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九节 离开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r />

    天浩以目光跟随着伊丽莎白的脚步,她走到哪儿,就移到哪儿。<r />

    <r />

    需要带走的东西不多,两个手提箱足够装下。<r />

    <r />

    脱去长裙,换上便于活动的裤子,上衣和马甲是牛族女人早在几个月前就准备好,按照南方白人贵族特有的款式缝纫。<r />

    <r />

    三个首饰匣里装满了宝石。翡翠、玛瑙、金刚钻……小行星撞击地球引发了巨大的板块活动,新一轮的地质变化在大陆北方产生了各种矿物。很多地方都能找到这些闪亮的石头,可是在野蛮人看来它们毫无意义,不能吃也不能穿,充其量只是一种装饰。<r />

    <r />

    在白人眼里,它们是珍贵的,价值连城的宝物。<r />

    <r />

    天浩坐在椅子上,拉着伊丽莎白的手,这场景就像巨大的食人野兽抓住一个小女孩,居高临下端详着猎物,寻找最适合下口的位置。<r />

    <r />

    他认真交代着注意事项“遇到事情多与博纳尔商量,还有鲍勃和斯图尔特,他们是你身边最值得信赖的人。”<r />

    <r />

    除了伊丽莎白和博纳尔,天浩对“黑曜石号”上的其他水手也在进行意识同化。按照他的命令,所有水手单独关押,只要在固定的范围活动,并不干涉他们的日常生活。虽然不可能消除每一个人对北方蛮族的敌意,却可以改变一部分人的想法。天浩要求看守的亲卫们学习英文,意义就在于此————双方无法正常交谈,就很难消除隔阂,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r />

    <r />

    鲍勃和斯图尔特是转化最成功的两名水手。他们与博纳尔一样,都接受了孢子移植手术。<r />

    <r />

    如果时间再多一些,天浩觉得还能再转化几个人。哪怕只多一个,也能为伊丽莎白回到南方的计划增加成功几率。<r />

    <r />

    牛伟邦来的太不是时候。<r />

    <r />

    但这种事不能怪他。天浩仔细看过文件,命令由牛王陛下亲自签发,规定了出发时间,绝对不容违背。<r />

    <r />

    这是部落的传统,也是每一个部落贵族必须遵守的职责。<r />

    <r />

    伊丽莎白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在放弃希望与重获期盼之间来回游走“……我不想走,我想留下来陪你。”<r />

    <r />

    天浩的神情丝毫没有变化,他不再温和,语气虽未冰冷,却比之前少了很多感情成分“不行。”<r />

    <r />

    “……可是……”伊丽莎白再也无法控制,泪水一下子从眼眶里涌了出来“……我爱你,我爱你啊!”<r />

    <r />

    “爱我就帮我做事。”天浩回答得非常迅速,不假思索,强硬的语气不容商量,更不容抗拒“你应该明白,从我把你留下,开始训练的那天起,你就注定了必须服从我的命令。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贵族身份,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r />

    <r />

    天浩强压着从心底腾起的怒火,冷冷地说“磐石城的粮食很珍贵,我不养废物。”<r />

    <r />

    现在的伊丽莎白,不是以前的那个伊丽莎白。虽然外貌一模一样,身体结构也没有变化,可她的大脑思维已经改变,主观意识完全被孢子控制,个人思维被压制在极小的范围,而且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将被寄生孢子一点点吞噬干净。<r />

    <r />

    孢子与宿主之间的关系是如此奇妙,必须首先让宿主产生接纳心理,进而对孢子生成主体产生认同感。朋友,或者比这个更加亲密的关系,当然也包括因为爱情产生的恋人。<r />

    <r />

    曲齿是天浩的第一个改造目标。可是就成功率与融合程度来看,曲齿最多只能达到伊丽莎白的百分之八十。<r />

    <r />

    她爱上了年轻的领主。虽然这种爱情看起来荒诞又可笑,却是真正超越了年龄和种族的情感释放。伊丽莎白今年15岁,她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和认知停留在自我禁锢的狭窄圈子里。她喜欢骑士小说,喜欢浪漫故事,尤其喜欢听《灰姑娘》这个故事。<r />

    <r />

    刚被正江抓回渔村的那几天,她因为惊吓整夜睡不着觉。天浩总会在她惊恐不适的时候出现,点着灯,隔着被子搂着她,用温和的声音讲述邪恶继母和女孩,讲述她痛苦悲惨被欺压的生活,讲述王子的晚会,还有那双连接两个年轻人心灵的水晶鞋。<r />

    <r />

    定位很重要。<r />

    <r />

    天浩从一开始没把伊丽莎白当做自己人。<r />

    <r />

    从文明时代而来的他,对白皮充满了深深的戒备,以及仇恨。后者起源很单纯,因为深爱的女友。前者就比较复杂,民族、国家、其它方方面面的东西……用“爱国者”三个字可以简单囊括。<r />

    <r />

    最重要的原因————她不是我们的人。<r />

    <r />

    如果是蛮族,就算伊丽莎白没有阿依那么独特的身形,很胖,肥壮,天浩都有可能接受。一个主动向男人表示爱慕的女人总是惹人怜悯,她的感情纯洁真诚,天浩从不怀疑伊丽莎白为了爱情愿意付出一切。<r />

    <r />

    很遗憾,她是异族。<r />

    <r />

    天浩对伊丽莎白的态度就像一只猫咪,或是一条狗。可以趴在主人脚下撒娇,可以伸出舌头舔舔主人的手,特别宠溺的时候甚至允许你露出爪子,偶尔发点儿小脾气……但无论如何,猫狗毕竟是宠物,老老实实听话,你可以衣食无忧,若是你思想叛逆,主人也不介意将你开膛破肚,抽筋剥皮,洗净斩块,多加葱姜炖煮,再来一壶老酒。<r />

    <r />

    如果天浩想要女人,只要一个眼神,立刻就有无数女人争先恐后扑上来。<r />

    <r />

    伊丽莎白相貌只能算是一般,这几个月的特殊训练对她进行了全方位调整,整个人显现出特殊气质,女性身材的瞩目点也显露无遗。然而天浩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很准————他需要一个工具,一个能够在大陆南方掀起风雨的异族亲信,而不是一个只能在床前月下陪着自己享受人生的玩具。<r />

    <r />

    假若老子想要,随随便便就能从磐石领挑出几千个女人。控制她们的饮食,每天按照标准芭蕾课程严格训练,瑜伽和形体课程同步跟上,简单的音乐和绘画,再启发她们在文学诗歌方面产生兴趣……照这样培养下去,符合审美观的漂亮妞很快就能填满年轻领主的后宫。<r />

    <r />

    文明时代早已证明“天生丽质”是一句屁话。化妆术是如此神奇,面目可憎的妖怪可以通过化妆变成绝世佳人。超凡脱俗的美貌停留于外表,以至于男男女女在确定双方关系之前,都要想方设法编造借口,让对方洗个澡或洗把脸,让清水冲去铅华,展示真容。<r />

    <r />

    当然这有夸张的成分,但天浩不是小男生,他渴望爱情,却不会接受任何一种超出固定界限的爱情。<r />

    <r />

    现在已经没必要对伊丽莎白和颜悦色。她的主观意识被孢子控制,撒娇耍赖只是残余意识在作怪。就像投资,对某个需要的目标长期喂食,对其进行引诱。现在目的达到,天浩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对伊丽莎白百依百顺,继续让她产生情感依赖。<r />

    <r />

    已经没这必要,无论她愿意还是拒绝,现在都是我的人,必须无条件服从。<r />

    <r />

    ……<r />

    <r />

    月色在平静的海面上耀起一层银辉,“黑曜石号”静静地停在港口。在野蛮人眼里,它实在太小,根本不能算横渡大洋的海船,充其量只是一艘近海渔船。<r />

    <r />

    穿戴整齐的水手们已经上了甲板,做着出航前的准备工作。他们很兴奋,不断的交头接耳,尽管小心翼翼控制音量,仍能偶尔听到他们交谈的只言片语。<r />

    <r />

    “我们要离开这个地方。”<r />

    <r />

    “圣主保佑,这些野蛮的巨人终于放了我们。”<r />

    <r />

    “回去以后我要在酒馆里躺上三天三夜,我要喝光成桶的啤酒,还有杜松子酒。”<r />

    <r />

    “这段时间我受够了,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杀光这些该死的野蛮人。”<r />

    <r />

    “没想到船长带在身边那小子居然是个妞,还挺漂亮的。嘿嘿嘿嘿……暂时服从她的命令吧!我用脑袋打赌,她肯定跟那个所谓的巨人领主睡过,说不定还怀了野蛮人的种。”<r />

    <r />

    “听我说,都不要急,这几天在海上,无论他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没有我们他们不可能开走这艘船,巨人领主和伊丽莎白之间肯定有某种阴谋。大家都耐住性子,一切等到靠岸登陆。我会带着你们向国王和教廷报告,只要把伊丽莎白供出去,我们就能得到丰厚的奖金。”<r />

    <r />

    “你说的没错,我赞成。”<r />

    <r />

    密如蚊讷的低声交谈无法被监管者听见,但是天浩不同,他的身体器官经过连续强化,无论现在还是之前,他都能听到这些水手在私下密谈,不外乎就是此类内容告密、反叛、发财、杀人……<r />

    <r />

    他们至少说对了一件事————“黑曜石号”必须依靠这些人才能扬帆出海。<r />

    <r />

    食物和饮水已经搬入船舱,毛皮和其它货物也运到了船上。天浩从博纳尔、鲍勃和斯图尔特面前走过,对他们置若罔闻,连个招呼都不打,径直来到伊丽莎白面前,伸手为她整了整散乱的衣服领口,认真地说“去吧!”<r />

    <r />

    她漂亮的蓝色眼睛紧盯着天浩“我还能回来吗?”<r />

    <r />

    犹豫片刻,天浩微微点了点头“如果有这种需要,我会派人去接你。”<r />

    <r />

    这种时候需要给彷徨的女孩一点鼓励,一点看似渺茫却足以安定心灵的希望。<r />

    <r />

    她转身上船,走得是如此果决。<r />

    <r />

    伊丽莎白很清楚,这才是自己必须面对的未来。<r />

    <r />

    松开缆绳,庞大的船身缓缓离开码头,驶向大海。<r />

    <r />

    不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大毒蛇号”山一般庞大的黑影。它将陪着“黑曜石号”离开北方世界,一路向南。<r />

    <r />

    ……<r />

    <r />

    庞大的军队离开磐石城,朝着南面而去。<r />

    <r />

    春天唤醒了荒芜的大地,无数绿色从各个角落里生长出来,不同层次,不同位置,重叠或稀疏,其间夹杂着白与黄的花瓣。靠近城寨的区域随时可以看到人群在活动,他们牵着牲口耕耘农田,女人帮助丈夫挖坑播种,同时还要关照嬉笑乱跑的孩子。<r />

    <r />

    杂乱又真实的生活,有序旋转的世界。<r />

    <r />

    大路上不断有骑兵奔驰,他们三人成队,承担着哨戒与传递消息的任务。按照北方蛮族各部落之间共同遵守的约定,所有前往锁龙关的部队均为友军,无论任何时候都禁止攻击。哪怕是部族之间杀父夺妻的血仇,只能通过正常的战争方式解决。<r />

    <r />

    蛮族大会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任何部落胆敢触犯,都将遭到所有人斥责,成为公敌。<r />

    <r />

    一千名牛族步兵,一千名豕人重步兵,两千人的军队规模不算大,却引得沿途民众纷纷围观。<r />

    <r />

    装备精良,军容整齐,彪悍的战士神情冷峻,举手抬足都表明他们是真正的精锐。<r />

    <r />

    马匹数量不多,除了天浩与廖秋,加上数十人亲卫队,其余的人都是步行。<r />

    <r />

    “我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在虎族人的领地上漫步。”天浩拉着缰绳,以娴熟的动作操控马匹,低声发出感慨。<r />

    <r />

    廖秋穿着一件做工精巧的锁甲,金属环扣编制的防护层严严实实覆盖着从肩膀到手腕每一个角落。他掀起钢制头盔的面罩,微笑着说“牛族与虎族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我们需要马,他们需要武器和铠甲,可是谁也不肯让步。如果不是看在大家都崇信兽神的份上,早就杀得你死我活。”<r />

    <r />

    锁甲虽然比钢甲轻巧,但穿在身上久了同样很不舒服。天浩活动了一下酸软的肩膀,叹了口气,半开玩笑地说“我们应该推选出一位皇帝,这样才能真正把所有部落联合起来。”<r />

    <r />

    廖秋双腿夹住马腹,确保上身保持平衡。他目光沉凝“你说的没错。这种事情做起来很难,以前有人试过,而且不止一个……他们谁都没有成功。”<r />

    <r />

    天浩没有对这个问题深入讨论。<r />

    <r />

    只要引起思考就够了,很多问题注定了至少现在不可能找到答案,但只要把种子播撒下去,适当的浇点儿水,再给点儿肥料,就算不能茁壮成长,它至少会发芽,露出苗头。<r />

    <r />

    “走吧,希望今天晚上能穿过虎族领地,进入狮族人的地盘。”<r />

    <r />

    队伍加快了速度。<r />

    <r />

    <r />

    <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