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神灵的指引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回想起自己差点儿坠下山崖的那一幕,孚松直到现在还觉得后怕。他脸上浮起一丝尴尬,自嘲地摇摇头,侧身用刀子割下一块摆在旁边的鹿肉,手指捏住肉块,用刀尖挑着在火上烘烤,也不言语。

    “阿浩的变化很大。”老祭司浑浊的眼睛里闪烁着思索“我们以前对他的看法好像都是错的,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永钢看待问题的方式很直接“反正我只知道他救活了天峰。还有,要是没有阿浩出主意把鹿群引过来,咱们寨子里的人都得挨饿。”

    孚松凝视着在刀尖上已经烤至冒油的鹿肉,认真地自言自语“该给他点儿什么奖励呢?”

    这个问题把老祭司和狩猎队长都难住了。

    磐石寨的最高物质奖励就是食物。如果换在以前,一头巨角鹿绝对是令人震撼狂喜的最高级别奖品。可是现在……寨子仓库里全是剥皮冻硬的鹿肉,装的满满当当。

    永钢舔了舔沾在嘴角上的油脂,用探询的目光分别在头领和老祭司身上扫过“要不,让他在寨子里挑几个女人?”

    北方蛮族对男女婚配这种事情没有强行规定,也没有文明时代《婚姻法》之类的法律法规。只要男女双方自愿,互相接受,在当地长者、头人或者贵族那里得到承认就行。说穿了,其实就是打个招呼,让寨子里的首领知道两个人关系到位,从今天开始睡到一张床上。

    婚配的数量和年龄都不是问题。只要男人有本事,有足够的粮食,女人们自然会对他青睐……这道理从古至今都没有变过。

    鹿肉熟了,孚松凑近嘴边吹了吹,尝试着咬了一口,却不敢直接用舌尖触及,只是咧着嘴用上下牙齿迅速嚼着过烫的肉块,吸呵着冷气,不断地摇头“阿浩怕是看不上寨子里的这些女人。”

    不等永钢和巫行说话,孚松继续道“寨子里的年轻女人不多,又几乎都是有了男人的那种。如果阿浩喜欢,早就应该有迹象……还是从别的方面考虑吧!嗯,寨子里还缺一个“百人首”,要不就让阿浩来做吧!”

    老祭司深吸了一口夹杂着烟火与烤肉味的空气,缓缓摇头“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阿浩太年轻了,而且他刚刚当上“十人首”,这才几天的功夫,一下子就变成“百人首”,很多人会不服气,这对他没好处。”

    “这样做的确不太合适。”永钢一口喝尽碗里的肉汤,他动作粗鲁,放下空碗的时候,蜷起左腿,单手从前面抱住膝盖“说真的,阿浩最近做的这些事情,不要说是“十人首”,就算真给他当上“百人首”也绝对没有问题。还是大巫说得对阿浩太年轻了,等等吧!再给他点儿时间。”

    “大巫”是一个尊敬的称呼。不是所有祭司都能被称之为“大巫”,至少巫行就不够资格。永钢之所以这样称呼巫行,其实是他自己对巫行表示敬意,也是磐石寨的三位首领关起门来的私下行为。

    孚松脸上泛起一丝苦笑“这样的话,会不会对阿浩不太公平?”

    老祭司拥有一双足以看透人心的眼睛“阿浩今天救了你,你想用这种方式报答他其实没有错。但是不要忘了,你才是磐石寨的头领,你得主持大局。如果你真想对阿浩好,就让他多参与寨子里的事情,多做,多学,多看。有了足够的经验和资历,不要说是区区一个“百人首”,就算是头领、千人首,甚至族长都不成问题。”

    正说着,外面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

    老祭司不由得目光一凛,眉头微皱的脸上透出一丝疑惑。

    北方蛮族恪守着独特的礼节。普通人见了上位者会行礼,甚至下跪磕头。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敲门”的行为被彻底漠视,他们总是直接推门进入,然后才会对着屋子里的寨子首领行礼。

    永钢与孚松同样觉得惊讶。

    三个人不约而同转过头,将视线焦点集中在紧闭的房门上。

    阿玫从阴暗的屋子角落里出现。她低着头,从围在火塘边的三个男人面前匆匆跑过,半躬着腰,小心翼翼拉开房门。

    女人的地位很低,否则也不会每年冬天缺粮时节成为男人们的储备品。尽管阿玫是头领孚松的妻子,却无法得到文明时代应有的权力与尊重。除非得到孚松的允许,平时的吃饭她只能呆在角落里,而且还得顾及着先让男人吃饱,剩下来的残羹剩饭才属于自己。

    房门从里面被拉开的时候,天浩看到了阿玫那张略带羞涩,更多还是谦卑成分的面孔。久埋在身体内部的一些东西仿佛瞬间被注入兴奋剂,肌肉也变得紧绷起来。

    他在沉默中无奈苦笑。这是专属于宿主的潜意识。按照北方蛮族的审美标准,阿玫其实很漂亮。头领妻子的身份让她得到了虽不能吃饱,却也勉强过得去的食物。与寨子里那些面黄肌瘦的女人比较起来,阿玫要显得更加丰腴,和臀部很大,在从未经历过性事的懵懂少年看来,这就是女人身上最美丽,最值得赞美的部位。

    天浩暗自叹了口气,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迫切希望得到第二个融合点。只有尽快强化身体和大脑,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来自宿主的记忆影响。

    夹杂着一股冷空气走进木屋,分别对着三位寨子首领行礼。老祭司巫行对天浩的这些礼节非常满意。他微笑着,抬手示意天浩挨着自己坐下,满面慈祥“吃过饭了?你大哥怎么样,好点儿没有?”

    “吃过了,我大哥恢复的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天浩回答得很谨慎。他强压着身体里那股专属于宿主对阿玫旺盛勃发的潜意识,神情庄重且严肃“大巫、头领、队长,有些事情,我想和你们好好商量一下。”

    老祭司用富含智慧的眼睛凝视着他,随手从火塘边拿起一块啃干净的骨头“你指的是今天猎到的那些鹿?”

    “神灵使者是人世间所有智慧的真正源泉。”天浩用老祭司喜欢的方式恭维了一句“神灵保佑,我们这次得到了很多猎物,超过五千头巨角鹿,足够寨子里的人吃上很久。冬天、春天,紧接着就夏天。”

    狩猎队长永钢被“夏天”这个词逗笑了。他没有思考,说话完全出于本能“阿浩,你想的可真远。夏天……这么多肉不可能留到那个时候,会臭的。”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天浩认真的表情说明他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猎物太多了,我们没办法一次性都运回来。现在是冬天,冻上的肉不会腐烂。但是天气不会一直冷下去,它会变热,春天,甚至夏天……如果我们不趁着现在采取措施,这些肉就会全部坏掉。白白浪费。”

    三名首领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认同与思索。这是摆在大家面前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区别在于,年轻的天浩直接提出,而我们……却在围着火堆庆祝这次狩猎。

    这个年轻人比我们想得更远,考虑问题也更加全面。

    天浩的这些话让老祭司非常意外。赞叹之余,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认识程度不由得上升了一个层次“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巫行不自觉的用上了探询口气,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把天浩摆在了与自己对等的高度。

    “这个冬天,寨子里的人有事情做了。”天浩不慌不忙抛出自己考虑了很久的计划“我们得把山谷里的死鹿运回来。男人负责剥皮,女人和老人负责清理内脏。这项工作大约要持续两周。皮子需要尽快鞣制,否则就废了。”

    孚松微微颌首。他已经想过这些,只是在时间上没有天浩计算的那么精确。

    “另外,我们需要盐。”天浩说出了问题关键“寨子距离海边很近,却一直没有足够的盐,我们必须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

    永钢诧异地看着他“怎么,你不知道东面那片海岸的危险?”

    “我当然知道。”天浩执拗的神情表明他态度坚决。这让屋子里所有听者都感到意外,包括坐在黑暗角落里的阿玫。

    他缓慢降低了音量,语气也变回了正常“我不喜欢没有咸味儿的食物。我一直在观察。我有办法对付那些潜藏在海面之下的怪物。”

    这种话与大脑里的惯性思维产生了激烈碰撞,永钢想也不想就张口否决“这不可能。”

    头领孚松张了张嘴,只是因为狩猎队长说出的话已经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就没必要继续重复。在这种时候,沉默不代表肯定与承认,而是深深的怀疑。

    “上天赐予了我们思考的能力,这是我们与野兽之间的最大区别。这是来自神灵的指引,我们可以用智慧战胜海里的怪物。”把所有事情都冠以“神灵”的名号,这是天浩从宿主记忆里搜寻到的重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