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夏亦挨打
作者:一语破春风   兵器大师最新章节     
    铜山镇,这一年里没有太大的变化,这里信息再落后,关于夏亦的事,依旧是知晓的,但大多数年轻人在这个季节都在外务工,车队穿过小镇,都没见到几个人。

    随后,上了泥泞的山路,两边梯田的农人,偶尔会停下手中锄头,擦着脸上的汗水,看着车队过去。

    带着厚厚一圈黄泥的车胎,在村口的晒坝停下,三三两两回家吃午饭的村人围拢过来,见到这些车,多少也是知道是谁回来了,见到夏亦时,不少人还会上前打声招呼,一些相隔远一点,与旁人小声说话,指指点点。

    农村就是这样,淳朴之中,也会夹带一些不好的东西,夏亦也不可能封住别人的嘴,他让马邦给热情的村民发了一些烟酒,便是带着江瑜朝家的方向过去。

    走过狭长的小路,远远的就看到前面农家小院里,母亲摘着自家种的辣椒,她今天一早就接到儿子的电话,所以早早的开始准备饭食。

    “要回来也不提早说一声…..”眼圈的皱纹有些发红了。

    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她在电视机上也是看到了的,但并不知道儿子就在那场爆炸之中,事后,夏琳打电话过来,才知道里面有自己的儿子。

    “妈。”

    声音陡然传入耳中,王素华停下手,直起身来,便是看到从小路走来的儿子,连忙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皱纹里的泪渍,将摘下的辣椒兜在围裙里。

    “刚到啊?”

    又看到儿子身边的江瑜,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小瑜,快过来,跟我回屋坐,家里刚添了一台电视机,还是夏琳买的,也装了你们年轻人喜欢的网络,就不会无聊了。”

    江瑜看去夏亦抿嘴笑了一下,松开手,跑去妇人那边,将围裙里的辣椒捧起来,“阿姨,我帮你。”

    “妈,你眼睛怎么红了?”

    后面,夏亦跟上来,见到母亲的异样问了一句,王素华连忙又擦了擦,拿起一个辣椒,“刚摘的时候,辣椒水溅到眼睛里了。”

    说着,她将辣椒放下,低声道:“去叫你爸回来吃饭了,在田里。”

    “嗯。”

    夏亦点点头,叮嘱了小瑜几句后,转身才自家那块田过去,相隔也算远,差不多十来分钟才到,跨过一条小水沟,挨着悬崖边上的田里,夏建勋叼着旱烟,一锄没一锄的锄草,听到脚步声,转过脸来,见到儿子站在田埂上,嘴里哼了一声,继续摆弄锄头。

    “爸。”

    田埂的身影蹲下来,看到五十出头的老人,一锄接着一锄用力的挥在地里,原本的花白的头发,此时已是全白,在阳光里映出银色。

    呯!

    像是挖到了一块石子,夏建勋忽然将锄头扔到地上,去了田埂一颗树下,折了一根树枝,将上面的叶子抹去,过来,便是啪的一声,抽在夏亦的后背。

    “跟我回去!”

    隔着布料,并不感到疼痛,就算没穿衣服,被父亲抽一下,夏亦背上也不会有任何伤痕,沉默的看着双眼通红的父亲,还是站起身,过去将锄头拿在手里,跟着回去。

    一到家里,江瑜还笑嘻嘻的从厨房出来,还没开口就见到黑着脸的夏父站在堂屋门口。

    “进去给祖宗跪下!”

    “亦哥…..这怎么回事?”江瑜有些发愣,听到动静的王素华也从厨房出来,在围裙擦了擦手:“老头子,你发什么疯。”

    “没你们的事!”夏建勋大吼了一声,指着堂屋正中墙壁挂着的夏家祖先牌匾:“进去,给你祖宗跪下。”

    跪祖宗不丢人,夏亦一声不吭,走了进去,当着江瑜的面,朝墙壁上挂着的牌匾跪了下来,后背便又是一记树枝抽下来。

    “你发什么疯!”王素华不干了,冲过来就要夺在丈夫手里的树枝。

    “我没发疯,发疯的是这混人——”

    夏建勋捏着树枝,浑身都在颤抖,老脸上皱纹仿佛都在微微抖动,胸腔剧烈起伏,走到夏亦身边,指着墙壁上的牌匾。

    “我说你一句英雄,你就真去当英雄,你死了,我和你妈怎么办,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已经送了一次,不想再送第二次!!!你对得起祖宗吗?!”

    老人厉声大吼,在屋里回荡,传去外面,正过来的马邦还有胖子等人,不敢过去,面面相觑的站在院中。

    夏建勋拿着树枝一下又一下的抽打,嘴里不停念叨:“对得住吗?对得住吗……”直到树枝抽的断裂,落地上,他累的气喘吁吁,“.……你要当英雄,我没意见,也会为你自豪,我有一个好儿子,但是当过英雄了又怎么样,我夏家就那么断了啊!香火断了啊……百年之后,我下去,拿什么脸面见祖宗!!”

    “.…..”夏亦紧抿着嘴唇,沉默下来。

    当时的情况,他也是无奈的选择,毕竟身体里的红石颗粒已经蔓延内脏,就算不当那一回英雄,最后也会慢慢死去,但是这种事,说出来给老人家听,意义并不大。

    或许听到外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夏建勋也不愿让儿子在众人面前出丑,将树枝一丢,说了声:“起来吧。”

    走到门口,朝那边朝里看来的村民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打儿子吗?!都滚回家吃饭。”

    见到丈夫怒气渐消,王素华也朝周围的人说道:“大伙就别看了,父子俩有点矛盾,说开了就没事,大伙就先回去吧。”

    周围近邻、旁亲也不好开口说什么,劝说了几句,就一一散去。

    江瑜进去堂屋,给夏亦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时,起来的夏亦看着父亲:“爸,打也打过了,不生气了吧?”

    妇人也过来劝说。

    “哼!”夏建勋走到屋檐下,在一张凳子上坐下,将旱烟点燃:“气得老子都快炸了!”

    吧嗒的抽了一口,吐出烟雾。

    这边王素华,也过来安抚儿子:“你别跟你爸一般见识,其实他是担心你,你没看他头发,才一年多点,就全白了。”

    片刻,那边抽烟的老人,垂下烟枪,转过头:“往后,你还要当英雄,我也不管你,但必须给我生一个孙子出来!”

    “我一个人可生不了。”夏亦笑起来,望去身边。

    小瑜愣了愣:“看我做什么。”随后反应过来,脸红红的,白了夏亦一眼,急急忙忙的钻进厨房里去了。

    阳光正从上方照下来,随着这句话说出,周围弥漫起了温暖的气息。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帮忙打扫一下院子!”

    见事情都已经说开,胖子招呼马邦犬女他们,将院子打扫一下,桌子板凳都搬出来,那边的父子俩此时心平气和的坐到一起,聊起了家常。

    过得一阵,午饭也好,大家围拢在圆桌前,没有太多的礼数,如同在家一样,就那样吃起来。

    饭桌上聊起的内容,也大多都是关于夏亦的,毕竟儿子突然消失,老两口自然要过问,听到还有另一个世界,夏父惊的忘记手里端着的酒杯,老人虽然守旧,但并不代表不能接受这些内容,毕竟是儿子亲身经历的。

    随后又扯到江瑜身上,说起来两人相视,已经很久了,农村人结婚比较早,问起俩人什么时候结婚,惹的女子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回答,垂着头不停的扒饭。

    唯一不受谈话影响的,就只有郭满媛了,一路过来,不少在车里吃东西,眼下还是吃得最多,筷子和嘴就没有停下过,看到众人望来的目光,端着碗筷盯着桌上的菜肴。

    “阿姨烧的好吃嘛……不多吃一点,那才是对不起阿姨的手艺。”

    “瞧瞧,这闺女,说话就跟抹了蜜一样。”

    一直吃完饭,已经一点过了,女人们负责将碗筷拿去厨房清洗,马邦和胖子带着那三兄弟将院子一地的骨头打扫干净,夏亦和父亲一起村里走了一圈,也去认识的旁亲家里串串门,发几支烟。

    来到师父的坟前,也点上几支当做香烛摆在墓碑前的一块石头,拜了拜,说上几句话,回到家里,就要准备离开了。

    这次回来,原本就没有打算住上几天。

    “夏琳那丫头也快放暑假了,到时候她回来,你们就一块儿都回来,大家再聚聚。”王素华还挂着围裙,将儿子一行人送到村口,朝着启动的轿车挥手。

    “走就走吧,又不是不回来。”

    夏建勋倒是没有老妻那般红眼睛,看着车窗内的夏亦,开口叮嘱:“赶紧把婚事定下来,我急着抱孙子,听清楚了吗?不然下回,我还打你。”

    “会的,爸。”夏亦点头应下,朝靠后面的母亲挥了挥手,随后,车子缓缓驶离了这里,驶上了泥泞的小路。

    过了铜山镇时,夏亦看着副驾驶上兴奋说话的胖子,忽然开口。

    “我想起一个人,回交河市的时候,过去拜会一下吧。”

    胖子想了想,没有什么印象:“还有谁?”

    “路铁匠啊,回来了,总要找他打造一批兵器。”

    夕阳西下,数辆车沿着盘山的公路,在这样的一片残红里,渐行渐远,形成一幅壮丽而柔和的画面。

    ******

    青龙山。

    飘荡黑烟的村子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一直持续,其中一家院落里,名叫路明非的铁匠胡子邋遢坐在台阶上喝着酒,双眼迷蒙的看着彤红的天空。

    “卖不掉啊……我打那么多动漫兵器干什么…..人都不在了…..亏死了啊……”

    他不远的屋檐下,靠墙的地方,那是一堆各种各样的动漫兵器。

    堆积如山。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