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聚阵
作者:映丽桃花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最新章节     
    紫月当空,满地尸骸,上凌城外,血流成河。

    一股股浓郁到极致的血腥味,就如烈火般灼烧着虚空,如此杀孽之下,一般修士甚至难以在这血泊之中安稳站立。

    随后上凌城外寂静的虚空之内,一道清晰的声音,不紧不慢响起

    “东南偏了三寸,得改。”

    话音落下之后,于血海之上站立的人影,一只手继续握着手中薄薄的金属片,另一只手抬起,遥指前方,轻轻一转,整个虚空之中便出现了一股浩瀚之力,将面前流淌着鲜血的河流,向侧方硬生生挪动了三寸。

    轻描淡写般的改变了血流的地势之后,人影比对了一方之后,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其继续抬脚向前迈步,如法炮制,一点点改变整个血泊的流向,逐渐形成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图案。

    而如果自天际鸟瞰整个上凌城城外,则会发现那流淌着无数生灵冤魂的血河,正在沿一个又一个符文流动,同时这些符文相互组叠之后,便是一座庞阵的一部分。

    “不愧是作为上古仙宫纵横整个时代的根基之一,这传送法阵,哪怕只有一部分,却复杂如此。”

    带着感叹的声音于黑袍之下传出,随后人影完成了手中薄片之上所有阵法的布置之后,将这空间薄片收起,抬头望天。

    随后其脸庞被月色照亮,而若是有上凌城内的守备军在此看到这张脸,定然会惊掉下巴,因为其和此时正在上凌城内和暗夜魔王夜一对轰的月空,长的一模一样。

    这个世上有两个月空,或者说,所谓的圣庭武宫第三哲月空,其实本就两个人

    “天色不早,要加快点速度,若是中央上国反应过来,怕是不好善了。”

    轻轻的言语再次于这位月空口中传出,紧接着其抬手向前一抓,再一次摸出了一张勾勒着无数符文的金属薄片,低头扫去,眉头皱起,继续开口道

    “这阵法,倒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空间脉络,反而像是召唤法阵,有意思。”

    话音落下,这位月空的眉头舒展,继续抬手向前一挥,浩浩荡荡的月芒之力,再一次汇聚而来,开始裹挟着地面之上的血流,一点点向外延伸,继续缓缓形成另外一部分阵法。

    众所周知,这传说之中的空间法阵,自从出世的消息传出之后,便引得各方发疯似的搜寻,到如今除了雪魅国那位大公主声称拥有四方之一之外,其余的并未有太多的消息。

    但是大夏的禁忌者们其实都知道,不久之前的雾山海之战中,大夏和中央上国各截胡了八分之一的传送阵法。

    而此时上凌城外的所发生的一幕,清晰的表明,圣庭手中,同样拥有传送法阵,并且还为此大费周章的开始了行动

    圣庭武宫第三哲月空,最神乎其神的便是其来去无踪的能力,因此不难猜出,其对于空间法则,有着太玄之地最顶级的理解。

    随后月空兜帽之下的眸子,盯着面前继续形成的阵法脉络,声音传出

    “若是召唤阵法的话,召唤的会是什么,才能够让如此多的人,同时达到无距之境”

    自言自语的询问声落下之后,月空将遥指前方的右手,继续直接握紧,开始控制着面前的血海,继续刻画着薄片之上的空间符文脉络。

    这位上凌城外的月空,不愧是对着空间之道有着深刻无比的理解,继刻画完第一部分法阵之后,勾勒这第二部分法则的速度,变得愈来愈快,也愈来愈精确。

    随后整座血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成型,而当这座阵法趋于完善之后,一股极为隐蔽的玄奥波动,便开始缓缓于大地之上浮现而出。

    “真是一股闻所未闻的波动,虽然只有整座大阵的四分之一,本座倒是有些明白了一点其中的奥秘。”

    语毕之后,月空开始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拳,紧接着整个虚空之上所有游荡的紫色月芒,开始向着月空的右拳之上急速汇聚。

    “嘶”

    这滚滚如潮水一般的月芒,向内汇聚时发出了一声声尤为刺耳的声响,随后月空的右拳,就好似成为了一轮光月,而这轮光月的月晕之中,除了几乎实质化的寒月法则之外,还有着浓郁到极致的空间波动。

    “手中月”

    下一息,由两种法则相互融合而成的手中月,向外大放光明,甚至将整个上凌城外的整片虚空全部照亮。

    刺目无比的月光之下,月空浑身上下滚滚气势狂暴升腾,随后将手中的月,狠狠拍向地面之上的血阵,仰天发出一声高吼

    “聚阵”

    吼声毕,这一轮蕴含着狂烈空间之力的手中月,直接被直接按入血阵之内。

    随后浩浩荡荡的白光,以月空的双手为中心,向外铺开扩散,所有阵法之内的修士鲜血,瞬间开始沸腾。

    刹那之后,上凌城外的大地之上,一座巨大阵法直接亮起,显露于天地之间,虽然其只有四分之一,但依旧令人震撼无比。

    血色,光月,四分之一的巨大传送法阵,种种画面交织于一处之后,使得上凌城外,如同成为了血光滔天的上古战场。

    同时这恐怖至极的成阵画面,也清晰的映入十里之外那道笼罩着战争迷雾的人影眼中。

    下一息,一直注视着前方的大夏夜魇司山子,自异兽之上一跃而下,立于地面之上之后,伸出右手,于虚空之中抽出一把大剑。

    山子修长的五指握住大剑的剑柄,眼睛眯起,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前方,并未有太多犹豫,抬起脚,直接向前一步踏出。

    这一步踏出,双方距离恰好到了轨迹之雾遮蔽感知的临界值,随后山子身上的迷雾开始迅速消散,而其持剑而行的身影,于月色之下显露而出。

    与此同时,在山子向前落地的那一刹那,血阵之内月空,那宛如神魔一般的身躯骤然间微微一顿,猛地转头,张嘴发出一声惊吼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