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4 他太不一样
作者:喜小悦   哥哥,不可以最新章节     
    "啊!"小清惊呼,连忙把脚从水池里拔出来,神色赧然地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控制好量……"她只是用手掬了一捧水,想要泼几个水珠吓吓他,却没想到把一捧水都泼过去了……

    黎北晨瞟了她一眼,又朝着她泡在水里的脚看了一眼,俊脸瞬间就黑到了极致。

    他转身就想离开。

    可小清却因为动作太快,她想要去追黎北晨。可另外一只脚还没拔出来,脚趾正好扳到水池的边缘,她整个人重力不稳,眼看着就要向前栽过去……

    "啊!"

    她反射性地尖叫出声。

    而下一秒,原本已经离去的男人却突然折返回来,一手钳住她的胳膊稳住她的身形,另一手则直接捂上她的嘴巴,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声音,在她头顶低喝:"闭嘴,站好!"

    她没有化妆。他捂上的,是一张不施粉黛的小脸,触手的感觉细腻、清爽、柔嫩。

    他眉头一皱,在下一秒便松手推开她,再度和她拉开距离:"别制造噪音。"

    他想来这里静一静,可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动静追过来!

    "不好意思啊。"小清赧然着干笑,她尴尬地打量着黎北晨,见他额角的几根碎发还是湿的,不免心生愧疚。想着弥补自己的冒失,小清连忙掏出自己的手帕。讨好地递上去:"给你擦擦。"

    黎北晨没有接。

    小清执地往前送了送:"是干净的。"而且还是新的……

    黎北晨这才挑眉又看了她一眼,似信任了她的话,这才把手帕接过去,率先擦的却不是头发,而是……手。

    布面摩挲过修长的五指。他似在擦去触碰过她的触觉。

    小清脸上的笑容有些僵。

    "还有头发。"她指了指他的湿发,在自己额头的方向比划了一下,"还是湿的。"

    黎北晨的眸色一凝,将手帕翻了个面,擦着头发转身走开……

    小清默默地想:这个人……果然是爱干净到有洁癖的程度了!

    虽然被这么对待,她有些不服气,也有些尴尬,但是这样一个男人,外观无可挑剔,声音低沉有力,而且还有轻微的洁癖……任何一个细小的点,都能吸引一个17岁的女生,充分满足她的一切少女幻想。

    小清也不例外。

    "喂!"眼看着黎北晨走远,小清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跟上去,"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个手帕……你还会还我吗?"

    她的小脸红红:电视剧里的套路,都是这样的吧?他可能留下名字,然后互相介绍,下次能还手帕什么的……

    只是,黎北晨完全没按"套路"来!在她追上他说完这句话时,他便停脚转身,拿下正在擦头发的手帕:"伸手!

    "啊?"小清不明白他的意图,却还是乖乖地伸了手。

    然后在下一刻,他已将手帕丢回她的掌心,淡淡地答:"还给你。".

    在花园受到的"打击"实在有点大。以至于在回家的路上,小清都有些闷闷不乐。

    "是爸爸不好,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三小时。"慕向贤以为她在为这事生气,还在旁边一个劲地赔罪,耐心地哄她的宝贝女儿,"饿了是不是?爸爸请你吃宵夜!"

    哪里是饿?

    她都被气饱了!

    "不想吃……"小清颓然地摇着头拒绝,顿了半晌又转向慕向贤,换了个话题顺势询问,"爸爸,你见到黎北晨了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本来也是冲着看天才。所以才过来的。

    "他啊……"慕向贤苦笑着哼了哼,淡淡概括,"挺有魄力一个人。"

    这场以欢迎黎北晨回国为主题的晚宴,规模不小,但主角却似乎没当晚宴来过。整个过程,他只出现了一小会儿,说了简单明了的几句话,态度可谓是狂傲至极--

    "我是黎北晨,我不喜欢阿谀奉承的人,也不喜欢混混度日的人。我以后会接手黎氏,你们认识我就好,谢谢!"

    他的话简短有力,完全不给别人反应的空间,也不给主持人接话的空间。

    现场除了面容赞许的黎总,其他人可谓是噤若寒蝉。

    "有魄力?"小清复述着他的形容词,忍不住好奇地问,"比黎叔叔都有魄力吗?"她只是知道,黎叔叔的脾气是比较急的,听说在公事上常常发脾气,还闹出了严重的高血压。

    慕向贤摇了摇头。斟酌了半晌,却找不到合适的用词,只能答:"不一样。"

    黎总的魄力,和黎北晨是完全不一样的--

    前者嗓门很大,在公事上一向比较着急。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魄力什么的也算是就事论事;而后者的魄力更像是与生俱来,从骨子里发生滋长,他不知道如何形容,只是本能地感觉:惹不起。

    就是惹不起。

    惹不起黎北晨的感觉。

    "那我下次再见识一下!"小清笑嘻嘻地点头。忽而转向慕向贤,"对了,爸爸,我能不能跟你去公司?我保证我就在你桌子旁边写作业,保证不吵你。"

    她从小没有妈妈,从小就怕一个人…………

    小清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再遇到他。

    翌日中午。

    爸爸去外面谈合作,中午没来得及赶回来,小清只能一个人去公司的食堂吃饭。她故意绕过吃饭的点,下去得很晚,等到了食堂的时候,里面只剩寥寥几个没吃完的。

    清静。

    小清去窗口打了份快餐,正想找个干净的位置坐下,一眼,就看到了昨晚遇见的那个年轻男人,正默默地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吃饭。旁边的桌子或多或少都有油渍。惟独他的,擦得干干净净……

    还真爱干净啊!

    小清想了想,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和冲动,端着饭盆直接走了过去。

    "喂!"她将饭盆放在他对面,低头打了个招呼,"这里没人吧?"虽然是个问句,但她在提出问题之前,本人便已自行坐上了对面的椅子。

    黎北晨抬头,眉心暗暗地皱了皱:"空着的位置还有很多。"

    他不喜欢和别人吃饭。

    "这张桌子比较干净。"他的答案直接,小清的回答便更不要脸,"况且我都已经坐下了。"

    被这样噎住,黎北晨还是头一回,他明明已经拒绝得很明显,她却已神色自若地低头开吃。黎北晨抿了抿唇,有些气结,却又懒得和她争辩:"……随便你。"

    ***

    两人都没有发现,食堂中的人撤得很快。

    刚刚还有五六个没吃完的,几乎在十秒钟内,完全消失干净。有的在门口碰上同样晚来吃饭的,只需要往里指指。大家便心照不宣闪身保命!

    里面那女的谁啊?自掘坟墓么?

    就算她昨晚没听到黎少的话,那也应该看得到黎少"生人勿近"的脸色呀!怎么还敢主动上去招惹?况且那张桌子,是黎少的专用桌,她居然凑上去……

    估计她马上就要被开除了!

    唉!……

    这边,小清在吃饭的时候,还不忘打量黎北晨的菜色--

    清一色的素菜。

    他吃的都是素食,烹饪得很清淡,甚至连点酱油都没有。小清暗暗地估量着:这些菜在食堂里都卖一块钱或者一块五的吧?所以他这顿饭的总和加起来……五块钱?

    突然觉得他好清苦。

    原本对他的恼然,以及想要故意作弄他的心里,顿时撤销了大半。小清忍不住对他动了恻隐之心--试想,一个黎氏的底层小员工,因为没打领带被"赶出"晚宴,每天又只能省吃俭用成这样……

    他就算态度冷漠又怎么了?

    活得那么辛苦,还不准别人有脾气了?

    "那个……"小清清了清嗓子。这回是真的出于善意,小心翼翼地询问,"你现在的工资……是不是很低啊?"

    黎北晨吃东西的动作不由一停,他握筷子的五指暗暗用力,指间泛出大片的白色。

    她真的好烦!

    "呃……"小清尴尬地咋舌,问了以后才反应过来--这种问题在她看来稀松平常,但是对方毕竟已经上班了!太直接会不会伤到人家的自尊心?

    于是,小清话锋一转,却是持续地画蛇添足:"其实听说这里涨工资还是挺快的,福利也越来越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糖醋里脊分给他:"一起吃啊!"

    可惜,当年还不是黎太太的她,这样贸然夹菜,黎先生是感觉不到任何幸福感的。

    她的菜沾上他的碗,黎北晨便彻底放了筷子。

    "你哪个部门的?"他问得平静而浅淡。

    "我不是这里的员工!我……"

    小清正想解释。却有人急匆匆的走过来,大步走到他们的桌子旁停住。这人小清是见过的,属于黎氏的高层之一,他翻弄着文件:"黎少,这是新项目的策划书。黎总让您看一眼,十分钟后有会议。"

    黎少?黎总?

    这两个称呼让小清不由一惊,错愕地抬头看向对面,所以他就是……那个神话?那个天才?!那个黎北晨?!

    她完全想不到!

    和她想象中的人实在太不一样了!

    "嗯,知道了。"黎北晨点了点头,随意地翻弄了企划书的几页,然后又合上夹子,抬眼看向小清,说出刚才就想回馈的话,"公司没有你这样的员工,我很欣慰。"

    小清的脸色一僵。

    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尴尬,黎北晨便已转身离开,而适才那个高层似乎停着多看了一眼,然后又追了上去:"黎少,您的饭菜,要不要再让***的厨师做了送一份上去?"

    "……不用,我没胃口了。"这是她能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小清的满脑子只剩下--

    ***的厨师。最好五星级酒店的厨师!

    原来他的菜,不是五块钱的啊…………

    对于中午的窘态,小清悔得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她默默地在心里决定,以后尽量少跟着爸爸来公司,少去食堂用餐,降低和黎北晨见面的概率……

    "怎么今天下午都不说话?"慕向贤下午都在,看她不出声,好奇地问了一句。

    "爸爸。"小清支着头,回答得有气无力,"我今天见到天才了。"

    慕向贤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黎北晨。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