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宝弓……
作者:歹丸郎   魔法塔的星空最新章节     
    某人的动作,既合情合理,也叫人意外。

    骤然接手精灵皇之弓的怀德沃克符腾,正被这张宝弓折磨得欲仙欲死,说不出话来,但其他人可没有这项困扰。唯一让他们顾虑的是,在场大多数人和这位魔法师的关系,可称不上亲近,所以很难主动上前搭话。

    瓦德沃部落的木精灵,超兄贵等级的卡拉玛哈朗倒是某人的旧识。但也仅是认识而已,说任何话都还是需要一些技巧。就在他思考怎么开口的时候,另一位比他更亲近某人的精灵,已经贴了上去。

    来自地底的黑暗精灵部落,麦尔姌已经毫不客气地将一条腿跨上某人的腰际,一只手挑逗地在其胸膛上画着圈,柔声说道“主人,您看看我。从离开部落以来,我可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呢。那张弓蛮合适的,您认为呢”

    一把推开了某只黑暗精灵的大腿,林看向近在眼前的那张娇美脸庞,说“又是这个理由呀。之前不是同意让你使用来复枪了嘛。要那张弓有什么意思”

    “这不一样呀。只要是个精灵,谁没梦想过身穿圣袍,带着精灵皇之弓,打倒一个又一个不可能战胜的敌人。用你的说法就是,这可是精灵的浪漫呀。综观整个属于精灵的历史,能有这种机会的,无一不是昔日帝国的英雄。”

    “嗯,我没记错的话,黑暗精灵从来没有加入过精灵帝国,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吧。而且打倒不可能战胜的敌人,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你有没有考虑跟我重新学一下逻辑学,还是迷地通用语的文法”林上下看着这个跟进入发情状态差不多的黑暗精灵,如此说道。

    “诶,对黑暗精灵来说,除了法思那斯陛下之外,唯一值得崇拜的对象就只有强者。而精灵历史中,每一位值得被传颂的英雄,圣袍与宝弓可是标准配备呢。难不成您觉得您忠诚的小奴隶,不配拥有这样一身装备”

    “早就说了,我没有把你当成奴隶看待。每一回你在外头这么自称,那些斑鸠同盟的人都是红着眼,打算宰掉我这个奴隶主的模样。这都花了多少口水去解释这种东西,你不嫌麻烦呀。再说你都讲了,这是英雄的标准配备。有像你这样的英雄吗动不动就黏上来的。你不腻,我还嫌热呢。而且人家可都讲了,那张弓是他们的国宝。你知道国宝所代表的意义吗”

    麦尔姌弯着脑袋,不解某人问话的含意,只能不太确定地回答道“宝弓很强”

    “很强个毛呀。国宝的意思就是谁敢拿了,那个国家就敢陪你玩命。假如没有陪你玩命,只代表你不但够强大,还要够不要脸才行。才能振振有词地用各种看似合法、合理的理由,把东西占为己有。我就算够不要脸了,也不耐烦跟人阴的、阳的各种过招。这种麻烦的东西,我要它做什么自寻烦恼吗”

    旁边听着的胖精灵,哪怕自己苦不能言,也是拼了命地点头。生怕某个魔法师改变主意,拿自家国宝去讨他人欢心。至少自己有机会,又不用怕手尾的时候,有很大的可能性会这么做。只是,怀德沃克符腾从没想过会听到接下来的话。

    林继续说道“更何况你要一个不成熟的半成品,有什么意思”

    “不成熟的半成品什么意思难道这张宝弓的威力还不算强”麦尔姌不再用撒娇的语气,而是错愕地问道。

    “强,当然强。但是未伤人,先伤己的强大,就让人搞不明白这究竟是要杀敌,还是杀自己人了。”

    “那你怎么说它不成熟”

    听着眼前的黑暗精灵,主人不叫了,连敬语也不使用。林何尝不知道这位平常时的表现,也都是在做戏。但他也不以为意,而是解释道“刚刚怀德沃克大人有提到一点,这张弓是昔日精灵帝国第八任皇帝,封神之际所赐下的神器。这里要画记号的重点在于,封神之际,也就是说那一位刚取得神灵等级的力量。然而在我的解析中,我发现这张弓内部的魔法阵纹繁锁且复杂,用一塌糊涂四个字来形容最为恰当。”

    使用白板笔术,在半空中显现出精灵皇之弓的形体。再一挥手,就是以爆炸图的方式呈现在弓体每个角落,用至少三种方法刻画在其上的魔法阵纹。挥手之后就是合掌一拍,原本色彩单调且复杂的阵式,就像被老师批注的学生考卷一样,到处都有红色的提示标注。

    “有那种只需要一条通道就可以满足三处节点需求的,却用了六倍的份量,灌注高于需求的权能能量。还有阵纹乱刻,搞成像是死胡同,权能只会不断堆积,却无法被正常使用的。更有不知道该将权能导引到哪里去,所以随便在附近找个通道,插队插进去,造成产生效果与原始设计截然不同的变异。总之,这位精灵之神所犯的错误,我以前也都差不多犯过,所以我熟悉这样的心态。差不多就是用很昂贵的材料,东西好不容易做好了,又舍不得扔掉或拆掉,所以干脆随便找个人送了,还能让人感恩戴德的。实际上,这玩意儿就像是小孩子家家的练手作品。假如是我,那就跟黑历史没啥两样呀。”

    对于某个魔法师大言不惭的评价,所有精灵都听呆了。包括正水深火热的怀德沃克符腾,他都快要忘记自己正被折腾着。麦尔姌同样目瞪口呆,毫无形象地问“难道精灵皇宝弓的威力你也看不上眼”突然想起一物,让黑暗精灵骂了声“喔,该死,小蟋蟀”

    不过某个不是精灵的男人,当然无法体会那种三观尽毁,价值观崩解的感觉。他若无其事地说着“当然不是瞧不起精灵皇之弓呀。这张弓论威力的确不弱小,要不然我直接躲掉就好,也用不着使用魔法来回避。但这种谁拿着谁倒霉,明显没有完成的状态,很难让人真心夸奖这把武器。就算要给你使用,只要有材料,我好歹也能弄个完成品出来吧。好过用这个半成品。”

    “你能完善宝弓”麦尔姌不敢置信地问道。

    “这有什么困难的在场很多人都做得到呀。喔,祂们不是人。不过这点小事,不是什么大问题。”林指了指半空中,解析后的精灵皇之弓魔法阵式,说道“要完善一件物品,最困难的地方在于知道哪里需要修正。既然缺陷都已经被找出来了,那么要修改它,不过就是计算与思考的事情。像是这个有冗余通道的部分,当然是大胆地减少几条次要的魔纹”

    某人像是当老师当上瘾了,也或许是这些日子里,跟世界树们的研讨进行得太多,习惯性地去解释自己的思路,来交换众人的意见。他一边解说,一边修改以爆炸图呈现的精灵皇之弓,也当然是调动着世界树们的算力来进行。

    而在场的世界树们也没闲着,莫名地就和某人讨论了起来。一如近半年来,多次合作修正世界树本身核心魔纹那般,甚至数回纠正某人所提出的错误修改方式。

    这最主要是肇因于林对于树脂这项材料的不熟悉,才会有一些谬误产生。这些从世界树身上取下来的材料,又有谁会比祂们自身更加了解。所以祂们不但指正、修改某人所提出的错误,甚至还了一些非常新奇,不是祂们本身就想不到的办法,来解决林所提出的一些问题。

    尤甚者,还有世界树直接修改了攻击属性。原始的精灵皇之弓,就是放火用的。而且那特殊的火焰一旦沾染了,就很难摆脱,甚至说不可能摆脱。但是被找到攻击属性阵式核心的魔纹,有闲暇树就变换了这个部分的属性,什么地水风、冰雷爆,各种稀奇古怪的攻击方式全部用上了。

    这当然不是一把弓上,附加多种攻击属性。而是将这些核心魔纹作成模块化的设计,无缝连接其他阵式。在制作的过程中,想让这张弓运用什么攻击方式,套上某一个模块就好。

    没一会儿的功夫,整张精灵皇之弓的内嵌魔法阵纹,已经被一个魔法师加二十一棵世界树给修改得面目全非。像是讲到口干舌燥了,所以暂告一段落的某人,一边搓着下巴的胡渣,一边审视着刚修改好的东西。老半晌,才说道

    “姑且修改到这种程度就好。最困扰人的部分,就是那个一般人握不住的缺陷,经过这样的修改,应该是不会再有了。理论上的威力,是原本的三点六七倍,而消耗的权能也增加为原本的两倍。利用效率是有提升,但是弓体本身所能储存的权能,是一个大问题。根据计算,原本的满值状态,最大出力状态可以射击十五箭。但修改之后,就只能射击六箭。耗空了之后,要等待权能自然恢复,少说得花三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头,就只能当成普通的弓来射击一般箭矢或魔法箭矢了。不过以这个经过魔法效果强化过的弓身,就算射击一般的箭矢,也能有数倍的威力与射击距离吧。”

    某人自顾自的说着,全然不察或者说发觉了,但不在意旁边精灵们的想法。末了,又补了一句“假如给祢们一些时间,祢们可以做出多少张弓来”

    这话,问得当然是一众世界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