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一剑西来叶秋白
作者:十七二十一   成王之志最新章节     
    宁风要做什么

    别说冰霜巨灵鼠不解,开始不安的疯狂挥舞起两个前爪在周身砸来砸去,就连围观的考生和长老们也是一阵疑惑,考生们越发觉得宁风不简单,而长老们目光也变了,眼神亮晶晶的,其它的撇开不是,光是这套身法武技的运用,足以看出这位考生不同寻常。<a href="http://www.kushubao.cc" target="_blank">www.kushubao.cc</a>

    呼

    宁风突然站在冰霜巨灵鼠身前松了口冷气,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出了一口气,冰霜巨灵鼠恼怒,只觉周身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往前踏了半步,却是轰隆一声绊倒在了地上,这才清楚的看到,自己四肢和身上头上,居然全是无数布条,它拼命的甩动了起来。

    宁风哪会让它这么轻易挣脱,看着被他包得跟个粽子似的大老鼠,深深吸了口气,提起所剩无几的灵气,咬着牙拼命的轰在冰霜巨灵鼠身上,随着后者轰然倒地再也没有了气息,宁风这才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等待着长老宣布考核结果。

    他这精疲力尽的模样,一半是真的,一半却是故意装的,虚神幻发挥到极致耗费的灵力的确很恐怖,他的确是有种脱离的感觉,坐在地上却是悄然运起乱古魔经开始恢复灵力了,考核之中他可不敢用,大家都盯着他观察,考核完了,谁还有兴趣搭理你

    一名长老起身正要宣布比赛结果,突然轰隆一声巨震,斗兽场里一道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地上的宁风,黑色的金属瞳孔漠然不带一丝感情,巨大的危机感让宁风一瞬间腾的起身,往旁边闪了闪,回头一看原地,吓出一声冷汗的同时没差点破口大骂。

    这什么情况难道那个长老真的不要脸想要我的小命还是我装的不够惨不够狼狈,居然战斗一结束就放出了一个二星的傀儡,看着傀儡快速袭来,宁风心头苦笑,这战斗机器还真让人绝望,简直就是和尸人一模一样,不知道休息也不用休息,一个要命一个要吸血,总之都是不死不休。

    “怎么回事谁让你们放的五级的傀儡,还是二星,他现在的状态能挡得住”首席长老皱眉质疑道,那边负责的长老立马跑过来解释道“刚刚我等一时疏忽,忙着修补损坏的傀儡,没曾想溢出的灵力催动了一旁一直没上阵的这只傀儡,我等这就去用傀儡符文将他拘回来。”

    首席长老往下看了看,突然摆了摆手,微微复杂道“看来不用了,这届的新生貌似又有不简单的人物呀,这家伙,应该不会有意外。”

    宁风咬着牙,与这傀儡拳对拳,腿对腿,足足对轰了十多下,他是真的有些不想打了,可是不动用断天剑,想要一击摧毁这傀儡,目前的他根本就做不到。

    宁风想着办法,飞快躲闪,突然注意到一旁的冰霜巨灵鼠的尸体,他眼神闪了闪,有些不确定这只奇怪大老鼠的冰霜之力对这傀儡到底有没有影响,不过试一试总没有什么坏处。

    傀儡没有思维,只是战斗机械,这点宁风倒是放心,也不怕它发现自己的意图,躲过一击后,大大咧咧的就掠到了大老鼠尸体旁边,然后扯下其身上的布条等,看着后者血肉模糊的样子,宁风也是有些感慨,我力气有这么大

    随即就笑了,其实他只是出了少部分力罢了,这大老鼠的惨死,主要原因还是它自己,没来由的往自己身上拍来拍去,最后将它自己给弄死了。

    寒气依旧凌厉,宁风看着又是袭来的傀儡,他快若闪电的一脚踢在了大鼠尸体上,这一下几乎用尽了全力,所以冰霜巨灵鼠的尸体往空中抛了起来,傀儡明显没有躲闪的意思,周身包裹着光芒,双拳紧握直直撞了过来。

    轰隆隆,老鼠尸体四分五裂,宁风不得不吃惊这傀儡的恐怖力道,刚刚自己能那么和它抗衡,还真是侥幸呀,随即看了过去,不由得咧嘴一笑,彻底放心的坐在了地上休息起来。

    傀儡浑身寒气四溢,很快就被冻成了冰雕,宁风其实在赌,傀儡这种东西他听胖子说过,一般都是靠人操纵或者自行沟通天地灵力作战,这傀儡无疑是后者,冰霜覆盖它周身,让它与外界联系隔绝,自然就丧失了攻击的本能,之前收到的命令也做不得数了,虽然是取巧,可风险与机遇并存,不是每个人在危难之间都有这份魄力的。

    长老宣布宁风获得新生资格,宁风离开前许多人饶有深意的盯着他,后者只是淡淡一笑,迅速收起新生令牌钻进了人潮中,宁风不想出风头,不想惹麻烦,不想世界围着他转,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觉得象牙塔里的争斗其实很没意思,尤其是经历了天风学院短暂的学院生活。

    看着好多昔日学院的对头在外敌入侵时同仇敌忾,一笑泯恩仇,宁风知道,竞争只是手段,但不是理由,南川院的规则有些像丛林法则,优胜劣汰,但又不尽然,怎么选,怎么做,其实书生把一切都交给了学生自己,不然,就不会有刑法院执法弟子地位凌驾于长老导师之上的局面。

    宁风很不想惹麻烦,虽然他一向不怕麻烦,风头让别人出去吧,他得想办法解决一些事情,自己的三族血脉封印,风行天的江山令之托,老鬼的苏醒

    他成功进入了新生,可是却不知道何去何从,他想加入飞剑峰,因为刚刚一路上听人谈论最多的,不是院长书生,而是八峰第一人,剑尊叶秋白。

    他的强大,甚至让人无法仰望,逆羽几番闯祸,惹得天下强者纷纷围攻南川院讨要说法,书生只出现过一次,其他的,全是叶秋白打退的。

    是的,打退的他手中从不执剑,但一草一木皆是其手中利剑,没有书生点头,任何非南川院的人想要登上三千道梯,都得问问他答不答应,曾经名动天下的他狂妄,睥睨而霸道,拜书生为师后,他变得很内敛,仿佛这三千年一直在磨剑,只是不知道谁能逼得他再次拔剑倾尽全力。

    虽然加入飞剑峰,叶秋白作为开山老祖不会亲自授课指导,但他们这些弟子提起自己是剑尊叶秋白的徒子徒孙怕也能让旁人羡慕不已,宁风不是冲着这个去的,而是单纯的为了求剑,求寻什么是剑道。

    当世强者,剑尊若论剑道第二,怕是无人敢认第一,当然,第一楼主或许有这个资格,因为季氏兄弟拜访书生全身而退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大陆,年轻的剑道天才第一楼主季渐蓝与剑尊叶秋白之间,很多人都无法下定论。

    往神路上三叩首,一剑封天第一楼。杀界界主的大徒弟是在往神路上杀出来的赫赫威名,他的领域逆剑流殇被世人称之为天下所有剑修无法逾越的领域,他的修为同样是至尊境界,最关键的是,他年轻,他的天赋惊才艳艳。

    万载锋芒隐北海,一剑西来叶秋白。这便是世人眼中的剑尊,三千年前,他就已经是祖境之下第一人,至尊境界无抗手的名宿,北海遇书生,他选择了敛去锋芒,他的真实身份,是剑陵的三大极道剑修之一,他成名于大陆西极之地,最辉煌的时候,曾在魔君的见证下一剑完败了魔君夜晓的浮屠八部众之一的剑天当代传人。

    魔君恩怨分明,并没有为难他,反而成全了他一剑西来的威名,因为这件事,魔君的部下对他不服气,因为他帮了外人,所以魔君被神秘人围攻的时候,浮屠八部众大多沉默,只有一个胖子和幻天帝站了出来。

    事实上,能将魔君和女帝夫妇都逼得逃逸数月的对手,浮屠八部众出手也改变不了结局,毕竟幻天帝只有一个,可他依旧揪不出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不得不封天锁地,炼制诸天九剑威慑八荒,足以看出神秘人的可怕。

    叶秋白当时想去帮忙,因为那时的他也是个热血青年,三十出头的年纪,可惜那时候才突破到至尊境界不久,在极道强者之间的搏杀中,至尊其实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可时间一晃已经是万载,叶秋白的剑锋芒尽敛,他本人,真的还是至尊境界吗拜书生为师的时候,他已经是至尊巅峰的修为,半只脚踏入了祖境,这是很多人都疑惑地问题。

    可叶秋白依旧叫着作为晚辈的书生老师,那岂不是暗示他并没有突破因为,从没有一个祖境强会称呼另外一人为老师的,什么是极道强者,那就是将自己的道法修炼到了极致,这种人都是浑身傲骨的存在,岂肯甘心屈居人下,尤其是叶秋白这种人,他当年的狂妄,怕是只有如今的杀界界主能够勉强相提并论了。

    这只是私人方面,但从大局考虑,宁风其实加入神羽峰才是正途,因为年轻道人在,他二哥叶小狐在,只此二人,南川院就没人敢动他,可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没有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