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节 跌价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那是一个很壮实的汉子,脸上随时带着笑,看上去很憨厚老实的一个人。

    他很懂规矩,对着福全恭恭敬敬行礼,笑容可掬道出自己的来意:“头领,我想换点儿布。”

    说话的时候,福全下意识带上了一些急切的口气:“你想换多少?怎么换?”

    “五十匹棉布,我用这个换。”说着,壮汉从背包里拿出一块肉。

    那是腌制过的熊肉。干燥的表面发黑,散发着一股盐的气息,以及淡淡的臭味。福全用刀子割下一块,发现肉块内部呈现出暗淡的酱色。这表明熊肉腌制过程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估计是在温度较高的环境里捂了一段时间,有些变质。

    腌肉与干肉不同,前者含有水分,后者则是彻底干透,捏在手里非常坚硬。

    福全再次皱起眉头,他用粗大的手指用力挤压着割下来的那块肉,暗自叹了口气。就品质而言,这块腌肉倒也马马虎虎。鹿族人不挑食,饿起来的时候,就连野外找到的腐肉也能吞下去。之所以觉得失望,是因为有了磐石寨那位年轻头领的上等鱼干作对比。看着手里这黑乎乎隐约散发着臭味的腌熊肉……福全顿时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东西总是要换的。棉布虽然值钱,可是究其价值,却必须等到冬天才能体现出来。目前左所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即将到来的饥荒。

    “说说,你想怎么换?”毫无选择的福全声音听起来很是沉闷。

    壮汉咧嘴一笑,露出颜色暗黄的两排牙齿:“六公斤腌肉换一匹布,头领你觉得怎么样?”

    “你说什么?”福全猛然抬起原本耷拉着的眼皮,放射出两道难以置信的冰冷目光。

    壮汉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整个人连忙后退半步,浑身肌肉下意识紧绷,抬高肩膀,做出本能的戒备状态,小心翼翼的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我说六公斤腌肉换一匹布,棉布,不是麻布。”

    这个数字的确比天浩给的高一些。可账不是这样算的。腌肉不同于鱼干,其中的含水量约为百分之五十。如此一来,实际到手的食物总量远远不如鱼干。

    “这笔生意我不做了……你走吧!”福全低下已是铁青的脸,抬起手,像撵苍蝇那样冲着壮汉挥了挥。这一刻,他连杀人的心都有。

    头领的命令不可违抗。武装侍卫们推搡着壮汉把他带出了屋子,已经走出去很远,还能听见他模糊的叫嚷。

    “别这样,价钱不合适咱们可以再商量啊!”

    “我吃点儿亏,六斤半总行了吧?”

    “……七斤!不能再多了。”

    “连七斤都不换?那你们自己留着那些布好了。呸!我看你们到时候吃什么!”

    杀人抢货的想法的确在福全脑海里出现过。但谁也不是傻瓜,不会傻乎乎随身带着所有交易品。左所寨现在是最虚弱的时期,寨子里的存粮只够以最低食用标准限度维持约两个星期。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对其它寨子发动进攻。

    战斗需要力气,吃不饱的结果就是白白被杀。

    第二天和第四天,左所寨又来了两个想要换布的家伙。一个想换十匹,一个想换四匹。他们开出的价钱同样低得令人发指:一个给出六公斤粗面换一匹布。那是带有大量麸皮,其中掺杂着大量杂质的面粉。福全用手摸了一下,指尖不时传来很硬的刺扎感,估计不是麦芒就是小石子。另一个拿出来的交换的也是腌肉,因为盐抹的不够,肉块腐烂程度很高,散发着令人欲呕的浓烈臭味。

    即便是这种勉强可以算是食物的东西,他居然张口给出“五公斤换一匹棉布”的交换价。

    福全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不是没想过自己出去寻找生意。其实就在天浩来之前,福全已经打算组织一批人,在周边几个寨子顺序走访,推销左所寨产出的布料。但他实在是有些抹不下面子……往年,都是其它寨子里的头领带人上门求着自己交换布匹,今年的情况偏偏颠倒过来。“身份”这玩意儿很多时候会束缚着大脑,让你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对一些本该自己亲力亲为的事情产生奇怪的傲慢感。福全现在情况就是这样,他迫切需要帮助,却实在是拉不下这张脸。

    后悔的思绪在大脑里徘徊,越来越深重,占据了每一根思维神经。

    饿肚子的感觉很糟糕,尤其是半夜被饿醒的时候,黑暗的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肚子里传来“叽里咕噜”的诡异声音,仿佛有种置身于食人魔窟的可怕经历。

    有好几次,福全都会伸出左手,轻轻抚摸睡在旁边的妻子,右手却悄悄探到床榻边缘,手指触摸着斜插在那里的刀柄。

    饥饿的时候,无论看见什么都会与食物联系起来。

    他感觉妻子也在伸手抚摸自己的身体。也许,她也在想着与自己同样的事情,另一只手也在锋利的金属凶器附近转悠。

    等不到天亮,打定主意的福全早早爬起来,叫上几个护卫,以及寨里的祭司,离开家,朝着磐石寨而去。

    ……

    福全以前来过磐石寨,那还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如今,这个寨子的变化令他感到惊讶。

    所有人都在忙着盖房子。整整齐齐的青色砖块用拖板车子运来,与大块的岩石混合堆砌,中间填塞着搅拌均匀的泥灰浆料。屋顶没有使用瓦片,而是用原木当做房梁,表面有大块的覆盖物,然后在用砖块砌上。

    这样的建筑方法不算新鲜,鹿族的一些村寨里也可以看到类似的建筑。可是像磐石寨这样成规模的建设,福全还是头一次看见。

    矗立在房屋之间的警戒塔数量太多了。福全用手指点了一下,就数出七座。他觉得很疑惑,一个正常的村寨,根本不用设置这么多的警戒塔,正常情况下只要两座就已经足够。

    他叫住一个正推着木板车来回运送砖块的男人。那人倒也实诚,没有丝毫遮掩,直言不讳:“这是咱们寨子里新建的暖房。”

    “暖房?”福全及其手下瞪大双眼,都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从那人嘴里蹦出的新鲜名词实在很烧脑,从未听过,无法理解。

    “那房子是冬天用的。”运转的男人索性放下推车,双手比划着,口沫四溅炫耀性解释:“你看那房子是不是像个长粗筒子?我们头领说了,那叫“烟囱”。看没看见房子下面紧挨着别的屋子?那里面有管子连着,冬天的时候只要在大粗筒屋子里烧柴,周围所有的屋子就算晚上不点火也冻不着,很暖和,所以叫暖房。”

    启发性语言对封闭大脑有着意想不到的促进效果。飞扬的思绪让懵懂听者们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智商等级。包括福全在内,都在不由自主连连点头。

    没错!看起来像警戒塔的“暖房”周围连着十几间房屋,排列的整整齐齐。

    果然是奇思妙想啊!

    今天就算了,等到冬天的时候,找个时间再过来看看,亲身体验一下这种暖房究竟有没有用。如果真的管用,左所寨也可以跟着搞起来。

    带着这样的念头,福全见到了天浩。

    没有表面上的虚伪客套,年轻人就是这一点好:实诚!不像上了年纪的老狐狸,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胡乱找个别的话题敷衍,先把你急得没办法,然后自己赶着就把要求和底线一股脑全说出来。哪里会像磐石寨的年轻头领,见了面就笑着问:“福全头领,你是来换粮食的吗?”

    “幸福”这种事情需要对比才能产生。寨子里接连来了几拨用粮食交换布匹的家伙,对比来对比去,还是磐石寨这边开出的价钱最合适,也最优厚。

    福全已经不去想什么“以往的辉煌”。去年全寨人纺线织布就能吃饱肚子的好光景早已不在。做人嘛,得往前看,踏实一些。天浩给出的鱼干兑换数量虽然少,可是那东西质量不错,用水泡开,实打实的可以填饱肚子。

    有了互相认同的基础,谈判气氛才会变得友好,事情也就变得容易商量。用文明时代《新闻联播》的话来说:两寨头领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就双边贸易关系达成共识,并就双方感兴趣的话题交换了意见。磐石寨方面承诺绝不会在交易中以次充好,左所寨表示赞同,要求把双方友谊延续下去。

    最终的成交数量为一千五百匹棉布,六百匹麻布,足足超过天浩原先要求的好几倍。

    这几乎是左所寨的所有库存。

    谈判的事情由头领负责,接下来的工作交给两寨祭司。他们现场制作泥板,用雕刀在上面写下交易全过程。文字很简单,重点是双方交换的货物种类,以及数量。完成了这一切,天浩和福全分别在两块泥板上用力按下拇指,双方祭司确认无误,同样压上了自己的指印。

    (诸位书友手里的推荐票请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