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八章 血池
作者:文飘过峰   乾龙战天最新章节     
    叶罡进来时,看到的便是满室恶臭,一地狼藉。还有,沈云连黄胆水都吐了出来。

    这屋子……他连忙使出一记去尘术。

    顿时,屋子里清爽多了。

    沈云终于止了吐。从百宝囊里取出一个水囊,漱过口,他向叶罡道了声谢。

    “屋里有僵尸?”叶罡进来时,看到地上有残肢。还有僵尸特有的粘液。

    沈云点了点头:“是僵尸魔傀儡。”

    叶罡不由深吸一口气,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还好。那东西的品阶低……”不提还好,一提起来,胃里又是一阵翻涌。沈云皱了皱眉头,压下不适。

    见状,叶罡不好再多问,一面又从怀里取出小铜镜,一面解释道:“我担心这屋里也有魔气。先查一查。”说罢,往铜镜里注入灵力,嘴里轻声念起咒来。

    施法完毕后,用铜镜细细的照过屋子的每一处地方。

    果然,处处飘荡着细丝般的黑气。

    “是血煞魔气。”检查了一圈,他的目光最终落在屋子一角的大立柜上面,“它们都是从这里头散出来的。”

    “打开看看?”不用看法宝展示出来的结果,沈云也能清楚的感觉得到,血煞魔气的源头在大立柜里。

    到底是大立柜里装着能散发血煞魔气的魔物,还是大立柜的后面辟有暗室。血煞魔气真正是从暗室里透出来的。本来,他可以用神识探查清楚。只是,他担心大立柜也跟帷幕,还有外间的那些古玩摆件一样,看着是俗物,实则能强力吸收神识,故而不敢冒然动用神识。所以,只有打开柜子门这一个法门了。

    不知柜子里的情形,就这般打开柜子门,风险其实也不低。他用征询的眼光看向叶罡。

    叶罡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大立柜前,站定身形:“不急。待我先检查一下柜子里的情形。烦请云弟帮我护法。”

    沈云应下,左手掐成剑指,右手立掌,上前来,站在柜子一旁。

    叶罡看在眼里,心道:沈云练的是掌?

    细想起来,貌似从未见过沈云用武器。

    僵尸魔傀儡有多难对付,他深有体会。而沈云却仅凭着一双肉掌,在数招之内,生生的拆了一具僵尸魔傀儡,足以见其掌法之精深。

    照这情形,沈云的修为至少要比我高出两个小阶……他低头装做从袖袋里取出一样法宝,敛去心中的杂念。

    沈云在一旁,再一次在心底感慨叶罡的财大气粗——这是叶罡今天拿出来的第三件法宝了!师父生前常告诫他,在外行走,牢记财不露白。然而,他观叶罡完全没有刻意掩藏的意思。他不觉得叶罡是因为信得过他,而没有设防。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即,在叶罡的眼里,这几样法宝太过平常,算不得象样的宝贝。说白了,就是财大气粗。

    不过,沈云对些还称上不艳羡。祖师她老人家在玉简里特意提点过:不能过分依赖法宝。修士本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沈云觉得祖师她人老家说得很在理。

    比如说眼下,他们有两个人。一个开柜子,一个在旁负责戒备,足以应对。而且,叶罡拿出来的这样法宝叫做透视镜。不过是上品灵器而已。受品阶的限制,它无法显示柜子里有无法阵、禁制之类的存在。所以,该戒备的还得戒备,不可懈怠半分。

    如果换成洪天宝,沈云定会劝说一二。但他与叶罡谈不上什么交情,若是相劝,未免交浅言深。

    这时,叶罡已经将透视镜扣在柜门上面,施法完毕。

    巴掌大的镜面上现出漆黑的一片——他们俩都能夜视。却没法通过透视镜透视。

    叶罡并不感到意外。他又往透视镜里注入一道灵力,嘴里轻声念咒。

    镜面一闪,墨色散开,现出一道窄窄的暗门来。

    暗门紧闭,无法看到门后的情形。

    刚才的施法貌似消耗了叶罡不少灵力。他的额头上蒙上了一层细密的汗水。取下透视镜,他长吁一口气,从袖袋里取出一方月白色的锦帕,擦干额头上的汗珠子之后,这才转回身子,跟沈云说道:“里头有一道暗门。血煞魔气极有可能是从门后透过来的。”在透视镜里,没法看到血煞魔气。因为柜子里空荡荡的,看不到其他的东西,所以,他有此推测。

    “你辛苦了。这次,便由我来开门。你在一旁帮我护法,如何?”沈云提议道。

    叶罡确实是有点儿脱力,点了点头,退到一旁,右手一晃,手里多了一柄长剑。

    沈云上前,左手捏着剑指不放,改为护在胸前,偏过头去,看了叶罡一眼。

    后者意会,肯定的颌首。意思是,他准备好了。

    沈云这才又回过头去,深吸一口气,“砰”的一掌拍在柜子门上。

    这一掌,他用了十成之力。

    是以,鸡翅木的柜子门应声被拍得粉碎。

    柜子里立时亮了堂,现出了那道暗门来。

    叶罡愕然的瞪圆了双眼——他万万没有想到,沈云竟是直接一巴掌就将柜门给拍没了。

    万一柜子上有禁制,或者柜子里有机关呢?

    此举实在是太过莽撞了……没想到,紧接着,沈云又“啪”的拍开了那道暗门。

    立时,一股子黑气自那门洞里汹涌而出。

    是血煞魔气!

    因为太过浓郁,所以,不用法宝,它们也现了形。

    叶罡下意识的去拉沈云的衣袖。

    哪知,他落空了。

    沈云身形一晃,已经跃入门洞里。

    这是谁家的二愣子!叶罡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暗门后面的血煞魔气那么浓郁,鬼知道里头有些什么魔物。他这般横冲直撞,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么?

    然而,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原来,人家是有恃无恐。

    只见沈云冲上去后,黑气好比潮水一般,自动的分出一条道儿来。

    不用说,沈云的身上肯定有避魔的法宝。

    并且,这样法宝很厉害。

    叶罡挽了一个剑花,紧步跟在后头,也冲进暗门里。

    不想,门后的地砖滑溜溜的。他一时没有防备,脚下一滑,身子失控,直愣愣的往前冲。

    是沈云一把拉住了他。

    而此时,他也看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屋子里是一个大血池。他就站在血池的边缘。如果不是沈云反应快,拉住了他。那么,这会儿,他已经掉进了脚下的大血池里。

    看到池边大片大片的暗红色血沫儿,他的胃液也翻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