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这爱慕你能承受起吗?
作者:乡村原野   日月同辉最新章节     
    江如蓝眼里最揉不得沙子,早气得七窍生烟,大声嘲笑道“看不出来世子一副老实样貌,谁知骨子里奸猾。他当观棋是月皇,满嘴的甜言蜜语,想哄得月皇答应嫁给他,把这鱼米之乡的江南当陪嫁带过去,他不费一点儿代价,便为朝廷收复江南,立天大功劳。哎呦,这算计真好这是你自个想的呢,还是王壑给你出的主意呢”

    最后一句,她直问谨言。

    不等谨言回答,此起彼伏的呵斥和反驳声,如疾风骤雨,席卷而至,淹没了江如蓝的声音

    “至少世子身份是真的,并没冒用他人身份。”

    “不错。这位观棋姑娘哦,现在是观月长公主,敢问太庙留书是你写的吗助昊帝擒拿废帝是你干的吗承诺支援北疆军粮和军服是你定的策略吗诸如此类大事,若都不是你做下的,而你却顶着这些荣誉在世子面前招摇,承受他的钦佩和爱慕,不是欺骗是什么”

    “这爱慕你能承受得起吗”

    “对剥去这些丰功伟绩,你只不过是个伺候人的小丫鬟,怎配得上统帅三军的世子”

    “这才是居心叵测呢。”

    “这到底是你自个的主意,还是月皇指使”

    面对昊帝一方的群嘲,月皇一方奋起反击。

    首先是落无尘,不慌不忙道“张世子乃将门虎子,能统帅三军不足为奇;而观月长公主一介女子,丫鬟出身,才指挥了东海战役,其果敢与魄力,巾帼不让须眉,并不输给张世子。再说书字,太庙留书虽非长公主所写,但她自幼便是月皇伴读,其书法虽比不得月皇,比在座各位却未必逊色。还有棋艺也是一样。谁有不服,可上来领教,正可请各位前辈居中裁决,看各位的才学比你们口中的小丫鬟是强还是弱。”

    鄢芸扫视对方一众人,轻笑道“各位真狂妄。如此瞧不上观月长公主,殊不知从七八年前开始,凡月皇不在的时候,都是长公主坐镇,代替月皇处理商务,现在是政务。若她无能,早被人发现了。既满过了天下人,便证明了她的实力。这份实力,你们当中有几个比得了”

    火凰滢笑嘻嘻道“谢相肯定比得了。其他人嘛”她故意停顿不说,却满眼的轻视。

    这话又招来一片呵斥反驳。

    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

    看着这局面,李菡瑶心直往下沉。

    她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当初,她得知张世子和观棋假扮的替身产生情愫时,便觉不妥,担心等真相公开的那一天,世子分不清自己爱的是李菡瑶还是观棋,更担心他爱上的是蒙着李菡瑶光环的观棋,果真如此,她、观棋、张世子自己和王壑,都将受到不可避免的伤害。因此,她严厉叮嘱观棋除了身份,不得利用任何李菡瑶的能力和荣誉换取世子的感情。

    她以为,世子可以分清的。

    眼下看来,世子似乎糊涂了。

    也不怪世子,这确是糊涂账。

    李菡瑶既担心又烦恼,但她没有出面解释,也没有阻止双方舌战,她冷静地观望着。

    其一,她想看清张世子对观棋到底有无情义。

    其二,她想观察谢耀辉等人的反应,好弄清朝廷联姻的诚意,因为她担心眼前这一切是朝廷的阴谋,是借着替张世子求亲,逼她公布观棋身份而挑起争端。

    毕竟,她的身份早被王壑知晓,也在跟何陋对峙的时候坦白了真相,与镇南侯一战,她更是在万千将士面前下令斩杀上万俘虏,这个命令,可不是替身敢下的,也不是替身能担当的,她的身份,早不是秘密了。

    谢相对张谨言的反应很意外。

    他以为,王壑早有谋划,也知会过世子,这才命他和朱雀王来提亲,谁知世子竟不知情。不对,月皇化身一事,闹得轰轰烈烈,世子不可能不知情,恐怕是他陷得太深,听说了也不在意,一心认为自己喜欢的那个才是真正的月皇,认为心上人绝不可能欺骗他。

    唉,痴儿

    在争霸天下的过程中,什么阴谋诡计没有为了利益,父子、兄弟都能反目,何况是相爱的男女,多的是互相欺骗、相互利用,能各取所需便不错了。

    为大局,谢相不想毁了联姻。

    若是别人,他必定压下此事,逼张世子娶丫鬟,昊帝娶小姐,正好一锅端了,然张谨言不是他可以逼迫的,更不是他可以利用的,为了天下也不行。

    他一边假意劝阻周黑子等人,一面急速思忖对策,怎么能既保住联姻,又让世子满意呢

    他无关痛痒的劝阻落在周黑子眼里,就是纵容,于是,周黑子反驳更大声了。

    李菡瑶和谢相都不出头,争吵愈演愈烈。

    牛贩子胡清风起先并没参与舌战,他肚子里那点墨水,在这么些博学鸿儒、少年俊彦面前实在不够看。他深恐出言不当,崩坏了自己苦心经营的斯文形象,失了威严,是以三缄其口、谨言慎行。但他走街串巷、贩牛贩马养成的锱铢必较的脾性,已经刻入了骨子,要他在这种场合大度退让,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静静地、密切关注着大堂上下双方每一个人的言语、动作和表情,伺机而动。作为旁观者,他一眼瞄见李卓航生气了,气得脸色铁青。

    他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有些话,李卓航不便说、不好说,他可以代言,这是他为主分忧的时候。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出声了。

    他先重重咳嗽一声,待得争辩双方一齐收声,都将目光投向他,他才不疾不徐道“争什么这有什么可争的求亲而已,若不满意,罢手便是。”

    冷冷的,掷地有声。

    谨言和观棋当场色变,满心恐慌。

    昊帝一方无言以对。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hone12、s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周黑子深知此事干系大局,不敢为了意气之争说罢手;再者,他们也不敢代替世子做决定,连谢相也不能越过世子去。当下,他一面思索措辞,一面留意李家父女的反应,掂掇他们的心意。因见李卓航冷静不语,李菡瑶也静静观望,他心里定了些,也有了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