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八节 交心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他还是从前那种高大冷峻的样子,不苟言笑,线条粗硬的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仿佛一块活动的人形岩石。

    他带来了大队人马,目测数量超过一千,带队的两名统领天浩都认识,一个是廖秋,一个是刚典。

    摒去左右,房间里只有天浩和牛伟邦两个人。这是最适合私谈的密室,家具摆设很简单,除了两把椅子,只有中间的一张茶几。

    雷角之王一直保持沉默,他用深沉的目光注视年轻领主,看着他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摆在茶几上的陶壶,分别给两个杯子倒满。

    “我还以为你要永远躲着我,就连打了胜仗也不敢来雷角城向我报信。”牛伟邦显得有些渴,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把空杯子重重放下,发出打破屋内沉静的撞击。

    “你该不是怕了我吧亲爱的小表弟。”不等天浩说话,他以幅度很大的动作将上身前倾,用手指着摆在面前的空杯“再给我来点儿。”

    天浩笑了。

    这笑容毫不作伪,平淡又自然。

    再次拿起茶壶,在杯子正上方倾斜,浅褐色的茶水与杯子之间连成一条弧线。以仔细的态度完成一整套倒茶动作,天浩放下茶壶,将杯子推到牛伟邦面前,笑容充满了温暖和善意“这才是我熟悉的王,真正的雷角之王。”

    停顿片刻,他继续道“其实我也在等你。”

    “你这个狡猾的家伙。”牛伟邦恶狠狠地盯着他。

    天浩不为所动,微笑依旧。

    足足对峙了半分钟,凶狠冰冷的神情在像冰遇到太阳一样融化。

    “见鬼,为什么你老是这种胸有成竹的样子”牛伟邦很是粗俗地啐了口唾沫,悻悻地说“码1的,我可是部族之王,你就不能低个头,弯个腰,说几句好听话,至少对我表示出场面上的尊敬也好啊”

    天浩眼睛里释放出天真纯洁的目光“如果你喜欢,我当然可以这样做。问题是这样有意思吗”

    随着肌肉扭曲,愤怒爬上了牛伟邦的脸,他变得狰狞又凶狠“你为什么不是个女人那样我就能把你娶过来,扔在床上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天浩阴测测地笑着,伸出右手,抬起两根手指“我这人有个习惯,总会随身带把剪子。顺便说一句,永远不要小看女人。”

    牛伟邦盯着他“所以你当着牛凌啸的面,杀了他最喜欢的妞”

    天浩摇摇头“是他自己动的手,我连一根指头都没碰过。”

    牛伟邦迟疑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那女人我见过,很漂亮,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凶牛之王,这个狗杂种可真下得了手。”

    “巫源得到了他的庇护,他们现在是一伙的。”天浩淡化了笑意,神情逐渐变得认真起来。

    之前发出的密函有两份,一份给了大国师巫彭,另一份送往雷角城,给了牛伟邦。

    他微微点头“所有事情都连起来了,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照这么看,雷角城的谣言也是他在背后主使,还有其它几件事我一直不喜欢这个家伙,只是看在他族巫的身份才没有动手。”

    “你现在同样动不了他。”天浩提醒道“牛凌啸把他藏了起来,而且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

    法律很多时候是用于限制平民,贵族和巫师属于权力群体。没有切实雄厚的证据,很难指控一名贵族。就像文明时代肥皂剧里花钱买通律师打赢官司的富翁反派,得意地大声叫嚣“有钱就是了不起,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我很了解巫源。”牛伟邦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发出冷笑“他可不会如你想的那么老实。这是个不甘心屈居人下的家伙,他肯定还有后续动作。只要牢牢盯着他,就能抓住把柄。到时候,就算陛下也保不住他。”

    “这不是什么秘密。”天浩再次笑了“你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对告诉我这些”

    牛伟邦猛然抬起头,厉声道“你还想怎么样要我对你鞠躬行礼,感谢你打了胜仗,带回来那么多俘虏”

    天浩耸了耸肩“这是事实。”

    他不担心这样做会触怒牛伟邦,雷角之王面冷心热,既然主动来到磐石城,就说明他有了计较,不会在这些旁枝末节的问题上纠缠不清。

    牛伟邦冷冷地“哼”了一声,冷傲的神情在脸上浮现“我是来告诉你,你得走了。”

    天浩在心中发出无声的叹息“你指的是锁龙关”

    牛伟邦神情严肃,点点头“这是陛下的命令,上个星期刚送过来。按照我们牛族的法律,雷牛部今年出兵两千,你我各派一千,必须是最精锐的战士。”

    轮值锁龙关,这是所有野蛮人贵族都必须面对的事情。除了来自族群上层分派的战士名额,被指派的贵族必须亲自带队,以半年为期前往锁龙关,就地驻扎,随同作战。

    驻守锁龙关的军队是蛮族精锐,真正的百战精兵。以雷牛部这次派出的两千名精锐为例,这些人在关上还要进一步筛选,最终只有数百人留下来。

    贵族轮驻制度起源于数百年前的大战。锁龙关位置特殊,各部落之间矛盾不断,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抛弃仇恨一心为公,所以从那时开始,各部落首领以十年为期召开会议,每个部落推选五名统领,由大家从这些人当中投票选出一正、两幅三名统帅,全权负责锁龙关。

    统帅的权力非常大,掌控各部族发往锁龙关的所有物资,可视情况改变兵力部署及征调。总之,有资格担任锁龙关统帅的人寥寥无几,却都是所有部族公认的优秀将领。他们不接受来自任何一个族群之王的命令,只服从部族大会所有王者共同签发的文件。无论士兵还是将领,一旦成为锁龙关真正意义上的驻防者,就必须抛弃族群观念,除了伤病战残正常退役,永远都得留在那片土地上。

    统帅为终身制,只有统帅自己提出,或各部之王觉得统帅年老力衰,必须更换的时候,可以临时召开大会,推选出新的接替者。

    与其说是贵族轮驻,不如说是以轮战方式对野蛮人军队进行人员优选。虽说以防御为主,却无法避免正常情况下出关作战。这是所有城主以上级别贵族必须经历的环节,即便是最怕死的胆小鬼,也必须服从蛮族组训,老老实实带队前往锁龙关,在那个充满死亡气息的地方待足半年。

    天浩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他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却没想到会是现在。

    沉默片刻,他抬起头,直视着牛伟邦的双眼,平静地问“什么时候出发”

    这种事无可避免,他也没兴趣思考是否与藏在暗处的敌人是否存在某种关联。躲不过,避不开,反对与哀求只会带来更多问题,甚至整体局面一发不可收拾。与其期期艾艾的畏缩,不如干脆利落的接受。

    “最迟后天。”牛伟邦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我就知道你连半个多余的字都不会问。码1的大国师在看人方面的确眼光独到,他说过你不会在重要问题上拖后腿,老子当时还不信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坚决,哪怕稍微犹豫一下都好,至少让我觉得你不是我想象中那种硬汉,给点满足感行不行”

    天浩笑了“你永远都是我的王。”

    牛伟邦凝视着他,咬牙切齿“知道吗,我想揍你一顿。”

    这是句玩笑话,天浩却鬼使神差微笑着冒出一句文明时代的话“好啊,尽管来,我有医保。”

    雷角之王迷惑了“衣包那是什么”

    自娱自乐的笑话绝不能过分,说太多会露出马脚,天浩及时收手,他忽略了牛伟邦的问题,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正色道“今年是免税的最后一年。从明年开始,我会按照百分之三十的税率正常缴纳。”

    牛伟邦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水,用深沉的目光盯着他“这是我走进这个房间直到现在,听到最暖心,也是最喜欢的一句话。”

    “这是我的职责。”天浩用微笑向他致意“你是一位优秀的王,值得尊敬。”

    他承认话里有奉承的意思,但绝不是故意的拍马溜须。

    笑意从牛伟邦眼底一闪而过。

    “说真的,你比我强。”

    他在脑海中思考已久,终于决定说出内心的感慨“短短几年时间,从一个小小的寨子发展为城市,灭掉了豕族,磐石城加上雷角城两地的俘虏总数超过二十万阿浩,你做的这些事情真让我眼红。我承认,我的确嫉妒你。尤其是廖秋带着豕人俘虏回到雷角城的那段时间,有大半个月我都待在家里不肯出来。你的功劳比我大,而且还是战功。我这个王被你稳稳压了下去,连气儿都喘不过来。”

    天浩笑着安慰“你想多了。”

    “但我不得不想。”牛伟邦神情庄重“我必须思考究竟是什么地方做错了。我想成为一个公平公正的王。贵族就得有贵族的样子,我们统治平民,我们得成为他们心目中的榜样。以前我觉得自己做的不错,就连大国师也对我多有称赞。可是从你出现之后,很多人都改变了想法。没有对比就不知道自己的短处,我想揍你,甚至想过要杀了你。”

    “但你没有这样做。”天浩笑容依旧。

    “我下不了手”牛伟邦用力抹了一把脸,瓮声瓮气地说“那是卑鄙者的行为,我的所作所为要对得起祖先,对得起我死去的父亲。”

    天浩点头赞许“这才是真正的贵族行为准则。”

    “放心的去吧”雷角之王提高音量“带着廖秋一起去,半年时间很快就能过去,我们都趁着这个机会各自磨练。我得学学你在磐石城搞的这一套。码1的,你送给我的豕人俘虏实在太多了,光是把他们教训听话就费了我很大力气。真不明白,同样都是豕人,为什么你手下这些家伙老老实实听话,我那边的却一个个连叫都叫不动,非得用鞭子抽着才会走路”

    天浩笑道“你是这里的王,磐石城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牛伟邦从椅子上站起来,他舒展了一下胳膊,用力拍着天浩的肩膀大声笑道“我饿了,今天你必须好好招待我,得有肉和鱼,还有酒。”

    “没问题。”

    心情舒畅的人总是容易喝多。天浩不断劝酒,尽管苹果酒度数不高,很少喝酒的牛伟邦还是喝得酩酊大醉。

    安置好来自黑角城的军队,天浩立刻召集亲信,简短急促的发布各种命令。

    主要是挑选随同前往锁龙关的士兵,这项工作由天狂负责。

    安排好一切,天浩带着卫队翻身上马,朝着渔村方向疾驰。

    抵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快步走进伊丽莎白的房间,看着神情喜悦的少女,天浩认真地说“收拾一下,回家吧。”

    她恢复得不错,孢子植入手术获得了完美成功,寄生吻合率是目前为止所有目标当中最高的一个,没有丝毫排斥反应。

    伊丽莎白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回家你指的是什么”

    “回大陆南方,尊敬的艾尔普索女伯爵。”天浩微笑着说“我已经让他们去准备船,博纳尔现在应该接到了命令,还有碎齿,他们会陪着你一起回去。”

    少女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她用力咬了一下嘴唇,随即松开“不是说还有两个月才走吗”

    “临时出了点问题。”天浩不打算过多解释,他的态度很坚决“准备一下,今晚就走。”

    她有些抗拒,却拗不过已经被孢子寄生的大脑主观意识。服从思维压倒了感情,伊丽莎白只能转身走到床前,侧身拉开旁边的柜子,拿出一个做工精致的木箱。

    箱子里装着换洗衣服。

    她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提前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