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湖边小屋
作者:未见寸芒   深渊归途最新章节     
    没有惨叫,没有噩梦,也没有什么一早起来凝重的气氛。陆凝一大清早离开房车走进旅馆的时候,见到的情景和第一天没什么区别。

    卡尔切着一块烤肉,罗伯特则正在将一些食物打包。此外许多早起的人也都下楼来,准备着今天要前往湖边小屋携带的东西。虽然大家样子都像是要去郊游,不过该有的谨慎并不缺少,食物、水和工具之类的全部都要自己携带。

    “说起来……要住一整晚的话,照明怎么办?”衫山璃绪提出了一个众人没太想过的问题。

    这个时间电力已经出现,但还不是特别普及,以白湖镇来说,旅馆和一些新盖的房子都是牵了电线的,可大部分房屋并没有通电。

    “我还真没注意那里的电力状况,可能没有电吧?”莎莉挠了挠头。

    “我问过老板了,没有。”正好这时候伊洛走了进来,“当地人也不清楚那个别墅的拥有者究竟是谁,但是有几家女性接到了按时去打扫和补充物资的工作,因此没有荒废。那里没电,如果要去的话最好去杂货商店准备蜡烛或者手电之类的物品。另外,老板并不清楚湖边小屋和魔女有什么关系。”

    “那里的门锁着吗?”卡尔问。

    “没有门锁。”伊洛抱着胳膊,略微有点不安地说,“这确实非常可疑。”

    “那可以去查查工资的发放途径。”陆凝很快就给自己装好了一盘早餐,“今天上午我就动身去问。”

    “不去小屋吗?”

    “四公里开车很快就到了,我有车。”

    陆凝说完这句话,立刻收到了几个羡慕的眼神。

    “另外我有些事情在镇上要办,下午才会过去,不会等到天黑的,放心。”

    “需不需要留个人陪你?”卡尔问道,“一个人行动很危险。”

    “稍微借用侦探小姐的话……我也有自保的手段,不用担心我的安危。”

    她向卡尔点点头,手在腰间拍了拍。卡尔虽然并不是特别放心,却还是尊重了陆凝的意思。

    很快第一批决定出发的人就决定了下来,莎莉和罗楠一行人有两辆越野车打头阵,载着卡尔、罗伯特、祝幽和秋依云前往了湖边小屋。而后曲祀源兄弟四个在不久之后步行过去,顺便绘制一下路上的地形图。

    其他人还有些事情,陆凝不提,余归亭还要去镇长家一趟打听有关湖边小屋和他们家中长辈的事情。浅山清太郎则是要找护林员确认之前事情发生的经过。只有夏心河夫妻并没有人在乎他们究竟何时行动,要做什么。

    按照从旅店老板那里问到的地址,陆凝找到了镇上的一家负责小屋清洁工作的人家。

    这里的女主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平时在家处理一些农产品,所以陆凝找上来的时候正好在家。

    听了有关湖边小屋的询问后,女主人毫无防备地将经过说了出来。

    “那是……大概三年前,我们的收成不是特别好,正在发愁怎么过冬的时候,有一天早晨在门口的信箱里发现了一封信。”

    “工作吗?”

    “是,信里面提到了一份工作,我们需要每个月的一号和十五号去给湖边小屋进行一次物资补充,而打扫则是每周二下午一点到四点,这个时间是固定的,不允许有任何拖延。而我只要完成这个工作,每个月就能拿到一笔不错的收入……”女主人的声音逐渐变小,“难道我不应该接受吗?”

    “不,和这个没关系。补充物资这样的事不是你一个人在做吧?”

    “是,现在一共有七个镇上的女人一起负责,毕竟那个地方有点大,如果人手不够打扫不完的。”

    “物资从哪里取得?”

    “镇子西边有一个仓库,我们会提前一天收到一封信,用那封信可以向仓库管理员拿到当日的物资。”

    “那么工资又是怎么支付给你们的?”

    “都是发信件。”

    陆凝微微点了点头“那信件能给我看一下吗?”

    女主人犹豫了一下,陆凝马上说“你的雇主告诉你不能告知旁人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可以这么做的。”

    这话说得女主人有点晕乎,她最终还是回房间拿出了一些信件。

    陆凝仔细检查了一下,这里的信件只有两种,并不包括最早的工作邀请。用于补充物资的信件上没有任何字迹,只有一个印章和一个花到看不出是什么的签名。而工资信件里面的工资已经被取走了,只有一份记录了这里女主人工作时间和对应工资数目的单据,单据下只有印章。

    这两枚印章都是圆形,像是一个插在地上的三股叉图案,使用的印泥品质很好,陆凝稍微用力捻了捻也不见染开,而信纸上则带着一股自然草木的清香气息。

    “我想留下两份作为参考,可以吗?”陆凝问。

    “这个……不会害我丢了这个工作吧?”

    “只是两份失去时效的信件,您也可能随手扔进垃圾桶被人捡走,不是吗?”

    ================

    陆凝的脚程不慢,快到中午的时候,她就已经走访了所有七家被委托了清洁工作的人家。这些人家接到委托的时间互不相同,最早的一个从七年前就开始负责这个工作了,而从她们口中打听到的结果是,打扫房屋的人好像永远维持着这个数字,陆凝还顺手要到了那些放弃了这个工作的人家地址。

    她将收集来的信件放回房车上,正好也看到了夏心河夫妇开着一辆老爷车急匆匆地启程往白沙湖方向去了。

    “嗯……”她微微思考了一下,并没特别在意。

    中午她从面包店顺手买了一块面包,然后从旁边的杂货铺领走了利马的研究笔记。

    如果利马发现了湖边小屋的什么秘密,那他最后所说要培植魔女之心的地点大概也和那里脱不了干系。陆凝趁着时间还早找到了一家看上去比较富裕的人家,两层的小楼,明显是新建筑,甚至可以看到屋顶的天线。

    “泰勒夫人,我来这里是想问您一件事情。”陆凝见到这里的女主人之后,依然是直接切入了主体。

    泰勒夫人是一名年纪更大,五十多岁,身体略显肥胖的老妇人,她并没让陆凝进屋,而是警惕地看着她“我不认识你,小姐。”

    “是这样,我是偶然旅行经过了这里,认识了一些朋友,我们打算去湖边小屋住一晚,但并不清楚那里的主人是谁。听说您曾经在那里工作,是否知道一些相关的消息?”

    “住一晚?那里的主人?我可不知道那里的主人是谁,我五年前就不干那个活了,你去问问现在还在做那个活计的那些人不好吗?”

    “很遗憾,她们同样不知道。我觉得突然辞职的您或许知道些什么才冒昧来拜访……我直接和您说吧,我觉得那里很可疑,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证据说服那些朋友,所以才来寻找一些证据的。”

    陆凝察言观色后说出的这番话显然切中了泰勒夫人的心情,她的神色略微松缓了一点“你也觉得那里古怪?你都没去过怎么会觉得?”

    “原本只是觉得,但是越是打听越觉得有问题。那里的主人从未现身,却不断要求别墅的保养工作。寄给你们的信件上有着详细的工作报告,也就证明那里的主人在你们前去上班的时候是用某种方法盯着你们的。最后,你们只将物资运进去,那谁来消耗?为什么没有将陈旧物品运出的工作?这一切都让我觉得那个名为小屋的别墅实在不让人放心。”

    说完这些话后,陆凝的手腕立刻被泰勒夫人握住,然后迅速拉进了屋子里。

    “你看!我就觉得不会有人不在意那些问题!”泰勒夫人就像是看到知己一样,“我只是有一天因为女儿生病早退回来照顾她,下个月的工资就扣除了我那周一个小时的工资!可是当时除了我们几个人以外没有任何人在那个别墅里面或者附近!”

    “您是因为这个察觉不对劲的?”

    “更可怕的在后面,我当时只是抱怨了一番,以为那个主人是在镇上的什么地方看着我们回家才知道这件事的,可是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封解释的信!”

    泰勒夫人挥着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封信,激动地塞进陆凝手里“你看!你看看!”

    陆凝将信封展开。

    【尊敬的泰勒夫人

    您在上一个工作月的第二周提前离开工作岗位的工资按照我们的约定扣除,但您对此抱怨“只是因为特殊原因离开岗位”,我将对此予以解释。

    我对您提供的工作并不算繁重,而且内容简单。相应的我们没有病假等条款,您可以不进行工作,我也仅仅会扣除相应部分的工资,因为并没收到您的服务。

    对您女儿的病情我表示同情,但此事和我应当享有的服务内容无关,请您谅解。

    为防万一,请允许我再次提醒

    如果两个工作周内没有进行任何一项工作,我将视为您辞退此项职位,并不再继续发放工资。

    祝您生活愉快。】

    一封措辞十分公式化的信件,从文本上并没什么毛病,有问题的是信件本身。

    “那个人在监视我!在监视我的家人!没人想过他怎么知道我们家境困难需要钱吗?没人!大家都开开心心地上班去了……”

    “泰勒夫人,请冷静,至少现在您已经不再为那个人工作了不是吗?”

    “可我怎么确定自己没有被监视呢?”泰勒缩进了椅子里,双手抱着脑袋,“自从我辞职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收到信件了,可是那反而让我更加不安……我连确认都无法做到了!”

    “您的家人已经离开了。”

    “没错,我让他们离开的。”泰勒夫人用颤抖的声音说,“那个小屋,和那里的主人都有问题!我不想在这里留着了,好说歹说才让他们同意搬家……你来得还算巧,我明天也会离开这个小镇。”

    她抬起头,冲着陆凝虚弱地笑了笑。

    “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么多,姑娘,那个小屋我还是劝你不要随便去,说实话,我没受到任何威胁或者恐吓,所有人都认为我是臆想……”

    “我相信不是,人们面对危险的时候会有很强的直觉。我相信您做了一个一生都不会后悔的判断。”陆凝伸手握住泰勒夫人的双手,让她冷静下来,“很抱歉让您回忆起了这些。”

    “不……终于有个能相信我的人让我说出这些话,我也感觉好了很多。”

    “那样我也能稍微安心一些了。这封信能让我拿走吗?也好用来说服我的同伴们。”陆凝晃了晃信封。

    “当然,好心的姑娘。”泰勒夫人点了点头。

    离开这一家之后,陆凝到铁匠铺取了自己需要的匕首。铁匠的技术还是很不错的,匕首小巧锋利,陆凝拿一块铁皮废料试了试,两毫米左右的铁皮稍微用点力气就可以刺穿。

    “好东西,不是普通的矿石吧?”

    “呵呵,这可是西南边矿山那里出的石头炼的,我手里也没几块。”铁匠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精明的神色,“混合了那些金属之后,无论是硬度、韧性还是耐磨损程度都有很大的提升,只可惜那种矿石只能碰运气捡,没人敢大规模开采。”

    “为什么?如果是这么好的东西,应该有很多矿业公司愿意开采吧?”陆凝问道。

    “死人呗!前后来了三四回,回回开矿三四天就塌方爆炸,死了七八个人就只能工程紧急叫停,久而久之就没人来了,像我们也只能在外圈稍微逛逛捡捡。”

    “是个带点奇幻色彩的故事。”陆凝将大概三倍价格的钱放在铁匠的工作台上,“那这把匕首就更有价值了,也许是我旅途中最有意义的收藏品之一。”

    “哈哈哈,总之它是您的了,玩得愉快,女士。”

    而等到陆凝回到旅馆房车的时候,也是最后一批人准备出发的时间。

    余归亭三人同样有一辆房车,而且看上去比陆凝的那辆要豪华一些,浅山清太郎他们就只有一辆厢车了,比面包车大一点的那种,五个人挤在里面,加上行李还真是有点坐不下的样子。

    “陆医生,能不能帮我们一下?”浅山清太郎无奈只好向陆凝求助。

    “你们怎么多了这么多行李?”陆凝从车窗探出头,也看到了他们的窘况。

    “是在下没有及时劝阻……”

    “我们一不小心就买多了!!”衫山璃绪大叫道。

    最后协商了半天,冷着脸的藤井雪音坐在了陆凝副驾驶的位置。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