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打脸啪啪响
作者:楚洛寒   诱妻入怀:前夫,手下留情楚洛寒最新章节     
    坏了他的好事?

    楚洛寒心里犯嘀咕,她坏了他什么好事?

    所以,他的意思是,她惹恼了莫如菲,那个女人告了状,龙家的长辈给他施压了吗?

    若是如此,还真是罪过大了。

    楚洛寒平视前方,无边的灯海织成的不夜城,明晃晃的一派繁华。

    “看来,我还真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了,莫如菲今天来医院找我,我们的确是发生了口角,至于她怎么转达的,我不得而知,但是我,从来没有伤害她的意思。”

    语气不轻不重,很符合楚医生一贯的风格,就连抑扬顿挫时候的小小不屑,都是让人恼火的镇定。

    龙枭的脸上微不可察的掠过一丝的薄怒,说起来莫如菲,她怎么能镇定到这个程度?

    “她去医院?干什么去了?”隔壁驾驶席上的人,冷冷的问了一句。

    这回楚洛寒惊讶了,“她来医院?你不知道?孕妇做产检,你……”

    “我为什么要知道?”

    他语气依然是淡淡的冷,好像莫如菲做什么跟他没有一点关系,怎么?龙枭不该对自己孩子的妈咪很上心吗?

    “莫如菲怀了你的孩子,你不应该关心关心?她现在可是孕妇,说不定怀了龙家的长孙,枭爷对自己的孩子,似乎太不在意了吧?”

    她红唇张张合合,用无所谓的态度,说出了心里最在乎的问题。

    私心里,是期待着他可以当场表明立场的,可——

    龙枭握方向盘的手就那么不经意的紧了紧,眉头一蹙,该死的女人!非要把自己的不屑表现的这么明显?

    “我对自己的孩子,当然在乎!不需要你提醒!”

    瞬间冰冷的语气一下子就把刚才维持的平静彻底的打碎,楚洛寒心头一惊,握着安全带的手指狠狠的掐住了。

    “既然关心,枭爷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等到莫如菲生下龙家的孩子,你要娶……”

    “楚洛寒!”

    男人硬邦邦的一声断喝突然劈面而来,重重的扇在了楚洛寒的脸上,后者张开的嘴巴触电般闭上了。

    枭爷,生气了。

    “我的生活,轮不到你指指点点。”

    一声僵硬的冷呵之后,他的语气又冷了几分。

    是,她没有资格指指点点,那么把她带上车,又是什么意思?

    车影在灯火璀璨的道路上不疾不徐的行驶,车内的气压很低,好几次楚洛寒忍不住看龙枭,他都是绷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根本就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他不说话,她当然不想主动打破沉寂,沉闷的透不过气的氛围,楚洛寒只想快点逃离。

    楚洛寒没想到,龙枭的车子居然在商场外停了下来,抬眼看到晚上人影交织的京都恒隆商厦,她不由皱眉。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龙枭眸子淬了一层冰霜,目光有些厌恶的扫了一眼身边的女人,“买东西。”

    三个字,铁锤一样当当当全摔在楚洛寒心上了,不过,这一次,楚洛寒除了震惊还是在震惊。

    买东西?龙枭居然要来商场买东西?

    楚洛寒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龙枭长指捏着的一张金卡直接撂在她眼前,“你说的对,我应该多关心关心我的孩子,还有我的女人!”

    楚洛寒瞳孔骤然放大,“你……”

    “所以,我今晚去看如菲,至于要送的礼物,我想你应该很会选。”

    什么?!让她来商场,是利用她给莫如菲买礼物?!

    楚洛寒脸色青紫黑白?轮番变化,最后还是染上了一丝惯常的红润,心痛吗?当然痛,但是,不必了。

    “枭爷想买什么样的礼物?”楚洛寒死死的捏紧银行卡,差点将卡折断,手指的骨节因为太过用力已经发白。

    这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该是多用力!

    龙枭正眼都不看她,声音冰的骇然,“买给我孩子母亲的礼物,你说呢?”

    楚洛寒嘴巴无声的抿成了一道线,心里在绞痛,脸上却笑意斑斓,“好!我知道了!”

    哗啦打开车门,楚洛寒大步走到商场入口,身影进了玻璃大门,才终于将那股憋在胸口的气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吐出她才发现刚才强撑起来的坚强也被刺破了。

    她想要的答案,不是这样的。

    龙枭的视线尾随女人的身影消失,冰峰的眸子狠狠皱起一个深深的川字,拳头“哐”砸在方向盘上!

    该死的女人!

    你就那么亟不可待的想把他推出去?就那么亟不可待的想离婚?!

    好,很好,我会让你看着!

    楚洛寒在商场慢悠悠的逛,呵!不是要给莫如菲买东西吗?她当然要好好的选,好好的买!

    一股脑买十几件女性用品,楚洛寒拎着大包小包往回走,龙枭,今晚,我让你在莫如菲面前好好的长长面子,顺便,祝你们百年好合!

    返回的时候,楚洛寒看到一家进口用品商店,不知怎的,脚步就那么挪了进去。

    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货架上绿色包装的法国某品牌牙膏,龙枭说,他不喜欢家里的牙膏,让她买一支回去……

    但是,凭什么!他都要去别的女人家了!

    “小姐,这支牙膏今天才补的货哦,您来的真巧,需要包起来了吗?”

    楚洛寒嘴巴一滑,“好。”

    该死!

    龙枭看到楚洛寒两条手臂挂满了购物袋艰难的走出商场的大门,眉头再一次皱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

    将礼物一股脑放进后备箱,楚洛寒大大方方的拍拍手,“既然要去看她,顺风车我想是不必再坐了,枭爷,祝你今晚愉快!”

    龙枭鹰隼盯着楚洛寒,眼神中的寒光恨不得将女人撕碎!

    “你,很好!”

    厉声断喝后,黑色的车影绝尘而去!

    楚洛寒回到别墅,踢掉鞋子赤脚走在地毯上,空荡荡的别墅安静的连呼吸的回声都听得到。

    实在是寂寞的可怕。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明天还要早早去医院上班,楚洛寒便上楼准备睡觉了。

    只是,一回头看到包包,想起来买来的牙膏,又蹙眉打开包装盒,想了想,还是拿去了楼上的浴室。

    刚放下,楚洛寒心里一股气上来,把龙枭的所有洗漱用品全部搬到了一楼的浴室,去找莫如菲是吧,那就分的再干净一点好了。

    做好一切,楚洛寒倒在床上,手机上显示着晚上十点半,外面没有一点动静,看来今晚是真的不回来了。

    龙枭从外面回来,看到别墅内灯已经全部熄灭了,停好了车进门,一低头看到楚洛寒白天穿的鞋子歪歪斜斜的放在玄关,紧皱的眉不自觉的展了展。

    水晶吊灯打亮的客厅奢华无比,枭爷随手将车钥匙丢在桌子上,长腿阔步上楼。

    伸手推了推卧室门,舒展开的眉头又皱紧了。

    这女人,竟然把门锁上了?

    吃瘪的枭爷心情不佳的盯着门足足站了一分钟,果然,这个女人是铁了心要跟他过不去了!

    更让枭爷生气的事,他的洗漱用品居然全部都在一楼的浴室!

    shit!

    楚洛寒,你这是找死!

    郁闷的想杀人的枭爷抓起刷牙挤牙膏,目光悠悠的一顿,什么时候换的?

    就这样,楚洛寒和龙枭陷入了冷战中,早上起来,楚洛寒准备好早餐,但是吃饭的过程中不说一句话。

    这样做的直接后果就是,枭爷当晚便没再回别墅了,同时,报纸上又开始大肆传出他与莫如菲恩爱有加的新闻。

    就说嘛!他的心,根本就在她那里。

    楚医生丢下报纸,掩住心痛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

    三天后,中心医院。

    “楚医生,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的病人突然心脏骤停,王医生让你过去看一眼!”

    一个小护士直接跑到楚洛寒的办公室,过度的紧张让她一时忘了楚洛寒冷肃的气场,抓起她的衣袖就往外跑。

    楚洛寒拿起听诊器搭在脖子上,疾步跟上她的节奏,“什么情况?”

    赵绵绵嘴巴缓缓放大,“我去!咱们医院的护士该不会以为楚医生收了一面锦旗就变性了吧?”

    季思雨也呆了,“什么时候外科医生的病人也需要咱们帮忙看了?楚医生这是要内外兼修了不成?!”

    楚洛寒大步跑到八楼的病房,里面已经站了三个外科医生,为首的医生正在给病人做除颤,但仪器上依然没有心跳的数据。

    楚洛寒挤到人群最前面,伸手拨开病人的眼睑,“准备按压!快!”

    一旁的男医生听到命令忙扣紧双手按压病人胸腔,楚洛寒看情况紧急,冷声呵道,“肾上腺素5毫安,右侧静脉注入!”

    双手打颤的护士拿着输液器摸索了一通没找到血管,楚洛寒一把从她手中抢过输液器,针头准确的对准了病人的静脉,缓慢按压。

    “病人有心跳了!”

    “楚医生好厉害!”

    楚洛寒呼出一口气,炯炯的目光看着刚才吓坏了的小护士,“新来的?”

    小护士耷拉着脑袋,“我……刚来这里实习,对……对不起。”

    楚洛寒没再和她多说,转而看着王医生,“实习的护士尽量还是不要安排在急诊室了,吓坏了,会断送职业生涯。”

    王医生蹭了蹭额头的汗,“楚医生说的是,我马上安排。”

    “病人心脏骤停是神经过度紧张导致的,先给病人打一支镇定剂稳住情绪,观察十个小时后如果没有意外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好的好的,多谢楚医生。”

    楚洛寒点点头,大步走出了病房。

    白色的身影帅气的走在长廊内,黑色高跟鞋与地板发出咔哒咔哒的清脆声响,走了十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越的男人声音。

    “楚医生。”

    楚洛寒顿住脚步回头,面前,一道清瘦干净的身影昂然挺立,简单的白大褂被他穿出了卓然的气质,只这么站着便觉得舒服的如沐春风一般。

    男人目光中敛着浅浅的柔和,长指捏着病历夹,姿态说不出的儒雅矜贵。

    但,此人楚洛寒并不认识,“你是?”添加”jzwx123”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