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攻打禁区
作者:叶辰楚灵   仙武真火最新章节     
    轰!

    伴着一声轰隆,又一片星空崩塌。

    盖世的魔神,终是杀到了玄荒边缘,还未踏入,便见玄荒星海波涛万丈,一个骇浪打过来,能吞灭一尊准帝。

    叶辰嘴角微翘,一步跨出,逆乱乾坤,竟越过了星海。

    “那...那是什么。”

    又是这等话语,传自玄荒星海,有颇多战船,战船上的修士,齐齐仰了首,望见的是一片漆黑的云幕,魔煞汹涌。

    仅一瞬,不知多少战船崩毁,撑不住叶辰威压,船上之人,坠入星海的,不计其数,不知有多少任,被骇浪吞没。

    轰!

    叶辰落下了,一步踩的整个玄荒大陆,都嗡动一颤。

    这一颤,无数大山崩塌,无数的修士,无论站着的、坐着的、睡觉的、泡妞的,都在那一瞬间,被震得翻飞出去。

    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眼望去,乃一张张懵逼的脸。

    砰!砰!砰!

    世人疑惑时,砰砰轰声响起,缓慢而有节奏。

    仔细聆听,才知是人走路的声音,许是身体太沉重了,以至脚掌每次落地,都踩的天地动荡,乾坤亦混乱。

    那人,自是叶辰,自南域登录,去向冥土禁区。

    “仙武帝尊?”

    远远,冥土的众神将,便望见了叶辰的尊荣,双目齐齐微眯,看样子,是见过帝尊真人的,如今再见,怎会不惊异。

    “非帝尊,乃轮回身。”

    正在赶来途中的冥土天王,传了缥缈一语,听的冥土众神将,神色更惊异,不知沉睡的这些年,诸天出了何等变故。

    望着正走来的叶辰,冥土帝兵齐颤,不止是恐惧,还是愤怒,似是望见了诛仙剑,那把该死的仙剑,遭了太多血劫。

    众神将之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叶辰之强,远超预料,更是魔化,诅咒之力加持,浑身皆神级挂,难怪这般嚣张。

    但,冥土也不是盖的,一座古老的结界撑起,帝兵皆阵脚,更有一种神秘力量融合,其防御力,已超了帝道级。

    “天哪!那是一尊帝吗?”

    “帝你妹,不认人?那是叶辰,大楚的第十皇。”

    “怎的魔化了,怎的这么强。”

    天之下,满是惊异声,也瞧见了盖世魔神,虽隔着很远,却忍不住匍匐,更无人敢上前,只因太多人已被碾成飞灰。

    “退,速退。”

    圣猿族、夔牛族、南域五大王族中,皆传出声音,多半是圣猿皇等人,已将星空的变故,告知了族落,以求疏散人群,不然,天晓得会有多少人,被叶辰威压碾的灰飞烟灭。

    无需他们说,世人也躲在遁逃,今日的叶辰,非昔日的叶辰,傻子都看得出,这特么是魔化了啊!六亲不认的那种。

    “难怪禁区这般大的阵仗,原是防叶辰。”

    逃遁中,太多人不忘回首去看,望见叶辰背影,都觉心颤,他太强了,不是大帝,却如大帝一般可怕。

    “好端端的,怎会魔化,这未免太强了。”

    “已神藏全开,多半又与红尘六道合体,拎着的那把七彩的仙剑,该是诛仙剑。”老辈们沉吟,已看出端倪。

    “禁区是惹了他?”

    “搞不好,是两尊大成圣体的意思。”不少人摸了摸下巴,总觉是帝荒和女圣体要干禁区,才派叶辰做先锋。

    “若是如此,那才是真的天下大乱。”

    这话,无人反驳。

    诸天史上,敢明目张胆打禁区者,都是狠角色。

    如东华一脉,如那东华七子,昔年不知那个筋搭错了,牛逼哄哄的攻入了天虚禁区,险些全军覆没,那还是天虚留了手。

    至于六道,是打过禁区不假。

    但,他揍的都是小虾米,如天诛地灭那号的,不是吹,若禁区来真的,莫说他一个,十个六道也未必出的来。

    开玩笑,禁区岂是闹着玩儿的,历代大帝,哪一个不是忌惮三分,纵两尊大成圣体要打,也是掂量掂量的。

    轰!

    叶辰一步落下,乾坤又颤,已到冥土禁区前。

    那片天地,已成废墟,所谓的大山,已被夷为平地,成了一片焦土,滚滚魔煞肆虐,又成黑幕,遮了浩瀚星辉。

    叶辰便立在魔海血海中,如盖世魔神,亦如世间主宰,睥睨着天地,亦睥睨着冥土禁区,嘴角微翘,玩味戏虐。

    禁区众神将不语,神色淡漠,只静静望着,莫说外面这位是帝尊轮回身,纵来的是帝尊本尊,他们一样是如此。

    叶辰亦不语,竟微微闭了眸,惬意的扭动着脖子,贪婪的吸允着禁区气息,无尽沧海桑田了,那气息让人缅怀。

    更准确说,是诛仙剑在缅怀。

    它之嗡鸣,更显兴奋,已迫不及待要攻入禁区。

    双方,似有一种默契,皆保持着宁静。

    然,这份宁静才是最可怕的,好似时间定格,待再解封时,会是一场滔天浩劫,天会崩塌地会炸灭,映满末日光辉。

    四方,遁走的世人,又缓缓凑了过来,隔着浩渺望着这方,人影乌泱泱,都屏住了呼吸,也做好了开遁的准备。

    但凡来观看者,都是胆量逆天者,为了看好戏,都不要命的那种。

    大楚第十皇要打禁区,这等事,绝对是惊天之举。

    “是吾踏灭冥土,还是汝自己出来。”

    叶辰终是开了眸,无视禁区众神将,只看冥土深处,似能隔着无尽虚无,望见他寻的人,一语缥缈枯寂,如万古雷霆,震颤万古仙穹,满载着魔力,让世人心神都失守。

    他之问话,众神将未回应,冥土深处,亦无话语传出。

    叶辰幽幽一笑,再未言语,滚滚魔煞肆虐,一步踏碎乾坤,挥剑便斩,劈出了一道璀璨仙河,染着七彩仙光,亦染着漆黑魔光,威力摧枯拉朽,毁天灭地,帝之下无人能挡。

    轰!

    他之一剑,劈在了冥土结界上,轰声顿起,大地动荡,苍天崩塌,一层乌黑的光晕,满载寂灭之力,无限拓向四海八荒,所过之处,空间寸寸崩灭,一座座古山,一座座的炸灭。

    噗!噗!噗!

    观看的修士,遭了大殃,虽距离很远,却遭了可怕的余波,成片成片的人,化作了飞灰,鲜血染满了苍穹。

    事实证明,看大戏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

    再看冥土结界,并未被破,极道帝器嗡动,漫天帝道阵纹流动,守护结界不是一般的霸道,硬抗了叶辰一剑。

    叶辰不怒,魔性的笑,更多一抹戏虐,早知劈不开结界,要的便是这等感觉,堵在禁区打,是有无尽乐趣的。

    铮!

    伴着一声剑鸣,他又动了。

    轰!砰!轰!

    轰声又起,频频不断。

    盖世的魔神,一剑又一剑的劈,一剑更比一剑毁灭,每一剑落下,天地便动荡一次;每一剑斩出,便有一道寂灭光晕,蔓延八荒,不知多少大山崩碎,不知多少人被震灭。

    冥土的守护结界,不是一般的坚硬,屹立不毁。

    结界虽未破,可冥土中的震动,却难以压制。

    遥望而去,整个冥土禁区都在晃动,延绵的山岳,成片的倒塌,一座座古老的宫殿,一座座的崩毁,青砖瓦片,漫天皆是,还未坠落到地,便已炸灭成灰,狼藉一片。

    该死!

    冥土众神将紧咬牙关,一双双拳头,皆握的鲜血淌流,眸中的杀机,聚成了实质的光,并非对叶辰,而是对那诛仙剑,皆看得出,是诛仙剑控制了叶辰,在攻伐冥土。

    提起诛仙剑,整个五大禁区、整个古天庭,都有滔天的恨,在那古老的时代,有无数天庭将士,葬身它手中。

    可以这么说,古天庭覆灭,它诛仙剑功不可没,那剑体上绽放的七彩仙光,染满了古天庭的血,那是滔天的血债。

    轰!砰!轰!

    轰上未停,反而愈发强横。

    盖世的魔神,真真疯狂了,嗯,该是诛仙剑疯狂了,它想表达的神情,皆刻在了叶辰的脸上,狰狞、阴森、暴虐、嗜杀、怨恨、邪恶....,所有负面的情绪,无一缺场,在叶辰尊荣上,如戏一般演绎着,已成一尊不可不扣的恶魔。

    古天庭恨它,它又何尝不恨古天庭。

    无尽的岁月,它势单力薄,斗不过禁区,灭禁区的这份欲念,不知压抑了多少个沧海桑田,皆在今日爆发,借了魔天帝诅咒、借了不灭念力、借了荒古圣体、借了红尘六道,借了血继限界,要覆灭天庭余孽,以消它心头之恨。

    轰!砰!轰!

    轰声不停,反而愈发强横,一剑又一剑,真要把天地劈回混沌才算完,无数寂灭光晕蔓延,蒙着末日色彩。

    眺望四方,依旧有观战者,皆是老辈修士,最弱的都是准帝七重天,撑着本命法器,护佑周身,以抵挡毁灭余波。

    “太...太强了。”

    所有人说话的语气,都是颤抖的。

    此番,不是闹着玩儿,是来真的啊!荒古圣体一脉,真要灭禁区啊!搞不好,两尊大成圣体也会齐齐参战。

    不知何时,才见诛仙剑停下,天地再无轰隆。

    “如此,吾进去找汝。”

    发泄了癫狂之后,诛仙剑终是停了,借着叶辰的面目,流露了一抹狡黠的幽笑,它的话,还是那般的魔性。

    见状,天庭中神将皆皱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预感应验,叶辰又微微闭眸。

    下一瞬,他又豁然开阖。

    “六道轮回眼?”冥土众神将骤然色变。

    叶辰诡异一笑,施了大轮回天道,瞬身消失。

    待他再现身,已是冥土中。