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她哭着控诉他
作者:月小西   假婚真爱,傅少的心尖宠儿!最新章节     
    第805章她哭着控诉他

    在龙潭水库和天山森林玩了一整天。

    夜幕降临时,林薄深和盛怀南一行人在天山森林里找了个景致不错又适合安营扎寨的地方野营。

    几个男孩子开始搭帐篷。

    晚餐需要自己生火煮东西。

    傅默橙看着不远处的林薄深和曾黎,撇了撇小嘴。

    叶唯跑过来,搭着她的肩膀说“我给你的惊喜还不错吧”

    傅默橙白了她一眼,“这算什么惊喜,惊吓好吗”

    “我这是煞费苦心的在给你制造机会啊”

    傅默橙丢开叶唯的手臂,说“我帮你们去找柴火”

    简檬跑过来,“橙橙,我跟你一起,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过去也不安全。”

    那边几个男生在扎帐篷,也没注意这边两个女孩子跑去森林深处找柴火去了。

    半个小时后,林薄深目光扫了一圈,没看见傅默橙的人。

    走过来问盛怀南“傅默橙人呢”

    盛怀南也没注意,起身看了一圈“我也不知道啊,刚刚还在这儿呢。”

    叶唯说“橙橙和简檬去捡柴火了,好奇怪,到现在还没回来。”

    林薄深大步走过来,眼神又凶又冷的瞪了一眼叶唯,声音亦是冷漠如冰“大晚上你让她们两个女孩子跑去森林深处捡柴”

    叶唯“你凶什么,又不是我让橙橙和简檬去的,再说当时我们手头都有事情,我也没想那么多啊。”

    盛怀南见他们起了争执,跑过来搂住叶唯的肩膀,对林薄深说“好了,薄深,你凶唯唯做什么。”

    叶唯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在这儿凶我,早干吗去了,要不是你,橙橙也不至于不高兴。”

    林薄深心口隐隐有股怒意,升腾,但很快被他强制性压下去,转身大步朝森林里走去。

    曾黎叫住林薄深“薄深,你干吗去”

    “找人”

    “万一橙橙她们待会儿回来呢,树林里信号不好,打不通你电话的话,你岂不是跑趟空”

    林薄深不搭理身后曾黎所说的话。

    高瀚也担心也起来,说“我跟林学长一起去找她们。”

    盛怀南嘱咐道“你们小心点,要是真的找不到,回来告诉我们,我们一起去找。”

    “好。”

    树林里,傅默橙跟简檬早就走丢了。

    这昏天黑地的树林里,她手里抱着柴,脚下一个不小心,就摔到了山坑里。

    脚踝扭了,爬不上去,周围阴风阵阵的,吓得她想哭。

    掏出手机打电话,可怎么打,也打不出去。

    破信号。

    “救命啊”

    傅默橙无望的叫着,打开手机的电灯照亮,他们看见光的话,应该就能找到她了。

    可是,会有人来找她吗

    林薄深跟曾黎玩的那么开心,哪还顾得上她。

    心里,越发的堵,酸的不行。

    “救命啊有没有人”

    这边,林薄深与高瀚兵分两路去找人。

    林薄深打着手电筒,找了一路,一向冷静从容的他,心里也不免焦急起来。

    要是那小东西在树林里迷路,又或是遇到野兽林薄深不敢再往下想。

    这个树林,很大,再加上是晚上,视线受到障碍,就连一向方向感极好的林薄深,也不见得能完全记住原来回去的路。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啊”

    林薄深隐隐约约听见有一道年轻的女声呼喊着救命。

    再抬头朝远处一看,有一抹微弱的白色光芒在晃动。

    林薄深大步跑过去,“默默”

    傅默橙听见一道焦急清冷的男声,抬头一看,是林薄深

    “林薄深”

    林薄深伏在地上,将手伸下去,“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傅默橙举高手,林薄深紧紧握住她细嫩的手和手腕,将她从山坑里一把拉了上来。

    傅默橙扑进了他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了林薄深的脖子,那扑进他怀里的冲力有些大,大到林薄深没有防备,身子往后微微仰去,好在接住了她。

    他双手僵在那儿好几秒,最终伸手回抱住了怀里柔软的小女孩,慌乱紧张的心跳,终于平复下去。

    她安全,就好。

    怀里的女孩,瓮声瓮气的呢喃“我还以为你不来救我了”

    隐隐带着哭腔。

    林薄深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没事了,别怕,我在。”

    “你才不在”傅默橙推开他,红着双眼如愤怒受伤的小兽一般瞪着他。

    气呼呼鼓起腮帮子的样子,白嫩小脸上还沾着灰土,看起来又滑稽又可爱。

    林薄深抬手,擦了擦她脸上的脏,眉眼里,终于染上一丝温和的浅笑,“我怎么不在”

    女孩控诉“你跟曾黎在一起玩的不知道有多开心根本看不见我的存在”

    林薄深眸色深沉的看着她,“你跟那个高同学,不也玩的挺开心”

    “你胡说我跟高瀚今天讲话都没超过五句”

    傅默橙伸出一个巴掌,乌黑的水眸瞪的圆圆的,大眼里,全是委屈和气恼。

    林薄深啼笑皆非,一时间竟然有些无奈,“今天我跟曾黎的交流,也没几句。”

    “你跟曾黎说了六句话,六句话一句也没跟我说”

    甚至,理都没理她,不曾看过她一眼,仿佛她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越说,越是觉得委屈,眼里,渐渐有了雾气。

    林薄深黑眸沉沉的锁着她的小脸,“那你告诉我,你跟高瀚,什么时候成男女朋友了”

    “就在你跟曾黎成男女朋友的时候”

    她这一顶帽子,就这么牢牢扣在他头上,林薄深本该生气,可此刻看着她可怜兮兮的小脸,却怎么也发不出火来了。

    “我跟曾黎,什么时候成男女朋友了”

    “明明就有,你们就是成男女朋友了,你们不仅成男女朋友,还要一起去美国深造林薄深,如果你真的打算跟曾黎去美国,就不要再招惹我了好吗”

    傅默橙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忘了自己脚踝受伤的事情,起身就要走。

    可扭伤的脚踝一痛,身子一崴,被林薄深眼明手快的扶住。

    傅默橙甩开他的手,“不用你扶”

    他都成了别人的男朋友了还跟她拉扯不清算什么

    林薄深拉住她的手腕子,将她一把拖进怀里,黑眸居高临下的定定看着她,“我跟曾黎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从没打算过要跟曾黎一起去美国深造,傅默橙,你给我扣这么多锅,还让我不要招惹你。一直在招惹、挑拨的人,从来不是我,是你。”

    他的声音里,满是清寒和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