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 商人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每个人一匹布,会不会太多了?”老祭司枯瘦的手轻轻抚过柔滑的棉布表面,望向天浩的目光中带着探询:“其实每人给一件衣服就行,用不了那么多。”

    这个时代的布匹长度为二十米。按照北方蛮族平均两米七的身高,一匹布做成衣服裁剪下来颇有富余。

    “多给他们一些吧!”天浩在微笑中缓缓摇头:“男人也就罢了,女人总得有几件衣服穿,还有裤子和裙子。天气热,总不能一直捂着皮袍。就算咱们寨子里自己人不说,别的寨子也会把这个当做笑话。”

    老祭司对此不置可否,他笑道:“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离开老祭司木屋的时候,天浩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阿依。

    她穿着宽大的鹿皮袍子,像寨子里别的女人那样光着两条腿,穿着粗糙的兽皮鞋。纤瘦的肩膀上锁骨凸起,显出很好看的轮廓。她有些犹豫,似乎是想要走过来,脸上却露出明显的迟疑。过了几秒钟,她感受到天浩朝着这边看过来的目光,连忙低下头,带着脸上两团迅速扩大面积的红晕,转身跑开。

    天狂扶了一下背在身后的战斧握柄,咧开嘴笑了。他用肩膀使劲儿推了一下天浩,挤眉弄眼地说:“老三,阿依喜欢你。”

    不等天浩回答,天狂又颇为遗憾地摇摇头:“阿依长得真难看。她太瘦,太丑了。”

    天浩若有所思地从鼻孔里发出“唔”的声音。他注视着阿依的背影,思考了近半分钟,慢慢收回目光,低声吩咐天狂:“我先回去,你把平俊叫来。”

    ……

    平俊跪坐在天浩面前,低着头,神情惶恐。

    这是磐石寨的议事堂,平时门关着,只有得到三位寨子首领的允许才能进来。过去的几个月,这里挤满了从外面换来的人,现在新房盖好,议事堂自然就空了出来。

    “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一直过不好。”天霜从家里送来一壶烧开的热水,天浩沏了两杯黑叶茶,盘腿坐着,把其中一杯摆在平俊面前:“喝吧!有些事情,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投入身体方面的融合点效果明显。现在的天浩足以在体能方面碾压平俊。他特意让天狂守在外面,房间里只有他和平俊两个人。

    “我不喜欢杀人,但是我不反对杀人。你当时投靠孚松是为了对付我,我也知道你曾经想要杀了我和我妹妹。之所以让你活着,不是我特别好说话,也不是我这个人心慈手软。寨子的人杀一个就少一个,但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煮盐、捕鱼、盖房子、挖泥炭、编织渔网、上山砍树……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所以磐石寨不养懒鬼和废物,你懂我的意思吗?”

    天浩的语调平淡无奇,也没有掺杂威胁成分。可越是这样,平俊就越是觉得胆战心惊,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

    从孚松脑袋被割下来,挂在议事堂墙上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等死。

    天浩抓住了孚松所有的亲信。没有想象中的血腥杀戮,甚至连殴打询问都没有,只是在那件事后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包括平俊在内的所有人只得到最低限度粮食配给。

    平俊一直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都是寨子里的人,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们之间没有血海深仇。说起来,都是粮食闹的。如果能吃饱,谁会故意搞出这些?”天浩发出感慨的叹息,转过头,眼睛迎向从房门缝隙里透射进来的那一抹光线,眼角余光却飞瞟着坐在对面的平俊,看似随意地问:“你家这次也分到了棉布,回去以后做几件衣服穿吧!”

    一股深埋在血液里的特殊能量猛然间冲上头顶,迅速散发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平俊张了张嘴,想要说话,最终却没能发出声音。

    他心里有种冲动的激涌着。

    除了孚松,寨子头领更换的的确确没有波及到第二个人。站在天浩的角度,这种事情其实很简单,凶猛野兽和大雪是最好的守卫,它们把磐石寨在去年冬天变成了一个天然监狱。只要从源头上控制住粮食,就没人会在那个时候离开。无论孚松的亲信也好,自己的敌人也罢,所有乱七八糟的心思都在饥饿面前粉碎。用一根带肉的骨头,就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命运。

    平俊没理由不服从命令,否则就会活活饿死。

    天浩的确想过要杀了平俊。杀人的念头随着情况不断改变而淡化。一方面是他对老祭司做出承诺,另一方面也是天浩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对平俊产生影响。

    现在看来,效果斐然。

    宁定的目光注视着平俊,看着他浑身颤抖着双手按在地板上,整个上身弯曲,面对自己恭恭敬敬行了北方蛮族最尊贵的礼节。

    这表示着愿意对自己效忠。

    天浩耐心地等着平俊完成了整个仪式,重新直起身子,才认真地问:“有件事情我不明白。寨子里那么多女人你都看不上,为什么唯独要抓走阿依?”

    去年冬天,刚成为“十人首”的时候,阿依就对天浩说过:平俊想要抓她,把她卖掉。

    后来孚松杀人冬祭,平俊又趁着这个机会想把阿依抓起来,可惜被她逃走。

    “冬祭的时候你去抓阿依,应该不是想要杀了她吧?”天浩抿了一口茶水,感受着口腔里散开的余味,眼睛里闪烁着专属于他的精明:“怎么,你想把阿依卖掉?卖给谁?”

    “是南边寨子过来的一个商人,他叫金生。”平俊丝毫没有隐瞒,老老实实地说:“他呆在青龙寨的时间比较长,以前我都是去那里找他。”

    “商人?”天浩微微皱起眉头:“跟我们一样的商人?”

    平俊听懂了这句话,点点头:“是的,他是牛族人,跟我们一样,都属于雷牛部落。”

    天浩心中的疑惑仍未解开:“他为什么要买阿依?阿依长得并不漂亮……嗯,很丑。寨子里年轻漂亮女人多得是,你为什么偏偏看中了阿依?”

    这是长久以来盘桓在天浩脑子里的诸多问题之一。

    平俊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情。他迟疑片刻,缓缓张开嘴:“当初,我也觉得奇怪。后来我盯着金生问了几次,他不耐烦了才告诉我,像阿依这样的女人的确长得很丑,但是在南方大陆的白人看来就不是这样。他们喜欢很瘦的女人,尤其是腰身很细的那种,阿依符合他们的要求。”

    “南方大陆的白人?”天浩慢慢咀嚼着这句话,他控制的很好,内心震惊丝毫没有流露在脸上。

    “就是锁龙关南面的那些人。”平俊在脑海里努力搜索记忆:“我没去过锁龙关,据说只有最强大的战士才有资格在那里作战。那道关口把我们和白人的世界分开,我们在北,他们在南。”

    “你说的那个商人……金生,他现在在哪儿?”天浩直接抓住问题核心。

    “也许会在青龙寨吧!”平俊自己也无法肯定:“他总是到处走,我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儿。反正咱们周边的几个寨子他都会去,没有固定的地方。”

    “去找到他,把他带回来。”天浩很清楚,从平俊身上已经榨不出更多有用的信息:“告诉他,我要和他谈一笔生意。”

    ……

    寨子里诞生了五个婴儿。

    原本应该是七个,三个因为难产死了。接生这种事情从来都是女人帮女人。拜上一任头领孚松所赐,连续几年冬天磐石寨都在缺粮,老人几乎被杀光了,年轻女子在接生方面毫无经验,胎儿体位不正导致难产的问题必须通过剖腹才能解决。可是等到天浩得到消息赶过来,帮助接生的女人已经从孕妇双腿中间抓住婴儿手脚生拉活拽强行拖出……孩子离开母体的时候,脑袋歪朝一边,颈骨已经折断。

    之所以被称之为“野蛮人”,实在是他们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太多的现状需要改变。

    老祭司熬了一大锅黑乎乎的草药,看着虚弱的产妇们喝下去。从火塘里舀起大把的冷却草木灰用于止血,被血水浸透就再换一把干燥的,家里灰烬不够就去别家讨要……天浩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现在还要另外分出一个“妇科医生”的可怕选项。

    新的命令在第一时间颁布:严禁产妇丈夫以任何借口驱使她们下床。

    蛮族女人都很强健,即便是生孩子这种对身体有着强烈损耗的事情,她们也要在生下孩子的第二天继续操劳。

    男人们对此觉得难以理解。

    女人们却很高兴,因为年轻头领紧接着下达了第二条命令:所有产妇可以在生育后的两个月里得到双倍口粮。

    人口是繁衍的基础。天浩没有破坏规则,他只是让这些女人过得比以前更好。

    寨子里有更多的女人怀孕。

    再有几个月,妹妹天霜就年满十岁,到了该出嫁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