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节 布料分配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北方蛮族没有发展出造纸术。据说狮族正在就这一技术进行摸索,他们已经研究出很粗糙的原纸,可是距离全面实用化还需要解决各种各样的复杂问题。

    在泥板上留下契约是蛮族的做法。具体保留时间视交易进程而定。像这样粮食与布匹之间的交换,通常是保留三年,然后在双方立据者在场认可的情况下进行销毁。如果其中一方表示泥板需要继续保留,另外一方必须同意,不得反对。

    福全高高兴兴地走了。

    包括他带来的那些手下,离开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微笑。

    在半饥半饱的状态下过了这么久,再没有什么比一顿热乎乎肉汤,加上数量管够的烤肉更能令人满足。

    上门是客,肯定要好好招待。

    左所寨的客人刚离开没多久,同彪和国基就不约而同走进了天浩的寨子。

    “阿浩,你这法子挺管用啊!”同彪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目光,脸上全是喜悦的神情:“你让我拿着腌熊肉去左所寨的时候,我还觉得这事儿恐怕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没想到今天还真是被你搞成了。”

    向来稳重的国基也满面激动:“是啊!你怎么就能肯定,左所寨的人不会接受我和国基的条件,用布料从我们手上换粮食呢?”

    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大脑的进化更多时候需要自主性思考。天浩笑了笑,抬手拍了一下同彪的肩膀:“有对比,才能产生好坏优劣的判断。五公斤鱼干这个价钱其实不算低了,但是比起冬天去交换布料花费的粮食,福全肯定不会接受。我得让他明白现在是什么季节,更重要的是,再不换点儿粮食回去,左所寨的人就要饿死了。”

    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天浩偏头往房门方向看了一眼:“进来。”

    在寨子外面推车运砖的汉子走了进来。他对着天浩恭敬地行了个礼,压低声音描述了一遍之前发生过的事:“头领,按照你交代过的,我告诉他们塔楼是暖房。他们相信了。”

    天浩的话音充满了上位者特有的力量与威严,他笑着点点头:“做的好!去,找仓库管事多领一天的肉食。这是给你的奖励。”

    磐石寨的新建筑功能与分布是一个秘密,在外人面前必须尽可能遮掩。

    福全是个急性子,被饥饿驱使的他想要尽快完成这桩交易。第二天,双方满载的运输车队在指定地点碰头,验看过货物后,两位头领完成了最后的交割。

    一辆辆装载布料的木板车被拉进寨门的时候,磐石寨再一次陷入了沸腾。

    “布,看到了没有,那车上装的全都是布。”

    “是麻布,还有棉布。我的天,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多的布啊!”

    “哈哈哈哈,以后咱们有衣裳穿了。”

    “这都是天浩从鹿族人那里换来的,是他帮着咱们换的。”

    天浩爬上位于广场正中的一辆板车,站在用干草裹住的布料堆上,发出洪亮且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去年冬天,我接任寨子头领的时候,曾经答应过你们,要让这里所有的人吃饱肚子,穿上衣服。”

    “现在,我做到了!”这句话爆发出天浩的最大音量,连站在寨墙外树枝上的鸟儿也被吓住,连忙扑棱着翅膀飞走。

    同彪的长子元凯眼睛里释放出狂热,望着站在车上的天浩喃喃自语:“他说的没错,他的确做到了。”

    身材纤瘦的阿依站在人群前面,牢牢锁定天浩的目光充满了炽热与崇拜:“没人会比你做得更好,你是一位真正的头领。”

    旭辉在沉默中弯下右腿膝盖,对着天浩恭恭敬敬跪了下去。

    他仿佛是个无声的信号,旁边、周围、附近……更多的人做着相同动作,几乎是齐刷刷地向天浩下跪行礼。

    孚松统治磐石寨几十年,真正向他效忠的人其实没有多少。天浩接替他成为新头领不过半年时间,已经从根本上掌握了人心。

    其实磐石寨的人要求不高。只要吃饱、穿暖,就已经足够。

    寨子里没有专职裁缝,天浩沿用了老办法,直接把布料分给每一个人。数量前所未有的丰厚:成年男女每人可以得到一匹棉布,孩子减半。

    满载布料的板车聚集在寨子广场中央,天狂等数十名经过挑选,体格健壮的年轻男子手持武器守候在天浩周围。他们是寨子的执法队成员,这是天浩最近搞出来新鲜玩意儿,相当于文明时代专门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

    很多蛮族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排队”,磐石寨的人对此也丝毫没有概念。执法队的威严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一点点积累。从去年冬天杀死孚松,全面执掌寨子统治权,对所有人公开发放食物的时候,天浩就有意识的培养村民们的纪律。

    阿依和几个女人从车上取下一匹匹布料,打开以后用米尺量着,对折以后从中间剪成两半。村民们排成不算整齐却井然有序的队伍,依次从天浩手中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让他们学会遵守秩序很难,执法队没少抽那些不遵守规则家伙的屁股。每当这种时候,天浩就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等到揍得差不多了,才会走过来和颜悦色地劝阻。受罚者知道了厉害,也感受到了来自年轻头领的关爱与温暖。他会把这一切铭记于心,皮肉疼痛令他长时间甚至永远保留这份教训,从痛苦中被拯救的经历会让他对天浩充满感激。

    今天的“胡萝卜”是布料。

    孚松去年不顾一切用粮食从其它寨子换取人口。冬祭的时候杀了一批,后来被天浩制止,没有继续换人。虽说寨子里的人口数量一直在危险边缘游走,却得益于储备充足的粮食,大量外来人口没有闹出什么乱子,只是居住房间显得拥挤。

    七百零二人,这是磐石寨目前的人口数量。

    微笑是一种颇有杀伤力的武器。天浩是个英俊的男人,长达几个月的食物充足使他发育良好,个头一下子蹿高了很多。块状胸肌从敞开的皮坎肩下面裸露出来,与高挺的肩膀连接着,凸显出力量与健美。

    把布料递给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他会抬手拍拍对方肩膀,说些鼓励的话。

    如果是老人,天浩会显出几分尊敬的神情。

    他对女人的态度同样温和,丝毫没有这个时代男人高高在上的傲慢。磐石寨不大,人口目前来说也不算多,里里外外各家各户的事情不算什么秘密,天浩总能找到一些女人们感兴趣的话题。比如孩子,比如男人,比如家里的粮食等等……这是来自文明时代的特殊技能,他学过一段时间即兴演讲。倒不是说在那时候对节目主持人之类的职业产生了想法,纯粹只是个人爱好,以及从普通战士晋升为军官后的必须技能训练。

    一个在民众眼里优秀的领袖,不仅仅只是施政方针给予普通人更多利益那么简单。还需要宣传,需要在不同场合表现出更多亲民姿态,更加与老百姓打成一片,没有丝毫阶层隔阂的意识障碍。

    聚集在天浩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了。十几个,都是年轻“漂亮”的那种。天气炎热,全身皮袍根本穿不住,她们半露着胸脯,粗壮的胳膊就连文明时代轻量级健美冠军也自愧不如。粗壮的腰身意味着力量,无论农活或者狩猎都是一把好手。寨子里原本的年轻姑娘不多,大部分是用粮食从外面换来。每次看到她们,寨子里的男人总是忍不住摇头叹气:这些女的其实只能算是一般。真正漂亮的那些,已经在冬祭时节被孚松动作祭品杀死。现在,“伴侣”这种事情,只能在矮个儿里找高个子。

    天浩从未接受过任何女人的示爱。她们的目光毫不掩饰,动作大胆。他相信只要自己一个眼神,这些粗壮黑实的妹纸们就会主动钻进自家小木屋,脱掉皮袍安静等候着夜幕降临……天浩费了很大力气好不容易才从女人堆里钻出来,浓烈的汗臭几乎令他窒息,在一个个滑腻肥壮的身体之间招架游走差点儿没让他崩溃。尤其是拖着疲惫脚步走进老祭司居住那间屋子的时候,他无比怀念已经逝去的文明时代。

    得想办法让寨子里的女人们洗澡了。

    还有,究竟是哪个该死的混蛋改变了曾经的审美观,把一群强壮有力的黑胖女人看做绝色妹纸?

    捧着一匹柔软的棉布,恭恭敬敬奉在老祭司面前。

    这是福全按照天浩的要求,特地从交换货品里精心挑选出来的上等品。纺布也有精品和次品。比起普通棉布,上等品质地更加柔软,透气性更好,穿在身上更舒服。

    老祭司很满意。与死去的孚松比较起来,天浩这个年轻头领更讨他的喜欢。食物就不说了,各种敬奉的东西都是精品。很多时候老祭司都觉得感慨:在磐石寨生活了这么多年,唯独天浩担任头领的这半年时间,自己过得最省心,最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