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洛阳失守百官急
作者:客凌溯   满城相思卿何在最新章节     
    里面皇帝与大臣交谈的声音时不时地传了出来,虽然离得很近,却也听不清楚。<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孟繁森就站在这里,等待着皇帝的召唤。

    天气已经进去了秋季,可阳光却还是那么炙热,长安的空气似乎像蒸笼一样,烤的人们不禁大汗淋漓,何况还穿着这一层又一层的官服呢?

    “传孟繁森觐见!”

    “传孟繁森觐见!”

    “传孟繁森觐见!”

    突然,太极宫的宫门被打开,宦官的声音传到了外面,孟繁森面色一凝,知道到了自己出场了。

    孟繁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一步一步走向太极宫内。太极宫内也是站着一排排的大臣,和外面没什么两样,只是这气氛却是压抑多了,强过外面数倍不止。

    皇帝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之上,富丽堂皇,威风八面。龙袍与龙椅似乎交织在一起,金色也连在一起,使皇帝看起来更加魁梧。

    四周的大臣们都在垂头站立,不敢面向皇帝,而孟繁森不懂得这些皇宫里的礼仪,虽然有些紧张,却是看着皇帝一步一步走进去的。

    “狂妄!启奏皇上,臣有话说!”一个老臣突然站了出来,持着让孟繁森很奇怪的一块玉板说道。

    “赵爱卿,你想说什么?”皇帝看此人突然站出来,眉头皱了皱。

    “皇上!此人狂悖!竟然不从宫中礼仪!有何资格担任武状元!”

    皇帝的脸色沉了下来,没有说话,倒是下面的又一个大臣开口了。

    “赵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此人是皇上钦定的驸马爷,又是钦点的武状元,他救驾之功你不是不知。如此挑唆,你是何意?怕不是安禄山之流吧!”

    姓赵的大臣闻听此话,气得不知所云,嘴角的胡子连连抖动。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突然发生此事,皇帝有些不悦,但今日是他册封孟繁森大典,也只好忍了下来。

    孟繁森毕竟是江湖中人,哪里懂得宫中礼仪,这刚一踏进殿内,就被人告了一个“狂悖”、“不懂礼仪”,这让他微微皱眉,紧张的情绪没有了,反而多了一丝的反感。

    “草民孟繁森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些话与叩拜都是临行前宦官教给他的,当然,他也只会这么多。虽然他不想对皇帝行叩拜之礼,可这普天之下,谁人不对皇帝三拜九叩呢?抛开利用的角度先不说,何况皇帝也是真心要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孟繁森,还钦点他为武状元。

    “平身吧。”皇帝笑着说道,“爱卿是国之栋梁,听闻早已闻名江湖,是不可多得的旷世人才。当日爱卿挺身而出,救驾有功,朕许诺封你为新科武状元!来人!”

    皇帝话音刚落,从外面又进来几个宦官,他们有的手捧着衣物,有的手捧着战甲,有的手捧着头盔,一一站在孟繁森的身后。

    “状元郎,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大唐的新科武状元了!”

    孟繁森再次叩拜谢恩之后,一一接过宦官手中的衣物,孟繁森仔细一看,这些竟然是将军的战甲!他微微皱了眉,一时间他想了很多……

    “状元郎,朕还许诺于你,要将朕的云裳公主许配于你,让你成为朕的驸马。朕已让钦天监算好了日子,拟好了章程,就定在下月的初三。孟繁森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朕的女婿,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孟繁森立马你又跪倒在地谢恩,这种金榜题名又娶公主的美事,是世间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呢?可是孟繁森却隐隐有些感觉,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恭喜皇上!恭喜驸马爷!”

    那个呵斥为难孟繁森的大臣那个人此时又站了出来,首先说出了恭喜,随后其他人才一一附和,而孟繁森对此人也多了一些的好感。

    “今日是双喜临门,丞相,具体事宜,你与礼部侍郎仔细安排,莫要出了纰漏。”

    那个被皇帝称作“丞相”的人,赫然就是替孟繁森说话的这个人。孟繁森没有想到,此人居然是当朝丞相,未免也太年轻了一些,也就是中年的样子,这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后来孟繁森从其他人口中得知,此人名叫杨国忠,是当今皇贵妃杨玉环的哥哥,他不仅是皇亲国戚,还手握重权,可见皇帝对他的信任。

    “臣领旨。”

    丞相的话音还未落,便看到一个小宦官急急忙忙地推开了太极宫的宫门,慌张地跑了进来。

    “成何体统!”

    众人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朝会之上,在皇帝面前,有人如此冒冒失失。

    小宦官没有理会各个大臣的指责,他摔倒在地,帽子飞到了孟繁森的身旁。

    那些大臣没有动,都在冷冷地看着他,同时议论纷纷。孟繁森捡起了他的帽子,刚要扶他起身时,却听到那个小宦官慌忙地说道:“陛……陛下!史思明造反了!”

    “什么?!”

    皇帝难以置信地站起身来,而太极宫内的大臣们也突然安静了下来,与刚刚嘈杂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陛下!史思明造反了!”

    这一声,听得众人清清楚楚,都在骂着“乱臣贼子”。

    皇帝与丞相不禁都皱了皱眉,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朝廷的现状,那一个从范阳起兵的安禄山已经是朝廷大患了。如今的朝廷对于安禄山忙的是焦头烂额,这也是为何皇帝迟迟没有召见孟繁森的原因之一。一个安禄山,现在又来了一个史思明,这可真叫是“雪上加霜”,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太极宫里的众位大臣纷纷扰扰,都喊着要讨伐史思明,大骂着史思明。也有许多人站出来,扬言要带兵平定史思明的叛乱。

    但,那个小宦官的话并没有说完,只见他从怀中掏出来一个被血染红了的奏折递了上去。

    “陛下,洛阳来奏!”

    另一个宦官接过这个带血的奏折,看得也是心惊肉跳。众人都知道这是出大事了,都拧着眉头。皇帝站起身一把夺过奏折,看罢,一下子瘫坐在龙椅之上,目光有些呆滞。

    众人都感觉到不妙,都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敢猜,也不敢去想。

    “洛阳,失守了!安禄山攻占了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