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雷之权杖
作者:有木   绝世神君最新章节     
    宋王府再强,强的过端木皇朝天都城八大世家吗

    江枫连端木皇朝天都城八大世家都不怕,又岂会惧怕宋王府

    宋剑听闻江枫这话,心中怒意彻底爆发出来,“小子,宋王府不是你能够得罪的起的。方才,活路我已给你,你既不选,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言毕,其手中之剑再度提起,可怕剑道奥义降临,所向披靡的一剑毫不犹豫的朝着江枫斩杀过来,“去死”

    “就你,也配”

    眼看着宋剑出剑,江枫轻蔑一笑。

    宋剑的剑很强,但这也只是对于寻常之人而言。

    对于江枫这般天骄来说,宋剑的剑,根本不值一提。

    对方在他面前出剑,无异于班门弄斧。

    众人只见江枫面对宋剑这凌厉无比的一剑,只是微微抬手,指尖绽放出一道血色光华。

    继而,这道血色光华穿梭朝前,于电光火石间便穿透了宋剑的身躯。

    宋剑提起的剑,最终还是没有落下,其身躯却随着自己胸膛被贯穿,垂直坠落而下,砰的一声砸到了地面之上。

    一指灭杀皇武境大圆满武者。

    一时间,震雷酒庄的众人全部惊住了。

    但这对于江枫而言,却根本没有什么。

    别看他只是随意点出一指,可实际上,在刚刚他所施展的可是帝阶高等武技,血影指

    昔日,江枫于端木皇朝得到众多帝阶高等武技,最终他选择了其中两百招修习。

    这两百招武技,皆为对之有用的武技,每一招皆强大无比。

    现在的他,在半帝境强者面前都拥有着自保之力,更何况是对付已普通皇武境大圆满武者

    “你究竟是什么人”

    短暂错愕过后,老者回过神来,丝毫没有因为江枫出手相救而有任何感激,反而更为警惕的对之喝问了一声。

    江枫如此年轻,却拥有轻易诛杀皇武境大圆满武者的能力,这等人物绝对属于天才。

    如此天才的人物,又岂会如此突兀的出现在震雷酒庄之内

    若在往常,老者或许并不会觉得什么,可这个节骨眼上,他却不得不多想。

    “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命,你现在用这口气跟我说话,似乎有些不太妥当吧”江枫闻声,饶有意味的目光朝那老者看了过去,紧跟着嘴角浮出一抹浅笑。

    “救我那又如何谁知你是否别有目的,救我又是不是故意上演的戏码,妄图博取我震雷酒庄的信任”老者神色凝重道。

    老者的话,忍不住让江枫发笑。

    看来,对方想的也真是够多的。

    对此,江枫也无意继续卖关子,无奈摊了摊手坦白一言,“好吧,我承认,我别有目的。”

    “果然露出真面露了”

    老者面色一怔,继而其身上气势绽放而出,双眸间涌现出浓浓敌意。

    这阵仗,丝毫不必刚才面对宋剑时差多少。

    不过江枫并没有理会老者的举动,只是手掌轻轻一翻,一柄金色长剑悄然浮现于其手中。

    继而他执剑朝前一指,目光扫向周围之人,含笑一问,“可有人识得此剑”

    “天之剑,你是”

    老者目光死死盯着江枫手中之剑,整个人再度愕然。

    江枫手中之剑,正是伪圣器天之剑。

    天之剑乃江族嫡系八脉中,乾之一脉传承之物,象征着乾之一脉的权威。

    震家,同为江族嫡系八脉之一。

    在震家当中亦有传承之物,即雷之权杖。

    眼前老者名为震琮,他虽姓震,却并非震家嫡系之人,而是震雷酒庄老庄主旧仆。

    震家家道中落,族中子弟越来越少,因而像震琮这般忠心之人亦被震家当做是震家嫡系之人对待,从而得知了一些关于江族嫡脉八系的事情。

    当震琮见到天之剑的刹那,瞬间明白了江枫此番来意。

    “现在,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了吗”

    江枫见震琮道出天之剑之名,亦是笑了起来。

    刚才他还在担心,震琮会不会不识此剑。

    若震琮不识此剑,震羽墨亦不识此剑,那他取剑便没有任何意义。

    然而,震琮此刻依旧是眉头紧锁,诧异的盯着江枫,疑惑一言,“你刚才说,你叫陈锋,为何天之剑会在你的手里”

    “陈锋呵呵”

    对于震琮此问,江枫淡淡一笑,并没有给予回答。

    “这不是你本名”震琮明白过来。

    在神武大陆上,一些强者外出游历行走,为隐瞒身份,多半会采取化名手段。

    故而,震琮已推断出,陈锋只是江枫化名,并非其本名。

    他认为,江枫很可能是乾之一脉的天骄人物,也唯有如此,才有可能手执天之剑至此。

    但实际上,他想错了。

    江枫的天之剑是从乾皇那里所得,他并非是乾之一脉的人。

    在刚刚,他取出天之剑,而非取出江族祖令,无非是觉得震琮等人更有可能认识天之剑。

    “震雷酒庄现在谁说了算,我要见他”江枫神色平静,无意再言语其他,面朝震琮一问。

    他看的出,震琮虽在震雷酒庄管事,但应该不是震家嫡系之人。

    至于震羽墨,只是震家小姐,并非震雷酒庄掌事人。

    震雷酒庄也不可能将大权交给二十出头,少经人事的震羽墨。

    “阁下稍等。”

    这一刻,震琮对江枫已无先前那般敌意,在对江枫言语一句后,其目光转而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震羽墨道,“小姐,劳烦您帮我招待好此人。”

    “琮伯,你这是要去找爷爷”

    看震琮的样子,震羽墨心中当即有了猜想。

    她之前同样要求见她的爷爷,可是震琮不让。

    现如今,因为江枫取出天之剑,震琮不仅态度改变,且还有要引荐江枫见她爷爷的意思。

    这又如何能让她不好奇

    她虽是震家嫡系之人,但因为年龄尚幼,实力低微,对于震家辛秘之事知晓的不多。

    “嗯。”

    震琮应了一声,不再言语更多,当即驱身朝酒庄某处而去。

    在震琮离开后,震羽墨方才上前,对江枫客气道,“公子,请随我来。”

    江枫此前一指诛杀宋剑,震羽墨看在眼里。

    她知道江枫的厉害,因而有点崇拜江枫,这一刻更不敢对江枫不敬。

    江枫含笑朝着震羽墨微微颔首,继而拉起身侧忆瑶的手跟着震羽墨一同进入震雷酒庄之内。

    震雷酒庄的建筑虽恢弘无比,可诺大一个酒庄,因为许久无人打理的缘故,却显得有些脏乱。

    没多久后,震羽墨领着江枫两人来到了酒庄内的一处大厅外,在推开门进入大厅后,震羽墨这才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对江枫招呼道,“这里很久没人住了,所以看起来有点乱。”

    “无妨”

    江枫淡笑一言,拉着忆瑶随意找了一处座位坐下。

    在他刚坐下没多久,便有酒庄仆人进门,将一枚纳戒交到了震羽墨的手里。

    震羽墨接过这枚纳戒,笑着走向江枫,“公子,这枚纳戒当中,有不少震雷酒,是我震雷酒庄的一点心意,也算感谢你方才出手相救。”

    “多谢小姐了。”

    美酒相赠,江枫自不会拒绝,在接过这枚纳戒后,江枫随即笑着对震羽墨一言。

    “不客气。”

    震羽墨亦浅笑回应着。

    江枫之后自顾自的从纳戒当中取出一壶酒来,一人独饮,两口美酒下肚,其目光再度看向震羽墨,冲着对方微微一笑,“刚才,我问小姐的问题,小姐似乎还没有回答。”

    “你问我的问题”震羽墨闻声一楞。

    她很纳闷,自她领着江枫来到这里后,江枫似乎并没有提出过什么问题。

    如此,又何来他没有回答一说

    对此,江枫一笑,“震雷酒庄,是如何得罪的宋王府”

    江枫所言震羽墨尚未回答的问题,并非是进入酒庄后所问问题,而是刚刚在酒庄头顶这一片虚空,他当着震琮的面,问话震羽墨之言。

    “这个”

    震羽墨明白过来,刚准备回答江枫,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此事说来话长”

    “闲来无事,你可以慢慢说。”江枫微笑言语着,一副丝毫不急的样子。

    震琮前往通传老庄主,想必没有这么快回来。

    虽说他不确定震羽墨对于震家过往知道多少,但能趁此机会,了解一点便是一点。

    剩下的,他还可以当面再去询问这位老庄主。

    震羽墨对于震家辛秘了解不多,可对于震雷山庄与宋王府的恩怨却是一清二楚。

    她本不想向其他人透露此事,但见震琮之前对江枫态度突变,即便她不知江族嫡脉一事,却也已判断出江枫身份非凡,来此是友非敌。

    故而,在犹豫一番后,震羽墨依旧是开口解释道,“简而言之,是因为雷之权杖。”

    “雷之权杖”江枫神色一凝。

    雷之权杖乃江族嫡系震之一脉传承之物。

    莫非,宋王府是想要夺震家的雷之权杖

    “接着说”

    江枫话音一冷,心中泛起一股寒意。

    宋王府,竟敢夺震家雷之权杖,如此便是在损江族嫡脉利益。

    江枫手执江族祖令,为江族嫡脉领袖,自然不能对此事置之不理。

    “雷之权杖本是我们震家镇族之宝,我听族中长辈说起过,但万年之前,我震家曾遭遇一场浩劫,在那场浩劫当中,镇族之宝丢失,从此便再无音讯。”震羽墨愁眉苦脸,言语间处处透着无奈。

    然而她的话,却是令江枫猛然一惊。

    雷之权杖丢失于万年之前

    万年来毫无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