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变天
作者:文飘过峰   乾龙战天最新章节     
    令沈云吃惊的是,独臂唐爷天生一另冷面孔,竟然也是个十分健谈的,主动爆料:“半个月前,有一位赵爷,自称是您家里的管事,来武馆寻您。”

    是赵宣!沈云问道:“他人呢?”

    那时,苏老三等一行人已经先行回到了武馆。是以,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赵宣打听不到消息。

    果不其然,唐爷答道:“我将苏老三叫来,见了赵爷。山门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儿。苏老三请赵爷去了外面的茶楼里喝茶。回来时,给了我一个荷包,说里头留有赵爷暂时落脚的地方。”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半旧的红绫圆荷包,恭敬的呈上来,“您回来了,照着里面的址址,定能寻到赵爷。”

    “多谢。”沈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荷包是赵宣随身用惯的。

    唐爷略作犹豫,问道:“先生,冒味的问您一句。您这次回来,会留下来,继续学武吗?”

    “哦,今天天色不早了,我打算明天去药院办理休学事宜。”沈云如实答道。

    也就是说,不会留下了。唐爷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笑道:“巧得很,我们也打算近期离开了。”

    “你们也要走?”沈云知道苏老三等人先行返回武馆,是带着任务的。却不曾料到,他们的任务是组织贝帅的这些旧部残兵离开武馆。

    唐爷很肯定的点头:“这些年,我们在武馆各院开杂货铺子,赚了一些棺材本。如今,大帅从叛军的手里夺回了我们的家乡。落叶归根,我们离家多年,早就生了返乡的意思。如今更无心再在武馆做下去。我们的铺子都是租得武馆的屋子。恰好十天前,各铺子的租房契约也到了期,大伙儿聚在一起商量之后,决定不再续签,就此关了铺子,各自准备返乡。各铺子里没有卖完的货物,集中起来,都由苏老三领着四个弟兄,去城东的市集里摆地摊卖掉。昨天,老余领着虎子回来了,顾不得歇歇脚,掉头就去城东帮苏老三他们的忙了。那么多的货物,可能还要几天才能处理完。他们嫌跑来跑去的麻烦,又怕抢不到好的地头,晚上就宿在市集外头,没有回来。”

    沈云闻言,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唐爷说的对,落叶归根。他们决定各自返乡,他唯有祝福。

    照这情形,贝帅分明是有意拱手让出鸿云武馆。他忍不住在心里猜测:莫非贝帅的伤真如传闻所言,不容乐观?

    他到底不是贝帅的人,而且,贝帅是得道高人,修为远远高过他。贝帅都无计可施的伤,岂是他一个后辈小子能奈何得了的?至于灵泉小境与《问天》,又不是包治世间一切伤病的法宝。它们能否治得了贝帅的伤,李师叔心里肯定非常清楚。

    如此一想,沈云息了向唐爷打探贝帅的伤情的心思,颇为遗憾的说道:“赵管事找了这里来了,定是家中有事。所以,明天上午,办完休学手续,我便要离开了。”说着,报了望春县的大庄子,“唐爷你们以后若是得空,不妨去我那里坐坐。”

    “好咧。小的记下了。将来定去讨扰先生。”唐爷高兴的一口应下。

    沈云与他辞别后,直接回了药谷。余头他们的杂货铺子果然关了张。往常擦得锃亮的朱漆门板蒙了灰不说,门角还结了蛛网。看样子,是有些时日无人居住了。

    甲十号房间按例保留着。

    一走就是三年。沈云推开门,屋里蒙着厚厚的灰尘。

    如果换成三年前的他,定是要挽起袖子,奋力打扫一场。如今,他身怀筑基三层的灵力,又熟读祖师留下来的那些玉简,学会了不少法术。比如说,去尘术。

    去尘术是只要修为境界达到炼气三层的修士,便能研习的小法术。他自然是信手拈来,毫不费劲。

    当即,运转灵力,右手轻轻一挥袖。

    去尘术,走起!

    袖底泛出一圈亮白色的灵光,瞬间传至外间的每一个角落里。

    灵光所到之处,灰尘、蛛网等,立时无影无踪。

    接着,沈云到里间,也如法炮制,再一次挥挥衣袖,又使出一道去尘术。眨眼间,里间也窗明几亮,一尘不染。

    最后,他从百宝囊里取出被褥等物,铺在小木床上。

    就这样,屋子全收拾好了。

    沈云躺在舒适的床上,心里感慨不已:相比于凡人,修士确实因为能耐大,适应能力要强上许多。

    第二天上午,他去药谷的任务处办理休学手续。

    从昨天进入省城开始,他便用敛息符遮掩了修为。不过,他发现,此举纯属多余。因为不管是行走于城中的街巷之间,还是在武馆,他都没有碰到修士。

    任务处原来的那位木管事不见了,换了一位姓杨的管事。

    沈云一眼看中,这一位是体内没有凝结出真气的中级武师。

    听了他的来意后,杨管事讨要了他的身份木牌,麻利的转身,从身后的大柜子里翻出一本黑色封皮的大账册。三年里,他的药田产出,一笔一笔的,在账册里记得详详细细。

    “叭叭”的拔了一通算鼻珠子后,杨管事抬头报账:“扣出一切费用,尚有四十九两七钱的银子结余。”

    “你外出游学三年,连初级武试也没过。”跟沈云要了路引看过后,他的眼底尽是轻蔑之色,但还是按照流程,问道,“你确定要休学?”

    沈云装着没看见,很肯定的答复道:“是的。”

    杨管事再没二话,直接从手边的银匣子里拿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元宝,撂到沈云面前:“多出来的三钱银子,我做主,算是武馆赠给你的盘缠。”

    神情颇为不耐。

    沈云懒得跟他计较,好脾气的道了声谢,拿起银元宝走人。

    刚出门,便听到杨管事在背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混饭吃的废物点心!”

    声音不小,分明是骂给他听的。

    以前,武馆里,谱儿再大的管事,也不敢这般辱骂弟子。沈云不由轻轻摇头,在心中轻叹:看来,鸿云武馆真的要变天了。十之八九是仙庭方面与贝帅达成了某种协议,要全面接手鸿云武馆。

    对于这一切,他爱莫能助,只能扼腕痛惜——可惜喽,贝帅的一番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