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不为钱才能赚钱
作者:中秋月明   我真是个富二代最新章节     
    有很多公司都这样,觉得自己的产品最牛逼,自己的行业整个人类都离不开,好多企业文化为了统一思想,成天喊口号灌鸡汤洗脑。

    只要能拿到投资,在豪华路段搞高大上的办公间,几百号员工规模庞大,各种路演各种会展到处去刷存在感,一天一个新概念,打了鸡血似的催促全体员工要完成多少业绩。

    其实孟桃夭就有点受这种影响,市场这么大,有钱人这么多,只要项目噱头够吸引人,索性包装成理财产品,让大家都成为这个项目的股东和受益者,政府也会支持……

    不是说销售为王的路子就错了,但很多人在这种鸡血中,往往忘记产品本身才是基础。

    钱多多谨小慎微的性子,本来是想慢慢测试产品的,但在压力不大的情况下,这种进度往往有点差强人意,他这学创中心主任暑假都有那么多事情呢。

    也就是这陆家突然给逼迫催促,其实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片营地建设,连带月牙建筑都完成了!

    一早钱多多趁着雾气,就小跑到自己摔跤那个路口,去给外观基本完成的蛤蟆嘴拍照。

    心情还是激动的。

    有时候真需要压力才会产生动力。

    不逼一下,还真不知道嗖的一声就能把事情搞定。

    同样现在也是,这位陆大叔给钱多多展现了有些人成功是为什么。

    就说这房车产品测试的事情,如果仅仅是把测试当成一份工作,当成混口饭吃的职业,按部就班的还需要上面设计表格来逐项测试打勾评价,那也就永远只是个混口饭吃的水准。

    房车研发中心那些男生,大多都能带着对汽车行业的狂热爱好,把研发房车作为理想和终身事业来干,他们就和李易铭口中公司设计中心那些专业设计师有很大区别了。

    一点点设计基本技术的学习,根本不会成为研发中心超越普通汽车设计师的障碍。

    这点在民营企业和国企的对比中已经无数次证明。

    对爱好兴趣的热情,才是持续进步的最大动力。

    而陆大叔更上升到了主动去寻求调整的意识:“服务区加水站都有卫生间和水龙头,现在遍布道路的这种设备甚至加油站,都应该归纳进小型补给站里面来,不要考虑什么国际上那些通行接口,那是外国人搞出来适合他们的东西,我们中国在这二三十年的发展变化,甚至超过别人一两百年的推进,要考虑水、电、气接口,怎么去适应这些服务区、加油站,要考虑脏水、污水、粪便的这部分倾倒清洗怎么方便,在这个思路你要调整,不是所有外国用了很多年的东西就是好的,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人情礼节,譬如我这次每回到加油站买包烟就能请工人师傅帮忙加水倒水,煤气罐怎么更方便更换,大面积使用太阳能技术是不是能省很多电,这些细节都要调整,不要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钱多多有种满背都是汗的惊悚,趴在茶几上快速记录。

    陆大叔很没坐相的倚躺在沙发上,和女儿如出一辙,只有接过央金端来的饮料才坐正谢谢下:“我先说的当然都是需要改进的问题,因为优点实在是太多,你淼淼阿姨估计是最满意你那个灶台的,我们全程都是她炒菜吃野味,舒坦得要命!就是这车还是只适合两个人出游,我天天都得睡帐篷。”

    这种气氛下,钱多多敢抱怨投资人:“先别说好的,等我一样样把这些需要改进的理出来!”

    陆大叔探头看看他的字,还羡慕:“你这字不错,我就跟狗爬的一样,哎呀,这车也不错,面积大这么多,卧室双人床,这张沙发也能变成双人床吧,什么时候这种拖挂车也能上路?”

    钱多多抓紧思维记录,这会儿不理他打岔,感觉陆大叔心思活泼得跟他女儿差不多。

    三位阿姨是上这辆房车来看了看的,但孟桃夭觉得她们的主要目的是看车上有没有女人痕迹,所以接过妹妹就带着回房车上休息了,袁媛也刚好起床,这姑娘都懒得出去打招呼,舒舒服服的打开电视看赛车节目!

    还是央金得了钱多多安排,过来找赛车手当司机:“多多哥说你送我到山下买点肉菜,他中午做饭。”

    袁媛依依不舍的再看了圈,才抓起黑仔的钥匙出门:“你要带点什么吗?”

    孟桃夭笑着摇头,等房车门关上,才慢慢抱着妹妹靠在沙发里,盛夏上午的烈日都照不到这个角落来。

    逐渐沉没到那个有点微凉的孤独状态中去,拿起手机都点开了钱多多微信,看看那个房车头像,又关了放回去。

    外面正在营区小径上散步的汤云裳长辈,瞥见那个运动连衣裙的女生和央金出来,动作敏捷的跃进车窗开了黑仔出去,也有询问,体育生的回应一如既往干脆:“十八岁的赛车冠军,是钱多多全力支持她走职业赛车这条路,但钱多多看起来可没见一个喜欢一个的性子,起码现在是。”

    她妈的态度就是:“那还是要管得紧点,我看他都没动账上的钱,这一下全都花了多少钱?”

    汤云裳哪有金钱概念:“不知道,问桃子可能还清楚点,给他做财务的是个眼镜妹子,不过人家有男朋友是警察呢。”

    陆豆豆的母亲哼笑下:“还是多看看吧,凡事都得打个问号,日久才能见人心。”

    汤云裳不耐烦了:“俩老爷们儿啰嗦什么呢,桃子!我喊桃子一块儿看看那山崖建筑去,他这些天全都在捣鼓这个,准保你们喜欢!”

    陆豆豆母亲提醒:“那个桃子一看就是狐狸精,你可别被人耍了。”

    汤云裳光明正大:“才不是,是我喜欢这个朋友,她家里本来还算条件不错的,结果……”

    三位母亲听了有点面面相觑,陆豆豆母亲还是怀疑:“真的假的,编故事吧?越漂亮的姑娘越会编这种鬼故事!”

    汤云裳摇头:“我亲眼去看了,脚不就是这么踩在钉子上的嘛,狗叔去打探的消息,几个小角色已经全都进去了,挺常见的仙人跳哦?”

    她母亲长叹口气:“那倒是真的苦了这孩子。”

    陆豆豆母亲想想迈步:“怪不得看见我就变得有点怕了,那行,我去找这小姑娘赔个不是。”

    可能汤云裳的爱憎分明,大气爽朗都是这么来的吧。

    倒是把坐在沙发角落,颇有点委屈神伤的孟桃夭吓一跳,立刻得了汤云裳个大大的拥抱,觉得温暖极了。

    再站在阳光下,笑容都多了些。

    她本来就不是个愁苦的长相。

    汤云裳的妈妈都帮她抱了穗穗,还有点感叹:“唉,不知不觉我都到了快当外婆的年纪,瓜瓜,我是真不着急,你不用急的!”

    可是看她的表情明显是言不由衷。

    汤云裳嗤之以鼻。

    孟桃夭只斜眼偶尔瞟下钱多多。

    汤云裳把父亲和钱多多从房车拖出来,大家顺着公路边的玻璃栈桥走进去,钱多多才介绍整个建筑费用里面,这座长长的栈桥成本其实都跟那建筑差不多了。

    但最终的效果确实让人流连忘返,原本平淡无奇的山崖斜坡,多了这么道风景线,如玉带飘在山间,钱多多手机上拍摄的早上裹在云雾中感觉更漂亮。

    也就汤云裳这煞风景的嘿嘿笑,凑在孟桃夭耳边:“你觉得像不像那种蝌蚪?那崖口里的建筑是大头,后面摇着条弯弯的尾巴……”

    孟桃夭噗嗤笑。

    气得汤妈妈抱着孩子都能戳女儿头:“你这脑瓜子成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这还能找到人嫁出去吗?”

    汤云裳惊奇:“妈!你这都能听懂?”

    孟桃夭笑得挽住汤云裳的胳膊,明媚舒心多了。

    很多细节还没完成,譬如这玻璃钢架建筑,到现在还没门,和栈桥连接的部分也都是裸露的水泥岩石,但安全性肯定保证了,钱多多带头跳进去,指着空荡荡的内部:“今天刚把设计分布图交给工头,他们组织安排材料做最后的内部分隔,未来这里就是幼儿园和诊所……”

    汤妈妈吃惊:“就这么点营地还要配备诊所?我们这趟去看了那些山里面的风景点,到县城都很偏僻的几十上百公里,难道每个营地还要配车?”

    钱多多连忙给大老板解释了逆城镇化建设的情况,汤云裳补充就是那位副市长的学者观点,孟桃夭更在现场:“挺重视这个项目,还叮嘱钱多多在做出成绩以后跟他汇报。”

    陆大叔上回就听钱多多说过领导的看法,他没什么惊奇更不稀罕,慢慢背着手站在落地玻璃前:“说到底还是你这么做究竟图什么?很多人想创业做项目都是为了赚钱当老板,这样可以活得轻松自在,有钱的日子多开心,谁不想过?可实际上这种思路从一开始就错了,正儿八经创业做生意做项目那都是不归路,大多数都在想生存,极少数赚了一百万想一千万,有了一千万不得不逼着去往一个亿发展,创业从来都不是养老过好日子,得打拼的,想要什么都不做还舒坦,要么穷开心的什么佛系,要么当富二代,反正创业就不能想赚钱发财,这就叫不怀好意!很大几率要人为财死的。”

    孟桃夭第一次见到这种做生意不为赚钱的论调,有点不太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