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 用施仁威胁她
作者:喜小悦   哥哥,不可以最新章节     
    但不管是哪个,本来心里还存着的一点罪恶感,瞬间抛弃到天外。

    管它的呢,及时行乐才最重要不是么?

    苏黎如果清醒过来,再回想现在自己的想法,一定会羞耻的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可惜现在她已经被这香味熏的浑身难耐,径直从水里站起后,用吹风机稍微吹了下头发,便抱着浴巾蹭到床边。

    一夜痴缠。

    第二天早上苏黎是被外面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的,她这才发现陆千麒的手机响了无数声了,但这个男人正在浴池里靠着洗澡,见她已经醒过来,还招手让她过去。

    苏黎瞪了他一眼,折腾了她一晚上,她现在腰都快断了。才不会过去找罪受。

    但见外面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她还是捡起陆千麒的手机,一路小跑着送了过去,“是邹晋的。”

    陆千麒懒懒的将手机放在浴池岸边,直接把苏黎给拉到了浴池里。抱着她就开始乱亲。

    苏黎的浴衣被浸个透湿。

    虽然陆千麒是不喜欢kiss这个运动,但他发觉苏黎很喜欢,不但喜欢,只要亲了她就会让他为所欲为,所以他已经丝毫不吝啬的会亲的她神魂颠倒。

    手机继续响着。响的非常吵闹。

    陆千麒皱了下眉,松开苏黎的肩膀,直接按了接听键,脸上是阴云密布。

    他明明交代过邹晋,只要他不出房间,就不许打扰他。

    “做什么?”陆千麒把玩着苏黎已经被打湿的头发,看她百无聊赖的趴在浴池边对着手指。

    “四、四、四、四、四爷……太太来了,就在门外。”邹晋哪怕压低了声音,也阻止不了他此刻心情的战战兢兢。

    苏黎瞬间直起了腰,低头就看见自己这一身狼藉的样子,瞬间羞红了脸,几乎是立刻便爬出了浴池,匆匆的去穿衣服。

    李和玉怎么会过来?而且那么巧就堵在她在陆千麒这里过夜的时候,是谁私底下通知她的么?

    苏黎紧张的拼命擦着头发,还在寻觅着这房间有没有别的出口可以出去。她转悠了两圈也没找到别的门,巴巴的趴在窗口,还回头看了眼陆千麒,难不成她得跳窗?啊啊啊啊怎么办!

    陆千麒挂了电话后,伸了个懒腰起身,他倒是不像苏黎那么着急,见她满脸通红紧张不已的样子,走过去抱着她的肩膀紧了紧,“别怕,又不会吃了你。”

    苏黎直觉李和玉这次是冲着自己来的,否则不可能好死不死的就在这时候挡在外头。

    即便陆千麒这么说,她还是觉着很羞愧。

    其实她也知道昨天晚上自己不该和陆千麒发生关系,所以今天完全是她理亏。

    陆千麒换好衣服,还让苏黎帮他把扣子扣上,他说自己很喜欢苏黎帮他穿衣服时候的感觉,苏黎没想到这个关头他还记得调笑,这心情到底是有多放松?

    苏黎上前拉开门,眼瞧着一脸寒森的李和玉站在外面,她嗫嚅了半天才轻声喊了句,“太太……”

    李和玉白了她一眼,当先就撞开她的身子,朝着屋子里面走去,口中冷冰冰的说着“陆千麒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哪里失望了。”陆千麒眉眼不变,淡淡的回答了句。

    “你不是和这个女人已经离婚了?离婚了还搞在一起,简直是给我们陆家丢脸!”李和玉站在屋子中央,示意邹晋把门关上后。狠狠的骂了起来,“这狐狸精是不是迷了你的双眼,让你一看就走不动路了啊?我看要相貌没相貌要什么没什么,还给别的男人生过孩子进过监狱,谁知道在监狱里是不是还被别人睡过,脏的一塌糊涂,你怎么就能看上这样的女人?”

    苏黎的身体瞬间僵直起来,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和玉,为什么李和玉会这样说?她明明知道施仁是陆千麒的儿子,甚至很清楚施仁是她的亲孙子,怎么能这样说。

    不过苏黎很清楚,李和玉这样骂,无非是想提醒陆千麒,苏黎根本配不上他。

    陆千麒皱起了眉,“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

    “我过分?”李和玉呵呵笑了声,“苏黎我告诉你,别指望再勾引千麒,他现在被几个哥哥围攻,自身难保,他必须按我说的话去做。娶别的女人,你最好别再出现在他面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苏黎紧紧握住了拳头,其实她并没有想过和陆千麒有多长久的问题,她只是贪恋一时间的温暖而已。可是李和玉的话令她心都凉了下来,为了不让自己接近陆千麒,她居然用施仁威胁自己!

    苏黎知道李和玉口中说的“别怪我不客气”是什么意思,伸手紧紧抓住陆千麒的衣服,不让他说话。

    “别为了我和自己的母亲过不去。”苏黎柔声说。“我不值得的。她说的对,我这个人脏的很,四爷是应该找更干净的女人在一起。”

    她微微挺直了背,唇畔浮起一丝假意的笑容,“所以昨天晚上就是和四爷睡一觉而已。至于让您这么紧张么?我这种狐狸精不就是看着四爷有钱,离婚给了我很多钱,才陪陪他而已。您真是想太多了,是我给您的威胁很大么,让您这么没信心?”

    一句话说完苏黎松开了陆千麒的衣服。对陆千麒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和李和玉对着干,她明白他就好。

    是的,她知道陆千麒心里有她,甚至因为这件事。引发李和玉一而再再而三的发难。

    陆千麒但凡对自己冷淡点,可能李和玉也不会多想。

    所以苏黎没有生陆千麒的气,她只是知道,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继续,也没有办法回头的。

    苏黎转头就朝着外面走去。完全不管李和玉因为她那句话气的脸色发紫。

    陆千麒最近的压力真的很大么,三个兄长围攻?为什么?她刚嫁给陆千麒的时候,还没有出现那样的情况。

    陆家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但是她无暇多想,站在楼道口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匆匆的往楼下走着。

    重华苑白天是不开门的。倒是有些服务人员会在里面穿梭,偶有看见苏黎的,都还带着打量的目光。

    昨天晚上她留宿在这里的事情不少人知道,苏黎无视着这些人的目光,径直走到重华苑的门外。

    …………

    苏黎离开后。房间里一时间静谧下来,陆千麒沉着脸取出根烟来,默默的点燃。

    李和玉泛青的面色终于缓缓回复,她坐到沙发上,端着手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真的非常有出息,年轻有为,俊朗无双。整个南城还真是很难找到比陆千麒更优秀的男人。

    李和玉打量着陆千麒的时候,声音也柔和了下来。“你怪妈妈刚才骂走那狐狸精么?妈妈是知道你如果一旦变了心,那就是泥足深陷,这女人身上没有可利用的点了,扔掉也就扔掉,该干点正事了。”

    陆千麒没说话。

    “还有。什么时候和小敏先订了婚,有些事情赶早不赶晚。”

    “你每天见我,就只记得让我娶李敏那丫头?”陆千麒冷笑了声,“我都快怀疑李敏才是你亲女儿。”

    “你在胡说什么!”李和玉脸色变了变,气的站起身来。“你已经三十多岁了,男人难道不是应该先成家后立业?我就是想让你娶一个我也喜欢你也中意的女人,别成天到晚和不三不四的狐狸精鬼混,我还指着你早点给陆家抱个孙子!这样你爸也会更重视你,懂不懂?”

    陆千麒冷冷的瞥了眼李和玉。“不懂,我没兴趣。”

    他也往前走了一步,微微低头,“陆家的事情最近那么复杂,我手头的事情也很多,如果真的被压到最后什么都不剩,我想你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是吧?孰轻孰重,我想,母亲你能理解的。”

    他刻意把“母亲”两个字咬的有点重,是想让她知道,如果没有陆千麒在外面撑起的事业,陆家其他三兄弟真的会给李和玉多少资金,会让李和玉过的有如太上皇一般那么舒坦自在?会让李和玉无时无刻不在其他兄弟面前找到存在感?

    李和玉不再说话,但眼神里已经藏着郁闷。

    陆千麒也迅速转身,走到门口就问了邹晋一句。“她走了多久了?”

    ……

    山中的气息很清新,更因为清晨,还泛着秋日的水汽,薄雾蒙蒙,刚踏出重华苑大门的时候苏黎还觉着有点凉。她打了个冷战,便站在原地有些糊涂——该往哪个方向走。

    昨天是跟着容乔的车一起来的,这大白天广场上能让她搭个顺风车的机会都没有,她心说自己怎么每次都那么倒霉——第一回从陆正青那里出来,下着大雨,她险些迷路在山路上;第二回从陆家老宅子出来,幸好有个陆元锋,否则她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走,这回好了……

    犹豫了下她还是往前走了几步,忽然间听见拐角处站起一个人来,令苏黎愣住。

    贺风?

    “你昨天晚上没回去么?”苏黎没想到贺风居然会等在那里,她呆呆的看着他手里头的钥匙,问。

    贺风摇头,“早上赶过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