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真凶
作者:陆先生,宠妻不要停   陆言遇白葭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袁亮拿着手机看向陆言遇,“他把电话挂了,但是我明显能听出来他试探的意思。”

    陆言遇点点头,“嗯,不用急,要不了多久他又会打电话过来,询问李兆在哪里做手术,等着就好。”

    李兆听到袁亮和陆言遇的话,真是气得脸都绿了。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平时看见老太太过马路,他都会过去搀扶着帮忙,他甚至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却没有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人会利用他杀人!

    利用他也就算了,可他是那辆车的司机,他记得王琦当时还问过他的,他明明白白的告诉王琦,那辆车是他在开!

    王琦这不单单是利用他,甚至都不顾他的死活!

    双手在身侧越握越紧,李兆的脸也气得惨白,他看着陆言遇,忽然跪了下去,“陆总,对不起,我没想到王琦是那种人,他不但利用我,还连我的生死都不顾,我对不起你的信任,更对不起你这几年对我的照顾!”

    他这一跪,可是把陆言遇怀里的白葭给惊了过来。

    这么久都没有从劫后余生中缓解过来,这时候,她终于清醒了。

    “李兆,你干什么?”白葭赶紧叫袁亮,“袁亮,晓雯,你们快把他拉起来。”

    白葭说话的时候,袁亮和徐晓雯已经把李兆给扶了起来。

    李兆痛哭流涕,满脸的自责,“白葭,对不起,还好你没有出什么大事,否则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刚说完,他的手机又响了。

    拿起来一看,果然还是王琦。

    袁亮接了起来,淡漠的说,“喂。”

    王琦故作焦急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过来,“警察同志,我是李兆的发小,你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家医院吗?我想过去看看他。”

    袁亮朝着陆言遇那边看了一眼,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了王琦。

    白葭见袁亮挂了电话,才抬起头问陆言遇,“你,你刚才怎么知道王琦一定还会打过来?”

    陆言遇冷冷的笑了一声,“他打这个电话,一定是在新闻上看见出车祸了,他原本是想确认一下出车祸的是不是李兆,我让袁亮冒充警察,告诉他李兆出了车祸,现在正在急救,生死不明,他挂了电话,就会急不可待的打电话告诉他的雇主,他的雇主得到消息,自然不会自己来确认李兆和车上人的生死,必定会让王琦来确认。”

    徐晓雯恍然大悟,“所以咱们刚才按兵不动,等着鱼儿自己上钩,来个瓮中捉鳖!”

    陆言遇点点头,“好了,袁亮,你现在去安排吧!务必要把幕后黑手给我找出来!”

    “是!”袁亮恭敬的回了声,转身就朝病房外走去。

    白葭靠在陆言遇的怀里,唇角抿的紧紧的,她真是想不通,那人到底跟她多大仇,多大怨啊,居然想至她于死地!

    这心也太狠了吧!

    徐晓雯见白葭的表情很难过,她叹了口气,从果篮里拿了一个苹果,用刀削着皮,“白葭,你现在不要想太多,等问出幕后之人是谁之后,你再难过也来得及。”

    “葭葭……”病房门猛地被人推开,霍思君心急如焚的声音传了进来,“葭葭……”

    当她看到白葭头上缠着纱布,一脸苍白的靠在陆言遇的怀里时,一直忍着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车祸啊?”

    梁博琛紧接着走了进来,看到白葭时,也是心里一疼,跟在霍思君的身后走过去。

    “外婆,我没事,小伤。”白葭勉强的扯了扯嘴角,安慰着霍思君。

    梁博琛手在霍思君的肩上不重不轻的捏了一下,问陆言遇,“刚才电话里,你说车撞向路边的大树?为什么?司机醉酒了?还是突发的情况?”

    李兆听见这话,自责的低下头去。

    陆言遇简单的把王琦的事说了一遍。

    梁博琛听完后,心里猛然一惊,有一个答案在他脑中盘旋,呼之欲出,可在事情没有调查出来之前,他又不好说出来,让大家心慌,便压制住内心那可怕的答案,抿着唇在一旁坐下。

    没一会儿,老太太和老爷子,许晴也来了。

    老太太看见白葭这样,一颗心都揪了起来,“哎呦,我的好孙媳妇嘞,疼不疼啊?”

    白葭淡淡的笑,“奶奶,我不疼了,真的,就是纱布包着,看着吓人,其实没什么的。”

    就在众人对白葭嘘寒问暖的时候,陆言遇的手机响了。

    是袁亮打来的。

    陆言遇没有避开任何人,当着大家的面,把手机接了起来。

    “总裁,我都还没动手呢,王琦就招了,他说他收了一位女士的钱,那女人显然事先已经把白葭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所以找到王琦,直接告诉他怎么做。”

    陆言遇用力的抿紧了唇,“是谁?”

    袁亮踌躇了一下,才慢慢的说,“王琦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他说是一位看上去很有钱的中年女人,我已经从他那里拿到了那女人的电话,是来自美国的号码。”

    美国?

    呵……

    陆言遇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谁,漆黑的眼眸倏地暗了下去,对袁亮说,“一会儿你再让王琦给那个女人打个电话过去,告诉她,白葭身受重伤,正在重症病房里垂死挣扎,然后千万不要忘了让王琦管她要余款。”

    袁亮什么都没问,就挂了电话办事去了。

    众人见陆言遇放下手机,全都紧张的问,“查出来是谁了吗?”

    陆言遇眼中闪过一抹讥诮,目光落在梁博琛的脸上,“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跟王琦联系的那个女人是一个很有钱的中年女人,并且联系的手机号码,是美国的!”

    梁博琛原本就紧绷的脸,瞬间垮了下去,他刚才听完陆言遇的话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杨韶华一家!

    特别是梁红芹,那女人的手段,他心里是知道的,为达目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在陆言遇的口中得到证实,他一张脸沉得都能滴出水来,“这件事是我连累了葭葭,我去找她们算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