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养老
作者:墨青空   大唐第一少最新章节     
    玄世璟闻言,点了点头,刘仁愿说的也有道理,若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也就只能如此了,现在季节正合适,耽搁不得,毕竟等到到了琉球岛上,指不定还要在岛上耽搁多少时间嗯。

    “如此的话,就照刘大人说的这样做吧,这边事情一了,水师便立即杨帆出海。”玄世璟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刘仁愿说道。

    玄世璟看向刘仁愿,示意他说出来。

    “关于陈政的事儿,还有现在的泉州水师。”刘仁愿说道:“总不能就这么就向朝廷交代吧?”

    “陈政.......”玄世璟沉吟一声:“如今我也没辙了,估计奏折到了朝廷之后,调令也就下来了,陈政不可能在泉州待下去了,泉州水师出了这么大的岔子,无论是不是海寇和泉州官府官员之间暗通,陈政都逃脱不了责任,水师变成这样,也是主将不作为、无能!话虽然说的直白了一些,但是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当然,这些话当着陈政的面我也不会说,毕竟是两朝老臣,当年也是跟着高祖皇帝打天下的功臣,只是英雄总有迟暮,陈政真的已经老了。”

    刘仁愿闻言,叹息一声:“说的也是,这件案子如今破了,现在看看,其实也不算难破,陈政在泉州一年半的事前,却是丝毫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这件事儿,生生拖了一年半,也的确是该回河北养老了。”

    “这样退下来也不是件坏事。”玄世璟:“陛下念在他往年的功劳上,也不会罚的太狠,估计如你所说,剩下的,也就只能回河北颐养天年了,虽然一时之间有些难受,但是也是善始善终了,沙场宿将能有这么个归宿,也算不错了。”

    约莫半个月过去,泉州这边的官员终于有着落了,长安那边派遣了官员之后,匆匆赶来泉州,李二陛下也知道玄世璟如今在泉州坐镇,但是玄世璟肩膀上还有更重要的担子,不能这么在泉州耽搁下去了,所以新上任的官员也是勤快,圣旨下来当天,就收拾好了家当直接乘船出发,一路舟车并进,进了泉州城。

    官员到了泉州城之后,玄世璟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将泉州城府衙县衙的事情都交接明白,之后就和刘仁愿一同回了水师营地。

    回到泉州水师营地,陈政没有出来迎接,整个营地之中依旧是死气沉沉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像是军队的营地。

    “这营地里头的气氛有点儿诡异啊。”玄世璟看向身边儿的刘仁愿:“你发现了吗?”

    “泉州的官员都来上任了,怕是朝廷的圣旨已经送到陈政手里了吧。”刘仁愿说道。

    “走,去陈将军营帐里看看。”玄世璟说罢,便朝着陈政的营帐走去,刘仁愿紧随其后。

    陈政的营帐前也有兵士在守卫,通禀之后,玄世璟和刘仁愿走进了陈政的营帐。

    果不其然,陈政正在营帐之中收拾东西,见到玄世璟和刘仁愿进来之后,冲着两人笑了笑,说道:“在收拾东西,营帐里有些乱,两位先随便找地方坐。”

    说完之后,便继续收拾东西,一些大件的东西,兵士都已经帮他收拾起来了,剩下的大多都是私人的物件,陈政喜欢自己收拾。

    “朝廷的旨意已经下来了?”玄世璟开口问道。

    听到玄世璟的问题,陈政收拾东西的动作一停顿,嘴角微微一扬起,却是带着几分苦涩。

    “是啊,这不正收拾东西,要离开泉州嘛。”陈政长长的舒出一口气说道:“我也一把年纪了,折腾不动了,挺好的,现在啊,都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陛下将陈将军调到了何处?”刘仁愿问道。

    “老家河北,挂个闲职,算是养老吧。”陈政说道:“老夫当年纵横沙场,何等威风,却是没想到啊,在这泉州,栽在了一个冯智均的手上,说起来,不甘心才是真的,也怪老夫啊,执掌水师,只知道带兵,若是有玄公半分机敏,能够将这案子给破了,泉州的百姓也不至于在冯智均的淫威暴政下挣扎这么长时间。”

    玄世璟与刘仁愿的猜测全对了,泉州出了这么多事儿,陈政难辞其咎,朝廷这算是强行让陈政回老家养老了,至于处罚,玄世璟和刘仁愿就不方便问了,反正就是形式上走一走罢了,李二陛下不会让陈政这样的老臣太过寒心。

    “对了,泉州这边的事情了结之后,两位大人要何去何从啊?”陈政问道。

    玄世璟与刘仁愿来到泉州这么长时间,从来未曾向外人透漏过他们的目的,扬州水师的人虽然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琉球,但是他们不住在营地之中,与泉州水师的人也没什么交集,各过各的,因此,即便到了现在,陈政都要离开泉州了,仍旧不知道他们二人兴师动众的带着扬州的水师到泉州来的目的是什么?

    肯定不是专门过来打海寇的吧。

    “与陈将军说说也无妨,我和刘大人是奉了陛下的旨意,要前往琉球的,只是,泉州作为我们前往琉球的大后方,作为一个补给地,泉州不安宁,我们就算是去琉球,也不安心,欲要攘外,必先安内。”玄世璟说道。

    “去琉球?玄公和刘将军大老远的从长安过来,就是为了去琉球,这琉球岛上也没什么好东西啊,何苦如此兴师动众?”陈政问道。

    “有没有好东西,得亲眼见了才是,陈将军在泉州也有一年半了,不知陈将军是否注意到自福州泉州再往南地区的气候,十分适合农物种植生长?”玄世璟笑问道。

    陈政摇了摇头:“这老夫就没有去关注了,这一年半的功夫,老夫的心思是一心一意的都扑在海面上了。”

    玄世璟笑了笑,不可置否,陈政是骨子里的军人,适合带兵,但是也仅仅是只适合带兵而已,只是个将才罢了,论起其它,远远还不够。...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