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我是你得不到的白莲花(22)
作者:少年边翁   快穿之回到前世去逆袭最新章节     
    白梅说完那一句话,隔着整个手机屏幕,云裳都能感受到她那都快满溢出来的得意之情了。

    那语气,仿佛就是在告诉云裳我就不相信你还能再拒绝我。

    云裳呢,却也是不打算再继续拒绝了她主要也是担心再拒绝下去,白梅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两个人今天就说不定见不成面了,那反过来,她就还得自己想办法再见对方一次,太不划算了。

    于是,适可而止的云裳对白梅说道“我想要知道。”

    “那就说定了,”白梅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定了下来,“等下我把见面的位置发给你。”

    “我、我有一个问题”云裳像是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就在白梅即将要挂断电话的前一刻,她说道,“就是我之前找你那件事,如果我们之间的误会澄清了,你可以分享给我吗”

    “啊”白梅一下有些不太明白云裳再说什么。

    云裳继续说了下去“我看得出来,阿笙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轻松,我、我也想那样跟他相处,可是我老是会很紧张”

    白梅是真的做梦都想不到云裳竟然提出来的内容居然是这样的,她在电话那边好一阵沉默。

    云裳理解她的沉默虽然白梅在赵扬笙的面前也是立的白莲花人设,但她可能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世上竟然真的会有这么白莲花的人存在。

    “他跟别的女人都有孩子了,你难道也一点都不在乎吗”云裳等了一小会儿,沉默的白梅终于还是再次开口,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一次,沉默的人换成了云裳。

    云裳的沉默,让白梅的心总算是舒服了一点,可刚准备挂断电话,就听到对方传来了一声弱弱的声音“我、我只要阿笙开心快乐。”

    “你”白梅差点被忍住,一口气就给云裳直接骂了出去。

    在白梅的心目之中,她其实压根就不相信什么纯情白莲花的存在,她以为都非常坚定的认为,这样的人的存在,都是男人对女人的误解,如果世上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人,那么这个人多半都跟自己一样,是装出来的。

    然后,她就遇到了云裳。

    虽然对方这样的个性,十分有利于自己的计划,但同样都是女人,白梅的心中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只觉得云裳这样做,真的是丢进了她们作为女人的颜面。

    “怎么了”就在白梅将心中的暗骂忍回去的时候,电话那边传来了云裳无辜的疑问声。

    深吸一口气,白梅微笑说道“没什么,只是很感动你对扬笙的爱。”

    “其、其实我只是觉得阿笙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是他的妻子,不管做什么,我都应该理解他。你看,我跟你之间,到现在不也证明了是一场误会吗可我之前还以为阿笙他对不起我,是我误会了阿笙。”

    白梅“”

    一边翻白眼,白梅终于还是忍住听完了云裳的话。

    最后,挂断电话之后,她看着已经熄灭下来的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神色从一开始的带了那么一点的怒,变成了最终的不屑还是a市首富的女儿,竟然被教养成了这样一个德行

    不屑的神色保持了好一会儿之后,白梅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还要给对方发等下见面的地址呢。

    她赶紧地将早就准备好的地址弄了出去,然后发送给了云裳。

    然而,白梅不知道的是,其实就在她发送地址之前,云裳就已经告诉了阿文,此时此刻,她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了。

    不过,到了地方之后,云裳却没有先进去,而是在旁边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先耐心地等待起了白梅。

    白梅也没让云裳等太久,她很快就出现了,而且没有让云裳意外的是,她果然带了洋洋一起出现。

    一边带着洋洋朝着约定好的目的地走过去,白梅一边对洋洋说道“那位阿姨一定要见妈妈,是她主动打电话来要见妈妈的,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妈妈也不想跟她吵架,但为了你爸爸,妈妈必须要来见她。洋洋,等下你一定要表现乖乖的哦。”

    “恩恩。”洋洋乖巧地点头,“洋洋乖乖的。”

    “对,洋洋一定要乖乖的,那个阿姨脾气不太好,她又不喜欢妈妈,要是洋洋不乖,她说不定还会打洋洋跟妈妈。”

    洋洋被白梅这一番话吓得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小手不由地抓紧了白梅,怯弱而小声地叫道“妈妈。”

    “别怕,妈妈在,记住妈妈的话了吗只要洋洋乖乖的,那位阿姨就不会生气。”

    这一次,洋洋都没出声,只是小脑袋使劲地点了点,表示自己一定会乖乖的。

    “洋洋,你别怪妈妈,妈妈也是没办法,那位阿姨她想要见妈妈,妈妈就一定得来见她。她说了什么,妈妈也得听她的话。虽然爸爸说了不让我们见面,可那位阿姨要见妈妈,妈妈不能得罪她”

    耳力强大的云裳,就这样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听完了白梅整个“恐吓”洋洋的现场,而直到都走进去了咖啡厅,白梅都还在不断地给洋洋强调是苏灵儿主动约了她,要她来见她,而不是她自己主动相约,让云裳过来见她的。

    这原本是白梅跟云裳的“约”,可白梅不但带上了洋洋,而且不断地、刻意地给洋洋强调她也是被迫来见她的,白梅安排此行见面的目的,已经昭然若揭了。

    但其实就算是没有现在眼睛看到的这一出,云裳也早就知道了白梅的动机不纯昨天,赵扬笙才当着她的面,说了不许她来见她,转眼她就主动约她见面,这也大概是归功于云裳给自己弄的“单蠢”人设过于成功了,才能让白梅认为自己如此好忽悠吧。

    眼见着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云裳就让阿文阿武留在外面,自己准备前往咖啡厅赴约。

    如果是以前的话,出现这样的情况,阿文阿武必然是怎么都要劝一劝,至少也得有个人跟在云裳的身边保护她。但自从经历了张桥的事件之后,两人也算是彻底地明白了自家大小姐的“真面目”,所以云裳让他们在外面等的时候,不但丝毫没有表达犹豫的意思,甚至还朝着消失在咖啡厅门口的白梅露出了那么一丝丝的似乎是同情的神色来。

    走进咖啡厅之前,云裳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果不其然就看到了赵扬笙的活动轨迹已经到了白梅住所附近。

    显然,他这会儿正要去看白梅母子俩。

    白梅之前还在信誓旦旦地安慰云裳,说什么让她不用担心她们的见面会被赵扬笙发现,因为她已经调查清楚了,赵扬笙这个时间点在公司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所以不用担心。可她不知道的是,云裳早就在赵扬笙的手机里动了手脚,赵扬笙的行程,她知道的只会比她更清楚。

    所以,云裳一早其实就知道了赵扬笙这个时间点没什么安排,而且因为最近洋洋身体有些不太好,他空出这点时间就是为了去看一下洋洋的。

    因为今天晚上,他倒是有一个很重要的、一定要亲自参加的会。

    白梅知道这个事,所以她巧妙地利用了这个机会,约见了云裳,而云裳呢她也是知道这个事,知道白梅要趁机作妖,然后也同样的巧妙地利用了这个机会,答应了白梅前来见面。

    白梅定的是包间。

    云裳直接就去了她说的包厢。

    在包厢里,看到了她之后,白梅露出了真诚的笑容来算上这一次,这是两人的第三次见面了,不过这还是第一次只有两人的情况下,白梅给云裳露出了如此白莲花的脸色来。

    云裳的目光落到了坐在白梅怀里的洋洋身上,小家伙被自己的母亲吓得可是相当够呛,此刻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看向云裳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惧怕与胆怯,而跟云裳的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他还在白梅的怀里,打了一个哆嗦。

    看到洋洋的反应,云裳内心叹了一口气。

    洋洋还那么小,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白梅都能利用到这样的地步,倒也不愧是黑透了心的黑心莲。

    而且,云裳没记错的话,她第一次见洋洋的时候,小家伙还健健康康的,可就一个晚上不见,他居然就生病了。

    这个世上,很多的巧合最后都会证明根本不是巧合,而是人为。

    云裳也从不认为洋洋的生病也是巧合,从先前白梅的那一番恐吓来说,她完全干得出来故意让孩子生病,从而让赵扬笙更多地去看她的事。

    “你好。”一边保持自己的人设不到,云裳一边跟白梅对话。

    白梅呢,也是温柔的样子,也跟云裳问好,然后还让自己怀里的洋洋叫人。

    洋洋果真是个乖孩子,虽然真的是非常害怕云裳,但他还是按照白梅的要求,乖巧地叫了云裳。

    云裳微微笑着,也跟洋洋打了招呼。

    然后两个大人就坐下来,开始交谈。

    “你想先知道什么是洋洋的事吗”白梅有些直白地问道。

    云裳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洋洋,然后她意有所指地说道“既然孩子在,就不说了吧”

    洋洋虽然年纪还小,但看得出来是一个先天聪慧的小孩子,之前白梅给云裳说的那些自己不是洋洋的亲生母亲之类的话,当着孩子的面说,对孩子的伤害挺大的。

    这既是云裳保持了自己给苏灵儿的人设认识,也算是云裳的真心话。

    她其实挺喜欢洋洋的,甚至已经想好了,等解决掉白梅之后,洋洋这个孩子,她一定得带走,重新给他找一个适合的家庭,总之绝对不能留在白梅的身边。

    “那我就先说我想要说的事,好吗”白梅又好脾气地说道。

    虽然白梅说话的语气很是轻柔,脸色看上去也是一片柔和的样子,但云裳却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眼中飞快掠过的一丝恶意,然后云裳就知道,这位大概是要开始场好戏了。

    算一算这家咖啡厅到白梅住所的距离,如果是按照之前白梅的速度过来的话,大概需要十分钟左右,但如果按照赵扬笙的腿长以及他大概率都是步履较快地过来,最多也就只需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当然,赵扬笙总还是得需要一点时间,好发现白梅给他留下的线索。

    这个线索还必须是得让赵扬笙短时间之内发现的,否则的话,赵扬笙就极有可能会打电话问人在哪里,而现在白梅就在云裳的面前,她不管是接电话还是怎样,对她来说都有“打草惊蛇”的风险。

    所以,赵扬笙发现线索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五分钟。

    也就是说,最多十分钟的时间,赵扬笙应该就可以找过来了。

    而这,也正好印证了现在白梅的整个状态故作镇定,然后还积极地掌握谈话的主动权。

    乖乖配合演出的云裳,点了点头“恩。”

    “你稍等我一下。”白梅先冲着云裳点头示意,然后就对怀里的洋洋说道“洋洋乖哦,妈妈之前不是给你说了,阿姨过来找妈妈,妈妈要给阿姨说点悄悄话。你先到那边耍,好不好”

    白梅顺手一指的地方,是包厢里的角落位置。

    听到白梅对洋洋说的话,又再次提及到了“阿姨过来找妈妈”,显然直到这一刻,白梅都还在不断地暗示洋洋,让洋洋知道这一次的见面就是云裳约见的。

    照理说,洋洋是因为不知道真相,所以能被白梅给骗了,但云裳自己却是知道真相的,所以她一听就知道白梅这是在说谎。

    而一旦知道对方在说谎,就很容易发现真相,戳穿对方的虚伪假面。

    可问题是,谁会在这个点上去计较谁又会想到这样顺口说出口的一句话,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呢

    一般的人听见这样一句话,甚至可能都不会在意这里面有一句错误的话。

    洋洋有些担忧地看了看白梅,但他还是乖乖地点头,然后从白梅的怀里站了起来,自己朝着白梅指的地方走了过去。

    而云裳知道,好戏即将就要登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