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 把我的人交出来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清晨,被折磨了整整一夜的阿菊从浑身酸痛中醒来。她惊恐的发现:双脚被一根粗大的铁链拴住,中间还扣上了一把沉重铁锁。

    磊志光着上身坐在火塘前,大口啃着从阿菊家里抢来的腌鹿肉。他吃得很开心,脸上全是满足:“既然来了,就不准走。以后就住我这儿,咱们还是像以前那样,我是你男人,你是我的女人。”

    ……

    第四天下午,天浩带着几名护卫走进环车寨,见到了头领雄奎。

    简单的寒暄过后,天浩直接挑明了来意:“阿菊是去年冬天你们寨子换过来的女人。三天前,她回到环车寨探亲。现在约定的时间到了,她没有回来,也没有消息。”

    年近六十的雄奎长得很高,将近三米。长短不一的头发看上去就像乱草,黑色与白色相互掺杂。鼻孔下面长了一大把胡子,呼吸通道被挡住的感觉很不舒服,他却偏爱这种野蛮的造型。宽阔的肩膀和肌肉随着年龄增长不断退化,腹部不再像年轻时候那么平坦,圆圆的,鼓鼓的,文明时代的人类管这个叫做“啤酒肚”。

    “你们寨子的女人不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对方也是头领,与自己身份对等,雄奎根本不会接见天浩。他打心眼里看不起年轻人,尤其是天浩这种外表英俊,女人们看了直流口水的类型。

    对方态度强硬,天浩没兴趣与他掰扯细节:“有人看见阿菊进了环车寨,从那以后就一直没有出来过。”

    “谁看见了?让他站出来。”雄奎高扬着满是胡须的下巴,傲慢的眼睛居高临下注视着天浩:“老子当了这么多年头领,从来就没听说过换出去的女人还会回来。小子,告诉你这件事的那个人一定是眼睛瞎了。”

    周围的人顿时爆发出哄堂大笑。

    天狂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他反手想要去摸斜插在后背上的战斧,天浩伸手牢牢扣住他的胳膊,盯着雄奎的目光一片冰冷。

    “我给你们三天时间把人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留下这句话,天浩带着人转身离开,大踏步走了出去。

    “呸!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竟然对我说这种话。”望着他的背影,雄奎狠狠啐了口唾沫。

    如果换个时间地点,雄奎早已直接下令,把天浩等人抓住。可是现在不同,他没有这个底气。

    阿菊的确在寨子里。

    磊志那个混小子把她关起来,还给自己送了一大块腌肉和好几块鱼干。不知道磐石寨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弄的,鹿肉的味道真不错,切片烤了嚼在嘴里很是鲜美,有股特殊的香气。鱼干也是,用牙一丝丝啃下来,越嚼越香,比黏糊糊血淋淋的兽肉好吃多了。

    磊志是寨子里的人,阿菊以前也一样。虽说换出去的女人没有扣下来的道理,可是磊志那小子说的对:去年冬天寨子里卖了很多女人,说起来也是自己考虑不周,剩下的男人多了,连个婆娘都找不到。难得有个阿菊回来,肯定不能放过。再说了,谁知道今年冬天会是什么状况?要是还像去年那样下大雪,恐怕还得把扣下来的阿菊当做货物再转卖一遍。

    用刀子在她脸上划几刀,破了相就没人能认出来。再不就挖掉一只眼睛,打掉她半边牙齿。只要不伤了手脚,不耽误做事情,就没人嫌弃,价钱只比正常女子略少那么一点点。

    ……

    黑夜遮蔽了眼睛,封锁了秘密。

    清晨,阿平打着呵欠,伸着懒腰站起来,像往常一样用慵懒目光扫过寨子外面的时候,飞掠过的视线似乎看到了什么,迫使他把已经侧过去的身体重新回转过来。目光与远处的目标对焦,他顿时睁大双眼,瞳孔瞬间缩小。

    环车寨北面有两座山头,原本光秃秃的山顶上,明显多了一些东西。

    北地蛮族视力再好也比不过望远镜。阿平眯着双眼,站在那里凝视了很久,好不容易才看出那是几具重型弩炮。

    谁会把那种东西扛上山?

    脑子里的疑问越来越深重,耳边传来急匆匆从楼下跑上来的脚步声。年长的宏叔冲过来,狠狠给他脸上一记耳光,发出紧张的怒声斥责:“你狗日的眼睛瞎了吗?寨子外面那么多人都看不见?快去塔顶吹牛角,给寨子里发警报!”

    这不能怪阿平。塔楼的窗户就那么几扇,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北面,就没想过要寨子外面会出问题。

    长长的队伍从南面走来。他们全副武装,在距离环车寨门大约百米的空地上列成军阵。

    得到消息的雄奎匆匆赶来,站在寨墙上,他看到了令自己胆战心惊的一幕。

    男人排列在军阵最前面。他们顶盔贯甲,手持钢斧和盾牌。牛族有着北方蛮族最精良的锻造技术,高大变异的身体足以承载厚重盔甲。那是真正的战甲,头部、肩膀、手臂、胸部、腹部、大腿……几乎身上所有部位都被覆盖,高过头顶的巨型塔盾插在地上,形成一片令人畏惧的金属坚墙。

    女人组成了军阵的另外一半。健壮的妇女在战场上同样也是战士。她们穿着半身甲,尤其注重胸部与背部的防御。短刀与圆盾是她们的武装,除此而外每人还有三支短柄投枪。

    一对一,雄奎是不怕的。若论武器装备,环车寨也有铁匠,同样制作精良。

    让他感到畏惧震惊的是首先人数。粗略估计,这个军阵至少有五百多人。

    “我刚数过,总共是六百二十八个。”身边传来亲信战战兢兢的声音:“头领,他们的人太多了。”

    微凉的晨风带来一片清新,刺激着雄奎的大脑从混沌变得清明。他是从床上被人叫起来,这感觉很糟糕,何况来到这里又看到如此惊悚的一幕。

    年长者对年轻人有着本能的蔑视,雄奎也不例外。昨天,磐石寨年轻头领离开时扔下的那几句狠话,雄奎根本不在意。好勇斗狠谁不会?每年都要与周边山林里的野兽打交道,拼死拼活,在血腥和死亡中挣扎生存,谁会被口头上的威胁吓住?

    让我三天之内交人,你算老几?

    前年的时候,雄奎去过磐石寨。那时候磐石寨有三百不到的人口。去年冬天是环车寨祭司带着人过去做交易,据说磐石寨那边人口数量增加不多,也就是三百出头的样子。

    现在寨子外面的进攻队伍足足多达六百以上,他们哪儿来这么多人?

    更可怕的,还是他们排列的军阵。

    雄奎年轻的时候去过锁龙关,即便是那里最精锐的蛮族军队,也不如眼前这些人排列整齐。挡在前面的塔盾非常整齐,彼此之间紧密的仿佛没有缝隙。头盔与肩盔严严实实护住了一切,就算是最高明的弓箭手也找不出破绽。面对防护如此严密的“乌龟壳”,就算自己这边占据寨墙优势,居高临下射箭,也很难给对方造成伤害。

    他看到了天浩,那个年轻小子被四面塔盾围着,站在军阵侧面。

    满面愠怒的雄奎抬手指着那个位置,发出粗野狂暴的咆哮:“小子,你想干什么?”

    用大嗓门长时间嘶吼会撕裂声带。天浩早早用薄铁皮做了个简单的卷筒喇叭。他警惕地观望四周,确定没有任何弓箭手之类存在,这才从塔盾的严密保护中探出少许身子,发出足以让对面所有人听见的声音。

    “把我的人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交人?

    雄奎压根没想过这种事。

    他苍老的脸上肌肉微微抽搐,惊讶与怒火使表情扭曲得一片狰狞:“都说了你弄错了,这里是环车寨,没有你要的人。另外,昨天你不是说有三天时间嘛,怎么今天一大早就……”

    “我改主意了。”天浩冷冰冰地打断了他的话:“立刻交人,没得商量。”

    “码的,有本事你就攻进来!”被激怒的雄奎仿佛一头饿兽,他像雄性成年大猩猩那样用拳头狠狠砸了几下自己的胸口:“来啊!人多了不起吗?老子很久没动刀了,让我多砍几颗脑袋过过瘾。”

    天浩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下达了撤退令。整个军阵随着几名十人首的号令,保持着整齐统一的步调拔起塔盾,依序后退。整个过程无人喧哗,站在塔楼上的弓箭手无法找到破绽,看到这一幕的环车寨村民纷纷张大了嘴,半天也合不拢。

    雄奎听到亲信在身边用震撼的语调喃喃自语:“……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这也是盘桓在雄奎脑海里的最大疑问。

    ……

    第一块石头从空中落下,砸中塔楼的时候,雄奎就知道事情变得很麻烦。

    磐石寨的人占据地利优势,他们趁着夜色把重型弩炮搬上山顶,居高临下用石块抛射。四台弩炮轮番轰炸,一会儿是铺天盖地的碎石,一会儿是巨大坚硬的成块岩石。

    寨子北面的塔楼被砸塌了。即便是粗大的原木也无法抵挡来自空中的袭击。高度加上速度,以及石块自身重量,组合在一起变成了令人惊恐的可怕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