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九章 化形大妖
作者:文飘过峰   乾龙战天最新章节     
    平安礁的大幻阵确实不简单。沈云在半空里看了许久,完全无法捕捉到其中的任何一条灵力波动。

    无法捕捉到灵力波动,就等于无处下手。这阵便没法破。

    沈云不甘心的驱动飞剑,围着平安礁转了一圈。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一个反常的现象——不管他在哪个方位,影子都是一模一样,不曾改变过。

    怎么可能呢?

    沈云下意识的抬头去看空中。

    不知不觉之中,太阳竟然已经挂在正空当中!

    就到了正午时分?

    沈云简直难以相信。分明感觉最多就是半个时辰,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了正午呢?

    当然,仅凭感觉去判断,是很不严谨的。沈云合上双眼,敛神内视丹田。

    丹田之中,通常情况下,灰色雾气团的自旋,以及冰雪秘境化成的小球围绕灰色雾气团旋转的速度是固定的。是以,每天的同一时刻,两者的相对位置几乎是固定的。

    这一点,沈云早已确定加肯定了。

    现在到底是不是正午时分,自己的感觉有无出错,他只要内视丹田,查看一下灰色雾气团与冰雪秘境的相对位置即可。

    结果是,通过灰色雾气团与冰雪秘境的相对位置来判断,现在离正午还差整整一个时辰!

    他的感觉没有错。他确实只是在平安礁的上空逗留了半个时辰。

    再抬头去看头顶的艳阳,电光石火之间,沈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无法捕捉具体的灵力波动?原来,他早已在幻阵之中。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是幻象。包括他看到的所谓灵力波动。

    既是幻象,便是虚的。就好比水里的月亮,镜子里的鲜花,叫人如何能真正触摸到?

    认清楚这一点之后,问题就会变得简单多了。

    因为他找到了破阵的切入点,即,时间。

    他可以通过真实的时间,运用掐算术去反推幻阵变幻出来的时间,以之为抓手,撕开整个幻阵,以确定阵心所在。

    原理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计算量是相当惊人的。好在沈云的掐算术已经达到最高的第十重,潜心运算的话,也不会觉得太难。

    过了半个多时辰,他终于算出了一个结果:正午时分,西偏南两指,十七步。

    沈云掏出帕子,擦去额头上的汗,心道:难怪那么多的阵法师铩羽而归。原来,阵心的位置是时刻变换的。

    他有上古掐算术在手,竟然也只能以正午推正午,算出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阵心的具体方位。

    现在离正午还差一刻多钟,沈云担心生变,故意佯装不得其法,又驱使飞剑,围着平安礁转悠起来。

    当丹田里显示,恰好是正午时分时,他立刻御剑冲进演算出来的方位。

    眼前一花,周边的场景立变。

    没有荒凉的红棕色岛礁,四周陡然现出一片茂密的松树林。

    近前的几株松树少说也有一百多年的树龄。

    这也太假了吧!海岛上,哪来这么多上百年的老松?

    沈云再纵目四下里打量。只见林间有一条开得热闹的花径弯弯绕绕,伸向绿荫深处。

    这是何意?

    心中一动,他索性降下飞剑,左手悄悄的在袖子里捏成一道剑诀,东看看,西望望,沿着花径,不紧不慢的往林子深处走去。

    转了几个弯,前面突然现出一个用竹篱笆围起来的黑瓦木屋。

    屋前是一块巴掌大的空地。左边支着一个半旧的大竹匾,里面晒的全是海中常见的小银鱼。

    沈云再要细看,只见虚掩着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道人影自门内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立下门廊下,抱拳笑道:“道友既然来了,何不进屋来喝杯粗茶?”

    这人红光满面,蓄着一把尺余长的浓密黑须,身长七尺。一身得体的紫色道袍,更是衬得他气宇轩昂。

    可是,沈云却敏锐的发现,这人的脚下没有影子。

    又是幻象!

    可以说,这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逼真的幻象。

    没有迟疑,他的左手用最快的速度弹出一道剑气。

    “铮——”

    五色的剑气破空而去,快若闪电,发出金石般的声音。

    小院,装着小银鱼的大竹匾,黑瓦的木屋,门廊上的紫袍大汉……它们应声扭曲,化成一圈又一圈的水纹,层层漾开,很快的消失于无形。

    沈云仍然是站在茂密的松树林里。

    刚才之所见,果然全是幻象。

    只是,眼前的这片松树林,是否也是幻象呢?

    他再定睛细看。

    身后突然传来沙沙的脚步声。他立刻回头去看。

    又是一道紫色的人影自一棵海碗粗的松树后现身出来,在离他十步远的地方站住身形。

    来人竟然与刚才的幻象里出现的紫袍道士一模一样。

    沈云下意识的去看他的身后。

    那里有一道长长的影子。

    这回不是幻象了。他抱拳打招呼道:“刚才在下多有冒犯,还望坊主大人海涵。”

    紫袍道士哈哈大笑,抱拳回礼:“道友厉害,只用了一个时辰,便破了大相如意幻阵。”说罢,右手往身后轻轻一挥。一圈淡绿色的光圈泛开,那一处的松树林也是扭曲开来,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被繁花围绕着的八角凉亭。亭中有一张白玉石圆桌与两张同样材质的鼓凳。

    “贫道最喜欢与有真本事的人交流破阵心得。道友如若不嫌弃,不如坐下来,喝杯我们平安坊的粗茶。”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云发现自己完全看不出紫袍道士身上的灵力波动,是以,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当即抱拳应约:“恭敬不如从命。在下谢过坊主大人之美意。”

    “好!道友够爽快。请!”紫袍道士虽是如此说,身为主人家,却站在原地没有动窝。

    沈云心中狐疑,只好硬着头皮先走进了凉亭里。

    这时,紫袍道士身形一晃,拉出一长串的残影,在他的对面立住身形。

    劲风一闪而过。沈云从中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海鲜才有的腥味儿。

    也就是他的五官非常之敏锐,这才能够闻到。

    沈云心中越发的狐疑了——这位刚才现的这一手,证明其身法也不咋的啊。我怎么可能看不出他身上的灵力波动呢?还有,他的身上怎么会有腥味儿……

    突然间,他想起了祖师她老人家在玉简里提到过的一支妖族——水族。

    水族大妖们化用人形,身上就会带着这股子海鲜一样的腥味儿。越是修为高深,这股腥味儿便越淡。但是,其味只是变淡而已,却不可完全遮掩。

    这里本来就是在大海深处。碰到一两只水族大妖,不是挺正常的吗?

    沈云面上不显,借着落座,运中道力,偷偷的看了一眼紫袍道士的耳朵后面。

    再清楚不过了,那一处绿莹莹的。

    它果然是一只水族里的化形大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