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五节 以金钱开路
作者:黑天魔神   宿主最新章节     
    鹰镇全目光阴冷,恨恨地说“还有撒克逊王国的旗号,莱茵王国、维京王国就连上主之国也来了。哼规模挺大的,又是一次五大王国全体出动。”

    类似的情况以前也有,南方五大王国合力进攻锁龙关,兵力至少多达百万。他们采取轮战制度,任何一方都不能退缩。蛮族方面依托关隘地形,配合灵活多变的战术,双方就这样你来我往,最后演变为长期相持。

    看着远处在白人步兵保护下层层设防的那些火炮,师正浩叹了口气“还是下达防御令吧,他们的炮弹要打过来了。”

    小规模的战斗只是前奏,每次接触战结束,白人军队总会摆开火炮,对着锁龙关狂轰滥炸。限于目前的技术,大威力后装炮尚未出现,实心炮弹对城墙损害不大,但只要提高仰角,总会有炮弹射上城头,给驻守士兵带来伤亡。

    针对这种情况,关隘内侧修建了很多隐蔽所,士兵们可以在炮击的时候暂时离开各自岗位避开攻击。白人的大口径火炮没有曲射能力,迫击炮虽然结构简单,却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产物。

    虎勇先缓缓点头,他对师正浩的提议并无意见,最后看了一眼遍地尸骸的战场,他转过身,用沉闷的语调说“都下去吧召集主要统领开个会,看看接下来的仗该怎么打。那些该死的白人他们以前不是这个样子。”

    征战数十年,虎勇先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凶悍的白人士兵。

    这不正常。

    师正浩转身跟上主帅的脚步,压低声音“这次的情况不太对劲儿,难道我们要向守护神祈祷”

    鹰镇全刚好走到近处,听见这句话,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不至于吧上次向守护神祈祷还是十多年的事情,那时候神灵就警告我们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再次祈祷。”

    虎勇先被两人说得心烦意乱,他面色阴沉“向守护神祈祷是我们最后的办法。别管这事儿了,先召集大家商议。我有预感,白人这次的行动与往次不同,他们这次应该是不死不休,对锁龙关势在必得。”

    大陆南方,撒克逊王国,多赛特郡,蒙特市。

    人口密集的城市很少能看见大片绿地,文明时代“寸土寸金”的房地产理念在这里同样适用。在国王的统治下,公园变成了贵族专属,宽敞豪华的建筑与下层平民无缘。

    身穿蓝色号衣的仆人在前面带路,伊丽莎白沿着碎石步道走进园子。高大的围墙遮挡了风景,走进来才发现这里树木稀疏,只有几株高大的雪松,灌木倒是很茂盛,种类繁多,尤其是覆盆子和连翘,它们在园丁修剪下显出别致造型,构成美丽风景。

    布莱克男爵很喜欢这个园子,尤其在蒙特市里很少能有如此面积的幽静之所。他是贵族,也是郡守,因为财力有限无法像老牌家族那样拥有一座城堡,只能以权力在辖区闹市开辟这样一处别院,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男爵上了年纪,身体却很健康。这里视野开阔,远远就能看到沿着步道走来的伊丽莎白。她穿着一条鹅黄色长裙,虽是贵族当中常见的款式,腰部和胸前却点缀着漂亮的真丝绣花。巧妙的改造令她增色不少,越发衬托出娇艳的容颜。

    她款款走来,面对男爵行了一个屈膝礼。

    这礼节极其标准,每一个动作恰到好处,布莱克男爵赞叹着微微点头,笑着指了一下摆在对面的椅子“不愧是艾尔普索家的人,坐吧”

    人老了,往往会对一些特殊的东西产生兴趣。布莱克这辈子都想得到更高的爵位,却舍不得用郡守之职从国王那里进行交换。他沉迷与家族纹章,多年研究下来,已是这方面公认的权威。一朵百合花,一只鹧鸪,一束月桂这些在普通平民看来无法理解的家族纹章均有其意义,布莱克也因此将研究面扩大至贵族的日常生活,尤其是礼节。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讲规矩,他们根本不明白构成屈膝礼各个动作之间代表的含义。膝盖弯曲的角度,手臂摆放的位置,中指与食指为什么并列他们什么都不懂,几乎所有人都在敷衍了事,唯独伊丽莎白的做法让布莱克眼前一亮,她是那么的自然,动作标准却不僵化,堪称老布莱克这多么年见过所有年轻贵族的礼仪典范。

    撒克逊人都喜欢下午茶,关于来历,布莱克可以滔滔不绝说上好几天,本想在伊丽莎白面前习惯性的发表一些见解,却被贵族少女优雅的喝茶动作吸引,他看得目不转睛,不由得轻轻拍了手掌。

    “艾尔普索小姐,你是一位真正的贵族。”这赞叹发自内心,无关于男女情和谐欲,纯粹只是学术层面对礼仪动作的奖励。

    “谢谢”伊丽莎白笑着回答,得体又大方。

    布莱克感觉阳光比平时更加明媚,空气也变得清新。他温和地笑了“很少有人愿意为了请教问题花上二十个金镑在我这里喝茶。说吧,你想跟我谈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财之道,布莱克身为郡守,他希望在正常收入之外开辟一条另类财路。与自己的学识和贵族身份有关,多年的研究必须有所收获,顶着“纹章学家”的头衔,任何想要学习咨询的人都要以金钱交换。

    二十金镑一个下午,不算贵。

    至少布莱克自己是这样认为。

    很多年了,他没有从这方面收获一个便士。

    不是有求知欲的人少,而是布莱克规定了诸多限制,其中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求学者必须有着与自己相配的贵族身份。

    伊丽莎白是第一个愿意拿出真金白银,也得到布莱克认同的人。

    但她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谈论家族纹章这么简单。

    人老了,这点眼力布莱克还是有的。

    他很愿意与这位美丽的贵族少女交谈,这是一种享受,仿佛眼前摆着一副大师级别作品,优雅自如,让人愿意花时间仔细欣赏。

    家族纹章这种东西需要时间沉淀才能体现其意义。布莱克虽老,却并不糊涂。

    伊丽莎白展示出令人舒服的微笑。轻便的小圆桌遮住她的裙子,也挡住了她摆在腿上的精致手提包。肩膀与胳膊的动作表明她正从包里拿出某种物件,这个位置刚好位于树荫下,稀疏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斜射下来,在光滑的缎面织物上照出一片美丽的光。

    她翘起细长光洁的手指,把一个黑色绒面首饰盒摆在桌上,轻轻推到老男爵面前。

    盒子不大,体积相当于一枚胡桃,盒身做工精巧,中间有一条漂亮的细长缎带,在盒子开口处扎成蝴蝶结。

    “这是什么”老男爵笑着问,他坐在那里没用动。

    “我送您的礼物。”伊丽莎白的微笑充满少女青春气息,这笑容是长期训练的产物,腮帮、牙齿、眼睛所有部位密切配合,决不能随心所欲,必须让看到这张脸的人感受到亲和力,带有那么一点点诱惑,不忍拒绝。

    老男爵轻轻摇头,这动作并非否认或拒绝,只是他释放内心疑问的一种表示。拿起首饰盒,按下锁扣,盒盖弹起的时候,他看见细软的绒底内衬上嵌着一枚钻石,差不多有榛子那么大。

    布莱克立刻被这颗昂贵的宝物吸引住,他把钻石从盒里拿出,凑近眼前仔细端详。

    这是一颗质地纯净的钻石,泛着淡蓝色的微光,呈长条形,表面打磨出大大小小数十个面,看得出这是顶级工匠用最上等工艺制造的结晶。

    “真美啊”老男爵发出由衷的赞叹。钻石本身的价值不言而喻,他更加欣赏的还是做工。珠宝是上流社会的通行证,但这种东西极其昂贵,布莱克在所赛特郡担任郡守多年,也算是颇有家底,却没有太多的闲钱用于购买此类奢侈品,更不要说是这样一枚灿烂夺目的蓝钻。

    这东西至少值两万镑。

    “这太贵重了。”老男爵欣赏了一番,把钻石放回盒中,将盒子盖上,再次望向伊丽莎白的视线比之前多了几分谨慎“艾尔普索小姐,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所有身家。很抱歉,我不能接受这份珍贵的礼物。”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这是布莱克能够在郡守位置上一坐就是几十年的原因。爵位与权力是一道双向选择题,国王不可能给与伯爵级别以上的贵族实权,这关系到每月征收的税。以多赛特郡为例,这里在名义上属于某位侯爵,却仅限于他和他的家人享用当地特产,酒、面包、香肠、野味、水果侯爵本人可以投资矿产或其它生意,控股权属于国王,贵族只能分红。

    郡守是实际管理者,国王之所以在侯爵下面安排布莱克男爵担任地方官,自然是为了把侯爵架空,透过名义上的封袭制度对地方上进行管辖。所以布莱克只能是一个小贵族,有掌控地方的权力,却并不富裕。

    “您是我见过最公正的长者,也是最洁身自好的官员。”伊丽莎白看出了老男爵的犹豫,她直言不讳“我需要您的帮助。”

    “这就对了。”布莱克不拒绝吹捧,贵族少女在这方面恭维得恰到好处。没有夸张,也没有过度,公正廉洁是老男爵一向的自我标榜,实际上也做得很不错,多赛特郡的平民对他没有太多恶评,这在王国官员当中实属罕见。

    “那么,请告诉我,这枚钻石代表着什么”老男爵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首饰盒,要说没有占有欲是不可能的,关键在于如何把这颗钻石变成自己的合法私人物品“艾尔普索小姐,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继承权。”伊丽莎白没有遮遮掩掩,她笑吟吟地说。

    布莱克怔住了。

    身为郡守,他当然知道艾尔普索家族多位继承人之间的内部纷争。自艾尔普索伯爵死后,他的子女就为了争夺伯爵头衔明争暗斗。关起门来你死我活,各种阴谋诡计与肮脏的手段自不用说,老男爵也没兴趣知道。然而规则摆在这里无论任何人继承爵位,都必须按照法令向国王递交继承证明书。

    事情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只要家族内部达成协议,推举出公认的继承人,将各种文件送到郡守府,布莱克的工作就是在文件末页上盖章,派人送往首都,在皇家档案馆备案,得到国王签字认可就行。

    贵族太多了。以撒克逊王国为例,大大小小各种有封号贵族多达数千人。尤其是那些世袭家族,国王根本不认识现在的继承者,只是走个过场,在文件上签个字,履行国王祖先对贵族祖先的承诺罢了。

    原来事情是如此简单

    老男爵心情莫名一松,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伊丽莎白此刻他眼中完全透明,尤其是在伯爵继承权的问题上,没有丝毫秘密。

    “呵呵,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布莱克笑了,他抬起右手,食指在首饰盒面上轻轻点了几下“你怎么会想到找我帮忙”

    “您是唯一能够帮我的人。”伊丽莎白嗓音悦耳,她准确把握住谈话的节奏。

    只有得到地方官,比如郡守的认可,封爵继承文件才能发往京城。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很重要。一般情况下,地方官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刻意刁难,除非与当地贵族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官员从不拒绝此类继承申请,因为这会在贵族圈里引起公愤。家族之间或多或少都有几个盟友,在封爵继承权的问题上有着共同利益。然而官员的权力很大,他们可以把继承文件扔到某个角落里,等堆积了厚厚的灰尘才“偶然想起”,慢吞吞的找出来处理。

    拖延很正常,少则几个月,多则好几年,你得有足够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