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节 历史沉淀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我与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格格不入。我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老,甚至有可能是他们真正的祖先。可是我从他们身上无法感受到尊重……不要误会,我没那么狂妄,我指的是对待知识与科学的认同感。我见过牛王,见过虎王,甚至与鹰王有过简短的交谈。他们僵化守旧的大脑令我感到恐惧。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对他们产生绝对影响力与震慑力的存在,就是神灵。”

    “愚昧、无知、堕落、野蛮……我从未想过会给庞大的人类种群打上如此之多的丑陋标签,然而这是最真实的存在。我无数次啃咬自己的指头,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来自肉体的疼痛告诉我没有做梦。我无数次在黑夜中哭泣,我对着天空中灿烂的星星哀求祷告,我从未想过要做什么人类中的王者,我只想回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假如……时间可以倒流。”

    “去北边看看吧!那里是一片陌生的世界。我能力有限,实在走不动了。我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对这个世界进行更加深刻、仔细的探索。大陆北面是一块神秘的地方,即便是土生土长的野蛮人也极少踏足。具体原因我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那里有猛兽,真正的变异怪物……我曾经在虎族部落看到一具巨大的骸骨。从骨骼分布来看,与恐龙相似程度极高。剑龙,只是后脊上没有那么多的骨板,但它真的很大。”

    “我以为自己可以征服这个世界,我觉得我拥有超乎整个社会的知识与见解,我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成为部族首领,按照自己的意愿改变一切……我输了。什么小小一只蝴蝶扇扇翅膀就能变成滔天龙卷,什么重生者穿越者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掌控权力,统统都是毫无根据的空想。个人力量永远不可能对抗整个社会。连我自己都觉得滑稽,我连改变北方蛮族各部落现状的能力都没有,居然妄想着征服南大陆,进而统治世界……我输了,即将死去。”

    “后来者,送你一件礼物吧!巫行是我的弟子,他当着我的面,以虔信的神灵之名发过誓,会把我留下的一切完完整整交付给被他选中的人。孢子形态生物置换法则……如果你成功接收到我留下的信息,并且一直聆听到这里,你应该明白,并且很清楚刚才这句话的意义。”

    孢子形态生物置换法则。

    天浩黑色眼眸深处顿时腾起难以置信的火焰。

    当初进入培养舱休眠的时候,世界战争局势已处于胶着状态。地球表面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城市被毁,失去了束缚,杀红双眼的交战国开始大规模使用生物武器,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包括当时的天浩在内,所有人都认为核大战已经不可避免。这种本该成为战略性威慑力量的武器之所以一直没有动用,是因为各大交战集团认为己方在生物研究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对手绝不可能对此有所突破。

    全身百分之八十面积覆盖着坚硬角质层的巨大化战狼。

    拥有超高肌肉力量,骨骼得到大幅度强化,一次性可以携带五百公斤装备的“阿尔法”型战士。

    早在一九八零年,合众国陆军总部就提出“兽化士兵”的概念。当时因为两大超级集团对峙,克格勃的触角无孔不入,成功从合众国国防部得到了完整的计划书。公开后,国际舆论大哗,当时的中央情报局长也被迫引咎辞职。该项计划后来一直无人提起,本以为就此束之高阁,没想到在争夺南极新城区的战斗中,突然出现了战熊化状态的士兵,他们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彻底改变了战局。

    另外,就是各种想想就令人头皮发麻的致死病菌。

    战争概念从很早的时候就被彻底改写。拿破仑曾经认为大炮是战争之神,但他从未想过后世的战争格局会是如此多样化。手握核弹的掌权者其实并不愿意使用这种武器。原因很简单:战争需要海量资源支持,一旦发射核弹,将对手领土化为一片白地的同时,也意味着那片区域在随后漫长的岁月被辐射污染,无法产生收益。相比之下,生物兵器才是更好的选择。

    “孢子形态生物置换概念”就是在这样的背景被被提出。不同于动物和植物,以孢子繁衍的菌类是地球上已知的第三种生物形态。从“概念”形成“法则”的时间很短,天浩对此没有深刻研究,他对此所知甚少,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

    大体上,就是以人体内部的基因为“原料”,产生出很多拥有原主生命特征的“孢子”。它们会在人类体内发育成型,这个复杂的过程可以理解为身体内部产生一串串“葡萄”,每一棵葡萄就是一枚专属于你自己的孢子。当它们成熟的时候,就意味着可以“采摘”。无论原主活着还是死亡,这些成熟的“葡萄”都能选择新的寄生目标,可以是植物,也可能是某种动物。

    这样做,比单纯意义上建立冷冻精子库,由机器繁衍人类的概念更加靠谱。至少自主权掌握在人类手上,孢子寄生体可以在情况允许的时候产生二次进化,彻底改变现有状态,集中宿主体内的所有营养物质,抛弃一切不需要的部分,彻底转化为新的人类。

    科学的复杂性注定了这是一种无法被大多数普通人理解的概念。用简单化的字句描述,就是从某人身上采摘一枚成熟的孢子,植入一头牛的体内。你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为给牛打了一针,牛对打针这件事毫无抗拒,也没有感觉。它向平常一样吃着草,喝着水,突然有一天寄生在体内的孢子变成了完全体,它从内部撕裂肌肉,破开牛皮,一个有着成年形态的人类就此出现。

    人类是一种在进化方面并不成功的物种。我们惧怕的东西太多了。畏寒、惧热、身体受损承受能力低下、两次进食间距过短、身体需要各种微量元素……不夸张地说,一只蚂蚁都要比我们活得轻松,它需要考虑的生命问题远远要比人类简单。我们自诩走在“所有物种最前面”的科学,其实只是为了强化人类种群,甚至是给我们自己懒惰的思维寻找借口。

    天浩与将军有着很好的私交。进入培养舱以前,他与将军谈过。将军对战争未来不抱任何希望,他自己也要进入培养舱。他那时候谈起未来,显得很感慨,也透露了一些关于孢子形态置换法则的秘密。

    对植物形态的寄生转换研究一直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对于动物形态的寄生倒是成果斐然。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并不奇怪,人类本来就是动物界成员,跨界寄生的难度极高,这个难题也许会困扰人类很久,说不定会延续到下个世纪。

    干缩人头发送过来的信息让天浩再次提起了兴趣:“我体内产生了一枚成熟的孢子,你可以随意使用。只要滴入你的血,让它对目标进行寄生,你就可以控制对方。”

    成熟的孢子就在干缩人头内部。思维信息让天浩“看到”了人头颅顶左侧位置,在干硬的皮肤和肌肉中间,隐藏着一团直径一点五厘米,整体基本呈圆形的物质。

    天浩并不怀疑干缩人头,也就是詹建华的遗留信息。将军的级别比自己高,他接触到的秘密比自己多得多。他曾经说过同样的话。甚至在接受注射前,生物教官也告诉自己:从沉睡状态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寄生,第二件事就是检查体内有没有产生成熟的孢子。如果有,最好在第一时间立刻使用。那意味着能够在短时间内聚集起一批专属于自己,对自己绝对服从的力量。

    孢子的所属性可以转换。如果身边的战友死亡,你可以从他体内挖出成熟孢子,滴入自己的鲜血改变基因统属,改换掌控。

    大半年过去了,来到这个世界的天浩体内没有产生孢子。也许是成长时间不够,也可能是尚未达到孢子产生的要求。他现在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有些惊悚,更多的还是惊喜。

    “我的时间不多了。最后,给你几个忠告。”

    “不要尝试以科技手段去改变这个世界。相信我,在这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绝不可能成为众人眼里的英雄。你只会成为怪物,成为被他们视作与神灵敌对的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