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旗鼓相当
作者:影西斜   凌芷最新章节     
    作为剑阁修士的对手才是最为憋屈的,打不赢的那种不过几招就被剑阁的修士给打败了,能够打赢的修士才是最烦的,明明就觉得对方要被自己给打败了,但是偏偏不论是怎么打都没有办法将对方以最快的时间打赢。

    可以说剑阁的修士一共有十多个,但是除了那些打不赢的修士,能够在与剑阁的修士的比试之中能够快速的结束比试。

    那些剑阁的修士没有办法获得比试胜利,全部都是坚持了一刻钟之上,与剑阁的修士对上的修士本来想的是能够快速获得胜利的,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拖那么久,反正与剑阁的修士比试一场下来,那些修士都会感觉到怀疑人生。

    凌芷他们本来是打算直接认输的,后面听了江君华的话,他们也知道暂时能够认输,现在看来,不管不顾的打上一场也是不错的!

    整个比试分成了两种极端,一种是想要得到传承的,是用尽全部的修为去比试,生怕被比输了,另外一种,则是对传承根本就不在意的,只是想要拼上全力去打一场的。

    虽然两方的目的不同,但是双方都是用上了全部的灵力,所以一时之间,比试的时间是越拉越长。

    凌芷他们几个的基本功是比较扎实的,根本没什么悬念的便直接赢了,江君华则不同,江君华的好运气在比试这里是完全给凸显出来了,明明对方的修为也好,灵力也好,比江君华要高上许多,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江君华胜利了。

    虽然在比试上面花费的时间要多一些,但是也并没有将时间拉长太多,两个时辰的时间,所有的修士都比试完了。

    凤无隐以及他的几个徒弟还有黑影都是胜利者,而剑阁的修士也全部都过关了,徐沅渺对于传承也不敢兴趣,虽然她能够赢的比赛,但是徐沅渺却在最后的时候直接认输了。

    徐家的高阶修士都是直接认输了,低阶的修士虽然十分想要传承,但是看见徐沅渺都直接认输了,他们虽然十分想要传承,却在后来的时候,一个个的直接学着徐沅渺的样子认了输。

    其余的就只有荀家的修士,以及凤雪涟,还有一些能够叫得上名号的修士、

    神禁塔意识看了一眼那边认输的修士,他皱了皱眉,但是却没有将过多的心思放在那边之上,“第一轮比试已经完了,现在我左手边的修士便是已经赢了第一轮比试的修士们了,你们会参加接下来的第二轮比试,至于我右边的修士,你们在第一轮里面输了,会在第七层的考验都完了之后,将你们送走的。”

    站在右边的修士闻言都是看了一眼神禁塔意识,他们对于神禁塔意识说的话,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毕竟在他们的想法里面,这第七层完了之后,确实会将他们给送出去。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神禁塔意识所表达的事情,与他们所认为的事情是一点都不一样,可以说是没有在一个频道上面。

    神禁塔的意识在面对右边的修士的时候,话语里面有一股让人根本就无从知道的恶意,那股恶意是神禁塔意识对于右边的修士的,为什么没有对左边的修士心存恶意,神禁塔意识没有那种提前暴露自己的爱好。

    “进入第二轮的修士是二十八个,为了公平还是先前的抽签制度,每个人能够抽到一根签,签上面有序号,但是与之前比试不同的是,之前是第一对上最后,但是现在的话,第一跟第二比试,第三跟第四比试,一次类推。”

    趁着他们将签给取出来的时候,神禁塔的意识将他们的比试方式给说了出来,对于比试方式,第二轮的修士没有一点异议,毕竟所有的修士都是将修为压制在了元婴初期,就算是大乘期所能够用的灵力也只不过是元婴期初期的,所以就算凤无隐是大乘期的修士,那些想要得传承的修士还是不惧的。

    与第一轮比试不同的是,第二次比试,温圆圆与顾天均直接抽到了对手,而且是第三组上场的,温圆圆看着对面站着的顾天均,而后笑了笑,“师弟,我们也来打一场吧!”

    顾天均想了下,直接答应了下来,他们同时拜入了一个师父底下,但是大师姐在凌云山的时候并没有多待,而与温圆圆相熟也不过是下了凌云山之后,顾天均早就想要跟温圆圆打一场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

    而今的比试对顾天均来说正好,他虽然唤温圆圆大师姐,但是在顾天均的心里面,还是相处多一些的凌芷才算是大师姐。

    顾天均的这些心思一直都藏的好好的,从来都没有要说出来的意思,若不是今日都站在了对立面,顾天均这些心思都不会冒出来。

    温圆圆倒是不知道对面的顾天均心里面的想法,他们两个同为凤无隐的弟子,自然不会是那种以命相博,他们之间只有切磋。

    只是打了一会儿之后,凌芷发现温圆圆和顾天均两个的切磋跟她以为的不一样,她以为的两人的切磋是意思意思的打一会,便直接向对方认输,但是现在看来,这两人除了不要对方的性命之外,简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在比试。

    凤无隐对于温圆圆与顾天均两人的比试并没有多话的意思,他只是眯了眯眼睛,而后便直接将视线给收了回去。

    温圆圆与顾天均两个的比试花费的时间是最久的,两人的修为都在元婴期初期,打起来也是旗鼓相当,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办法奈何对方。

    凌芷从最开始的有一点担心,变成了现在的有些不耐烦,主要是因为这两人是越打越起劲,先是你压制我两招,然后又是我压制你两招,他们这些外面看着的人以为就快要结束了,但是两招过后,对方又找到机会反击了,“师父,你说圆圆跟四师弟还要打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