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欧阳总院长来访
作者:盛世天下   极品庶子最新章节     
    也就在祖杀进了天牢后,严臧也赶到了皇宫的城门口,守城的侍卫见严臧的表情太过严肃凝重又听了他说的话,知道这事耽误不得,就急急忙忙朝着楚皇所在的宫殿龙息殿赶了过去。

    此时本该睡下的楚皇,因为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并没有睡,所以守在殿外的冯公公听了侍卫的汇报顿时神色一变,连忙冲着里面请示了一声,得到楚皇的回应后,就急急进了大殿。

    “陛下,严大人深夜前来此时正在宫门外候着,说是焱王一案有变,张开府招认此案是被宁王陷害……”

    冯公公说完就感觉到了空气中铺面而来的威严压力,一种冻结了空气的冷让他也跟着心惊肉跳起来。

    楚焱烈眸光锐利带着一股子由内而外让人压抑的冷寒之气,他本来就对焱王一案有所怀疑,只是身为皇帝,对于反叛者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子孙后代。

    所在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他下令抓了楚天熠,前一刻才派了祖杀去送楚天熠一程,这时候听到这样的消息,别管这消息是如何而来,又有诸多疑点,楚天熠都还有活命的机会。

    “快去天牢!”

    一声压抑锐利的话语洪亮有充满震人的威慑。

    不需要楚焱烈明说,冯公公就能明白楚焱烈的意思,不敢多耽误的连忙朝着天牢赶去,哪怕知道或许已经……来不及了。

    此时的天牢里,楚天熠看着步伐摇曳不男不女阴柔妖气的祖杀出现在他面前时,本就憔悴的脸越发不好了。

    祖杀的出现代表着什么,楚天熠再清楚不过,尤其是看到祖杀身后跟着的太监手里抬着的托盘,上面摆放的一瓶红色玉瓶,散发着阵阵死亡的气息。

    楚天熠眼底充斥满了惊痛和不敢置信,以及一丝丝面对死亡的惶恐、不甘、还有恨。

    张了张嘴,这一刻的楚天熠似乎连发声都有些困难,那是一种濒临绝境的绝望和不甘,不待他挣扎着出声,祖杀就很是善解人意的开口说道。

    “焱王殿下不必太过害怕,这药是杂家亲自挑选的,虽然陛下已经决定赐死殿下,却也不想殿下死的太过痛苦,所以殿下大可放心,这药喝下去并不痛。”

    楚天熠听言,脸色煞白中又腾起一股怨恨的黑气,就好似一只终于挣扎脱困的困兽一般,瞬间狰狞的大吼起来。

    “不!父皇怎么能这样对我!本王没有通敌!没有叛国!为什么他不相信我~……为什么?!啊……”

    楚天熠大叫着,一声声充满了毒辣与怨恨:“到底是谁!到底是谁陷害了本王?!楚文瑾!楚文清!不管是你们中的谁,本王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论楚天熠如何狰狞如何疯狂,当他将自己的怨恨吼完之后,祖杀似乎一个纵容小孩最后一个愿望的长辈,听着他一声声控诉完后,才不急不缓开了口。

    “焱王殿下,事已至此,你该上路了。”

    那尖细的声音明明温和却又让人毛骨悚然,带着一股子阴凉的死亡之气。

    “喵~”

    尤其这个时候响起的突兀猫叫,更给这处空间增添了一股寒凉的可怕。

    肆意狂妄了一生的楚天熠,在这个时候,面对死亡的时刻,他并没有撒泼耍王爷脾气,竟然异常的清醒。

    清醒的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看着面前笑意盈盈让人极度恶心的妖人,他知道,他没有反抗的可能。

    看着递到面前的玉瓶,楚天熠眼底是彻骨的恨与决绝,那是一种冲天的怨气,一种灵魂在狰狞的戾气。

    一把抓过托盘上的玉瓶,拔了塞子仰头一倒,一滴不剩的入了口,瓶子落地的声音伴随的是他阴森怨气的诅咒。

    “楚文瑾!楚文清!本王在地狱里等着你们,就算死,本王的魂也会看着你们如何一步一步比本王惨,最后死的尸骨无存!父皇,最是无情帝王家,本王不是你最宠爱的小皇子,不过是你江山霸业,皇图王座的一粒垫脚石而已,碍了……就踢开,如此……利落……”

    说着说着,滴滴殷红的血液字楚天熠的嘴角溢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犹如一汪小小的溪流,让他本就狰狞的脸越发透出一股窒息的扭曲与涨红,就连最后的话语也断断续续,生命力渐渐消散。

    “绝……情……”

    最后两个字落下,楚天熠瞪着一双狰狞怨恨的眼睛,砰然倒地,死不瞑目。

    “碰……”

    这一声震响也代表着焱王一派的彻底倒塌瓦解,支离破碎。

    冯公公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忘了,不是晚了那么一瞬,而是晚了很多。pbtxt

    看着一摇一摆从天牢走出来的暗红身影,冯公公心底咯噔一声,眼睛下意识落在了祖杀的身后。

    那被几个人抬出来的身影,彻底让冯公公站立的身躯颤了颤,差点没站稳,额头上因为赶路而溢出的汗珠,几乎被冻结在了惨白的脸上。

    完了……

    祖杀看到突然出现的冯公公,抹了脂粉的细长眼眸顿时一凝,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怎么会这里?”

    尖细又阴凉的声音终于让冯公公找回了偏离的神丝,连忙说道。

    “回祖公公的话,严大人连夜进宫说罪人张开府再次招供说焱王冤枉,一切乃是宁王所为,所以陛下让老奴来……”

    后面的话冯公公已经说不下去了,祖杀也不需要他再多说,花白的眉毛微凝带着一抹阴寒,阴柔细长的眼沉了沉,一句话也没多说的就离开了天牢朝着皇宫而去。

    此时的龙息殿,听了严臧讲述了所有的事情经过后,楚皇什么话也没说,甚至眼睛一闭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可周身不断下降的气息几乎冻结了周围的空气,也让严臧感觉到了一股上位者发怒的压迫感。

    此时的楚皇就像一只伺机而动的老虎,只要时机到了,就能瞬间将猎物尽数撕裂。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直至祖杀的身影出现在大殿,尖细的声音响起,才打破了这片压抑摄人的空气。

    “陛下,焱王已死。”

    没有过多的言辞,祖杀平静的将结果告诉了楚皇,因为他知道,楚皇只需要结果。

    静坐闭目的楚焱烈突然睁开了眼睛,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剑,锐利的凭一抹光芒就能将人刺痛,眉宇间的威严多了一抹沉重,却仍旧锋芒犀利。

    哪怕此时楚焱烈整个人的气息都低到了极点,他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意外,似乎这一切早已在预料之中。

    毕竟他听到消息派人去阻止的时候,已经离祖杀离开有一段时间了,除非祖杀违抗他的命令,或者有人劫囚,否则熠儿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会让人去阻止,也不过是想看看会不会出现奇迹,熠儿这孩子的运气会不会好一些。

    只可惜……

    终究是一场无法挽回的悲剧。

    有了结果,一直未出声发表定论的楚焱烈终于在这个时候开口了,那沉冷的声音犹如一座大山,沉沉的朝着大殿中在场的人压去。

    “通知御林军即刻带兵包围宁王府,从现在开始,宁王府上下不许进人亦不可出人,无论是谁,若有违抗可当场斩杀!都察院、刑部和大理寺明日一早重审焱王一案,务必要给朕一个真相,若是再出问题,你们都可以告老回家给朕种田去!”

    随着炸响在大殿中的威严沉冷之音,彻底的在这楚国的皇城掀开了一场真正腥风血雨的序幕。

    这个时候的沥阳百姓各楚国大臣还不知道,不过一个晚上,他们以为的结束,不过是刚刚开始。

    但当天深夜兵马奔跑在街道上的沉重肃杀感,还是让不少人在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为这场不明的躁动。

    夜深人静的宁王府,此时灯火通明人声犬吠,大批御林军将宁王府团团包围,让宁王府里所有人全都陷入了一阵惊惶之中。

    楚文清听着管家汇报着府外的动静,脸色微微变了变之后就恢复了一片平静,快速穿了衣服就出了府。

    在府门口见到御林军统领南痕深的时候,也没有端着王爷的架子,面带微笑很是友好的走上前去。

    “不知南统领深夜如此,所为何事?”

    一声银灰色铠甲的南痕深,或许是夜深露重的原因,带着满身清冷的寒气,那张冷漠严肃的脸在对上楚文清的笑脸时并没有因此有所松动,仍旧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不过却从马背上翻身而下,朝着楚文清拱手施礼后,才沉冷的说道。

    “奉皇上之命前来看守宁王府,即刻起,宁王府一干人等不可出,也不可进,违令者,就地格杀。”

    一句就地格杀,让楚文清心口一沉,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下去,不过面上的神色还算冷静,只除了那带着淡淡书香气的眼眸隐隐闪烁着冷厉的锋芒。

    “敢问南统领是否知道是什么原因?”

    南痕深看了楚文清一眼,这个时候他还能保持冷静,就凭这一点看着也比焱王强了太多,难怪几方争斗,最先死的一方会是焱王。

    “明日会有人带王爷去大理寺审问,到时候王爷便能知晓。”

    楚文清细细的打量了南痕深一瞬,知道他应该也不太清楚情况,就没再继续询问,是含笑的客气道。

    “既然如此,今晚就辛苦众位了。”

    转身回到王府的楚文清,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透着一层阴冷。

    前一刻他才收到消息张开府于刑部被人劫走,现在皇上就派了人包围了他的王府,若是他猜不出原因,也就白有今日的地位了。

    只是他没想到楚文瑾胆子竟然如此之大,这焱王还没落气,竟然就将脏水泼到了他的身上。

    就算楚文瑾做的再滴水不漏又如何,他是无法掌握楚文瑾陷害楚文清的绝对证据,可是一些模糊的线索也足以让楚文瑾一同跌落这浑水之中!

    “王爷,现在怎么办?王府的人出不去,若是明天……”

    楚文清身后的管家担忧的开口问了一句。

    楚文清脸色虽然阴沉,不过却没有丝毫慌乱,显然早有防备,只抬手阻了管家的话,冷冷道。

    “本王早就猜到楚文瑾这小人不会安分,所以一早就有所堤防,他既然敢将这脏水泼到本王的身上,本王自然也该将他一同拉下水!”

    早在楚文清对付焱王的时候,他不仅忙着搜集证据寻找蛛丝马迹,还对楚文瑾存了戒心,因为他既然有要揭露楚文瑾谋害一事的心思,楚文瑾定然也会想办法除了他这个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人,以绝后患,所以怎么可能不防备。

    关于这夜发生的一切,楚云月也接到了手下人的汇报,对此毫无疑问的保持了沉默。

    第二天一早,宁王被带往大理寺,整个沥阳则因为昨夜的消息炸开了锅,更因为皇家公布的一个消息,嘘嘘不已。

    那就是焱王竟然病逝了。

    而躲在暗处的齐香湄得到这个消息后,一双眼睛充满了扭曲的痛苦和恨意,最后全都被慢慢杀气所取代。

    就在宁王以嫌疑犯的身份被审问调查时,刑部也搜集到了不少关于宁王陷害焱王的线索,可就在众人随着这些线索展开调查的时候,发现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如此简单。

    因为查着查着,他们发现隐隐有些线索竟然指向了瑾世子……

    一时间,这场关于焱王通敌叛国的案子越发复杂起来,牵扯的人也越来越多,本以为的结束居然不过刚刚开始,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一个个看着每天搜集到的线索一个头两个大。

    就在这样的热闹中再次度过了*天的时间,眼看二十天已经过去,还不见秦澜雪有丝毫消息的苏木君,在院子里练武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异样波动。

    心中竟然有了一丝别样的跳动,那双幽妄邪冷的猫眼却荡漾起幽幽波光。

    五指成爪,似有无形的吸力骤然爆发,将远处石桌上摆放的茶盅瞬间控制而起,朝着身后一处飞射而去。

    出现在院落的身影看着划破空气的茶盅,不躲不避,一双极为澄澈的丹凤眼静默的看着飞来的茶盅,那极快的速度在旁人眼里或许不过一闪而逝的流光,可在他眼里,自然能将其走向看个清楚。

    为什么静默的看着,就是因为此时的来人心中正在交织着诡异的两道想法。

    躲?还是不躲?

    这是阿君射来的,虽然不足以要了他的命,可是这力道显然没有留情,若是砸在他身上,估计也得躺上两天,他已经离开阿君二十四天了……

    于是,某人在被飞来的茶盅即将砸中的时候,伸出一只细长白皙的手稳稳的接住了茶盅。

    “你似乎没有一点身为下属的自觉?”

    邪冷的声音飘入秦澜雪的耳朵里,让他澄澈的眼眸深处一点幽蓝轻轻荡漾了一下。

    苏木君停下动作,转过身来看向了秦澜雪,虽然已经从气息中感觉到了来人是谁,可是这一眼,还是让苏木君眸光微微一顿。

    因为不远处站着的人,一身暗紫长袍身材高挑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纤细,却没因此降低了那身尊贵优雅又清绝的气质,只是……

    那张清秀又带着点点诡异麻木的脸,却不是让她都为之牵动的绝色姿容。

    “阿君……”

    绝滟犹如山间迷雾般缭绕的清音蔓延开来,足以让所有误闯入山间迷雾中的生物醉倒在山间。

    苏木君眸光闪烁了一下,若说之前的阿雪,声音还带着点点性感的沙哑,那么现在的阿雪那抹声音,足以让人迷醉沉沦。

    那是一种迷离诱人的毒,不浓郁,淡淡的犹如山间清铃,却带着蛊惑人心让人沉醉的诱惑,一种危险的诱惑,一种干净不妖媚的诱惑。

    从这道声音中,苏木君便可以确定阿雪的声音完全恢复了正常,这才是属于他的真正音色,就如同他的人一般,非比常人的绝滟动人。

    看着秦澜雪的脸,苏木君也没了计较的心情,她现在对这张脸更感兴趣。

    “脸怎么回事?”

    秦澜雪似乎不喜欢现在这样的远距离,看到苏木君没有发火的迹象,唇角勾起一抹清绝的笑意,哪怕此时的这张脸只能算的上清秀,可在这抹绝滟的笑意熏染下,竟然也带出了丝丝别样的美丽。

    走到苏木君身前落定后,才道:“我学了公子玄的医术,做了几张面皮。”

    苏木君闻言,看着近在迟迟高她半个头的少年,眉头微挑,幽妄的眸光中似乎已经看到了公子玄凄惨的模样。

    她可不认为公子玄那个冷寂漠然的男人会好心的教导旁人医术,阿雪脸色没有丝毫瑕疵和痕迹的人皮面具,足以看出是学到了精髓所在。

    阿雪可不是一个会讨好的人,这公子玄想来吃了不少苦头。

    “这你些天都跟公子玄待在一起?”

    “嗯。”秦澜雪轻轻应了一声,脸上的笑容依旧璀璨清绝,澄澈美丽的丹凤眸却荡漾出点点涟漪。

    苏木君看着眼前笑容美好的清秀少年,哪怕换了一张普通的面皮,仍旧遮掩不了他那双极为美丽的眼眸,以及笑起来时带给人的震撼涟漪。

    原来他突然离开去拦截了公子玄,是为了学习医术……

    苏木君的眸似有一瞬的恍惚,医术两个字在她脑海里回荡,一股清明直袭心头,让她瞬间就看明白了秦澜雪的用意。

    可尽管已经猜到,苏木君还是神色冷邪又淡漠的问道:“为什么?”

    她看得出来阿雪对她有一种扭曲的执着,那种执着就犹如一个病态心中坚持的执念。

    可这不是爱,因为秦澜雪的眸光中,有亲昵,有独占的危险,有向往,亦有一种病态的依恋,却独独没有爱。

    当然,她知道,一个三观不正心理病态的人,他的爱已经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理解,正如那些发起疯来极其可怕的变态,将所爱之人一点一点蚕食到肚子里的‘深爱’。

    她其实丝毫不怀疑阿雪有这样的危险,只是因为还在她可以掌控的范围内,所以她才选择了沉默。

    得到一个变态的爱固然幸运,却也是极其不幸的一件事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态的爱会让你付出不只是生命的代价。

    秦澜雪看着苏木君那双邪冷又深幽难测的眼眸,敏感的察觉到了她身上气息的变化,虽然秦澜雪说不清楚是什么变化,却能感觉到这样的变化让他不安又兴奋……

    “阿君……”秦澜雪澄澈的眼眸闪闪发光,那种艳丽迷人的光泽放到普通人眼里虽然迷人,同时却极为令人毛骨悚然。

    苏木君却不为所动,好似根本不怕秦澜雪突然发病把她如何一般,平静的看着秦澜雪,等着他接下来的话语。

    秦澜雪抬起手,似乎因为激动所以冲动的想要触碰苏木君,却在伸出手的下一刻,就默默的缩了回去,好似眼前的人,连触碰一下都应该尸骨无存,就是他自己,也舍不得轻易的去触碰。

    苏木君将秦澜雪的举动看在眼里,并没有多说什么,随即便听到秦澜雪的声音缓缓流出。

    “阿君会的,阿雪也会。”

    这句话带着一种病态的满足感,那澄澈美丽的眼眸越发亮了些许。

    在秦澜雪的思维里,阿君永远是最强大的,这样强大的她,身边也只能站强大的人,而那个人,只能是他。

    只有他有资格靠近,其余人若是妄图站在高高在上的阿君身边,那是一种亵渎,应该尸骨无存。

    尽管知道变态危险,尽管知道眼前这双散发着美丽光泽的眼睛代表的是死亡,苏木君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感受到了心口的跳动。

    那种感觉,比之前感觉到的还要强烈了些许,让苏木君的眸光越发幽深的犹如宇宙黑洞,危险莫测。

    可是下一秒,苏木君却勾起了唇角,一抹邪肆张狂的笑意涟漪而出,让她整个人透出一股子天地都难以拘束她的乖张狂妄,肆意兴味的轻笑自她的嘴里溢出。

    “呵~你是变态,那么喜欢上变态的我,应该是什么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