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0 慕容家祖辈
作者:wl甜甜圈   狂妃重生:鬼才玄灵师最新章节     
    重阳赏菊会上,梁山群雄开怀通饮,及时雨宋江词以咏志,借铁叫子乐和之口,唱出想要征讨强寇、安民安国的招安之心,却引得满堂好汉们群情愤慨。

    这时候宋江醉酒,脾气却比平常火爆十倍,怒喝道:“黑厮怎敢如此无礼?左右与我推去,斩讫报来!”

    众人连忙呼啦啦跪下来一大片求情:“铁牛酒后发狂,所言非出本心,哥哥千万宽恕。”

    宋江与李逵感情最好,怎舍得真杀他,方才不过装腔作势、维护权威,见众人求情,马上顺势下台道:“众位贤弟请起,且把铁牛监下。”

    众人欣喜。有几个小校,畏畏缩缩来请李逵下堂,那李逵怪眼一翻道:“你们以为我敢挣扎?哥哥杀我不怨,剐我也不恨,除了他,铁牛是天也不怕。”说了,便随着小校去监房里睡。

    宋江听得李逵这般说话,猛然之间,一股辛酸悲意从心头浓烈泛起,顿时就酒醒了,随后眼角无声淌下泪来。

    杨烨坐在宋江边上,看出他情况不好,当即劝说道:“兄长既设此会,众人皆欢乐饮酒,铁牛是粗卤的人,不识兄长的胸襟韬略、顾虑深远,一时醉后冲撞,何必挂怀,且放宽心,陪着众兄弟尽此一乐。”

    宋江答道:“兄弟你不知道,当日我在江州醉后,误吟了反诗,被黄文炳陷害,险些性命不保,全得铁牛冒死相救,方才脱出生天;今日我又作《满江红》词,却险些儿坏了铁牛的性命!幸亏得众兄弟及时谏救了。他与我身上情分最重,我又岂能不潜然泪下?”

    宋江转头又对武松说话:“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便冷了众人的心?”

    武松向来敬重宋江,就算心里再对招安之事不满,却也不敢直接顶撞于他,但花和尚鲁智深个性耿直,见武松不说话,他就过来解释道:

    “阿哥,如今那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似俺的直裰染做了,只靠洗地,怎能洗得干净?若真受了招安,兄弟们必受陷害,就如林冲兄弟当年遭遇一般。依俺之见,还是乘早拜辞,明日各去寻趁罢。”

    宋江道:“吾师言重,你我生死兄弟,岂能轻易散开?你也说上皇圣明,只因受到奸臣闭塞。既是暂时昏昧,就终有云开见日之时。待那时,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扰良民,赦罪招安,同心报国,青史留名,有何不美!”

    等宋江旗帜分明的表明了态度,立刻就受到了支持招安的卢俊义、关胜、呼延灼等人的响应支持。

    其实招安,在梁山好汉内部也是颇有市场的,但凡出生豪富与朝廷将领的,加入梁山,求得终极目标就是“杀人放火受招安”,获得如王焕、徐京等十节度一样的功名。

    就以玉麒麟卢俊义为例,这位号称枪棒天下无双的猛士,上了梁山后的武力表现严重辜负他的名声,其原因并不是他实力差,是浪得虚名,而是因为他的心并不是真正站在梁山立场上。

    若等到招安,再上了保家卫国的战场,这位玉麒麟一定会展现出强大的战斗力,但打内战、杀官兵,不遇到生死关头,你别指望卢员外会使出全部的本领阴阳代理人最新章节。

    眼看着梁山好汉中的招安派与反招安派意见完全对立,双方的言辞剑拔弩张,互不欢畅,酒席即将不欢而散时,杨烨挺身站出说话了。

    “众位兄弟,还请稍息争论,且听在下说两句肺腑之言。”

    杨烨上山之后屡建战功,不说淮西、河北收来的降将唯他马首是瞻,就连梁山好汉都有半数以上都受过他的大恩,已是宋江之下的梁山实权派第二人,因此他的表态至关重要。

    宋江深知杨烨的心意,自然要鼓励他放胆说话。

    众人纷纷停止辩论,就连鲁智深都把目光向他视来,杨烨大步流星走到忠义堂当中,向着大家环礼一周后,开始缓缓道来。

    “众位兄弟,咱们都是生死兄弟,明人不需要藏着说话。你们觉得,我水泊梁山的出路究竟在何方?是守在寨中继续喝酒吃肉、大秤分金?还是杀上东京、夺下鸟位?亦或是如公明哥哥说得那样,去受朝廷官家的招安?”

    鲁智深、武松等反招安派见杨烨摆明车马来询问出路,到不敢轻易回答了。他们并非李逵这等愚蠢之辈,知道形势,明白梁山、朝廷间存在着巨大的实力差距,真要彻底造反,是谈何容易。

    杨烨接着说:“山东比邻京畿,地形平坦,不利征战,绝非割据称王的福地。我等若仓促起事,四州勤王官军旦夕可到,朝廷军队就算再是孱弱,但人数众多,以众欺寡,我们终究将不是敌手。若要造反,结局只有败亡一途。”

    “立梁山寨为根基守城,可谓成也八百里水泊,败也八百里水泊,我等占据此处啸聚由可,若想进取,则难比登天。这条水泊,既是保卫梁山的屏障,同时也是困住梁山发展的枷锁。”

    “前时朝廷两番讨伐,高俅不过是跳梁小丑,不通兵事;黄文炳兵少将弱,虽有人和,但论实力远不及我山寨。可就是如此不堪的敌人,也须我寨竭尽全力,方能艰难取胜。”

    “若朝廷领队是童贯、大小种等知兵宿将,只需以重兵围困住水路,围而不攻,长期封锁,就算我等好汉有通天之能,也难逃被困死的结果。”

    “守在山中,终究只是等死;杀去东京,却又实力不足。兄弟们,你们都来说说,除了去受朝廷招安,我们还有去寻什么其他的出路?”

    “若如田虎,我们还可以躲入太行山游击,若如方腊,尚能扬帆出海、雄踞海外,但我们梁山,却能寻到什么龙兴之地来闪转腾挪,与朝廷拼出一条万全的生路来?”

    “更何况,白山黑水之间,有女真族大金国崛起,此族番奴狼子野心,觊觎我中原花花世界久矣。辽国有传闻,唤作‘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可如今的女真人又何止是千军万马,一旦他们踏平了辽邦,下一个遭殃的,必然是我大宋炎黄子民!”

    杨烨转头对武松说道:“武二哥,你是与我一道从二仙山回来的,见过女真贼的凶横。那狩猎骑兵奔腾如虎,铁浮屠炮火犀利,我梁山精锐蛮牌步兵与他们交锋,就如绵羊遇虎,就连罗真人这等天仙高人,都险些被他们围捕消灭。”

    “女真族金贼,乃是我炎黄族千百年间所遇到的最凶残敌人。就算匈奴、鲜卑、契丹,都不及此辈人暴虐。抗金之战,将是守卫我炎黄国运之战,事关天下百姓生死,绝不是赵官家他们一家一姓之事。”

    “我辈武人,舞弄兵戈,所谓何来?不过保家、卫国、护苍生异世之光脑神官最新章节!天下将乱,巨变骤临,若我辈不能摒弃私怨,尽忠报国,则百年国耻,必近在眼前!”

    说话之间,杨烨不禁想起真实历史中靖康之耻的惨状,愤慨之意洋溢于眉间,为取信于众位好汉,他取出半卷荡寇之书,爆发仙元真力,消耗精血,以罗真人传授他的特殊咒语,破坏性的使用掉了这件极其珍贵的地仙级道具。

    “你们都来看,这些就是我大宋朝将来的景象。时空穿梭、浮光掠影,照见时空,急急如律令,敕!”

    原来这本荡寇之书乃是忽来道人成道之物,并非本世界所有,因此带有造化空间的特殊法则力量,除了能蒙蔽天机之外,还能照见出未来的景象。

    当然,天机不可泄露,以此书照见未来,乃是逆天行事,必受天谴,所以一旦使用过此功能,宝物必然会被毁掉。

    但见一片水镜般的玄光蓦地生起,虚空之中,居然出现了将来女真骑兵入寇中原、洗劫东京、奸*淫掳掠;金兀术上山赶海、屠戮炎黄百姓的种种惨烈景象!

    靖康耻,臣子恨,这是中原王朝最悲凉的历史,这是每一位炎黄百姓的切齿之痛!

    梁山好汉们都是血性男儿,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大抵都有侠义心肠,看到中原百姓可能被金贼杀成这般惨状,直看得人人咬牙切齿,个个义愤填膺,怒发尽皆冲上冠冕。

    幻象演绎结束,那卷荡寇之书化作飞灰,迎风碎裂。杨烨则耗尽了内力、仙元与精血,说话声音越来越是虚弱。

    “方才幻象,都是将来之兆,若我梁山兄弟不出山抗敌,中原将再无抵挡之人;华夏锦绣河山,要受虎狼之师践踏;炎黄子民百姓,必受蛮夷凶徒屠戮。”

    “所以,招安,我梁山事在必为。要招的其实并不是‘安’,而是‘战’!我们不求功名利禄、封妻荫子;只求结束同室操戈、一致对外,去争取一个精忠报国的机会。”

    “当然,我们梁山好汉的精忠报国,却又与旁人都不同。我们不忠赵宋,不报朝廷,当忠当报,乃是整个天下,万千黎民!”

    宋江、鲁智深异口同声都道:“说得好!”两人同时目光对视,方才的隔阂误会,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杨烨最后道:“今时高俅已死,蔡京罢官,又有李师师姑娘在官家面前为我等游说,正是天赐的好时机。我知闻教授与宿元景太尉交情最好,公明哥哥昔日打华州时,也尝与宿太尉有恩。得他帮忙,招安之事必然成功。”

    宋江猛地想起当年九天玄女之言,“遇宿重重喜”,想来招安定是要应在了此人身上。

    正在这时,小校来报,说是李逵酒醒,宋江赶忙叫人唤他回来,众人统一了心意,酒席再开,直喝得满座畅怀为止。

    当晚,宋江与杨烨仔细商议细节,请闻焕章写好书信,又派出凌曌为使者,女扮男装,奔赴开封联络李师师,全面主持招安大事。

    至于杨烨则另有任务,虽然他与李师师的真实关系更加亲密,不过却有刘慧娘在身边,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招惹这热情奔放、风华绝代的尤物。

    这一番却正是:猛虎将叩丹凤阙,杀星北荡黄龙府!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