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软骨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天浩从衣袋里拿出一个物件,轻轻摆在地板上“我用的是这个。”

    狩猎队长永钢距离最近,伸手拿起,凑近眼前仔细端详,经验丰富的他认出着手中物件“这是巨角鹿的附属肋骨。”

    夏天和秋天都是捕猎巨角鹿的季节,植食动物对捕猎的威胁比肉食动物小得多,尽管巨角鹿善跑,速度极快,却总有一些会落入猎人设下的陷阱。这种鹿角庞大的动物与前代祖先区别很大,生长着两层肋骨。外层是坚硬的钙质集合体,内层就较为柔软,具有很强的韧性。

    天浩从永钢手里拿过那根巨角鹿附肋。正常情况下,这种附属肋骨呈浅月牙形状,略有些弯曲。天浩扬起附肋,将削尖的两端分别转向头领孚松与老祭司巫行,让他们看得更清楚。

    “它有着极强的韧性,就算对折也不会断开。”天浩解释道“我把两头削尖,淋上水,用力按着使它弯曲,来回掰上几次,就能控制它的长度。用切碎的肉把这根巨角鹿附肋裹在里面,现在这种天气,很快就能冻起来。暴鬃熊不挑食,它们从不放过任何一种能吃的东西。冻肉丸子很硬,而且很冷,它们不会在嘴里嚼碎,就这样直接吞下去。体内热量融化了冰块,巨角鹿的附肋会重新绷紧,回到原来的状态,刺穿暴鬃熊的胃。只要耐心等上一段时间,它们总会死的。”

    在文明时代,这是因纽特人对付大型食肉动物的方法。

    (考证党就不要深究了,尤其是杀伤力和动物死亡时间。)

    狩猎队长永钢彻底呆住了。

    做了那么多年的猎人,在寨子里拥有极高的威望,却从未想过居然还有如此简单便捷的狩猎方法。

    头领孚松眼里泛起一丝苦涩,以及羞愧,他被深深的失落感笼罩着如此聪慧有见识的年轻人,为什么自己从未发现,也从未看到过天浩身上的优点?

    老祭司察觉到屋子里的沉闷气氛,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天浩,宽慰地笑道“阿浩,你先出去吧!就按照昨天的规矩,你把那两头熊分了。”

    天浩没有直接答应。他在头领孚松眼里看到了肯定的目光,狩猎队长永钢也没有反对的意思,这才站起身,对着三名寨子首领分别行礼,走了出去。

    永钢一直捏着那根巨角鹿的附属肋骨看个不停,黑色粗大手指与半透明状的软骨形成鲜明对比,口中不断发出“啧啧”的赞叹声“我以前就怎么没想到过这个?太简单了,这东西实在太简单了。”

    孚松很是感慨的发出叹息“如果早点儿让天浩跟着狩猎队出去,寨子里就不用死那么多人。但是他以前很拒绝,也从不参加寨子里的这些活动。”

    老祭司在苍老酥浮的皮肤之间显出思考神情,不太确定地说“那时候阿浩应该正做着研究,他大概还没想到该怎么利用。”

    永钢点点头,对此赞同“他昨天分肉很公平,而且他和阿狂出去猎熊的时候就说了,让我们不要卖掉寨子里的女人。”

    孚松的说话口气不是很肯定,带着明显的商量成分“旭平死了。寨子里空出来一个“十人首”的位置,让天浩补上去,你们觉得怎么样?”

    永钢回答的很快“我没有意见。”

    老祭司沉吟片刻“让我和他谈谈,我想听听阿浩的想法。”

    ……

    走进老祭司木屋的时候,堆放在屋角的几块黑色石碑引起了天浩注意。

    认识这个世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眼睛。宿主的记忆碎片对天浩来说是一笔丰厚财产,他藉此理解那些未知的,也从未接触过的部分。毕竟他对这里很陌生,在培养舱里具体沉睡了多久,连天浩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他走过去,看着刻在石碑上的那些字,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故意做出好奇的表情“这是什么?”

    老祭司并不在意天浩的失礼。没有得到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间屋子。既然来了,就意味着默许“那是上古神灵的名字。”

    这解释出乎天浩意料之外。他知道石碑上刻着人名,一个又一个,整整齐齐排成行列。区别在于,即便是这具身体的宿主此前也从未见过这些石碑,从未听过碑上任何一个名字。

    老祭司在天浩旁边缓缓坐下,浑浊的眼睛里透出精明的光“他们有姓氏,他们都是神灵。他们给我们留下了文字,留下了记载一切的方法。我们的名字都来自他们,唯独姓氏……必须通过你自己的努力才能获取,绝对不能自封。”

    这些话打开了天浩脑子里封闭已久的思维窗户。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寨子里的人名字会如此特别。其来源,应该就是这些古老的黑色石碑。

    “石头会烂掉,金属会变得腐朽,这上面的内容一代传一代,永远就这样刻下去。”老祭司微笑着,轻拍了一下天浩的手背“孚松提议你接替旭平成为寨子里新的“十人首”,我和永钢都没有意见。我很好奇,除了巨角鹿附属肋骨这种新的狩猎方法,你还会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天浩思考了几秒钟,这是表示对巫者尊重必不可少的礼仪“我会让寨子里的每一个人吃饱,平平安安渡过这个冬天。”

    ……

    死去的旭平名下有三户人家,因为人口数量不足,孚松让平俊将目前掌管的村民分出一户,补足天浩这位年轻的“十人首”。

    平俊对此很愤怒,可是面对寨子头领、狩猎队长、大祭司共同构成的最高权力三人组,饱满怒火的抗议没有任何效果。极其不情愿的他耍了个花招,将统管之下人口最少,家户实力最弱的让了出去。

    在自家的小木屋里,天浩第一次使用“十人首”的权力,召集统管之下所有青壮聚会。

    旭平的弟弟叫旭坤。也许是因为家中遭遇丧事,这个十九岁的年轻人脸上带有化不开的悲意,进来以后对着天浩行了个礼,就默默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

    长林和长峰是两兄弟,二十多岁的他们年龄差距不大,面相生得很老实,只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吃饱,显得有些疲倦,神情麻木。

    天狂被编入了天浩这个“十人组”。他对此毫无异议,眼睛里甚至隐隐透出一丝亢奋。

    阿依走进木屋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意外。

    她今年十二岁,按照文明时代的标准,只能算是小女孩。

    重生的天浩无法知道在过去这段岁月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宿主的记忆告诉他,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与过去不同。以北方蛮族女子为例,十岁即可视作成年,应该出嫁,为丈夫操持家务的同时,更重要的就是怀孕与生产。

    阿依至今也没有出嫁,她在磐石寨是一个特殊的女人,平时跟着其他成年女子外出劳作,毫无怨言。

    平俊让出来的“人户”,就是阿依一家三口。她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死于外出狩猎,四十多岁的阿娘虽说正值壮年,却在前些年在外来部族战斗中被砍瞎了一只眼睛。像她那样的残疾人在寨子里地位很低,每逢粮食不足的时候,宰杀顺位就排在老人后面。

    阿依下面还有一个七岁的弟弟。

    按照文明时代的审美标准,阿依属于综合分值在八十左右的漂亮女子。她有着代表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黑色长发用藤绳扎紧在脑后盘绕。黑色兽皮袍子对她来说过于宽大了,应该是从死去的某位家中长辈那里继承。站在天浩的位置,很容易就能透过开得过大的领口看到几乎整个胸部。她的锁骨轮廓分明,这是文明时代身材上佳的重要标志。可是按照北方蛮族现在的审美观,阿依太瘦,肉少,除了皮肤全是骨头……在这个某种程度上把女人当做“罐头”的特殊环境,喜欢阿依的男人几乎为零。

    天浩属于那种用强硬实力摆事实、讲道理的人。他冲着站在旁边的二哥天狂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转身离开,等到几分钟后回来的时候,天狂肩膀上多了大半条被冻得硬邦邦的熊腿。

    “头领和祭司已经承认我接替旭平成为新的“十人首”。在这里,你们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天浩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微笑“把这条熊腿分了。今天晚上,你们好好吃一顿。”

    旭坤脸上显出一抹惊讶。

    长林和长峰两兄弟对视一眼,从彼此眼睛里都看到了意外。

    阿依黑长的睫毛晃动了一下,她仰起头疑惑地问“这是你的食物份额?”

    “这是我的猎物。”天浩释放出专属于上位者的威严“按照部族里的规矩,打到猎物的人,可以得到份额最多的部分。我是你们的“十人首”,在食物方面就必须为你们负责。”

    长峰用力咽了一下喉咙,注意力完全被粗壮的熊腿吸引住了。熊皮已被剥掉,鲜红的冻肉表面白色经络纵横,表明这块肉质极紧,是真正的“上等食品”。

    “我们已经分过一次肉了。”长林的话语中带着感谢。

    “那是寨子里给你的份额。”天浩抬起手拍了拍那条熊腿,他的声音夹杂着威严,也带有令人舒服的微笑“这不一样,是我给你们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