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怀疑(二更)
作者:战西野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     
    天令皇宫。

    江羽丞行色匆匆的来到华阳殿。

    宫人们见到他,纷纷恭敬行礼。

    “见过驸马。”

    江羽丞沉声问道:

    “三公主呢?”

    一个宫人道:

    “三公主刚刚在偏殿歇下...“

    江羽丞听到这就立刻前往偏殿。

    几个宫人立刻上前阻拦:

    “驸马爷,三公主这几日一直睡得不好,如今好不容易才睡下,您要不然还是先等等吧?”

    江羽丞目光冷沉:

    “我找三公主有要事相商,若是耽误了,你们担当的起吗?“

    几个宫人吓了一跳,面面相觑。

    蝉衣姑娘交待这两日任何人来见公主,都要拦下,可这人毕竟是驸马...

    江羽丞抬脚就往前走去。

    即将到达门口的时候,站在门前的蝉衣行了一礼。

    “驸马,三公主此时正在小憩,还望您稍候片刻。”

    江羽丞冷笑:

    “我是三公主的驸马,我能不能见三公主,难道还要听你一个宫女的吗?”

    蝉衣心知他这是动了真怒,立刻跪了下来。

    “蝉衣不敢!只是三公主——“

    “有什么事儿,我自会担着!”

    说着,江羽丞已经绕过她,走到了门前,一手推向大门。

    蝉衣紧张万分的看着。

    江羽丞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将门推开!

    他径直走了进去,绕到屏风之后,便瞧见上官婉正躺在小榻之上睡着。

    听到动静,她眉心微蹙,睁开了眼睛。

    “...羽丞?你怎么来了?”

    她神色疲惫,眼下两片乌青,可见最近的确是没有休息好。

    等反应过来江羽丞竟然是自己闯进来之后,她脸上闪过一丝薄怒。

    “蝉衣!本宫是怎么跟你说的!”

    蝉衣低眉垂首:

    “奴婢办事不利,请三公主惩戒!”

    江羽丞走了过去:

    “不用怪她,是我太担心你,才非要进来的。你也知道,她们都不敢拦我。”

    上官婉神色缓和了些:

    “自己去外面跪两个时辰!”

    “是!”

    蝉衣应着,便老老实实的跪着了。

    江羽丞在上官婉旁边坐下,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

    “这几日你都没有睡好吗?怎么不点上安神香?“

    上官婉重新躺了回去:

    “点了,但是没什么用。“

    她犹豫片刻,才低声道:

    ”不知为何,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的...有时候还总是做噩梦...”

    江羽丞安抚了好一会儿。

    倒是上官婉主动问道:

    “话说回来,你今日怎么来了?”

    江羽丞眸光微闪:

    “我今日清闲些,便想着来看看你。另外,听说你前一日召了杨沁儿进宫?“

    上官婉没什么笑意的勾了勾唇角。

    他果然是冲着这个来的。

    “不错。“

    江羽丞看她一脸坦然,反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问了。

    斟酌了好一会儿,他才道:

    “你是不是还没有放她回去?”

    上官婉脸上笑意更深。

    “是啊。我找她来,告诉她天令神域一切安好,龙渊剑也还好好的在那。她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江羽丞其实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所以并不惊讶。

    “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至于杨沁儿...她欺骗你我,的确不对,但我想她应该只是误会了,并不是故意的。毕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是不是?只要稍作惩戒,便放她回去吧。”

    上官婉笑了一声:

    “你在担心什么?我看她认错态度不错,便没有深究,让她在宫中多留两天。怎么,有什么不对的吗?”

    江羽丞的脸色终于冷了下来:

    “婉儿。你太冲动了。她是地经原脉不错,但我们之前已经说好,先不要轻举妄动,你怎么能将她扣押在宫中?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吗?”

    上官婉冷冷的看着他,目光微讽。

    “你来,就是为了和本宫说这些的?”

    江羽丞看她态度顽固,心中更怒,猛地起身。

    “你——”

    笃笃。

    敲门声传来。

    “三公主,听说您已经起了,我帮您熬了桂圆百合粥,您用一点吧?”

    听到这声音,江羽丞豁然一惊,扭头看去。

    这分明是杨沁儿的声音!

    他惊疑不定的看向上官婉:

    “你没有——”

    上官婉却是没有看他,只是懒道:

    “进来吧。”

    吱呀。

    大门推开,一个女子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正是杨沁儿!

    江羽丞快速的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她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

    “见过驸马。”

    杨沁儿又向他行了一礼,便将粥放了下来。

    “本宫说了好几次了,本宫是喜欢你,才多留你几天,这些事情交给宫人们做就行了。”

    杨沁儿温婉一笑。

    “沁儿知道了。”

    上官婉挥挥手。

    “本宫和驸马还有事情要说,你先下去吧。”

    “是。那这粥您要记得用,凉了就不好喝了。“

    说完,杨沁儿便恭敬的退了出去,还不忘把门带上。

    她走之后,上官婉冲着江羽丞抬了抬下巴。

    “若是你还有什么怀疑,不如将那碗粥也查一查。”

    话中带刺,眸光讽刺。

    江羽丞难得的窘迫起来。

    难道真的是他误会了...

    但之前她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又碰上了杨沁儿这事儿,他难免担忧,以为她——

    “是我想错了。”

    江羽丞拳头抵着唇,咳嗽了一声。

    “婉儿,你别生气,是我错了。”

    上官婉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

    江羽丞被这目光看的坐立难安,只好道:

    “你最近都没休息好,我便不打扰你了。你好好睡。其他的事情,都有我在,不用担心。“

    说完,他也不等上官婉回话,便转身匆匆离开。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殿外许久,上官婉才轻哼一声,起身端起了那碗粥。

    勺子轻轻一搅,便泛出一丝血色来。

    她神色不变的将那碗粥用完。

    过了一会儿,杨沁儿又悄声的走了回来。

    见上官婉已经将那碗粥用完,她便快速的收回了视线。

    上官婉沉思片刻,道:

    “你今天便回去吧。”

    杨沁儿有些吃惊:

    “您之前不是说,要五天——”

    “你不过才在宫中待了一两天,他就疑心重重的过来了。再待下去不合适。”

    江羽丞今天可能信了,但他这人一向多疑,很有可能还会继续来查。

    杨沁儿犹豫片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