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惊弓之鸟
作者:古月羽姜   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冷王最新章节     
    黄校尉呆滞地转头看向上首,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身子狠狠打了个寒颤,哆嗦着嘴,对夏骆冰解释道:“将将军,对不起,末末将身子有些不适,这才还请将军见谅!”

    “身子不适?”夏骆冰狐疑地打量了黄校尉一番,问道:“可还能继续参加考试?要是身子实在不适,本将允许你退出此次考试!”

    黄校尉一个激灵,连声应道:“能能能!末将能坚持,能坚持!”

    “嗯,能坚持最好!”夏骆冰脸色缓和了些,点点头道:“身为军人就应该有这种不放弃坚持到底的精神,你坐下吧,继续考试!”

    “诺!”

    黄校尉应声坐下,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重新拿起笔开始查看考卷上的题目。

    这时,此处考场的驻场政委,也开始拿着考卷慢慢读起来,并一字一句地为不识字的考生们解释题目和答案的意思,考生只需要在自己认为对的答案前画一个勾就行。

    这也是楚云夕当初考虑到大楚目前的识字率,特意借鉴后世选择题的模式出的题目,如果是那种需要长篇大论书写的试题,就算派驻再多的文人也不够人手写,还容易出现抄袭的情况。

    现在只需要一个政委解读题目,下面的考生画勾勾就行,简单明了,不识字照样可以自己写答案。

    一个时辰的考试很快结束。

    考生们将回答完毕的试卷上交到监考将军处,然后三三两两离开了考场,一边走,还一边和相熟的人讨论试题的答案。

    黄校尉神情恍惚地走出考场,以前围绕在他身边的小伙伴们早就做鸟兽散。

    看着空无一人的练兵场,黄校尉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甚至连自己刚才在考卷上选了些什么都不记得了,整个人好像丢弃了所有的精气神。

    考卷换了,那是不是说明自家偷盗考卷的事东窗事发了?

    自古科场舞弊案都是君王们万分忌讳和严厉打击的,一经发现,都是抄家杀头的下场。

    黄校尉怕了!

    前一日他对自家能够从庆国公府盗出考卷有多自豪和得意,现在就有多恐惧和后悔!

    他不应该为了炫耀就将自己家送来考题的事告诉给自己的狗腿子们知道。

    现在,黄校尉只希望那些人为了不被牵连,能够守口如瓶,千万不要去将军那里揭发他!否则,他就死定了。

    一阵温热的晚风吹来,黄校尉的身子狠狠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的衣衫早已汗湿,尤其是后背,都已经粘贴在了一块。

    抬眸看了看京都方向,黄校尉心存侥幸地告诉自己,兴许事情并没有自己猜想的那样糟糕!

    京都南城区一家偏僻小巷的客栈大堂一角,刘老三一边悠然抿着小酒,一边隐晦地朝大门处张望。

    他在等,等军事学院招生初试放榜!

    只要兵部将榜单放出,他早已安排好的人就会拿着证据去敲登闻鼓,状告庆国公以权谋私,私下贩卖考题,而他自己,就是那个最有说服力的证人!

    同时,也会有人在民间散布谣言,告诉那些满怀希望的百姓,这次的考核不过是朝廷为了收买人心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其实军事学院入选的名单早就已经确定,几乎都是武将世家,名门勋贵家的子弟。

    而百姓和士兵们不过就是陪考的炮灰罢了!

    毕竟,有他提供的考卷,这些底子本就比下层百姓高出许多的公子们,中榜是板上钉钉的事,只要榜单上这些人的名字一出现,百姓和士兵不信也得信。

    到时候,军队大乱,民怨沸腾,朝廷为了平息内乱,也就再也顾不上去追杀大小姐的儿子和孙儿,就能为她留下一条血脉。

    一想到自己深藏在心底,爱慕了几十年的人已经命丧黄泉,刘老三浑浊的眼眶里,又一次盈满泪水。

    抬手用衣袖将滑落的泪水擦掉,刘老三端起酒杯,一仰头,将里面的酒水尽数灌进了嘴里。

    突然,客栈外面响起一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刘老三抬头一看,整个人立刻如筛糠般抖动起来。

    “国国公爷?”

    庆国公皇甫霸天负手冷漠地站在客栈大堂门口,静静看了刘老三半晌,嘴唇嗫嗫原本还想问点什么,后来又想到楚云夕给他传的消息,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

    “带走!”

    冰冷地吐出两个字,皇甫霸天再没看刘老三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客栈,连大堂都未踏入。

    两个冷肃的卫士快步走进大堂,在掌柜等人的惊骇目光中,将刘老三如鸡仔般拎起拖了出去。

    与此同时,安南侯府被禁卫军围了,正在兵部当值的黄煜也被抓了。

    收到风声的武官勋贵们用脚指头也能猜到肯定是考卷泄露的事被皇上知道了,一个个立马从蹦跳得欢的蚂蚱变身为受惊的鹌鹑,如同惊弓之鸟般家家紧闭大门,开始变得异常低调。

    昏暗的牢房里,刘老三呆滞地坐在稻草上,满脸绝望。

    自从庆国公亲自现身将他抓获,他就知道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落了空。

    他不怕死,但是没能亲手替赵氏报仇,没能搞乱大楚的天下,刘老三觉得深深地挫败。

    “大小姐,老奴已经尽力了,但是对不起,老奴没能替你报仇,也没能搅乱大楚,希望公子和小少爷能够吉人天相逃出生天,老奴自知命不久矣,这就下来陪你。”

    抬头看了眼气窗外清冷的月光,刘老三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仿佛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往事,接着,刘老三起身用力将脑袋撞向牢房坚硬的石壁,顿时血流如注、脑浆迸裂,很快就没了生息。

    刘老三的死就如同一个小石子丢进湖里,连个涟漪都未泛起。

    狱卒们发现他自尽身亡后,也只是匆匆找了张草席,将他冷硬的尸身一裹,运到城外乱葬岗草草埋葬了事。

    毕竟,考卷泄露一事,楚云夕手中已经握有天机阁提供的完整证据,刘老三死不死对大局并没有任何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