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有功不赏
作者:木木三大少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最新章节     
    穿越水浒之西门大官人正文卷第九百四十章有功不赏孙傅与郭京联手演的这场戏不怕被揭穿么?

    至少他们暂时没有出兵的打算,只是留在城中为军民壮胆鼓气,当然不怕被拆穿。

    虽然金军围攻越发急迫,郭京却依然谈笑自如地说:“择日出兵三百,可以得到太平,直至袭击到阴山方停止。”

    对于郭京夸下的海口,不管他人信与不信,宰相孙傅与何二人是显得尤其尊信,对郭京的六甲神军倾心等待。

    对于神棍郭京的表演,京城中也有人不信,他上书给孙傅说道:“自古从未听说像这般就能成功了的。

    朝廷如果要听信郭京之言,应该暂且少给些兵士验证,等有些功劳,才稍稍升迁。

    现在对他委任太过份,恐怕将来一定会导致国家的耻辱。”

    天下皆醉,唯汝独醒?难道本相还要告诉你只是借郭京以安民心吗?

    孙傅对上书之人愤怒地说道“:郭京几乎是应时而生,对战争无不通晓,乃是我汴京城战胜金军的希望。

    幸好你是对我讲这些话,如果告诉别人,会落个动摇军心之罪。”

    孙傅说罢,作揖让那上书质疑之人出去。

    那人仔细琢磨孙傅之言,终于明白了孙傅的苦心。

    当东京汴梁城被围月余,外无援军,内缺粮食衣物,将士们饥寒交迫,陷入绝望时,此刻哪怕是再荒谬的希望,也比没有一点希望强。

    从此之后,不论是明白人,还是不明白的人,再无人质疑郭京的六甲神兵。

    城中军民中又有人自称“六丁力士”、“天关大将”、“北斗神兵”等等,大都仿效郭京的做法,以宗教信仰来激励守城军兵的士气。

    为了不露馅,郭京一再声明说:“神通不可轻用!不到危急时,我军不得出战。”

    城中的赵桓君臣利用郭京迷惑军民,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城外的金军却已在准备发起总攻。

    闰十一月二十日,完颜宗翰看出守城宋军已经动摇后,下令全军必须在五日之内破城,对东京汴梁城昼夜力攻,不得歇息!

    接到完颜宗翰限期下城的军令后,南城外的金军通宵达旦地加紧作业。

    二十一日,金军的叠桥搭好,有三名“黑旗子”金军率先带人过桥来到城墙下。

    都统王夑、姚友仲指挥数十敢死队下城血战,杀死了数名金兵。

    其余金兵从叠桥退回,遁入牛皮防护的洞子之中。

    此时,宰相何正好来到南城巡城。

    金军又从洞子中冲出,汹涌登岸,扑向南城的城墙。

    城上宋军发出的弓弩矢石繁密如雨,金军将士却视死如归,狂笑着疯狂前进。

    城脚西面有六七百名披城下寨的宋兵,看见金军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吓得不敢交战,回头就走。

    看着宋军狼奔豚突,争相逃命,金军也不追赶,只是发出轻蔑的哄笑。

    城上众人见状,一齐厉声大叫:“后面无贼!”

    但宋军兵众溃散,已势不可回。

    隔岸金军又向着这些逃跑的宋军射箭,顿时矢石如雨。

    宋军中箭伤亡者达数百人,慌乱之际摔入自己人挖下的陷马坑者也有一百多人。

    金人见了,鼓噪大笑。

    尽管如此,二十二、二十三日,为了抵御金军的进攻,阻挡金军爬城,各个城门的宋军将士都有披城下战,与金军血战者。

    姚友仲所率的敢死军近千余人,多备有湿麻刀、旧毡衲袄,专防金军的火箭、火炮,血战于城下,斩获最多,又用纯斧队斫坏金军洞子七所,士气甚锐,迫逐金人几欲弃寨而北。

    二十三日,范琼发兵千人自宣化门出与金人交战。

    见宋军士气甚锐,金军就暂时从宣化门下退走。

    范琼军的士卒贪功,踩着护城河的冰面渡河追击金军。

    意外的是,几天前金人还在上面如履平地的护城河冰面突然崩塌,数十名宋军溺水身亡。

    金军趁机掉头对渡过护城河的宋军予以痛击,数百宋军都被逼入护城河中,溺水身亡。

    范琼军的这场惨败,让宋军士气大受挫折。

    二十四日,天刚蒙蒙亮,金军就发起了猛攻。

    金军通过叠桥冲到城下,推来四乘大梯猛攻宣化门敌楼。

    激战中,有三乘大梯被宋军的撞竿撞坏,剩下一乘大梯的金军接近了宣化门城楼,对敌楼浇上油,放火焚烧。

    冬天风大,风助火势,火焰吞吐间有半天高。很快,火势蔓延,一连烧着了三个城楼。

    城上的大火逼退了守军,无人可以靠近。

    金军趁机蜂拥登城,占据了一段城墙。

    岂料,敌楼的火焰虽然逼退了守城的宋兵,登城的金兵也没法逾越,无法向两边的城墙突破,借以扩大战果。

    一时间,攻守两军都在城墙上看火,等待着大火熄灭后厮杀。

    殿帅王宗濋见金军蜂拥登城,攻城甚急,再不反击就有破城的危险,需要城内策应的义军都出战,堵上缺口漏洞。

    于是,为了让这些后备的军队能够上城墙与金军拼命,王宗濋以利诱之,对众人说如敢用长枪杀贼者,例推承节郎,赏金碗五只,有官身之人转三官。

    面对升官发财的机会,城内的后备军鼓起勇气,冲上城墙与金军血战。

    姚友仲见宣化门危急,仗剑指挥皇帝的宿卫亲军、守御官军等登城救火,同时透过火焰大发矢箭,又隔空用烧红的铁汁泼敌。

    宋军的这一招对于身穿重甲,不避箭矢的金军伤害很大,金军惨叫连天,纷纷堕城。

    经过一番血战,城墙上人数占优的宋军终于将金军逼退,守住了宣化门。

    然而,宣化门上的三座城楼已经化为灰烬了。

    夜里,姚友仲组织宋军进行抢修,勉强重建了这三座城楼,却又被金军用石炮打碎。

    这一夜,天降大雪,地面积雪深二尺余,寒风呼啸,许多宋军士兵被冻死在城上。

    城墙上的守城官兵已经精疲力竭,没有多少战斗力了。

    此时,需要投入城内的策应后备军队上城,补充城上守军的消耗。可是,这些新招募的军队都拒绝登城防守。

    二十四日在升官发财的激励下,策应后备军队的士卒效命争先,血战一日后杀退了金军。

    然而,这些军队战罢下城休息,向朝廷讨要封赏时,却被告知所许告身、金碗都无法兑现。

    宋军是募兵制,士卒当兵可不是因为忠君爱国,而是为了挣钱。如今朝廷不给封赏,还有哪个士卒愿意卖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