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八章 十个功德法修九个神棍
作者:文飘过峰   乾龙战天最新章节     
    此次去罗洲,菱洲是必经之地。而沈云离开庄子已有三年,虽然一直知晓齐伯他们的近况,但心中仍是想念得很。故而,他准备途经菱洲时,回庄子里小住一天,见一见齐伯等人。

    三千余里的距离,以他现在的灵力,御剑而行,不过是小半天的工夫。

    清晨出发,不到中午时分,沈云已然进入菱洲境内。

    经过玉溪镇上空时,看到熟悉的街道,他不禁想起了三星观。

    说起来,三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三星观里的那场变故,他也不会机缘巧合的被瞬移到了百里城外。

    他一直挂念着镇里有不少人被那尸修暗中种了尸毒。只是因为一来这些人中毒程度较轻,且种毒之尸修已死,不会再给他们继续种毒,他们所中之毒在一两年里都不会发作。再加之,那会儿他也不得空闲,所以,才没有特意赶回来给他们解毒。

    不过,在赵宣他们收了第一批北货,赶回菱洲贩卖时,他给了赵宣三瓶百花玉露丸,令他务必从庄子里带几名医者去玉溪镇,替中毒之人解毒。

    结果,第二年开春,赵宣再到凉洲时,向他汇报,半年前,三星观换了主持。新主持上任之后,走访了整个玉溪镇,施药治病。

    而赵宣他们伪装成杂耍班,在镇里摆了三天摊,引得镇上的男女老少都过来看热闹。据那几名医者观察,并没有发现有中慢性毒的病患。另外,他们暗中打探,这半年里,镇上也没有得恶疮,或者皮肤溃烂的病人。所以,他们推测,应该是三星观的新主持已经替中毒者解了毒。

    赵宣确定这一情况后,特意亲自去了一趟三星观。

    正好是年节前,三星观的香火非常旺。主持是个三十出头的道人,为人和气得很。他暗中观察了许久,观里观外的仔细察过,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来。于是,逗留了三天之后,他便领着人离开了玉溪镇。

    沈云听了之后,想到的是最后从半空里传来的那个声音,在心里猜测:莫非之前是我猜错了。后面赶来的那个高手其实是追捕尸修而来?他发现镇上不少人被暗中种了毒,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恐慌,所以,以新主持的身份留下来,替人们解毒。

    但转念又一想:如果真是这样,尸修已死,且魂飞魄散,受了应有的惩罚。而那个高手也已替人们解了毒,玉溪镇又不是什么修行的风水宝地。他为何还要留在三得观?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沈云再回想起那声象炸雷一般的“无上天尊”,仍然后背生寒,心道:罢了。反正镇子里被种毒的人们已经都被解了毒,那人看样子又没有害人之意,我管他留在三星观是做甚!

    自此,他没有再想玉溪镇与三星观之事。

    这会儿,玉溪镇就在近前,沈云好奇心大起,心念一动,寻了个偏僻无人的小山头降下飞剑。

    时隔三年,他的修为精进不少,已非当年能比的,自觉底气足了许多。

    再者,他在百里城呆的这三年,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冰雪秘境里闭关苦修。十倍的时间流,再加上风雪的磨砺,使得他比同龄人要成熟、壮实得多。不象是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年,而象是二十五六岁的成年男子。那人未必还认得出他来。

    这么想着,他很快便来到了三星观的山脚。

    他停下脚步,暗中运转灵力,抬头细看山顶。

    时值初秋,山顶仍然绿意盎然。在一片葱翠之中,现出三星观的一线屋脊。其上空带着淡淡的五色之气。那是风水里说的功德祥光。这一点足以证明,现在的三星观是真正的修真道场。观中住着有功德的得道高人。

    不是妖邪之辈。沈云更放心了,拾步上山。

    大约一刻钟后,他来到了三星观前。此时快到正午,观里没有香客,安安静静的。它还是记忆中的老样子,只是多经历了三年的风雨,看上去要旧一些。

    沈云还要细看,这时,自大殿里传来一声“无上天尊”。

    不是三年前从半空里传来的那个声音!沈云闻声望过去。

    从大殿里走出来一位身着八卦道袍的中年道人。人还未下台阶,已笑吟吟的见礼:“贫道今晨卜了一卦,说是午间有贵人自北边而来,特备下香茗一盅,扫榻恭候。贫道观阁下头角峥嵘,想来便是卦中所言之人。”

    “道长说笑了。三年前,在下曾经路过宝观。今天又重回故地,进宝观来进柱香。”沈云不觉展颜,抱拳回礼,道明来意。原来是个功德修士。中年道人没有遮掩修为。是以,他一眼就看出其修为境界是金丹一层。

    在祖师的玉简里有提到过功德修士。他们最擅长的是卜算。其修行法门离不开修功德。所以,大多喜欢在凡人界游历,或施药救人,或捉妖除魔,以积累功德。

    如此一来,这位金丹真人留在三星观里当主持,完全说得通了。

    而且,他刚才已经听出来了。这位金丹真人非当年匆匆赶来的那位高人。所以,好奇之心顿消。

    至于这位所言,卜了一卦,算得有贵人光临,特意扫榻恭候……呵呵,祖师她老人家说,十个功德法修九个神棍,还有一个是女神棍;说话行事,不是蒙来就是哄。他们的话,大多数是只能听听的,当不得真。

    他不露痕迹的扫过金丹真人的心窝。

    果不其然。耳畔响起一个这位的声音:“怪哉!怎么是个凡人?一个凡人相貌生得再好,也造化有限啊。唉,看来今天这一卦又是不准。”

    面上不显,但热忱比先前已淡去不少。他伸手请道:“施主老爷有心了。天气炎热,施主老爷不如先去偏殿喝盅香茗,去去暑气。”

    沈云没有推却,笑吟吟的抱拳道了谢。身为堂堂的金丹真人能够如此礼遇一位凡人,算得上是难得的厚道人。

    一进偏殿,他看到茶具、红泥小火炉,还有冰盆都是早就备好了的,心道:看来这位也不全是耍神棍。还真是算出我今天会来,早早的做好了待贵客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