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五节 货币真相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公平的人。”

    “我尊重你们,也希望你们同样尊重我。”

    “牛族人不是傻瓜,随便用几块破铜烂铁就从我们手中换走钢铁兵器的日子结束了。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希望大家能记住我的话,磐石领欢迎每一个诚实认真做生意的朋友。就像我们经常唱的那支歌朋友来了有好酒。你们将在这里受到最好的招待,买到你们最满意的货物。”

    “当然,你们还应该对后面的歌词加深印象若是来了豺狼,迎接它的有刀枪。”

    说着,天浩随手抓起摆在旁坐旁边桌子上的人头,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那是狮王亲戚建中的脑袋。

    尽管有种种令人不快,气氛紧张的小插曲,但就整个交易过程来看,仍然算是顺利。

    整整一个货场的泥炭被清空,装上商人们带来的大车,被各种牲口拖着,在车夫的吆喝声中离开了磐石城。

    蜂窝煤的制作谈不上什么技术含量,北方蛮族虽然愚昧,却不是没脑子的傻瓜。这种东西只要用上几次就能明白其原理,烙印在遗传基因深处的全范围高效率模仿天赋永远不会磨损,即便是在这个时代,仍能发扬光大。

    块头很大的天狂走过来,在天浩旁边站定,看着远处货场上正在指导装货的商人,声音压得很低“老三,我觉得你这种搞法没用。”

    天浩偏头看了他一眼“你指的是什么”

    “银子。”天狂直言不讳“我们都知道银子的价值,狮王也不是傻瓜。他摆明了想用没有银子的假钱从别人手里抢东西,天底下又不止他一个聪明人老三,我觉得这些来买泥炭的家伙肯定早就知道这件事,就算不是所有人都清楚,至少也有那么一、两个。”

    天浩笑了“你说的对。”

    天狂被他的笑容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地问“怎么你知道”

    “正如你刚才说的,我知道,而且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也知道。”天浩把视线回转到远处的商人身上,淡淡地说。

    这话出乎意料之外,天狂瞬间觉得脑子不够用。他皱眉思考了很久,不太确定地问“就因为他们是狮族人”

    “算是一部分原因,但不全面。”天浩嘴角略微上扬,笑容冰冷又残酷“你以为他们装聋作哑就是好人哼他们也想发财,想要借着狮王掠夺财富的同时中饱私囊。还记得他们刚来的时候,我站在楼顶阳台上说过的话吗”

    天狂绞尽脑汁想了半分钟,认真地问“韭菜”

    “没错,就是韭菜。”天浩深深吸了口气“他们肆意收割别人的财富,愚弄我们牛族,用一些毫无价值的金属圆片当做钱,换走武器和铠甲。我为什么看不起赤蹄城主牛铜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一个没脑子的废物从头到尾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就算有那么一点点怀疑,也没想过要去证实。他惧怕遭到狮王的报复,却从未想过他是一个牛族人。”

    稍事停顿,天浩恶狠狠的再次发声“还有巫源,他是一个真正的叛徒。”

    天狂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惊悚震撼的表情在他脸上迅速蔓延“老三,你说的是真的”

    天浩沉着地点点头“师勇亲口告诉我,三城联军攻破獠牙城的时候,巫源带着几个豕人跑到碎金城向他求援。卑躬屈膝,苦苦哀求,就差没跪在地上磕头。师勇当时就觉得奇怪,豕人与其它部族的外表区别很大,而且巫源刚见面就表明了他的身份。那时候师勇站在不同立场,被俘后也拒绝投降,这件事情才一直瞒到现在。”

    强烈的杀意从天狂体内释放出来,如同一股强劲的气流,瞬间席卷了以他为核心的小范围圈子。他下意识抬手去抓斜插在背后的长柄战斧,冰凉坚硬的金属握柄在手心里紧贴又松开,理智告诉他这种动作毫无意义,但天狂就是觉得眼前仿佛晃动着一个肮脏卑鄙的影像,很模糊,却能看清对方尖锐的獠牙,流淌着毒汁的舌头,还有那张丑陋到极点的脸。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天狂从不怀疑天浩的话。在过去的几年里,无数例子早已证明只要是他以肯定语气说出的内容,哪怕再荒谬也会成为现实“他是巫师,他是我们雷牛部的族巫啊”

    天浩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这同样是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侧转身子,注视着站在旁边的天狂,看着他魁梧巨大的身躯,一双燃烧着愤怒火焰的眼睛正朝着红色转变,那是被激怒大脑促使眼部充血导致的效果。

    “可能是因为权力,也可能是因为财富。”天浩的声音非常冷静“每个人做事都需要理由,需要与利益有关的驱动。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凶手可以得到死者的财产,以及食物。如果把凶手的地位抬高,一位城主,一位领主,甚至是一个王,他通过杀人这种行为就能得到更多的东西一座城市,一块领地,一顶王冠。”

    “他已经是族巫了,除了雷角之王,他是我们部落里真正的第二号人物。”愤怒驱使肌肉在天狂脸上扭曲“就连老祭司见了他也要行礼下跪,老三你也得对他恭恭敬敬,他究竟想要什么”

    “巫源不是头领,不是城主,更不是领主,所以他只能以行巫者的身份往上走。”天浩用平淡语调述说自己的猜想“成为一族国师是所有行巫者的梦想,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自古以来,财富是权力的最佳匹配,穷困的国王被人鄙视,肆意挥洒金钱的王者才能得到尊敬。”

    “牛伟邦正值壮年,他很聪明,除了正常的祭祀,部落大小事务几乎由他一人决断,巫源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平俊这些年收集了很多情报,巫源和牛伟邦之间一直存在矛盾,真正决裂是六年前,牛伟邦收回了巫源在族群政务方面的所有权力,一怒之下,巫源离开雷角城,前往牛铜的赤蹄城定居。从那以后,除了每年两次重要的祭祀,他从不涉足雷角城。”

    “巫源是个不甘心居于人下的家伙,他心高气傲,一直寻找机会压过牛伟邦。狮王的货币制度在他看来是最好的机会,只要有钱,就能由下自上迫使牛伟邦改变某些政策,让巫源重新回到雷角城掌控大权。所有”

    “等等”天狂打断了天浩的话,他很疑惑“老三,我明白的你的意思。可是钱这种东西,真有那么大的作用”

    天浩笑了。

    他伸手从衣袋里取出一枚新造的银币,平摊着放在掌心中央“它有着极其复杂的定义。纯洁、美丽、肮脏、丑陋最美好和最邪恶的定义都能使用,而且每一条定义都很准确,让人无法反驳。它能推动整个社会进步,同时也会带来各种问题。”

    抬起头,看着远处那些仍在货场上忙碌的商人,天浩在微笑中发出感慨“我之所以说他们是韭菜,是因为他们贪婪又自私。你别看他们之前在大厅里看到用水检验银币成色的时候个个都很惊讶,其实他们早就知道狮族货币含银量不足。之所以没有揭穿,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他们没有证据,再有就是他们自己也想从中谋求好处。狮族的铸币方法简单粗糙,只要弄到模板,就能自己铸私钱。”

    天狂觉得短短几分钟内感受到震惊远远超过此前任何时候。他不由得张大了嘴,惊骇地问“老三,你你在开玩笑吧这种搞法狮王狮王肯定会杀了他们。”

    “呵呵,你想多了。”鄙夷的微笑在天浩脸上泛起“如果没有狮王陛下的默许,你以为他们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默许”天狂简单的思维变得迟滞“这怎么可能这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什么区别”

    “狮王比你想象中要聪明。”天浩叹了口气,脑海里回放着平俊收集的各种情报“货币制度的本质,其实就是财富和多余生产力的延续。狮王想要得到部落贵族的支持,就必须分出一些好处给这些人。简单的赏赐几千公斤粮食,几百匹棉布,这种程度的赏赐在高等贵族看来其实不算什么。就拿磐石领来说吧,二哥你想想,如果牛王陛下现在赏赐我们五千公斤粮食,五百匹布,你会是什么反应”

    “我会很高兴。”天狂抬手挠了挠头,期期艾艾,不太确定地说“好像就只是高兴,没别的。”

    天浩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他“你会因此跪下来朝着黑角城方向磕头,痛哭流涕大声向陛下感恩,花上好几天时间诵念他的名字吗”

    “不会。”天狂很老实,认真地摇头。

    “这就是最大区别啊”天浩继续发出长叹“想想从前,每年冬天寨子里都有人饿死,那时候不要说是几千斤粮食,哪怕大王下令给每家分到一个馒头,所有人都会对他感恩戴德。后来粮食多了,我们都能吃饱,馒头也就变得不怎么重要,呵呵就连你都认为,面对几千公斤粮食的赏赐,最多说声谢谢。”

    “二哥,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我只是打个比方。狮族不缺粮,狮王陛下更不可能让他手下的官员饿着肚子干活儿。但你得明白,一个合格的领袖不能独善其身,想要得到支持,就必须把更多的人拉进同一个利益圈子。当正常赏赐很难,甚至无法满足支持者群体的时候,就必须加大赏赐力度,用更加丰厚的物质刺激他们继续保持忠诚。这种方法有着很大弊端,会导致储备物质大幅度缩减,所以狮王推出那种含银量极少的货币,表面上没有明说,其实默许了有能力的贵族私下铸币。当然,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我估计最迟明年,狮王就会全面收回铸币权,另造新模,发行取代旧币的新币。”

    天狂若有所思“他要放出一部分好处给下面的人”

    天浩点点头“准确地说,受益者群体是贵族,与平民无关。”

    天狂的眼神有些奇怪“这太可怕了,那些钱全是垃圾,毫无用处。”

    “这是一种正常的财富掠夺行为。”天浩淡淡地笑着“首先在本族范围内取得货币信用,强行收取一部分平民财富为基础,进而把货币制度扩大到其它部族,通过大量收拢外来财富的方法填补内部损耗。最后,全面改换现有的货币制度,以新币取代旧币,重新制定价值规则,这就是狮王的阴谋。”

    作为文明时代苏醒的休眠者,天浩早已看穿了狮王的计划。

    其实聪明人很多,大国师巫彭就是其中之一,因为牛族的态度很强硬,迟迟不肯加入狮族的货币体系。

    “巫源想要得到更多的财富,想要一步登天,所以他心甘情愿成为狮王在我们族群内部的代言人。还记得金生吗他的商队以前经常来我们寨子,每次交易都用狮族货币结算,那时候我总要以各种理由让他以实物交换。粮食不够吃,衣服不够穿,磐石寨只要米面和布匹呵呵,他拿我没办法,又不敢强行让我收下那些钱,只能老老实实接受我的要求。”

    天狂用力点着头“同彪他们私底下做了很多狮族人的钱,我见过。”

    “我们撑过了最艰难的时期。”看着远处的货场,天浩的声音透出几分凶狠,发出邪恶的冷笑“现在轮到他们了。狮王的掠夺计划涵盖了所有部族,商人可不比贵族,排水量检测法的精准率很高,这事儿很快就会传开。到时候,所有部落的商人群起攻之,狮族内部肯定会爆发变乱。我是很想看看狮王陛下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希望他不会令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