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他,到底是什么人?
作者: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陈平江婉最新章节     
    而这边,丁恒早就慌了神,矿场封了?

    那他继续待着,岂不是找死?!

    想了想,纠结了十来分钟,丁恒叫嚣道:“哼!鬼才和你们待在这里干等,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丁恒赶紧拽着宁文倩就要走。

    再不走,就要露馅了啊。

    但是,何永元只是眼神示意,门口四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直接将丁恒和宁文倩拽着胳膊给重新扔了回去。

    由于力道大,宁文倩直接摔在地上,摔得屁股生疼,叫嚷道:“哎哟,你们他妈眼瞎啊,恒哥,你看看他们,简直不把您放在眼里,你可是上沪丁家的少公子啊!”

    丁恒也是踉跄了两步,被堵在门口的四道壮硕的身影给吓蒙了。

    他壮着胆子,嚎了一嗓子,道:“何老板,你真要不死不休?难道,非要弄出什么麻烦来不成?别忘了,我父亲可是丁豹,他一句话,你这个破店都要被拆了!”

    “是吗?”何永元淡淡的一笑。

    与此同时,店门口,风风火火的闯进来几个人,带头的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国字脸,三角眼,穿着黑色的西装,身后跟着,两个保镖。

    他还没进门,就听到了自己蠢儿子刚才对何永元说的话,当时就吓得腿软,嚎了一嗓子:“丁恒,你放什么屁呢!”

    跟着,他冲上去,巴掌猛地甩过去,照着丁恒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店内,跟打雷一样!

    丁恒懵了,扭头一看,就看到自己老爸气喘吁吁且满脸震怒的盯着自己!

    “爸,你疯啦,打我干什么?”丁恒嚷道。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丁恒足足愣住了几分钟。

    只见,一路赶来的丁豹,头发还没干,立马转身,立正,恭敬的对何永元弯腰道歉道:“何老板,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让犬子冒犯了您,我替犬子向您道歉,还希望您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过犬子,我会去一定好好教训他!还有,那位陈先生呢?我想见见……”

    丁豹怎么不慌,说话的时候,额角的冷汗,那是一滴一滴的掉落。

    眼前的何老板,可是上沪三雄之一何武龙的亲弟弟!

    谁敢招惹他?

    那不就是得罪何武龙么!

    找死!

    见到这一幕,丁恒都傻了,嘴巴张的老大,不解的望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爸,你这是干什么?他不过是一个店的老板而已。”

    可是,丁豹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丁恒,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喝骂道:“你给老子住口,你懂什么!这位何老板,是何武龙龙爷的亲弟弟!”

    听到这话,丁恒彻底懵了!

    什么?

    何武龙的亲弟弟?!

    上沪三雄之一的何武龙?

    丁恒慌了,双腿发软,眼神不敢置信的盯着面前脸色淡然的何永元。

    一旁的宁文倩,此刻也慌了神,她完全没想到,这何永元居然会是何武龙龙爷的亲弟弟!

    那何武龙,她可是听说过的,上沪三雄之一啊!

    天哪!

    她居然会得罪这样的人物。

    死了死了,一定死了。

    但是,此刻,她和丁恒却同时想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事实,那就是,何永元先前对陈平,十分的恭敬啊!

    何武龙龙爷的亲弟弟,对陈平,居然那么的恭敬,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啊!

    那就是陈平的身份地位,比何武龙,只高不低啊!

    在细想,老爸说的矿场被封了,恐怕是真的了!

    卧槽!

    这一刻,丁恒和宁文倩才明白,他们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紧跟着,在他们的目光中,何永元冷冷的看了眼闻讯赶来的丁豹,寒声道:“跟我道歉没用,你儿子应该道歉的是陈先生。”

    闻言,丁豹这才注意到何永元身侧的那个年轻人,简直年轻的过分了。

    这样的人,居然让何永元说出这样的话,了不得啊!

    那他,肯定是陈先生无疑了!

    短短几分,就让自家的矿场给封了,得罪不起!

    二话不说,丁豹直接对陈平躬身道:“陈先生,对不起,是犬子无知,他冒犯了您,我一定好好的教训他,还希望陈先生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您想要什么,只要是丁某力所能及的,一定满足,当时丁某对陈先生的赔罪。”

    陈平冷冷一笑,看着丁豹身后神色慌乱的丁恒和宁文倩,道:“很简单,我要他们从这里滚出去,在此之前,要他和她,跟我老婆道歉。”

    闻言,丁豹忙的点头道:“是是是,陈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罢,他扭头,脸色冰寒的盯着丁恒喝道:“逆子,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就去道歉!”

    丁豹十分清楚,能够轻易的就封了自己的矿场,这样的人,想来必定不凡!

    丁恒还想要皆是什么,但是一接触自己老爸的目光,他就怂了。

    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宁文倩,来到隔壁的休息室,推门而入。

    江婉和邱彤云此刻正在讨论陈平的事,见到丁恒和宁文倩突然闯进来,都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们错了!”

    丁恒直接弯腰,对江婉道歉道。

    身后的宁文倩,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很不甘心的弯腰对江婉道:“江婉,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嘲讽你的,我是贱人。”

    看到这一幕,江婉和邱彤云都慌了神。

    丁恒和宁文倩居然真的道歉了。

    “陈平,这怎么回事?”江婉抬头看向门口的陈平。

    陈平微微一笑,道:“没事,他们知道自己错了,道歉而已。”

    说罢,丁恒和宁文倩,眼神无辜的看向陈平和何永元,得到示意后,他们才快速的离开了休息室,而后来到了店门口。

    跟着,在众人瞠目结舌的视线内,丁恒和宁文倩真的滚出了店。

    这一幕,惹得不少人驻足拍照。

    而与此同时,站在休息室门口的江婉和邱彤云,此刻面色诧异的看着这一幕。

    邱彤云小声的嘀咕道:“婉儿,你老实说,陈平真的是一个窝囊废?不不不,我记得你说过他变了,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我怎么觉得,他有点让人看不透啊。”

    江婉也疑惑了,扭头看了眼朝着自己微笑走来陈平。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