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借刀杀人
作者:江水碧   自带锦鲤穿六零最新章节     
    青阳县城有些远,大致四十余里。

    早上五更的时候,二伯就开始套车,车是提前借来的,租一天五十个大子,比人都贵。

    现如今牛马属于高价值牲畜,一头牛的价格在八贯左右,一匹马则是十五贯。

    母亲一年的存款也才八贯有余,放在后世也就意味着一名高薪白领,一年的存款才能买一头牛。

    套好车后,家中的小伙伴们一窝蜂的往车里挤,对于这时候的孩童来说,县城是一个类似于天堂的地方。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更重要的是家中的大人这个时候总是格外大方,只要哼唧几句就可以品尝到糖葫芦桂花糕等平日不得见的美食。

    除了年龄小的小六小七之外,剩下的几个半大孩子全都在场。

    三哥提着一把破刀,希望铁匠铺可以满足他兵器的幻想。

    这样的破刀早已失去熔锻的价值,二伯乐呵呵看着,却也不去提醒。

    小四扯着他的白花蛇,细心的用棉布包好,这可是一百五十个大子,可以换五十个大肉包子,又或者七十五个糖葫芦串。

    至于二哥手中,则是空空如也,他的主要责任是帮二伯搬东西,也没有购物的打算。

    王方手中是历次母亲回来打赏他的零用钱,不多,四十余文,小心的用布包好,贴身挂在脖子上,这可是他发家致富的第一笔资金,自然要好好珍惜。

    五更天出发,走出山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车上除了何家五人外,还多了几名乘客。

    这时候的山民大多非常淳朴,上车的时候自觉掏出一个大子,口中吆喝着给牲口加把料钱。

    假如遇到某些往县城贩卖山货的村民,对方也会额外掏出一个大子,二伯来者不拒,一连拉了五六个人,小小的牛车被挤得满当当的,乡亲们互相之间,开始闲聊村中的趣事。

    恰逢其中一名老汉在茶馆工作,听了几十年的商旅奇闻,练了一口口才。

    一路上天南地北的乱侃,听得几名小娃娃眼睛都快直了。

    其中一个故事讲的是正德年间,兴建豹房的趣闻。

    据称南越交趾国的一个小部落为了讨正德帝的欢心,出动了五百余人捕捉了一头两丈长的猪婆龙,当场死了一百五十余人,其中包含着十余名的部落勇士。

    进贡给正德帝后,换回了等重的金银钱帛,整整拉了五十多车,可惜回国没多久,这个部落的五千余人就被其他部落屠了。

    一则则小故事从老者口中说出,给无聊的旅程增添了许多乐趣。

    整整行驶了两个时辰,天色已经大亮,不远处的县城遥遥在望。

    古代的民间县城并不比后世的乡镇大上多少,只是相对于村中小儿来说,已经是极繁华的所在。

    进城的位置,有官兵把守,查验过户籍后,本地人可以免税,外地人除了检查路引外,还要交纳一笔不菲的城门税。

    将牛车停在城外的茶肆旁,小二自觉地迎了上来。

    “客官可要加料加水,本店的草料都是现摘的,最适合远路的牲口贴膘。”

    干料需要加钱,青料价格便宜,何家众人身上衣物朴素,小二自然不会自讨没趣。

    将牛车拴好后,二伯犹豫了片刻,又招呼小二甩出五个大子,声称加把干料。

    临走的时候还对王方等人嘟囔道:“你二堂叔是个抠的,要是把牛累坏了,必定又是麻烦。”

    等到进城之后,小心追问了半天,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不坐车进城的原因。

    明朝的税收都是按照车马收的,牛车一个价,马车一个价,不管有没有货物,只要进城就有税收,某些水域的船只同样如此,大船一个价,小船一个价,也是后世车马税,车船税的来源。

    对于收税来说,的确简便不少,否则的话,明朝可没有那么多官吏追着商家讨钱。

    城内的集市位于东南方向,距离城门不远,作为附近几十万居民的行政中心,县衙就坐落在集市旁边,便于管理,易于收税。

    可惜王方的道路恰好将其错过,故而也没见到这时候的县衙是何等模样。

    刚刚经历过秋收,家中的稻米还有一些,面类却已消耗殆尽,家中几人直奔城东的粮店,据传王方的大伯就在粮店工作,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掌柜。

    对于这个传说中的大伯,王方素未谋面,只是听家人偶尔提起,算是一个体面人物。

    粮店里人来人往,自不能全都进入,几个小的在外面等着,二伯和三哥进去,片刻之后出来,两人的面色有些异样,黑着脸招呼几个小的,一起从粮店的粮仓方向,搬出五十斤白面,五十斤高粱面。

    粮袋子被二伯和二哥扛回城外,三哥带着两个小的负责采购油盐。

    这时候的榨油技术已经有了长足发展,民间也开始食用植物油,后世颇为高档的茶籽油在这个时候还是普通的油料,最好的则是胡麻油,芝麻油,菜籽油。

    称了五斤的茶籽油,用小罐装好竹篮提着,又买了两斤白糖,四斤粗盐。

    这时候已经有了制糖技术,更多的称之为糖霜,又或者白沙糖。

    买完这些杂货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二哥过来叫人,去附近的饭铺吃饭。

    说是饭铺,其实就是两排长长的摊位,特地摆在树荫下面,遮挡正午的阳光。

    询问了二伯的去向,说是去找屠户定猪肉,王方等人率先开动起来。

    这里的饭食专为平民提供,其中多是顶饿的米面之类。

    来的时候王方就询问好了,粮店里粗粮二十五文一斗,糙米三文钱一斤,面前的老板还算厚道,馒头一文钱两个,粗饼一文钱一个,包子两文钱一个,四哥心心念念的大肉包子自然更贵,要十文钱三个。

    要了四碗骨头汤,以及一些包子馒头之类,花了三十个大子,几个小的早已吃饱,二哥却还在瞅着蒸笼。

    “走了,去铁匠铺看看,看完了哥哥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

    三哥站起身,招呼小四小五一起走,二哥坐椅子上没动,看样子不打算离开。

    “二哥怎么办,留在这里吗?”

    “别管他,等二伯来了,他还要吃一顿,这点东西根本不够他吃的。”

    留下二哥乐呵呵的傻笑,王方等人向铁匠铺走去,对于这个憨傻的二哥,王方一向是敬而远之,据说他小时候烧坏了脑子,一身的疯病,还特能吃。

    出了饭铺,直奔铁匠铺走去,等到老铁匠告诉三哥这破刀已经完全生锈,只能当废铁买掉的时候,三哥整个人都木了。

    颓废的三哥双目无神的走出铁匠铺,直到老四追问好玩的地方的时候,才算是回过神来。

    “见过耍猴的吗,走,带你们看看去。”            lt;/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