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退位于你如何?
作者:贵族丑丑   天下第一医馆最新章节     
    ,

    金殿两列,是皇亲国戚,文武朝官所列班之地,并没有陆寻义的位置。

    所以在进殿时,本来跟在墨白身后的陆寻义就被站在门口的礼官给拦下了。

    众目睽睽之下,陆寻义灰头土脸的被礼官给赶了出来,不得已之下,黑着一张脸朝着道门众人这边走来。

    可能是脸上过不去,也可能是被这么多人看着,实在臊得慌,在匆忙经过张邦立身边时,还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在场这么多人,眼见这一幕,无不嘴角抽搐,想笑又不敢笑。

    就连一群道门修士,看着汇入他们中间的陆寻义,也是面面相觑,满是无语。

    他们原以为陆寻义既然站在明王身后,夹在皇亲国戚中间入殿,那肯定是明王早就安排好的。

    哪曾料到,竟是摆了个乌龙,凭白无故的丢了这么大的人。

    一个个看着陆寻义那黑成锅底的脸,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只得移开目光,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满场人大都没有多想,只当看了个笑话,却唯有站在张邦立身边的楚若才,眉头微微皱了皱,觉得此事有些古怪。

    倒不是他发现了什么,只是他不觉得明王府会在这种场合,众目睽睽之下丢这么大的人。

    他不信明王既然带了陆寻义入宫,会不知道陆寻义该有的站位,目光扫过陆寻义那张阴沉着的脸,楚若才略带思索的目光望向了金殿内。

    他最终觉得更有可能的是,陆寻义站在墨白身后入殿,本就是国朝故意引导的,然后又当众给了明王府一个难堪,借此在向百官传达新帝对于明王府的态度。

    想到此,他目光平静下来,心头却是越发稳当了。

    虽然国朝与南军签了密约,但若是新帝出于种种顾忌,又改变主意,不对明王下手了。

    那即便有这份密约,他们也没法挟制新帝兑现承诺。

    当然,就算新帝改变了主意,这份密约也不是没用,如果公布出去,照样能让新帝威严扫地,能让国朝翻起滔天巨浪。

    可是,这么做是两败俱伤之局,南军作为密约的一方,也会名誉大损,与新帝一起被天下人声讨。

    这密约若非对双方都有约束力,也不可能签署,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境,南军不可能做出玉石俱焚的事来。

    此刻,楚若才倒是可以放心了,看情况,新帝应该不可能变卦,已经是下定了决心要在今日对付明王了。

    陆寻义自然想不到,自己方才的举动竟会让楚若才想这么多。

    他其实不过是在找机会接触张邦立,向他传句话罢了。

    这时,他的注意力也全部放在张邦立身上,张邦立默然而立,并没有什么动作。

    直到礼官过来,示意他们可以入殿了,张邦立这才转头对着楚若才点了点头,带着他们往殿中走去。

    而陆寻义这边,也由玉清山的宗师打头朝着殿内走去。

    陆寻义进殿之前,看见张邦立将楚若才一行安置在百官后面站好,然后身形一转,在门口一名禁卫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然后那名禁卫便招来一名同僚替他站岗,他自己则转身离去。

    这一幕并不止陆寻义注意到了,但却并未有人放在心上,张邦立是辅臣,与禁卫交代几句,再正常不过的事。

    做完这一切,张邦立面无异状的走到前面,在胡庆言身后站定,目光从始至终未曾与墨白对视一眼。

    龙椅上尚无新帝身影,金殿内皇亲国戚,文武重臣却早已按爵位管制,分列左右两班。

    殿内无人喧哗,皆站在自己的位置默默等待。

    墨白站在左侧,一眼扫过满殿诸臣。

    文臣方面,以胡庆言、张邦立、德王为首的包括内阁阁臣、六部主官、巡防总、情报总在内的京中重臣。

    以及从地方上赶来的一省封疆,虽然不是所有地方主官都来了,但就算走不开的也都派了人来。

    整个大夏的掌权阶层,可算共聚一堂。

    武臣这边也同样阵势庞大,除各省总镇之外,大夏军方九帅的人,也悉数派人来京。

    大夏九帅,其实是将听调不听宣的胡刘张三位也算进去了。

    他们打的毕竟大夏的旗帜,并没有反出国朝。

    而其他六帅,则分别是苏北的方有群,与再苏南的胡千山,这二位正在与蛮子血战,

    岳鹏虎驻军西江,震慑南军的同时,也随时待命支援苏省战场。

    韩炳天驻军津海,守卫津门海岸的同时,拱卫京畿

    吴震则坐镇大夏以西,以一己之力盯着西南二刘,与西北胡帅。

    祁四城常驻关外,盯着东北张帅的同时,拱卫京畿。

    再加上已经叛国的南军林帅,基本上大夏境内的军方势力全部到齐。

    文臣武将悉数而至,再有道门真人大尊亲至,这鸦雀无声的大殿上,说一句天下群雄全聚于此,倒也真真不算虚言。

    墨白一眼扫过整间金殿,再将目光投向那空无一人的龙椅,心底微微一黯。

    如这般一言出,而诸雄至的场景,足以证明国朝虽然式微,却还保存着最后一口气力,依然可镇压天下四方。

    若能与老九和平共处,齐心协力,未必就没有再兴盛世的可能。

    只可惜,双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估计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而现在的现实是,只怕国朝这强撑的最后一口元气,都只会被老九用来打向明王府。

    墨白轻轻摇头,挥去心底这些杂乱心思。

    事已至此,再多想也无益,是相安无事,还是生死相博,都在老九一念之间,他控制不了,只能应对。

    “恭迎陛下”

    “恭迎太后”

    雅雀无声的大殿内,忽然内侍的声音响起。

    包括墨白在内的所有人精神一震,当即躬身俯首礼敬。

    偌大的金殿内,只听得脚步声缓缓自门外响起。

    没有人抬头,只能听见两道脚步声,从门外一直走到龙椅处。

    略默,有内侍喊道”诸臣平身”

    众人起身,这才见得老九站在龙椅旁,并未坐下,目光扫视群臣一圈后,眼神落在了墨白身上。

    墨白与他对视一眼,便眼神平静的移开,看向太后。

    太后也正朝他望来,眸中似有忧虑闪过,不过这时,老九对着她躬身一礼,请她落座。

    墨白对着太后微微笑了下,又转眼看向御台旁边,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道人影默然立在御台边上,正是玉清等几人,国朝真人也站在了龙椅旁。

    礼部主官贺培仁再出列,手持先帝遗诏,当着百官念诵一遍。

    念完后,胡庆言一步跨出,张邦立与众文武朝臣景随其后,顿时同拜,齐声恭请道“文武百官跪请陛下登基”

    老九默立不语,额头却微移,面向德王。

    礼官便将遗诏交予德王,德王再念一遍,然后将遗诏交给贺培仁,随即也跪倒在地,墨白也只能与一群皇亲国戚跪倒“皇室宗勋跪请陛下登基”

    老九依然不语,额头再偏,玉清上前接过遗诏再念,完后,带着太清几人,未跪地,却与殿中诸修士同时躬身俯首“道门一百零八山拜请陛下登基”

    至此,老九终于是动了,转身面朝太后,太后点了点头。

    老九这才终于在龙椅上坐下,诸臣再次三拜,并喊出了早已不知许多年,未曾再用过的口号“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声音传出金殿,禁卫顿时齐拜,一直延伸,宫外京营兵将闻声亦败,顷刻间,整个平京城顿时皆知新帝即位了。

    至此,盛大的登基仪式算是落定了。

    金殿中,群臣已起身。

    新帝即位,最重要的一件事,封赏群臣,也随即上演。

    从太后开始,再到先帝留下的诸皇子,皆有位进。

    再到文武群臣,各有升赏,最后便连玉清等人也都又加了护国尊号。

    当从一长串的封赏念完,众臣各自欢喜准备齐声谢恩时,却是有许多人目光开始落在了明王身上。

    众皇子封赏完了,没有明王的名字。

    带连道门那边也封赏完了,还是不见明王,殿中文武立刻察觉到情况不对了。

    不过却没人会出头去挑破这件事,都只能当做不知道。

    唯有方有群派来的齐毅将军,眼底闪过了一丝忧色。

    他来京之前,方帅身边的首席幕僚华明辅,曾交代过他,要他密切注意陛下与明王之间的关系。

    现在方帅与陛下之间的情况,他也清楚,明王是属于支持方帅抗蛮的。

    眼见陛下如今刚一登基,就几乎是当着天下人的面,毫不遮掩的冷落明王,这让齐毅心底很是沉重,他自然是希望明王在朝中能站住脚的,只有这样,明王才能帮到方帅。

    可如今看来,明王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了。

    他正想着,坐在上方的老九,忽然开口一句话,却是直接吓的他浑身一颤。

    “明王,你的封赏朕还未拟定,唯恐不合你心意,就封你为摄政王,总览国政,如何”

    老九的话犹如一声巨雷,让整间大殿内的所有朝臣,都是一愣后,瞬间色变。

    “陛下不可”当即,便见礼部主官出声“陛下,如今朝中上有陛下正值英年,又有先帝钦点辅政大臣,随旁协助陛下处理国政,绝没有再封摄政王之理此事万万不可”

    “正是,还请陛下务必收回成命。”顿时,数十名朝臣当即鱼贯出班阻拦。

    胡庆言三人自也躬身拜倒“陛下三思”

    老九却根本不看余人,只盯着墨白。

    墨白目光平静,不语。

    老九见状,又道“明王若还觉得不满,那朕这便退位,下诏传位于你如何”

    “噗通”声音一落,满殿当即跪倒一半。

    这次群臣倒没有方才那般毛躁跳出来反对了,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心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