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李训回归
作者:凤凰栖   农门小福妻最新章节     
    第213章 李训回归

    这是驯儿!真的是他!

    都要一个月了,终于回来了!她这些天让自己变的更忙,就是不想去挂念,去担忧,去想太多。

    “驯儿……”

    李驯大步向前松开掀门帘的手,朝着锦园就走了过去。小二见两人这模样,缩了缩脖子,只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后院。

    在李驯和锦园距离五步远时,锦园终于反应了过来,朝着人就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你终于回来了!”

    面对锦园的突然热情,李驯身子有些僵硬。他听见锦园的话后,勾了勾唇角,眼底化开一片温柔。

    “对,我回来了。”

    似是反应过来自己举动有些暧昧了,锦园红着脸将人轻推开,眼神飘忽:

    “那,那什么,马上就晌午了,我亲手下厨给你接风呀。”

    扔下一句话,锦园就作势要朝酒楼大堂那里走,略显慌张的模样看得李驯心底发笑。

    他将背着的包袱放到了后院的厢房中,然后人也跟着去了后厨。

    有了他打下手,锦园这顿饭做得很快,几乎是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做了满满一桌的菜式。

    将最后一碟菜肴放在桌上,锦园取下围腰转身就离开后厨去了包厢。

    此时大堂中的食客们已经都吃上了,需要继续做的菜式也不多了,锦园就让赵胧月收拾着同自己一起,上了二楼的包间。

    李驯刚一坐下就环视一周皱起眉头:“左七呢?该吃饭了应该南山他们将人送过来了啊?”

    锦园分筷子的动作一顿,继而道:“前两日花庄去了几个人,说是左七的亲属,其中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吧,和左七一模一样的瞳色,面容也有七成相似。我问问情况,确认了身份就答应他们让左左跟着离开了。”

    听到这话,李驯点了点头,脸上表情如常。

    他早就猜到会有人来找这个孩子,只是没想到竟然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不过也好,左七找到自己的亲人也是好事一桩,没什么可感伤的,狼牙部族的人将他们小王子找回去了,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对了,水库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差不多都要过去一个月了,想必大坝该是修建好了?”

    “大坝?我记得前两日赵大人他们有派人过来说,好像已经在收尾了。”

    “恩……那就好。”

    该问的话题一问完,饭桌上就安静了下来。一顿饭很快就结束了,锦园念着花庄还有事,就提议带李训去看看。

    两人一路上边走,锦园还边将花庄的事情告诉了李驯。

    有说开庄之时多么热闹,也有说自己得了圣旨的事情。

    “果然,武将军言而有信。而且,能够得到陛下的夸赞,想必花庄的名头该是可以再扩散一些。对了,关于售卖的事情……锦园,你是打算怎么的?”

    李驯许久没有插手酒楼和家中的其他事情,听着锦园一边说,心里头也在心疼着她这么累,想多了解一些分担一下。

    锦园走在他的前头两步左右,听见他的问话,停了一下,脚下正好有颗石子。她一脚踢去,石子飞起来,老远才落下。

    “我打算最开始的前段时间先限量售出。每次的预约名单中选取几个售卖,就像是抽签一样。然后等大肆培育了后,就将一株双色作为花庄独有的牡丹来售出,”锦园说着,脚下的步子却是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就目前为止吧,我觉得南城应该没有能够培育出来的。但是其他的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牡丹品种那么多,我努力培育,多多出新品种就是。”

    培育牡丹对她而言并不难,她笑着,笑容生动,看得李驯心尖软了下来。

    “好。”

    这辈子,无论锦园做什么,他都会鼎力支持!

    ……

    京城,礼部。

    经过两天的审阅,今年的考卷基本上都被分派到审阅任务的官员们审阅完毕了。他们纷纷将卷子分好,挑拣出其中稍好的一两份一一上递,等待最后的一次轮番审阅。

    此时专门用于考卷审阅的书房中,五个身着统一官服的官员相对而坐,安静地翻动着手中的卷纸。

    其中一个坐在大长桌中间的年青官员皱着眉头将手中的卷纸放到了一边,脸上的失望显而易见。

    “今年的考生答卷看起来质量参差不齐的,当真像是在矮个子中挑选高个子。哎……”

    他叹了一口气,小声说出来的话被身侧的两个同僚听见了,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而坐在他们三人对面的一个官员听见这话却是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考卷看着刚开始出声的那人,语气不大好:“你这是说什么话。难道你没有看到这份答卷?”

    “什么答卷?”

    “是何答卷?竟然引得林大人都为它出声辩驳?”

    被称作林大人的官员不禁抬起了下巴,脸上的骄傲之色遮掩不住。他将手中的答卷摊开来,放在了长桌的中间,点了点上头的一道关于对时事的评判:“此份答卷答题条理清晰,文采斐然,并且将如今武朝之内的时事等尽数讲了出来,按照典例辩论,引经据典,却并不墨守成规,见解独到,不得不说,的确不失为一份完美的答卷。”

    他说着,其他的官员被他的话勾起了兴趣,纷纷争着看那份被誉为“完美”的答卷。

    “当真不错!这答案,真是让人自愧不如啊!”

    “不错不错,典例引用得当,分析明了……”

    “……”

    大家的夸赞让林大人十分高兴。他趁着时间随手又翻了一下自己还剩的几张没有审阅的考卷,触及到自己这堆里的最后一份时,一下就移不开了,仿佛视线被粘到了上面。

    这份卷子……

    他将卷子抽出,细细一看让自己移不开视线的那道时事论题,不禁觉得自己实在是走运。

    “各位,你们且再来看看这一张。”

    林大人将卷子工整摊开,然后伸手指着自己看的那道题。其他四个考官被他的声音吸引过来,其中一个手中还拿着刚才那张完美考卷,都将林大人围在了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