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五章 季爷,请坐
作者:文飘过峰   乾龙战天最新章节     
    第二天上午,不等赵宣去找钱柳,外面通传,说是钱柳求见。

    “只有她一个人?”赵宣伸长脖子,看了门外一眼。

    通传的弟子点头“是的。”

    赵宣挥手,亲自出门去迎接。

    钱柳站在门廊下,与数年前相比,仅仅是身量长大了,眉眼间依然是当年的那个女娃娃。

    然而,赵宣知道,这姑娘际遇不凡,现在已今非昔比,将来更是个有大造化的。

    不骄不躁,恭谦有礼,落落大方。也难怪主公会动心。他一边走,一边笑着招呼道“钱柳,我正要着人去请你呢。来,快请进。”

    “是,赵长老。”钱柳抱拳见过礼,随他一道进了屋。

    上行下效。赵宣没有单独的院落,就住在执事处的内间。外间是执事处办公之地。屋子里的摆设也相当简单。

    正对着门摆着一张长案,案后有一张高背椅。长案之下,两旁各摆着两张高背椅,以及一张海棠高几。

    赵宣将人请到右手边的第二张高背椅上坐了,自己则坐在第一张高背椅上,开门见山的说道“主公昨天跟我说过了,你和季勇等人,往后都在听风堂做事。”

    “门主大人早上跟我说过了。”钱柳说着要起身行礼。

    赵宣一把将人拦住,笑道“你从前就是听风堂的人,现在回到听风堂,无须多礼。”

    “是,堂主大人。”钱柳知道堂主大人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人,遂没有坚持。不过,正式回到了听风堂,她身为属下,这称谓自然而然的也要换回来了,不能再称“赵长老”。

    赵宣笑了笑,问道“季勇等人呢?”

    “在伞里呢。”钱柳解释道,“门主大人提醒我,在堂主大人没有宣布季勇他们的身份之前,不要让他们在人前现身。”

    这一点,赵宣也是知道的。昨天,主公也跟他提到了。而季勇等人的身份怎么编排,主公全权交给了他。他回来后,考虑了很久,才定了下来。

    “我正要派人去请你,商议此事。”他吩咐道,“先让他们出来。我与他们见个面。”

    “是。”钱柳当即召出了红罗宝伞,撑开,左手掐了一道法诀,指着伞里,朗声念道,“季勇诸人,速速现身。”

    话音刚落,一个又一个的白色小光团自里头飞了出来。

    落地后,化成一道又一道的白色轻烟。

    轻烟一摇,转眼间,又变成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原本还算空阔的屋子,顿时变得连打个转身的地方也没有了。

    赵宣从沈云那里已经知晓季勇等人的不同寻常。他以为自己早已做好了面对他们的准备。然而,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半天方缓过劲来。

    尽管主公说了,季勇等人与常人无异,但是在他的认知里,人傀哪能真的和常人一模一样。以他的目力,定能瞧出很多细节上的不同来。不然的话,这么些年的暗探头子,岂不是浪得虚名?

    然而,看到眼前的十几号大汉,赵宣的第一反应是,他托大了。

    再定睛看第二眼、第三眼……呵呵,他还是托大了。

    恕他眼拙,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季勇等人的底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还算不得活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是难以令人置信。”他吐出一口浊气,连连摇头感慨道,

    “天神祭殿之神奇,非我等能够想象也。”这,他站了起来,对季勇等人展开双臂,热忱的招呼道,“欢迎你们加入听风堂。我就是听风堂堂主赵宣。”

    来之前,季勇等人也从钱柳那里知道了他,按照《弟子手册》里的相关礼仪,齐齐抱拳见礼“弟子见过堂主大人。”

    这精气神……赵宣真是越看越喜欢,高兴的招呼道“大家进了听见堂,就都是自己人,随意些,不必拘礼。”说着看向当头的那个“少年”,笑盈盈的问道,“你就是季勇?”心里可不敢把此人真当成十四五岁的少年郎——呵呵,按主公所言,这里头的任何一位,都是几十万年之前就存在了。一个个的,都是他货真价实的老祖宗。好在主公又说了,前事成尘,令他不要在人前现出一点点来,只要心里有数就行。

    他原本以为是件麻烦事。现在看到这一张张年轻、充满活力的面孔,他深深得认识到自己是庸人自扰。呃,世间之事,无奇不用;道法更是玄之又玄。他的见识还是太少太少哇。不过,能够亲眼看到季勇等人,见识到天神祭殿的人傀术这项神通,他真的是三生有幸。

    季勇等人其实也是心里打着鼓。殿下,还有钱正君都是了不得的人,他们俩能够毫无芥蒂的接受他们,将他们与常人等同视之,眼前的这位堂主大人未必也能做到啊。

    果不其然,他们从宝伞里出来,就看到堂主大人惊讶之极,瞬间走了神。

    但是,堂主大人很快掩饰了过来,现出欢喜之色。并且从堂主大人的言语里,他们听得出来,殿下已经事先跟堂主大人说清楚了他们的来历。除了刚一照面时的失态,堂主大人待他们与寻常人没有什么两样,还亲切的唤他们为“自己人”。

    这样的感觉……简直不能再棒!

    季勇等人如沐春风,心里说不出的舒泰,先前的担心、紧张与不安,顿时消失殆尽。

    “回禀堂主大人,弟子是季勇。”被头一个点名,季勇上前一小步,大大方方的抱拳见礼,“弟子季勇见过堂主大人。”

    听他一口一个“弟子”,赵宣不由得老脸发烫,赶紧的伸手握住季勇的拳头,拦下来“不敢当,不敢当。”想起主公的话,他特意解释道,“你们的身份暂且不宜向外公开,所以,人前,我们按门派的规矩行事,私底下么,如果各位不介意,我字伯堂,唤我的字便是。”

    屋子里总共才五张高背椅,不够坐的。但青木派众人都和门主大人一个,储物袋里带着家什呢。赵宣从储物戒指里取出数条长春凳来,热忱的招呼道“地方窄了些,大家随便坐。”说着,将季勇请到最近的那条长春凳上,“季爷,请坐。”

    季勇……无奈的“看”向也从位置站起来了的钱正君。

    钱柳只能笑眯眯的去看赵宣。各司其职,是《弟子手册》里明文规定的。堂主大人面前,她可不能擅做主张。

    后者意会,大方的吩咐道“钱正君,你帮着招呼一下。”昨晚,他临时决定了。因为钱柳,他在听风堂特意设置一个职务,叫做正君,等同于副堂主,但仅限于钱柳一人。

    “是,堂主大人。”钱柳得令,这才招呼众人,“大家都先坐下来,象季爷那样,一个一个的向堂主大人介绍自己。”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飞雪暮尘音的平安符,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