另有乾坤,黄烟袅袅,一座巍峨的祈坛若隐若现。坛上或站或倚或盘坐或躺着一些仙姿国貌,其中肩倚紫黑巨椅的修条仙子忽然秀幕笑开“诸位姐妹,我得走了。”

    话音未落,已化作一束白光划过天空。

    此时,滨海城上空,蔚蓝的星空突然消逝,呈现出一层层数不胜数的悬浮大陆,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在簇簇云朵间迸出二道血色电光,嗖嗖就射到琴月两女的头顶。

    俩女骇然遽出一波盾兵阻挡。血光一顿,骤然减速,在半空中呈出两名闭月羞花的女子,笃笃踩在盾兵上。

    琴心和月朗定眼一瞧,定在那个鹅蛋小脸的苗条仙子身上喜叫“丹丹”

    仙子也惊喜“是你们”

    而巴清韵却被另一个奶咖色连衣长裙仙子吸引,因为她有一副撩逗人心的眼睛,妩媚地扫了过来,让人浮想联翩。婀娜的娇躯冒着兵图雨一跃而下,落在面前“我叫星妤。在图宫听差。”

    “自甘堕落”月郎收起盾兵随后跃下说。

    琴心也想不明白,像墓府山这样曾经统领过诸天各域的超级窿口的滴女乍会甘原到图宫做一名通房丫鬟呢不禁迷惑地看向纤瘦的仙子。

    阵丹秀幕笑开“还记得绝灵山那个坏小子不”

    冰肌玉骨的琴心闻言,雪白如玉的脸唰地酡红,羞涩得低下螓首。虽过了亿万世,但她还是记得那个恣意轻薄她的坏小子。

    冷若冰霜的月朗神色异样地偷瞄向纪晓炎,却正巧碰到他看来的眼光,吓得她赶忙低头,身子却如万蚁缠身般难受。

    陈丹见她们一脸害羞,不禁咯咯直笑,笑得俩女满脸通红。嗔道“不跟你说了。”,俩女连袂往前飞奔。

    而星妤此时却玉脸含笑地望着乌沐“要不我背你一程”

    乌沐只觉她亮晶晶的眼睛犹如凌厉的冷剑掠过自已的胯臀,身子一颤,拙拙地松开盘腰的纤长大腿,“哪敢劳烦妤妃”。

    巴清韵眼尖,见图主背后染湿了一片,闪着白光,一股独特的气味飘进鼻孔,淡淡的,她忍不住嗅了嗅,心中一荡,丹田中刚凝成不久的深邃而曲折的窟窿一颤,快如闪电往下窜,全身发炀,往图主身上偎去。

    星妤柔荑一探,拉起她往前急冲,从她手心传来的冷寒让她如同坠入万年的寒窟,迅速冷却,迷离的眼神一清,水汪汪的眼睛瞅着星妤“你能把我调入图宫吗”

    “时候没到”

    大家一路前遁,人海中越来越多的修士结群对抗着漫天兵图,来到个三岔口。

    陈丹停了下来“妤妃,要不咱兵分三路,由我和琴心及月朗去一趟寒月潭,也许这回孟氏姊妹同意了。”

    “派谁跟着图主呢”

    陈丹“让叶梓舒和乌沐陪着乍样”

    星妤并没反对。于是兵分三路。纪晓炎往南走的。来到一座巨塔下,一修士在人海中左冲右突杀上塔阶,加进塔前广场的混战中。刀光剑影下,很快皆挂上彩。

    混乱中,一个身形圆润柔美的身影挥舞着一把巨大的方戟画天,所向披靡,特别扎眼。

    塔廊上的混战更加剧烈。杀声震天。有一把幽黑的狼牙棍惹人注目,它狂扫不止,前赴后继冲上廊的修士,但凡被他黑棍击中的皆砸成血雾。他边扫边叫嚣“雷某在此,今日,谁也不许上塔廊”

    “是么”

    一把方戟画天就地一竖。黑棍呼地砸向戟柄,叮火花四溅。激荡的气浪掀过塔廊,瞬间把周遭的修士蒸发。

    震得魁梧大汉虎臂生麻,气血翻滚,爆喝一声强行抓住要脱飞的兵图。稳住身形一瞧,见来者是扶着一把长方戟,风姿绰绰地立于戟下,眉目如画,一脸的戏谑。

    魁梧大汉圆瞪的眼中划过一丝微不可察的惧色,麦色的宽额皱起皱褶“当年你落选真跟我真没关”

    “是么”

    “千真万确你与天竺窟七公主一较高低时,我正巧去了幕府山。不信你可以去鲍家问问魔鬼”

    “舒云那个小溅人给你好处了”

    “冤枉啊公子选她纯粹是迫于老祖的压力。而且”

    “而且什么”

    “是个男子都会选舒姑娘的”

    “哼”举戟重重顿在塔廊上“果然是你在妖言惑众吃我一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