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章、叶梓舒飙升
作者:世袭园丁   九天剑图最新章节     
    顷刻之间,叶梓舒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黑压压的人海中有位手拖漆黑大棍的魁梧大汉在疯狂地逃窜,眼角掠过的修士一片模糊,电光火间他们竟化作股精气消失,本就不白的脸吓得如同木炭,玩命地狂点眉心,以燃烧精血换取遁速,他根本无暇顾及手中幽黑的狼牙棍以肉眼可怕的速度缩小。仓皇逃至一座灰门的墓地,正要用狼牙棍打开墓门时才惊觉,手中竟抓了一把灰烬。颤巍的身体一软,砰地瘫倒在地。眉宇间奇光璀璨,转眼间没进眉心,盘于魂海海床的元婴的眉心骤然多出枚月芽小镖。一个令他胆战心惊的声音在他元婴中爆开“小雷子,没她的允许不许放任何人过去。”,此与同时一幅倩影在他脑海一闪而逝。

    剑图中的府务殿。

    惊恐万状的仙子们犹如泛滥的洪流横冲乱撞,踩着倒地的仙子的身体涌过,一个个衣裳不正如丧家之犬。

    被人护着的幽芷时不时回首,如织的光束犹如一张巨大的网,笼天罩地,袭卷着仓皇奔跑的仙子,如待宰的羔羊被光束绑住,诡异般消失。心中悲泣,这些仙子皆是幽灵界积攒了无尽岁夜才有的底蕴,每个都是妖孽中的妖孽。光束如秋风扫落叶般不停地席卷着。

    在光束的袭扰下身边一望无际的仙子渐逃渐少,颓丧的她闭上眼放弃了奔逃,一波光束悍然卷向她娇小玲珑的身子。

    护着她的翠衣仙子快如闪电般拽起她,向前狂奔。日复一日,光束仿佛有灵,就要击中她两时,忽然绕开,绑缚上其他仙子。

    被光束缠上的仙子泣叫“微澜救我”

    人海中身穿卡其色中裙的长发仙子调转身,拨出把宽背双刃大刀,挥出一片刀幕,生生堑断光束,如风似电拉起仙子就跑。

    光束一顿,一生二,二生三,三成无穷,组成九道匹练,围堵她,一堵一逃纠缠了数年。不管孟微澜如何逃,匹练都如影随行吊围着她。

    她只是朝着“缺口”边战边跑,不知不觉间竟冉冉飘升,如履平地挥斩着她的双刃大刀。直至身后的匹练消失,她才持刀环视,茫茫的灰色世界中划过一道道气漩,坠入一团紫金光团里。

    她极目远眺,袅袅的橘烟中有个仙子手扶方戟,朝她遥指。手中的刀图轻鸣,迸出璀璨的光芒,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坠,忽然,下身传来撕裂的疼痛,伴随着难忍的骚痒,困扰了她万世的疑惑忽然明通,修为竟离奇攀升,舒畅得令她无法自止地呤唱起来,蚀骨的滋味让她很快沦陷。不知沉沦了多久才有了自主意识,想要睁开元婴之眼瞧瞧,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欲罢不能的沉沦,但眼皮却沉重如山,一连试了几番,都无功而反,不得不放弃。耳边传来的庞杂嘤咛犹如群歌艳舞令她心潮澎湃。鼻尖拂过一股幽香,身子突然失重,飘到一个冰凉的静地。

    静谧中陡然响起个天籁似的女声“时辰已到。”。其声似能催开孟微澜元婴之眼般,窥见云雾中有个美艳绝伦的仙子如铃珮相击似的说“若辖星均等,我没异议。”

    “我也是。”

    一阵各具美妙的声音过后,烟云中的仙子星眸骤然凌厉,嗓音明显比刚才严肃了许多“九长老,你呢”

    “由执事自已决定吏属”脆嫩的声音响起。

    云中仙子裂嘴一笑,“既然大家对排序没异己,就请上座”

    一阵嗖嗖声过后,又恢复了宁静。渐渐的眼睫可以睁开了,见到周遭有许多仙子,她暗自提醒自已,虽升了执事位,但自已是无根之萍的散修,全靠自已,不扰事也不但事,尽量低调。

    而此时的滨海城虽没像以前一样铺天盖地的兵图瞬间把修士轰成虚无,但却更加惨绝人寰,一俱俱躯体碎裂,逃窜的元婴被刀光剑影凌迟,凄泣的惨叫比地狱还要恐怖几分。

    让叶梓舒不加思索地跃起,蔓妙的身子犹如电光一般窜上空,呼啸着撞向天际的悬陆。

    纪晓炎急忙出手,点出一层层星空,阻截她。却被叶梓舒次第击溃。

    渐渐适应自已的力量的叶梓舒尖啸一声快如闪电般回到乌沐面前。

    乌沐见她掌心中橘光一闪,抬手拍向她直伸的手,触手惊恐,瞪着她叫“你,你你”,身子颤巍,体内的三力如掘堤之河一般涌往小腹,发出咕咕的鸣叫。

    纪晓炎嘴角一翘,揽住她纤腰,一道紫芒穿过仙衣,直闯进了她紫府,在她的丹田里骤然多出只紫葫。

    叶梓舒以来他又要行之欢,憋开头,急忙钻出阵,在外面等了数日才见乌沐神采奕奕地挽着图主走出,被她变化惊到。

    显然乌沐心情不错,秀幕灿烂“叶殿主,还要去幽灵界么”

    “额这得问图主还有谁没掳进图的。”

    “我从不掳。”

    面对图主一脸的严肃及灼灼的眼神,看得叶梓舒心如鹿跳,故作镇定地绕到乌沐一侧。星眸瞄了过去“幽长老及孟执事都到了。”

    纪晓炎突兀地问“你把圆垣棒及时空剑都掌控了。”

    叶梓舒呵呵地笑。即便是拙笑都让纪晓炎怦然心动,想要训斥她的意图瞬间化作乌有。

    不久,仨人来到一片不起眼的密林前,钻入林中一间九层圆形阁楼。阁内简洁,厅中蒲团上坐着一大一小两名女子,其中大的长身玉起,不卑不亢地说“叫我们来,什么事”

    “想让你和幽长老跟我出趟城。”

    倾城倾国的女子疑惑地打量着叶梓舒,此女明明就是那位云中手扶方戟的仙子,以她挥戟就囚禁了万千仙子的实力,完全可在异修云集中来去自如,根本无需布阵抗敌。我得问个明白“外面凶险,我跟你们一起去反而会拖累殿主。”

    叶梓舒应“没关系路上多个伴也不会寂寞。”

    “是么”另一个娇小女子睁眼讥笑,“不就想借我们的身子双修,好让剑族小子不寂寞。”

    “呃”叶梓舒有些尴尬。

    孟微澜此时也闻到纪晓炎身上熏来的气息,不噤“是你”,伸手握出把双刃宽背刀兵,眼神冰冷地看了过来。

    刀兵上骤然闪过一道殿影,刀兵发出一阵鸣呼,窜回孟微澜眉心,她一身的修为竟被封住,身子一歪,软绵绵倒下。

    纪晓炎的眼中涌过一波黑烟,神色凝重裹起孟微澜“我得回一趟鱼府,一时半会回不来。”

    “她怎么了”

    “被府务殿镇碎了兵图。”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