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大结局
作者:言少深情太徒劳   顾暖言墨最新章节     
    顾琛离开之后,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顾暖每天去公司帮言墨管理公司,从单纯白目变得雷厉风行;言墨每天在家看孩子哄孩子逗孩子,整个一家庭妇男,就那他还挺知足。

    顾暖收到了顾琛的电子邮件。他告诉她,他刚在F国安顿下来,接过来一段时间可能会很忙。

    顾暖回复了邮件给他。她告诉他她会照顾好父母,让他在外面安心忙事业,不用惦记。

    于是两人的邮件就这样一来一往,虽不频繁,但联系也没有中断。

    这期间,达观国际发生了一件不算大事的大事。准确说,应该是奇事才对——程邵彬和苏昀庭这俩货,出柜了。

    没错,出柜了,宣布恋爱关系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相亲相爱一家人了!

    除了景恬偷偷哭过一次,其他人都对这两位表达了恭贺:“恭喜两位!什么结婚啊?什么时候生小孩啊?”

    每当听到这些人欠扁的问题,两个男人的嘴角总是一阵抽搐。但谁也没后悔做这个决定,没办法,真爱啊!

    言墨听说了这个消息后甚是稀奇,连声啧道:“我以前只听说苏昀庭的性取向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怎么程邵彬也是?”

    末了,他又庆幸的补了一句:“还好我不是。”

    顾暖偷偷淬了他一口,心说,那是你太迟钝了呗!这两个男人都曾经深深的爱过你啊,你更不知道了吧?

    顾琛离开一个月之后,言墨接到了楚文杰的电话:“F国那边传来消息,顾琛的情况很不好,可能也就是这一两天他会回国,你做好准备。”

    言墨握着手机的手指猝然一紧,心口的疼蔓延开,淡淡“嗯”了一声。

    顾暖听说有志愿者为言墨捐献了眼角膜,心情很激动,逮着楚文杰问个不停,志愿者叫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亲属?她要去感谢他们。

    “志愿者要求保密,不愿意透漏姓名,”楚文杰说,“再说了,人家家里有人去世,就已经够伤心的了,你还跑去提这件事,不是给人添堵吗?”

    顾暖一想也对,这件事便就这样作罢了。

    几天之后,言墨进行了角膜移植手术。顾暖一直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的等待着。

    手术结束之后,手术室的门从里面打开,首先被推出来的是捐献者的尸体,整个人被白布罩着,只能看到一个大致轮廓,让顾暖判断出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当医生助手推着移床经过顾暖身边时,顾暖只觉心口猝然一疼,那种心慌意乱来的莫名其妙。

    她朝着移床走了过去,突然很想伸出手,揭开那个男人身上的白布,看看那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

    随后走过来的楚文杰叫住了她:“言少手术结束了吗?”

    顾暖回过身,朝着楚文杰点了点头:“嗯。”

    在她身后,医生助手已经推着移床离开。顾暖远远望了那个方向一眼,便安静的等在手术室门边,等着人把言墨推出来。

    言墨的眼睛恢复的很成功,几个月之后,他的视力已经与正常人无异,而言爵和言葵已经九个多月了。

    这天晚上,顾暖接了个电话,回到床上就跟言墨嘟囔:“是我妈打来的电话,顾琛已经好几个月没跟家里联系了,我爸妈都很担心他,你说他是怎么了啊?”

    因为都是她通过电子邮件跟顾琛联系,再把顾琛的情况告诉家里,如今没了顾琛的消息,她妈就把电话打到了她这里。

    “兴许是忙,再等等吧。”言墨安慰她。

    顾暖点了点头,窝在言墨怀里,没多久就睡着了。

    言墨见顾暖已经熟睡,便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起身下了床,出了卧室往书房走去。

    第二天,顾暖就收到了顾琛回复的邮件。

    “你大舅哥说了,恭喜你眼睛复明。”顾暖对言墨如此说。

    她之前的邮件里,告诉了顾琛言墨已经做了移植手术的事,没想到现在才等到他的回复。顾琛在邮件里说,他最近为了考察市场,在边陲小镇待了几个月,那边经济太落后,连上网都成了问题,因此只能现在才回复邮件。

    好吧,顾暖想,原谅他了。

    言爵和言葵十个月的时候,顾暖送了父母一所大房子,完全用自己挣的钱买的,要知道,她做代理总裁的那段时间,虽然工作辛苦,可是薪资待遇也是超级高的。

    而如今,言墨重回公司赚钱养家了,她也功成身退,继续在设计部做她的设计总监。

    她的成功案例越来越多,名气也越来越大。老公英俊耀眼,气质不凡,又能赚钱,关键还疼她宠她,家里儿女成群,大女儿顾念乖巧懂事,小女儿言葵古灵精怪,小儿子言爵软萌可爱。

    顾暖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像开了外挂一样,步步精彩。

    话说回来,送父母一所大房子,让他们在里面颐养天年,是顾暖很久以来的夙愿,而今终于实现,她真是太开心了。于是顾暖兴奋的给顾琛发了邮件,告诉了他这件事。

    周日的下午,阳光暖融融的透过玻璃窗照进来。顾暖在客厅陪着三个孩子玩闹,言墨坐在书房的电脑前,登陆顾琛的邮箱,给顾暖回复邮件。

    点了发送键后,他很小心的将那个邮箱退出,不留下一丝痕迹。

    回复完邮件,言墨轻叹口气,看着窗外发了会儿呆。

    顾琛已经因白血病去世三个多月了吧?而顾琛的眼角膜,也遵照顾琛的遗嘱,移植给了他。他现在,不止是一个人在生活,也是肩负了顾琛的希望在生活。

    那天,顾琛打电话告诉他:“我希望在我死后,把眼角膜移植给你,这样我就能在很近的地方,一直守护着她们母女。”

    他还说:“我不希望我的家人因为我的离去而伤心,所以,在我离开后,帮我守着这个秘密。我知道你能做到。就算不能,也帮我尽量守着,守到不能再守的那一天,谢谢!”

    言墨想,顾琛真是给他出了个天大的难题。要怎么把失去至亲的消息,告诉顾暖和她的父母呢?换来的,只怕是椎心泣血的伤心吧?

    那么,就像顾琛说的,能守一天是一天吧!

    言墨走出书房,下楼走到客厅,看到又哭又闹乱作一团的三个孩子,突然感觉头大如斗。他给顾暖使了个眼色,顾暖会意,和言墨手牵着手悄悄出了家门。

    两个人上了停在门口的车,立刻相视哈哈大笑起来,那样子,活像摆脱了什么大麻烦。

    言墨亲自开车,他先是帮副座的顾暖系上了安全带,然后又去系自己的,一边系他还一边感叹:“能有片刻的清闲还真是不容易!”

    顾暖损他:“活该你!谁当初心心念念的要孩子要孩子!现在好了,三个!自作孽不可活啊!”

    噢天!真的不敢想象,每天被一窝孩子追着在耳边吵闹是什么感觉。

    她转而又问他:“我们现在去哪儿?”

    “约会!”

    顾暖没想到言墨所谓的约会,就是带她来这里——约克小镇,他们最初同居的地方,他们最最甜蜜的开始。

    才一进门,顾暖就被言墨低头吻上,继而进展到一发不可收拾。

    从大门到卧室的床边,衣衫散落了一地,彰显着大床上一对男女的急不可耐。

    密密麻麻的吻在顾暖脖颈间蔓延开,全身仿如过电一般。情到深处,顾暖恍惚间听到言墨在她耳边说:“我爱你!”

    她搂上他的脖子,微微仰起头:“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